•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569章 大宋早间新闻    文 / 灰头小宝2 更新时间: 2017-10-29 13:1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在江南这个***版图上,高方平到底打了多少***硬战已经没人记得。  

    此番以转运司为中心,依托江南东路的战争状态,高方平一纸政令送,动员全境,少年军带领更小的孩子、带着母鸡,全线参战,扼杀蝗灾。

    境内几十万孩子,近两百万的鸡军,相应小高的号召,离开住所,短时间战役就已经打响,整个江南东路境内,漫山遍野的出现奇景,到处是疯狂的贪吃鸡在吃美味的虫卵,自然给鸡的天赋,它们能精准的找到并吃掉虫卵。

    然后到处是孩子动用所能利用的一切工具,用脚,用手掌,踩死打死那些所能看到的小幼虫。

    抗蝗战役第一时间就进入了白热化,也是这个时刻,整个江南这才人心惶惶,人们才知道蝗灾就潜伏在大家的身边,这是小高相公先现,并且立即着手处理的东西。

    有传言,孩子们有组织有纪律,在少年军骨干的带领指挥下还是高效的,心灵手巧,学东西快,反应也特别快,第一天效率不算高,拍死幼虫的成功率是有限的,但是随着战役的持续深入,孩子们也正在朝“老兵”过度,打死了越来越多的半成虫和幼虫在大地上,虫族的尸体,成为土地的肥料。

    最为丧心病狂的是那些鸡军,比蛇还贪吃,全部吃的如同***似的,一批又一批的母鸡换下战线,然后鸡圈中那些饿的慌的饿死鬼们又被拖出去前线去喝,它们真是爱死蝗灾了。心态应该是刘正夫们掉在钱海中洗澡时的感觉。

    作为江南的吉祥物,熊猫也被阿布强行拖上前线去,为了做表率,阿布把打死的幼虫和半成虫拿了些强行喂给小宝吃,小宝又不爱吃虫,所以非常郁闷,最后就拉稀了,成为了最先战败的一个逃兵。

    鸡的生命远没有人类顽强,不宜大动。

    这样的家鸡拉去漫山遍野的行军,是有损耗的,死亡率会比平时显著提高。不过这并不会成为一个槽点,鉴于此番没死的鸡还是节省了不少的饲料,那也是钱。然后孩子们带着鸡,打死收拢起来的一些幼虫,也是可以卖给高方平换钱的,所以算下来鸡是死了些,虽然没有赚头,也不至于大亏本。

    打仗,永远都是会有死伤、会有代价的,鸡军和虫族的战争也不例外。

    进入七月初,少年军和鸡军的战役已经持续了十多天,早就疲惫,锐气已过。

    当然同时也取得了相当大的战果,根据收购虫子的数量,以及各处的战报加以分析,被孩子们打死的半成虫和幼虫,初步估计已经过两亿,真正的主战力量是鸡军,被它们吃掉的极小幼虫和虫卵,那个无法计数,但是至少在二十亿以上。

    所以现在的江南东路,虽然成虫开始真正的活跃了,但也明显出现了断档,应该没有多少的生力军。

    走到极致就是临近死亡的时刻,其实真正的成虫,除了个头大能吃外,***一无是处,反应、度、机灵程度等等是远不及半成虫的。加上少年军和鸡军需要休整了,所以目下大幅减少了孩子们的作战频次,只以以往五分之一的作战强度服役。

    与之对应的,全部成年人暂时停止生产,全线参战去捕杀成虫,幼虫他们真的对付不了。但是成虫个头大,又贪吃又傻,一抓一个准,贪财的猥琐大叔们一天可以捉一口袋拿来卖,好歹也是几文钱的收入……

    很早的时候吃过早饭,张叔夜坐在马车里去往中堂。这样的形势总会是老张一天的开始。

    今天一定又会是炸锅的一天。然而有时候,张叔夜也不能为此抱怨,高方平说的好,官员坐在位置上不正是要处理麻烦的吗?真是形势一派大好,什么都能自然运转,要个朝廷干嘛呢。

    快过宣德门的时候,对于民间弱参与进攻,武装力量只是防御监控。此番抗击蝗灾也不例外,主战力量是一切孩子妇女百姓,军队编制打散,手持神臂弩的跟随百姓漫山遍野行走,是为了保护他们不受野兽袭击。并不是刚刚那个棒槌说的监控人们说话。”

    “若真是如此,必须要去江州看看了,难说真可以留下来展。”

    “咦,那是叔夜相公的马车,小声点,否则被请去喝茶的。”

    有人现并提醒之后,大家便声音小了些。

    张叔夜掀开帘子喷那个大叔道:“你好好的说,本相什么时候请你们喝过茶了?”

    哗啦,。但是民间传言江南闹蝗灾的消息却越来越多,各种版本都有,妈的甚至有的说蝗虫开始***了。老张觉得那很玄幻,不能信。但是同时,老张也觉得那些传言“江南形势一派大好的”更不靠谱。

    所谓空穴不来风,以老张的执政经验,上年大水,冬天的雪又没有下够,蝗灾是真会有的。目下只看,蝗灾的严重程度……

    “高方平的官是做的越来越溜了,维得一手好稳,蝗灾传闻如此严重,都到了汴京来,但仍旧不见他们官方的行文汇报。”

    “安大人说的是,老夫也得承认那个***肉平在执政上有两把刷子,不走寻常路。可是归根结底,就因为非主流,逆大流,所以犯了众怒,进而引天谴。上年他才去江南,江南就大水,水属阴,一般来谁,水就会向小人当政的地方***,于是高方平显然是老天定的小人。此番又来蝗灾,防人之口甚于防川,他把朝廷当做傻子吗?还想隐瞒?”

    “说的好啊,该有人说他了,叔夜公力排众议在抬举他,而他始终不争气,典型的问题人物,他去到什么地方,就把灾难和问题带到什么地方,官家也要被此等小人坏了名节啊。哎,蝗灾啊蝗灾。”

    “其实啊,老夫很期待蝗灾,因为我要看看,高方平到底要怎么作死,他饿死百姓然后对朝廷隐瞒。隐瞒的越久,死的人越多,就越玷污官家的名节,那才是收拾他最好的理由。他***肉平顺风顺水的了这些年,该遇到些难题了。”

    “你咒骂***肉平去死我没有意见,但是你居然期待蝗灾?你好好的说,要不要等会把你这句在朝议上说了出来?”

    “误会,刚刚我是口误。”

    中枢之内的官员也有自己的早间新闻,正式朝议还没有开始,他们便懒散的凑在一起八卦,顺便交流一下窑子里最近又有什么好货云云。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