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437章 她来了    文 / 灰头小宝2 更新时间: 2017-10-16 11:3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至于“朝”,就是教的放大版,他都是朝廷了,当然就说了算了。?  譬如宋朝道教牛,是因为赵佶他自封“教主道君皇帝”,这在法理上就问题不大,因为教主是皇帝在兼任。

    再说家,天下只有佛道家,一处又一处道观和寺庙存在,各自为政不相统属,那么他就是家,它仍旧和方力家,林冲家,杨志家一样,是松散的单位。但是某一时期,在特殊的背景下出现一个有作为的领袖级人物,重新解释思想的时候,它就有可能慢慢的聚拢起来形成教。

    现在的明教就是这么一个产物。

    鉴于其思想中较为崇尚斗争和殉教,略极端,所以他们在先天上更比佛家道家容易形成一个整体。现在在官面上他们依旧不是教派,只是在东南各处分布有道场,信奉圣火,就比如到处都有道观寺庙一样。所以他们是合法的。

    但是鉴于崇尚斗争和殉教思维,方腊也是一个类似小完颜阿骨打似的人物,所以现在阿骨打在辽东整合部族,而方腊在东南整合道场。

    不用问也知道,目下江南的私斗私刑非常严重。方腊从许洪刚的手里搞兵器不是要对付朝廷,而是对付他们内部的不同派系。

    历朝历代,之所以但凡朝廷就不许私设公堂,不许私刑,说穿了就是防止“家向教”的转变。

    很简单的道理,我没事做,进道场来找心灵鸡汤,我是自私的,好听我就多听听,不好听了我起腿就走了。这就是家和思想模式。因为我是自由的,他们的行为被朝廷压制,不能对我私刑,就对我没有任何约束力。

    但若官府任由私刑泛滥而不作为,某个时候方腊的手下就对信徒说,你不能没有交代就离开道场,然后杀鸡儆猴的杀掉一个触犯教法的异***,妈的这下好,官府不管,其余人就吓坏了,但凡进来的就变为了***。

    传销和直销其实是一个模式,后世的传销之所以被列为非法组织严厉打击,是因为它已经有了***自由成立教派的趋势。然而直销他就是合法的,为什么呢,因为它虽然***,但是他和寺庙道观一样,我高兴就进来烧香,不高兴我起脚就走,让他干瞪眼。

    但凡私刑机构、***人生自由的其实他们都只有一个性质就是:黑******。万变不离其宗。

    如果仅仅是***,天地良心这个世间到处在***,卖炊饼的小贩在对过路的人***,洗水广告在对掉头的人***,然而不强买强卖就无问题,它就是思想而不是教派。

    同理,宋江晁盖两棒槌如果是成立“梁山道场”,仿佛茶馆一样对老百姓说惩恶扬善替天行道当然无问题,甚至朝廷礼部还会认可他们,给予他们这些民间友好人士免税政策扶持。但是竖起大旗有他们自己的军法,那就是教派。

    这些只是一个大抵上的总结和认知,是高方平多日以来研究的一些心得和大框架。

    居于这些心得,高方平正在执笔又一部重要策论,《论家国之相容,教国之对立》。

    这个工作高方平早就想开展了,当时对大家说“我在江州的路很快就会走完,想回京从事教育事业”,其实是高方平的心里话。教育黄金一代对于大宋的意义,远比在江南杀方腊的信徒重要的多。

    但是鬼使神差的、现在又留在了江州任上,于是只有在这里开始实践这些工作了。

    谁说高方平不是文人的,高方平觉得自己比大宋所有人都要文人些,小高在这篇呕心沥血的策论中,对当下的世道进行了深入浅出的批判、剖析,且很猥琐的植入了大量的唯物理念,打算从根子上,一举怼死那些盘踞全国的恶势力。

    解放思想才是战略武器。才是根治的方式。否则杀了一个方腊,妈的十个方天定就站起来了,干掉十个方天定,一百个方大明又站起来了。

    “家国天下,家国天下。这句人人说得比本官溜,开口闭口都在提及,相反让我高方平显得有些落伍。”

    高方平坐在高堂上,面对来自各县新组建的公务员队伍侃侃而谈道,“但是包括你张绵成在内的人,我就要问了,你们中间,到底有多少人读懂了国家天下四个字的含义?”

