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541章 《货币论》    文 / 灰头小宝2 更新时间: 2017-10-29 12:0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说来好笑,后世的《水浒传》之所以被热捧,一定程度也是被倭人推动的,一段时间内《水浒传》甚至被日本当做国学对待,是学习汉语以及汉文化的范本。  因为这里有个原因,《水浒传》说的正是徽宗朝的事,而徽宗朝时期,也是日本对大宋各方面膜拜的巅峰时期。

    这是个等待运输爆的时代,能解决运输问题几乎就是一切问题。

    依靠把物品从甲地贩卖到乙地,是真可以财的。何况是白银这样在大宋极其紧缺的物资,何况是这个时代最凶险的航海贸易——所以,从九州四国乃至本州岛至大宋的白银贸易,不用问菊京高方平心理也非常清楚,那是丧心病狂的,绝不仅仅是三倍利润。

    “大人说的是啊,仅仅我家掌柜的当时说,咱们自身的利润就是三倍了。至于宋商有多少,咱们就不得而知了。”菊京说道。

    高方平微笑道:“宋商乃是这个时代最奸猾最的奸商之一,你们的利润都那么多,他们当然不会少。他们盘剥你们的理由正是在于白银成色对吗?”

    “是的,大人一猜就中。”菊京点了点头。

    “因为这个时代最成熟的炼银技术在大宋,技术就是高附加值,是食物链的顶端。”高方平道。

    “这个我就不懂了。”菊京摇头。

    在目下铜钱紧缺的情况下,急需白银作为补充参与通货,不过限于凶险的海况、东海的海况可不是风和日丽的地中海。这些就是***宋商和东瀛通商的条件。而东瀛送货上门的话,量实在太小,因为他们人少船小,还有很大一部分淹没在了风浪中。

    限于这些情况,高方平有个大计划,就是等着那一千二百吨排水量的大船了。

    但是这个问题,处于和张商英的扯犊子状态,那就是钱的问题。

    早期高方平帮他们匠作监弄了不少奇技淫巧,定为皇家***,弄了不少的钱。不过那些钱是皇家的,然后对于国家层面来说也没有多少。无非就是高方平和张商英联手忽悠皇帝,引导皇帝的兴趣爱好,把历史上用于大建神霄万寿宫的经费削减一些,用去建造“京兆郡王号”。

    对此赵佶也是振奋了一阵子的,听着张商英扯犊子、吹各种皇恩天威什么的,然而老张把京兆郡王号翻船后,赵佶犹如被泼了些冷水,积极程度有所下降。

    一算账,这个项目上所花费的经费,相对于小高曾经帮他们坑来的钱财,还是有些扛不住。所以目下的局面,荣德帝姬号仍旧没有停工,吸取了翻车经验后重新建造中,但是张商英交底了:官家已经不高兴,有撂挑子倾向。

    于是,老张他已经不敢继续乱花钱了,除非有另外的大笔收入进账。

    精油皂项目在持续产生利润,然而音乐盒什么的鬼东西毕竟是奇技淫巧,兴趣过了也就不算流行品了,目下这方面的收入有限,主要是被汴京的奸商们转手,用去***胡商。胡商又带去欧洲***那些野人。

    不过张商英也说了,音乐盒的制造不全是奇技淫巧,因为那其中涉及了所谓的“条”,那对于这个时代来说算是一种高技术含量。在持续制造音乐盒条的过程中,赚钱的同时,张商英的麾下,已经解决了其中的一些关键技术工艺。

    那些技术也是冶金工艺上的干货,真正被大量用于大船关键地方建造上的。

    再然后张司机过河拆桥了。狗1***有了技术后,以皇帝的名誉,列为了大宋最高机密保管,就是工部的人想去交流一下都被老张几脚给踢飞。非但如此,他拒绝和高方平的团队技术交流,张司机说高方平的那些是草根技术、草根团队,别来和皇家工匠交流。

    高方平也是醉了,不可否认在“精工细作”方面,张商英的团队真比高方平的团队有优势。但是实用性、大局观方面,高方平可以说他老张的团队弱爆了。高方平直接就写信去骂了:京兆郡王号的翻船,就因为太精细、太局部观。换老子的粗暴团队去的话,现在京兆郡王都开到本州岛去进口***去了。

    被高方平说了后,老张去和赵佶扯犊子说:高方平小儿口出狂言,官家莫要中了他之奸计。他其实没啥子干货,在汴京码头翻船比在东海翻船损失小多了。他小高主要是想骗经费,抓主导权,荣德帝姬号是皇家的,其研工作只能归属皇家匠作监。

    赵佶说“张卿如此说,朕就放心了,赶紧的,由皇家研成功后交给小高去运白银”。

    官家这么说,当时在旁边的高俅脸都气绿了。

    yy完毕,高方平又道:“菊京。”

