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477章 人不死,债不休    文 / 灰头小宝2 更新时间: 2017-10-16 13:5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升堂。? ? ”

    “威武”

    整齐的杀威棒在青石地面敲响的时候,犹如一个小朝廷,文左武右,依次在转运司大堂,各自根据自己的官位职务找地方排序。

    右边童贯列在席,并且有座位。往后依次是太平军主将党世雄,南康军主将陈素,广德军主将折思穷。另外江宁府都监此番也顺便被童贯召集来述职了。

    杨志、关胜、林冲、韩世忠、牛皋等人也依次列席,鲁大师不在,他是贼配军身份,不能上正堂。

    右边只有童贯一人有座位,左边就牛了,池州、饶州、信州、宣州、州、欷州,这些地方的知州和通判在内,共九人都有坐席。赵鼎也列在这些人的后面。

    高方平道场之际,大家伙纷纷起身道:“参见明府!”

    高方平摆手道:“都别客气,你们大多数人,其实都在希望我不小心掉水沟里淹死,装什么纯洁。”

    “……”还真有许多人这么想耶。

    高方平歪戴着帽子,拿着一把扇子狂扇着坐下,又抬起酸梅汤喝了一口才道:“这鬼天气就不叫人快活,仍旧这么热,闷得人想死。但是现在越热,就总提醒着我这个冬天有多冷。”

    “明府此举着实不妥。”一个比时静杰他爷爷还老,看似七老八十、牙齿都没有了的白胡子老头,从座位起身抱拳道:“此番江南地区如此多的灾民水深火热,饿着肚子,明府却在这里扇着扇子,又喝着冰镇酸梅汤,此举实在乃是讽刺。”

    高方平愕然道:“老头你怕是混不成了,钱是我挣来的,你说不妥的这些东西是我掏钱买的,就此还解决了一些人的就业岗位,它怎么就不妥了呢?”

    赵鼎也不主张高方平这样子瞎搞,至少觉得这老头说的没错,别那么明目张胆不是?然而他也知道大魔王就这德行,这家伙是真小人,而不是伪君子。

    见赵鼎使来眼色,可高方平就是不服,继续扇着扇子又故意喝了一大口酸梅汤。

    老头被气的脸色惨白,颤抖着手指着高方平道,“不许你这样。”

    “老头,你给我说清楚,我喝我的,它怎么得罪你了哩?”高方平道。

    白胡子老头道:“明府的扇子上写着什么?”

    高方平楞了楞,翻过扇子来看了一下,恩,今天正好拿了一把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句子的。话说高方平大是纨绔子弟,当然是不用假货的,这真是范仲淹手迹,乃是***版奢侈品,大宋名士少不了的随身名器。

    眼见赵鼎再次着急的驶来眼色,高方平恼火了,拍桌子道:“赵鼎你是不是眼抽筋了,眨个什么眨?”

    赵鼎一阵尴尬,只得走出来先对老头鞠躬,之后以介绍的语气道:“明府还不知道吧,这位乃是宣州通判范子夷范老,正是范仲淹相公之嫡孙。”

    汗。

    高方平总算知道问题所在了,赶紧低调的收取了扇子,拿着他爷爷的名句装1逼,也就难怪老头他念头不通达了。

    这个主要是运气不好,就像后世的纨绔子弟会有一堆名车一样,高方平也有一堆扇子,话说每天拿到哪个算哪个。今天正巧拿到了这把。

    才到堂就被人打脸,高方平有些郁闷,却也拿老头没有办法。

    老范值不值得尊敬,高方平也不知道,不过说起来这老头和高方平有些共同点,他在京城执掌开封县的时候,办了个和高方平差不多的案子,也是端了一个道观,捉拿了一个能耐不比张怀素小多少的道士。

    教派问题原本就相对敏感,特别在徽宗朝,要动一般也只收拾摩尼教和秃驴,是不会动道士的。所以能有此种作为,老范至少是性格比较奔放、有理想的那种。

    当然了,总体上他没有高方平奸诈,为了那破事他肯定就得罪了很多人,然后就被踢出京师了,目下干到七十多岁,仍旧是个副州长(通判)。

    其实以他范家的名声和资历,依靠他爷爷积攒下来的人品,他范子夷老早以前就是开封县知县,这在大宋其实是典型的黄金宰相路线,可惜了。

    yy完毕,高方平收了他爷爷手迹的扇子,撤下了酸梅汤,然后不怀好意的道:“老范,你还有什么无理要求赶紧的,一股脑提了,因为下面就要进入正式环节了。”