    人人不明觉厉。

    高方平敲击着桌面道:“不懂不要紧,让你们来就是领悟本官之精神,但凡开会要带脑子,一但听懂了我说的,要行动,重要的说三遍,我自始至终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做事,一定要深入基层。什么叫深入基层,就是像我召集你们一样,去召集你管理的那群百姓,把你的想法告诉他们,与此同时要知道他们的想法。想法想法想法,要大家知道想法。这是思想,家国天下就是家思想,家和国是基调,中间不容许任何‘教’的概念。”

    顿了顿高方平道:“大道理你们这些棒槌不懂,但你们一定要知道,家和国之间如果出现教,就是对皇权的挑战。”

    “那么,什么情况下会出现教的概念呢?”张绵成文绉绉的提问。

    高方平拿起了他治下私刑泛滥的文书砸了过去道:“出现私刑即是教。妈的关胜和鲁达这两傻子听不懂可以原谅,你苦读十几年圣贤书,读狗脑子里去了,读的多有个毛用,好读书不求甚解,说的就是你这号。”

    关胜和鲁达面面相视,郁闷的寻思:为啥老子们两个总被拿出来说事,咱们招谁惹谁了?

    “请明府解释,为何私刑即是教?”张绵成又尴尬的问。

    高方平道:“一个你治下的婆娘,被宗族长老沉塘了,然而你不管。那么我就问了,被沉塘婆娘那哭红了眼睛的儿子他怎么想?他小小的心灵会觉得,族里的长者权利比官府大,官府不能决定他生死而族长可以,那么你猜他长大了听谁的?如果族长听了某妖人的话***,你猜那个自小心里有阴影的孩子是来官府报信呢,还是劝说族长?亦或是干脆不说话,跟着族长***?”

    这么一说人人色变,别说张绵成,就连那些大字不认识几个的差人和军人也听懂了。想不到一个大家都放纵的私刑,却会引申出这么严重的问题来。一但家族的权利大到架空官府的地步,也的确,换谁谁都听族长的、不听他张绵成的了。因为张绵成在和稀泥,而宗族、教派却在杀人。

    “各位我并非戏言,一个馒头它真可以引大案。”高方平道,“深入基层之工作,马虎不得,思想上的阵地你们不去占领,别人他就会去占领,这是行军打仗。依仗天子庙峡谷杀人,仇恨我高方平拉了,***风险我高方平冒了。好容易营造出来的雷霆之威,正是抓紧时间做事之良机。有心人害怕了,缩手了,百姓信我了,这是一个最容易做事,最容易压制固有乡贤推广我之政策、植根皇权于民众心中的时机。各位,我高方平杀五千人冒大风险创造的机会,若是被你等不作为、懒政怠政给浪费了,你们猜有好果子吃吗?”

    “相公威武霸气!”全部人傻傻的喊口号。

    鉴于目下高方平威望不是盖的,又夹天子庙峡谷的雷霆之威,不可避免的,整肃民间私刑家法泛滥、严打私刑私斗的运动即将要展开了。

    磨刀不误砍柴工,没有一个廉洁高效的官府,没有平稳有序的民间,高方平也没把握应对目下即将泛滥的水灾,更加的没有把握面对水灾后的一切后遗症,一但真的形成大灾,大疫,大面积的挨饿,那时大家信心崩溃,某些人一喊“旧天已死新天当立”,那就开始真正的生灵涂炭了。

    散会之后,身边的人们特别是梁姐,表情又显得非常之古怪,也不知道她们搞什么鬼,问了几句也没人说,全部支支吾吾的。弄的高方平疑神疑鬼的在心里纳闷,这些家伙肯定又有什么事瞒着我了。

    进入后堂继续执笔策论的时候,身后又诡异的多了一个清丽身影。那个自来最喜欢神出鬼没的李清照,竟然会这个时候出现在了江州。

    高方平在写,李清照好奇的伸着脑袋看。

    某个时候高方平吓得跳起来,又一次的扔了笔,躲在桌子下面大叫梁红英。

    梁姐没有叫来,偷偷伸头,看看是李清照,高方平一阵尴尬的道:“我在和你开玩笑,其实是有个小玩意掉在了桌子下面,所以我找一下。”

    男装打扮的李清照捂着肚子笑弯腰,许久后才消停,她神色古怪的道:“我以为你变了,嗯,还是原汁原味,还是你的味道。”

    “我真的是东西掉桌子下面了。”高方平道。

    “信你才怪。”李清照笑道。

    “那我杀五千人有很多深层次考虑,这点你信吗?”高方平道。

    “这我信。”李清照指着桌子上这些散乱的纸张道:“这些东西我已经看过了,联想到我公公当时根本管不了江南之事,以及江南错综复杂的局面,到了你需要写这些东西来剖析,我相信你当时做出了很艰难的决定,我也相信,只有你可以做成这事。”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