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幻想世界大穿越

蜀山番外三:天魔忿怒    文 / 辰一十一 更新时间: 2017-10-16 11:4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蜀山番外二,天魔忿怒

    琼达赤果着身体从瀑布下出来,藏南雅鲁藏布江峡谷地带降雨丰富,高原地形巨大的落差,造就了许多天然的瀑布,此时还是清晨时分,薄薄的霜动凝结在石子地上,琼达用金刚橛的刃口割开自己的手掌,将鲜血挥洒在祭坛上,即刻就结成了血霜。??? ? 

    以死人头编织的长幡在高原的劲风下飞舞,简陋的法坛,仅仅是以乱石堆建起来的石堆。

    琼达饮下了混合着曼陀罗花、牛羊鲜血和毒蛇、毒蝎、毒蜈蚣毒液混合的古怪液体,一边以沾着自己鲜血的赤红涂料在自己身上抹画一些诡秘的符文,血色的魔文,与他身上湛蓝的刺青一起,散着种种诡异的念力波动。

    若是有精通魔咒的修道人在这里,便能看出这些是一些浅显的阿修罗魔,许多旁门中人都会用其祭炼一些诸如白骨幡、阴魂袋之类的旁门法器,但琼达法力浅薄,就连施展这样的诅咒法术,都需要榨取自己的生命力。

    很快在那些***中混杂的***品作用之下,琼达的意识陷入了蒙昧与混乱中,他身上的魔和这个简朴的祭坛一起勾动冥冥之中一个莫可名状的意识。

    琼达浑身颤抖着,口吐白沫,用混乱而颤抖的语调高声念诵着咒文,牵引虚空之中种种秘魔降下到祭坛中,一个以青稞茎秆捆扎的小人身上,数十里外的一座当地贵族的庄园中,躺在大床上的老人,忽然出惨厉的嚎叫,他身上犹如被无形的毒虫蛰咬,泛起黑青色的伤口。

    庄园里手持弯刀的护卫们顿时惊醒,慌乱的找来尊贵的***,手持经轮在床边为那个贵族老人念诵***,随着神秘的禅音梵唱回响在这件屋子里面,浑身颤抖的老人这才渐渐平静下来。

    看到老人睡去,旁边中年男人小心的问道:“上师,那个魔鬼还在诅咒主人吗?”

    ***沉默许久,才开口回答道:“我的法力只能暂时平息霍康老爷的痛苦,虽然可以阻挠那个魔鬼的诅咒,但是长久这样下去,霍康老爷的状况,并不会好转,你们应该去请大昭寺或者布达拉宫的上师,来平息这个诅咒!”

    中年***小声的回答道:“小主人已经去请桑布扎大***……时间能否争取到大***驾临?”

    ***思考了一会,吩咐道:“给霍康老爷服用甘露丸,每日以一只牛、一只羊、人血、人肠,肝脏和心肺混合的面团祭祀大黑天,以颅碗盛水,擦拭他的身体,用酥油和人油涂抹他的伤口……应该能维持到两个月之后。”

    “那个魔鬼并没有多么强大的力量,他只是更加的狡诈和狠毒,他从***那里学来的法术,不足以抗衡佛祖的力量!”

    诅咒持续了一个时辰,霍康老爷才彻底平复下来,疲惫睡去,数十里外山口上,琼达瘫软的倒在地上,他浑身大汗淋漓,疲惫的身躯甚至连一只羚羊都能用角杀死他,琼达无力的爬像旁边整齐叠放的衣服,从里面摸出一个用木头雕琢的粗糙嘎乌。

    琼达疲倦的脸上忽然泪流满面,低声呜咽,用藏语无力的叫道:“格桑!格桑!阿姆、阿爹!”

    在藏语中,格桑的意思是美好时光、美满幸福,代表着一种美好的祝愿,农奴中有名字的女儿都非常少见,如果能被赋予这个美好的名字,就代表了家人的爱与期待。

    而这个名字,被用在一个哑巴藏女身上,更是难得一见。

    琼达往日饱满的皮肤,如今已经凹陷的皮包骨头,他两鬓出现了如霜雪的白,脸上的皱纹也很深,这样的情形出现在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身上,代表他精血已经枯竭,寿命大受损伤,保守估计,也活不了二十年。

    曼陀罗花的药性还没有退去,琼达少见的没有陷入深深、刻骨的仇恨回想中,他捏着那枚破旧的嘎乌,陷入梦境一般的幻觉,他恍惚看见自己美丽的姐姐、在阳光下手持格桑花,笑着如同吉祥天女一样美丽,他梦见了自己的阿爹、阿姆、面目模糊,酥油茶的香味,青稞的清甜……

    还有梦中女孩索朗措姆的美丽大方……

    最后他看见了一面鼓,镶嵌着青金石、红珊瑚和藏银的骨质鼓身,还有两面泛黄的鼓面,一个年老的,看不见面目,衣着华丽的***拍击着那面小鼓,露出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琼达恐惧的颤抖,扯着嗓子,像狼一样哀嚎起来。

    他在尖利的碎石地上挣扎着,任凭锋利的石片刺得他鲜血淋漓,在他身上留下无数纵横交错的伤痕,似乎只有这样的痛苦,才能提醒他,他还活着!

