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497章 朱子善被砍死了    文 / 灰头小宝2 更新时间: 2017-10-21 22:0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关于禁军基层战斗单位的指挥权交接事宜、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之中,与此同时,对苏州进行***、肃清的事宜也和刘正夫有了一致步调。?  便开始筹备升堂之事宜。

    一切准备妥当后,苏州最高权力机构知州衙门的大鼓被敲响,听来颇为紧急。

    什么级别的升堂,会从鼓声之中显示出差别来,而判断鼓声是什么,这是每个吃公们饭的人必须会的基本技能。

    此番鼓声是级别较高的全员召唤,说明有重大事宜,所以监押司内,上至于都监朱子善,下至他麾下的一些主要军官都必须到堂。此点不能迟疑,这和朱子善是谁的侄子没关系。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员进入苏州大堂,朱子善、以及麾下主要军事助手们才一进入大堂,便当堂色变。

    不知道生了什么变故,那个被他们***过的秀才丁二,竟然堂而皇之的以客人姿态站立在堂上,此外,刘正夫坐在正堂,然后侧面有个不知道是谁的年轻人在座(高方平)。

    朱子善等人只得硬着头皮,尴尬的列队等候着了,尽管觉得兴许要出事,却是根本无法在这种局面下去做什么。因为走到这一步就不是请客吃饭了,禁军开进苏州是一定有原因的。这次,绝对是鸿门宴。

    全员到堂,整齐敲击的杀威棒声音落下后,早前和高方平已经商议过细节的刘正夫一副青天形象,开门见山的一敲堂木道:“丁二,你有何冤屈,直接对本官陈述。”

    “大人……”

    朱子善觉得要糟糕,急忙强行出列,却是没有开口,就被六亲不认的刘正夫瞪着。

    朱子善不禁双眼黑,也不知道丁二这小子此番到底送了多少钱给他刘正夫?

    不过尽管被瞪着,朱子善作为当今宠臣朱的侄子,朱家又作为苏州城里根深蒂固的大族门阀,朱子善不是一味的害怕刘正夫,抱拳道:“知州相公明见,此番升堂到底所谓何来,到底生了什么。为何在常态下,苏州驻泊司之禁军,竟是手持您之关防就进驻了苏州,作为苏州军事安全方面主官,卑职无意冒犯,但为何这些事生了,卑职竟是不知道,没接到任何消息。”

    刘正夫采用高方平惯有的流氓态势,一本正经的应道:“朱将军这话我不爱听,本堂做什么不做什么,无需看你高兴。老夫是皇帝派来的守臣,为官家守望江南重镇苏州,而不是什么豪门大宅的走狗。”

    “你……”朱子善不禁急了。

    刘正夫一敲堂木,冷冷道:“身为武将,妄议主政官员行为,升堂之际未被许可,便猖狂言,掌嘴!”

    然后全部人觉得忽然变天了,在苏州举足轻重的朱家子孙、监押司总管,朱应俸的侄子,就被几个不认识的人冲出去,几耳光就把脸打肿了。

    朱子善都被这样对待,于是他麾下的人,全部脸色惨白的低着头做孙子。知道此番铁定要栽。唯一还抱有希望的在于,可以送钱给刘相公摆平,破财是肯定的了,无非是破多少的问题。

    事实上,这也是一直以来的苏州规矩,刘正夫和朱家井水不犯河水,但凡有事,根据案件大小,这些人便报个数给刘正夫,如果没被当即怒斥,就说明达成妥协,那么事后派人把钱送去给刘正夫,至于家破人亡的丁二这类事,也就不管他洪水滔天了。

    在以往,对朱家的索要也不会太多,毕竟碍于豪族朱家的面子,没朱家的支持,刘正夫在苏州做事也就相对难,此外也要给朱些面子,顾及一些官官相护的潜规则,然后与此同时,所谓铁打的乡贤流水的官,刘正夫是中央来的人,苏州只是个跳板,许多事,没有地方军和地方官的支持不行。

    这就是苏州糜烂的来由。

    这些,也就是朱子善和其手下们被放纵的理由。但是此番,毫无征兆之下隶属中央的禁军、兵强马壮的天武军第六阵,忽然开进了苏州。看起来刘正夫受到高方平的蛊惑,真打算撕破脸了。

    类似这样的各种心思,正在这个大堂上的各系人马的心里、徘徊者。

    朱子善被关胜打了一脸是血后,丁二出列,开始***关于他们丁家家破人亡的血泪史。他不但采用说唱的方式,说到深情之处还眼睛红,声色俱厉,也算是一种风格另类的告状。

    刘正夫才不关心丁家是死是活,但却喜欢丁二这小子的“说唱风格”,认为很有意思,是一门艺术,所以很入神的听着。

    越说,朱子善的脸色越难看,特别是朱子善麾下有几人,似乎是亲自参与追杀丁二的那几人,则开始有点想尿裤子了。

    血泪史说完了后,整个大堂静的落针可闻,全部人担心着刘正夫的下一步,看他是否要和朱家闹翻?