    “嗨。”菊京低着头。

    “你知道你家乡为何会出现物价倒挂,货物昂贵,而白银廉价?”高方平道。

    “菊京不懂。”她很萌的样子摇头,“掌柜的也不懂。“

    “因为你们没有生产力,自己能生产出来的物资太少。然而白银天然就多,就在大地上。”高方平道:“将来通商后,鉴于你们人少,而白银储量取之不尽。所以你们的生活水平甚至会高于宋人,但最致命的在于,你们还是不会有生产力。依靠挖地下资源过活的,在我概念中永远不叫达国家,那只是镜花水月。等于一个蛋。”

    “菊京明白了。”她似有所悟的样子道:“难怪相公您现在什么也不要,不要土地、不要房屋,就是要动治下的民众去生产。”

    “是的,任何东西都是假的,唯有制造业才够猥琐。”高方平喃喃道:“将来有天,我会善待你的家乡和民族,让他们过上比大宋更富裕的日子。我会提供他们一切包括粮食在内的物资,他们只要挖出白银交给我就能过好日子。但那其实不是我心好,我制霸一切场合不是吹的,我是在强势杀灭东瀛制造东西、甚至种植粮食的能力,这就叫温柔的死亡,华丽的有毒蜜糖。”

    菊京好奇的道:“这就是相公当时对万民强调‘自力更生,艰苦创业’的初衷是吗?”

    “是的,你很有悟性。”

    高方平忽然想到和菊京聊这个问题,是有原因的。

    高方平认为大宋官府仍旧不够猥琐,大宋的海关制度真的弱爆了,那些口岸的市泊司认识太差,加之信息不通常,在这个基础上造成了朝廷管理的低效。

    现在的大宋是怎么管理海关的呢?

    进港的时候抽取少量的税费就算了,有时候东瀛奸商就说咱们没钱。行,没钱就把你们的货物提交市泊司一定比例也就行了。他们就能获得海关的牌票,开始堂而皇之在境内兜售白银。

    而限于大宋律,百姓不能玩银,只是这个过程相当于,士绅权贵就代替朝廷垄断了白银市场,造成了大宋境内的银价高起,朝廷给辽国的岁币是用白银,就必须以高价从士绅手里购买白银。最后大量的财富又回归士绅的的地窖宝库里,并没有参与市场上的通货流通,这是通货紧缩的一个原因。

    明末的乱局,其实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

    最大的问题在于,后世***仍由国内商贩贩货出去,换来的“美刀”也是掌握在***手里的。但大宋这方面的操作不当,相当于这些美刀落在了宋商和权贵的手里。

    有朝一日,如果海关落在了***肉平手里,那就猥琐了,真的没有财政吗?我小高绝对制霸进出口贸易市场,用倭人的白银,建立以“银本位”为依托的纸币制度,分分钟解决整个朝廷财政、以及通货紧缩的问题。

    当然,这些需要从变法上解决的事,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此外,在高方平的眼里,金融制度虽然极其重要,但远没有“制造业”重要,所以强势建设大江州工业基地乃是要。

    不过尽管这一口不是高方平的问题,高方平却于前些日子开始,已经着手开始写《论海关法和贸易制度》,以及《货币论》两篇策论。

    且两篇策论都已经接近收关阶段,主体思想已经完成了,主要也就是在小李纲的帮助下,提炼一下其中的错字病句。

    海关法和贸易,那是律法,且触动的利益阶层会尤其大,所以没有提交朝廷,也没有公开表。

    不过限于目下大宋日趋严重的“通货紧缩”,铜钱外流,铜矿开有限等等问题,关于《货币论》已经于日前,以高方平私人的名誉提交了张叔夜。建议在启已经坏了口碑的纸币行。这在蔡相公的“大十钱大五钱”政策已经失败的当下、江南通货紧缩尤其严重的现在,非常有必要。

    高方平于信中对张叔夜直言:“在蔡京势微的现在,没有比这更好的颠覆蔡京政策的良机。”

    高方平真的没有乱说,蔡京势微却还未罢相,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的现在,另外那群对蔡京离心的鲨鱼,是真会支持张叔夜在一定程度变法的。他们当然讨厌变法,但是只要是往蔡京伤口上撒盐的行为,他们至少也会沉默。

    高方平担心,真的是等蔡京罢相,他们新的领袖崛起后,那时候这群鲨鱼就会接过蔡京的大旗,继续对抗张叔夜党了。

    所以本着老谋深算的觉悟,高方平认为变法不是不会成功,而是要捕捉时机。现在,就是对老蔡“趁他病要他命”的时机,甭管整倒了他之后哪个牛鬼蛇神崛起,总之有得咬,就先咬死一个两个又在说,长久不咬人,影响老子们党的狼性。

    是的,高方平是直接在给张叔夜的信中这么用词的。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