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幻想世界大穿越

第一百六十九章冥河岂会记雠敌,出手从来不过夜    文 / 辰一十一 更新时间: 2017-10-16 11:1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周围的往来商旅听到那藏族大汉喝问,又看见云丹汞布大喇嘛座驾走远,纷纷停下围观,原本叩拜在地上的藏人也起身起来,抱着膀子站在一旁冷眼,俨然一副看热闹的样子,更有一些藏地的汉子,将手放在腰间的弯刀柄上,站在那藏族大汉身后。? ? ? 

    那大汉看见自己这方更加人多势众,愈猖狂起来,厉声喝问道:“汉人,你是要违抗云丹汞布大喇嘛的命令吗?”

    在冥河眼中,这等人只如蝼蚁一般,连和他们计较的脾气都没有,开口微微笑道:“贫道手中的此物,乃是一桩大凶之物,索要不祥,为了你们的性命着想,还是不要动它为好。”

    那大汉不知道冥河一贯诚实可靠,还当是冥河婉言谢绝,当即作势按在腰间的弯道上,冷笑道:“有什么凶物能奈何的了云丹汞布大喇嘛?大喇嘛乃是在世活佛,无比尊贵,法力无边的人物,什么凶物都不在话下,既然你说这是凶物,云丹汞布大喇嘛是此地的房主,为了保护大家的安全,有权收索!若是不交出来,便是持邪物行市,得由我们处置!”

    “汉人!你是要抗法吗?”那藏人面露凶光,贪婪的看着冥河身上的丝绸道袍。

    藏地丝绸比汉地更贵,一贯是染色来做佛事的,冥河的袍子虽然是清蓝色,但以燃料染黑,也是一笔不菲的财物,那藏人心里当即生出杀意。

    这时只听旁边有人喝道:“你这奴隶要当街行凶吗?”那藏族大汉回头去看,只见那个贵族少女带着一干护卫来到两人之间,转头对他说道:“云丹汞布大喇嘛是受人尊重的佛爷,他是多么公正的人,向人索取供奉,岂会让你这般恶声恶气的来?”

    “必定是你这奴仆狡诈,假借他的名义,去行恶事,我身为霍康家的女儿,如何能让你诬蔑他的名声?”她从头上摘下一个银制的嘎乌,镶嵌着玛瑙和黄金,递给陈昂好声道:“这个贱奴抹黑了我们藏人的名声,请道长恕罪,我愿以这个珍贵的法器,换取您手中的玉虫供奉给大喇嘛!”

    陈昂只是微微一笑,觉得面前这个少女有些有趣,她难道以为,拿东西换了他手中的寒螟,自己就得承她的人情吗?

    但还是微微笑道:“我说此物是凶物,并非虚眼推搪,而是这枚寒螟遗褪见不得风,若是从贫道手中离去,见风就会复活,到时候它便会化为一只蓝色的凶虫,见人就扑上去,受者立刻化为冰块,魂魄被它吞噬。你们既然讨要这枚玉虫,我给你们便是,只是有一点,你需紧紧拽着这只玉虫,一旦见风,后果难以预料!”

    说罢冥河就取出寒螟玉蜕,递给那名少女,少女将信将疑,将它紧紧拽在手里,塞到那藏族大汉的怀里喝道:“你这贱奴,还不拿着快走!若是再敢来招惹麻烦。休怪我霍康家告知与云丹汞布大喇嘛听,看他会不会惩戒你!”

    那藏族大汉将寒螟按在手里,狠狠的瞪了冥河一眼,但藏地贵族和奴隶的身份相差太大,他虽然是云丹汞布大喇嘛的仆人,但终究只是一个奴隶,若是眼前这个贵族向云丹汞布大喇嘛告状,他也没有好果子吃,只好骂骂喋喋的走掉。

    那贵族少女霍康·索朗措姆非要袒护冥河,让她的仆人和护卫极为不解,为的汉子低声道:“小主人,那个汉人道士被人这般欺辱,都不敢还嘴。看上去并不像什么有本事的人。他连一个奴仆都不敢呵斥,哪里敢和魔鬼争斗?”

    岂料少女看不不看他一眼,看到冥河转头就要走,急忙跟上去,一名老仆流下来,拉住那汉子用藏语说道:“多金,你不知道,汉人并不以勇武为美好的品质,他们崇尚沉默和低调,汉人中的法师,也不会做出在他们眼中粗鲁的举止,跟一个奴仆斗气,当然属于粗鲁……这是汉人的古怪传统,有时候。一些看上去低贱的奴隶,女人,都有可能具有非常厉害的法术。”

    霍康·索朗措姆热情的对冥河招呼道:“大雪山藏地天数九寒,我们穿着皮袄,而道长却穿着丝绸长袍,想必一定是一位有法力的高人。请求道长出手救救我们霍康家……一个邪恶的魔鬼,诅咒了我的父亲,残酷的屠杀我的子民,索朗措姆来墨脱,就是为了寻找道长这样有德行,慈悲的高人。”

    说罢不等冥河回答,便单膝跪下,欲待向冥河磕头,跟随她来的护卫们,包括那个并不相信冥河的汉子也无奈一起跪下,用古怪的汉话喊道:“请道长救我家主人。”

    冥河听着他们用怪里怪气的语调,称呼自己为道长,平静摇头道:“我还有事,若是看上一眼,自无不可,但不了解其中的始末,如何敢插手你们这般生死攸关的因果?”说罢随手一指,几人就感觉一股无匹的大力,将自己深深托起。

    索朗措姆自然是喜不自胜,那名藏族汉子,却极为惊异,就在这时,远方忽然传来骚动,有几个声音凄厉的大喊道:“云丹汞布大喇嘛遇刺!云丹汞布大喇嘛受到了巫师的诅咒……”

    索朗措姆等人回头去看,只见无数影影绰绰的蓝色光点铺天盖地的飞过来,云丹汞布大喇嘛被这些光点裹在中央,凄厉的哀嚎着,他宽大的袍子就像大鸟的羽翼一样张开,助他高高飞起数丈,但这阻挡不了那些蓝色的光点在他身体里穿进穿出。

    每一次出入,都像活活在云丹汞布大喇嘛身上撕扯着血肉。

    云丹汞布大喇嘛的护卫奴仆们也惊恐的四散而逃,刚刚那个向冥河强行索要寒螟的奴仆怪叫着,朝这里跑来,脸上极尽惊恐,看到冥河的时候,更是吓得表情都扭曲了,他大张着嘴巴,刚准备高喊什么,就看见他的嘴巴里飞出一只蓝色的寒螟。

    紧接着整个人就在索朗措姆之前,化为一尊冰雕,然后因为旁边惊恐的人推撞,在地上摔成粉碎,云丹汞布大喇嘛在半空嘶嚎了一会,也蓦地摔了下来,化为地上的一滩冰渣。

    不过几个呼吸,整条街的人死了四分之一有余,惊恐的商队和藏民躲到民居之中避难,而云丹汞布大喇嘛的护卫们,却一个接一个的在索朗措姆化为冰雕,直到冥河伸手一摘,漫天的蓝色冰虫才重新化为一只仿佛冰玉雕琢的寒螟,乖乖的躺在他的手心里。

    索朗措姆看着眼前这位‘德高望重’‘有德行’‘有慈悲’的高人忽然化为魔鬼,吓得呆滞在原地,只听冥河淡淡的叹息道:“我早就有言在先,好心劝告,你们却不听?何必呢?我冥河岂是记仇的人?既然出言,必有所因……”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