    刘正夫一拍堂木道:“丁二,关于你之陈述中,有少许瑕疵,作为朝廷派驻于苏州公正严明的**官,本堂必须给予你警告:你母亲是死了,却是被气死,这个说法有待商榷,上年纪之人不气也能死,这方面没有很好的鉴定标准。鉴于你失去了整个家庭,情绪难免悲愤,所以此点不妥说辞便作罢,本堂不在追究,然而下不为例。”

    顿了顿,刘正夫又道:“关于你家之产业的转移,到底过户了何方,此点并不难确认。所以权且放下,最后又说。根据我大宋原***为重,事关人命之举,才是大事,本堂便先来查问,你说你于家破人亡后,遭人追杀至南京应天府,被人当街行凶,险些被杀死,我问你,你是否记得行凶歹徒之模样?”

    丁二仇恨的样子红着眼睛,回看着朱子善麾下的四个军官冷冷道:“他们就在堂上,就是他们四人。”

    言罢,指着他们。

    那四个军官摇手想要否认,刘正夫提前打住道:“别忙开口,本官不问不许说话。”又道:“丁二,你可有证据?”

    “小人有重量级人证,他也在堂上,他便是当今无人不知无人不小的高方平,小高相公。”丁二道。

    刘正夫看向高方平道:“高大人可愿作证?”

    高方平点了点头,起身从客卿席位,走到了堂下证人席位等候。

    到此一来,堂上的诸人默默叹息,知道朱子善等人基本废了,有高方平这种级别资质的人指正,那是铁定要被定罪的。并且只要高方平不改证词,就是官司打到刑部大堂,也没有翻案的可能。

    于是,那四个被指正的军官,仿佛野狗一样的跪在了地上,当即哭泣道:“请小高相公先别作证,我等直接认罪,请刘正夫相公,念在往日情面,念着我等知错的态度上,给予自情节!”

    要换做一般时候,哪怕不公平,其实他们这样的话也没大毛病,给点钱摆平丁二之后,大概率也就算是自情节免死了。

    然而现在是高方平说了算,刘正夫看过来的时候,高方平微微摇头。

    于是,刘正夫只得继续装青天,一拍堂木怒斥道:“胡说八道,还自情节?官府是你家开的?事情过去这么久,王土之上,朗朗乾坤,丁二于数月前便以家破人亡,国朝秀才遭遇这样的***,而没有任何人出来对本官提及一句,现在丁二冒死进苏州喊冤,日理万机的小高相公、专门到苏州作证,这个时候想让本官算自?除非另有主谋,且你等有帮助破案之立功情节,否则,当街暗杀国朝秀才一罪,就是腰斩之刑,没有情面可讲。”

    这些家伙原本也就不是主谋,而是狗腿,当即泣不成声的开始反咬朱子善,异口同声的道:“青天大老爷明见,作为军人,吃喝卡拿贪点财,咱们是敢的,然而追杀国朝秀才此种事,我等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乱来,这都是朱都监逼迫我等去执行的,我等身为苏州本地人,上有老,下有小,实在抗住不住他朱家的威压,我等愿意立功,帮助大人破案,请免其死罪。”

    朱子善不禁大怒!

    作为朱家的人在苏州放纵习惯了,加之他是武人、脾气火爆,暴怒之下一时没弄清楚情况,以为是在他监押司,当即抽刀冲了出来。

    朱子善这明显只是一个表示愤怒和恐吓手下的动作,但吃亏就吃亏于:目下是公堂,并且高方平作为朝廷主要官员、本案的主要证人,就站在附近,所以……都不需要坐实朱子善的***事,依照大宋律,他朱子善已经是死罪。

    噗嗤一下,才冲出来的朱子善,都没等拉仇恨,就被梁红英一刀割下脑袋,血淋淋的脑壳,滚到了几个跪地求饶的军官面前,许多人都吓坏了。

    “你a#¥”

    刘正夫的官威还没摆够呢,当着许多人的***大业尚未结束,苏州的大案尚未破获,然而正主却已经被砍死在公堂之上,这非常丢人啊。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