    范子夷楞了楞,虽然这个不良少年仍旧没有礼貌,但是主体上他已经做到了老夫的要求,于是就不在说什么了,撑着拐杖,颤抖着身子慢慢坐了下去。

    汗。这么老了还强撑着,对此高方平很无语,然而又不能骂他,真在这里把他气死了,那绝对是很巨大的***黑锅,张叔夜都不会放过高方平的。在目下,把范仲淹嫡孙气死的锅乃绝对是一座大山,一般人他是都背不住的。

    所有与会的人义愤填膺,觉得东方不败没救了,这么不给老人家面子的也是没有谁了。与此同时大家也都非常担心,觉得高方平的流氓到达了极限,范子夷这样德高望重的人都被这样对待,大家心中没有底,等会是否能抗住大魔王的无理要求?

    是的此番就是一次心理战,所以只能对不起老范、用他刷一下高方平的强势值了,以便吓唬这些人。

    堂内陷入沉默少顷后,高方平抬起茶喝了一口,又轻轻放下。

    众人有样学样,但凡有座位的也都抬起了茶碗,很装1逼的跟着大魔王的步伐、拨两下盖碗喝了一口。

    “此番请大家来呢,不是请你们来江州旅游,也不是请客吃饭。”高方平道:“我这人直接,这么说吧,本官认为目下之江南东路,有必要进入战争状态。对此你们怎么看?”

    噗噗噗

    才把茶喝在口里的群官开始群体性喷水,弄的大堂之内仿佛喷泉一样。

    全部人都被这个不良少年吓到了,这种一路进入战争状态的事真不是一个小问题,然而大魔王却在公堂,在没有任何铺垫的情况下、乍然提出了这么一个要求来。

    张绵成最头疼他,最反感这事,上次江州进入战争状态,近六千个脑袋被砍了下来,此番他又来?全江南东路进入战争状态是什么概念,张绵成也想不明白。

    于是,列在赵鼎后一位的张绵成出列死谏的模样道:“明府不可!这非同儿戏,若真有什么严重情况理应说了出来,让大家商议讨论,再报知朝廷……”

    “报个锤子!”高方平道,“说到这事我就有气,你张绵成就这德行,报报报,什么都报朝廷,一来一回你知道多少时日,你知道中书门下决策一个事件要经过多少口水和辩论?还报朝廷?别人有资格这么说,但你的账我都还没有给你算?方力死的时候你报谁了!”

    张绵成被骂得脸红一阵白一阵,不服气的又道:“明府你真不能这么奔放,你不管去到哪里,一言不合就军管进入战争状态,郓城你这么干了,高唐你这么干了,江州这么干了,没有哪一次不血腥的。如今涉及江南东路全境,涉及几百万人,怎能因你一人之判断又要升级!”

    “说完了吗?”高方平道。

    张绵成微微一愣,感觉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的样子,但是没办法,只得表示说完了,然后退了回来。

    高方平点头后,看向***官道:“记录张绵成之反对意见,这是鉴证。鉴证他张绵成之忠诚死谏,同时鉴证本官之强势。此番江南水灾,几十万百姓流离失所,面临严峻之凛冬。所谓民以食为天,各位都是熟读历史之学问人,没饭吃的时候就不需要我给你们科普有可能生什么了。今天,就要把这些所有东西都记录下来,要让史官,让朝廷,让天下百姓,都知道江南东路到底生了什么。”

    众人包括张绵成在内,越听越觉得不对了。

    高方平紧跟着道:“江南东路之寒冬将至,以十万为单位的百姓举家大迁移、寻找活命之所。你们参会之人都有言资格,但值此危急存亡之秋,身为主要官员的你们言必有责任,必须要为之负责。所以***官详细记录包括本官在内的一言一行。此番若不进入战争状态,接下来若是出现了什么乱子,且无应急机制的话,那么它必须有人被清算,必须有人为此负责。说什么都没有卵用,若是本官错了,我辞官回京教书去,若是***反对之人错了,造成我江南出大事者,我高方平就算在罢官离任前,也一定为此进行清算。人不死,债不休!”

    众皆色变!

    换一般人说这么听听也就算了。但是有天子庙口不良作为的大魔王这么说,赶走宰相儿子的也是他,事后软禁当今国舅一直不放手的也是他,妈的整个一野狗恶狼,所以这话一但出自高方平口里,与会之人包括范子夷在内,全部脸色惨白。

    他们都认为大魔王应该不是说假话,他是真有这样的戾气和手段的一个酷吏。

    就此一来,这些和稀泥的官僚人人在心中打鼓,此番是否还能随意言阻止他呢?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