    鲜血涂满了简陋的祭台,琼达的怨恨和愤怒,感应到了冥冥之中一副绘满各色天魔影像,正中描绘着天魔王波洵的卷袖,无穷阴魔、无尽忿怒让波洵脚下的业火红莲熊熊燃烧,四面八方的天魔围绕着琼达念诵道:“怨恨世间苦,忿怒天魔主。红莲净世火,焚尽诸佛土。”

    霍桑老爷的庄园中,一个威严高贵的大***从布达拉宫带着数十个******匆匆赶来,庄园里面的农奴和仆役吓得跪倒一地,就连管家请来的***上师,也慌忙从招待贵客的房间出来,匍匐在大***的脚下。

    大***坐在上座,让***们把霍康老爷的卧床抬道自己面前,看着惶恐不安的众人,威严道:“桑布扎大***有事,不能前来,便托我来此一趟,说一说那个魔鬼琼达吧!”

    管家出列,小心翼翼的说道:“那个魔鬼琼达是主人的奴隶,年少的时候,因为有魔鬼伪装的好相貌,被恩赐作为仆役,服饰主人。但他心里却狠毒狡诈,做过许多恶行,还想勾引索朗措姆小姐……老爷现了他伪装的面目,便要惩戒他……”

    大***听完事情的经过,诡秘的和***们对视了一眼,以念力交谈道:“看来杀死两位大***,在圣地造成血案的,并不是那个琼达。霍康和他的家人只是中了一些粗浅的诅咒,我们要抓住那个琼达,拷问他是否认识行凶的那个魔鬼。”

    说完便来到霍康面前,用酥油轻轻的涂抹在霍康老爷的额头上,与身旁的***一起禅唱梵音……祭坛上的琼达忽然面露痛苦之色,用青稞包扎的人偶已经自行燃烧起来,他感觉到了来自身体最深处的痛苦,召唤来的魔鬼无情的反噬他的身体。

    无数青黑的血,从他七窍中留下,施展诅咒被破除带来的巨大反噬,正在夺取他的生命,这个过程极尽痛苦,比活活扒皮,还要凄惨数十倍。但这样的痛苦也不能让琼达哀嚎。

    他咬烂了舌头,用模糊呜咽的声音指着天空,痛喝道:“佛祖啊!你看看这个世界吧!为什么最无辜的人总是最先受难?为什么那些害人的魔鬼高高在上?如果我有罪,我愿意身堕阿鼻,但纯洁的格桑是无辜的……你说善恶轮回,她的灵魂却被永远囚禁在一面人皮鼓中!”

    “因果报应何在?善恶轮回何在?那些吃的,害人的老爷,为什么来世可以继续享受?穷苦的人们却要永远受苦?那些表面是***,背后是魔鬼,饮用人血,囚禁善良者魂魄的恶毒魔鬼,可以生生世世的残害我们?农奴的儿子,永远是农奴,而贵族的儿子,永远是贵族!”

    琼达的生命力一点一点的流逝,他的头变得苍白,面孔也犹如快要死去的老人,却依旧用最怨恨的语气诅咒道:“无论是谁!无论是魔鬼还是神灵!无论是***还是慈悲!只要赋予我报仇的力量!我便将我的灵魂献给他!琼达在此,以灵魂誓!”

    最后一点力气,随着誓言一起消逝,凭着灵魂上的一点联系,琼达看见,霍康老爷卧在床上,拖着刚刚解除诅咒的身体,虔诚的匍匐在大***的脚下,看见霍康一家虽然身体仍有不适,已经能热情的招呼布达拉宫的贵客。

    看见大***拿出那面熟悉的人皮鼓,拍打着,感受到他燃烧着人皮鼓上那个熟悉的魂魄,顺着血脉的一点联系,感应着他的位置,琼达想要愤怒,但已经无力挣扎,他的身体慢慢滑落,跪下,栽倒在泥水里……

    看着一株血红的曼珠沙华,从自己面前长出。

    一个悲悯的声音唱到:“业火尽焚天,忿怒天魔主。我愿世间不平之事,皆可拔刀而起,愿世上芸芸众生,能出怒吼和挣扎。愿所有无力匹夫,亦能血溅五步!忿怒尊,是众生最后的尊严,以无穷怨恨之心,忿怒之尊,燃烧业火,彗星袭月,白虹贯日!”

    琼达便感觉一股炽热的火焰从自己身体中喷涌而出,以怨恨为燃料,燃烧着他的身体和生命,体内的秘魔哀嚎着化为燃料,无穷的力量,让琼达腾空而起,如彗星一般划破长空,飞向自己灵魂感应的那一方。

    霍康家中,大***猛的睁开眼睛,喝道:“魔头,居然还敢来此!”

    大***手持金刚撅,身体陡然拔高三丈,犹如一个巨人金刚一般,朝天空挥舞金刚杵,天空中那团红莲业火包裹着一个骷髅,仰天嘶吼,双目中燃烧着血红的火焰,双拳挥舞如锤,猛的朝***砸下去,密教金刚一般的法相,居然犹如瓷器一般破碎。

    自认为如金刚石一般毫无杂质的念力,遇上业火,熊熊燃烧,大***一个呼吸,灵魂便被业火抽出,在哀嚎中焚烧殆尽,业火骷髅,双手如刀,肆意斩杀着自己所看见的一切。

    这个白天和夜晚,牧民们能看见霍康老爷庄园的方向,赤红的火光染红了天际,最后在无数如红莲,如彼岸花开的火焰花海中,一个骷髅拥抱着一个美丽少女的虚影,步入了一个安宁祥和的世界。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