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418章 逮到张绵成了    文 / 灰头小宝2 更新时间: 2017-10-16 10: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五月初九的时候雨水开始更多了。? ? 

    目下来说,江州蔡倏派出去的“***”一个都没有回来,阴谋论者高方平感觉更加的不好,小高有理由认为,这是蔡倏的***谋略,要彻底架空整个江州官场,要抓权。

    ***一切“战场”都可以丢,但是江州本城的阵地不能丢,否则要出大事。加之高方平也关心河道加护的事宜,再有,高方平始终觉得张绵成在躲着,召见他他也不来,推说是事务忙碌,离不开工地。这一定有些暧昧的事宜在其中了。

    基于这些高方平也坐不住了,违背了“安全总管梁姐的吩咐”,不但出门了,还离开州城,去德1化县断河道的工地沿线视察。

    但是又扑空了,依旧没能见到张绵成,似乎那个老小子得到消息后,又溜走躲了起来。

    “狗东西你继续躲着吧,下次你千万别让我见到。”

    高方平于河边的雨中破口大骂。林冲关胜等人护卫在身边,给他撑着伞。

    甩甩头,高方平继续靠近河边,见服役的民众们很苦,器械工具非常落后,甚至就谈不上是器械,时而也会有落水,受伤的消息传来。

    但是总体上工地并不混乱,进度虽然慢,各种机制倒也相对健全,基本都被张绵成管理到了水准线之上了。

    “通判相公,工地危险,雨中河边湿滑,您不要在靠近,以免危险。”高方平走近人群的时候,两个德1化县的差人上前拦截。

    有个在河边做活的泥腿子中年人始终注意着高方平,见高方平接近了,却被拦住,他一阵失望。他停下了他手里的事,主动想靠近,却是只走了三步,被两个监工的差人几鞭子抽得又跑回去了。

    这些只是不起眼的小事,但是毕竟不太好,林冲关胜等人便道:“相公我等回去吧,这里人太杂了。”

    高方平仰头看看雨,见工地有次序,张绵成又不在,所以也没有留下的必要了。眼见这些差人虽然有点流氓,但是老实说,换高方平在这里指挥,也未见得会比这温柔。

    转身走开之际,刚刚那个不甘心的中年人终于出声大喊道:“通判相公请留步,小的有句话要说出,否则就冤枉……呀。”

    他又被差人打闭嘴了,差人似乎在有意维稳还是干什么,有矫枉过正的嫌疑,打闭嘴后,过去拖着中年人就想把他带离这里。

    于是高方平就好奇了,抬手打住道:“慢。”

    又有差人赔笑道:“通判相公尊贵,无需听这些刁民胡说八道……”

    高方平冷冷打断道:“你们在开口,我就把你们扔河里去,把他带过来。我来江州就是来听人喊冤的,然而来了这么久,一起喊冤的都没有,这让我这个老爷很没有存在感,知道不?”

    几个差人一阵尴尬,只得闭嘴了,把那个满身是泥的中年人带了过来。

    “你刚刚在喊冤吗?”高方平道。

    “是的,小人替别人喊冤。”中年人道:“他们一直不让我见通判相公,街坊邻里的,大家都叫我‘会叔’。”

    高方平点头道:“这个称号我似乎听过,好像是小方力的邻居,这些年一直在照顾她们***?”

    会叔道:“大人英明。我知道苦人的事只是小事,您要照顾一州,是没工夫听别人饶舌的。张绵成大人就是这么说的。但方力那孩子失踪了,他娘现在将死边缘,眼看只有最后一口气,她娘说有冤情,想见您一面。但是她自己不会动了,张绵成老爷也打过了招呼,不许她离开安济坊。”

    高方平听后铁青着脸,仿佛毒蛇一样看着几个德1化县的公差,冷冷道:“你们活腻了吗?”

    那几个公差吓得面无人色,跪在地上喊冤道:“通判相公息怒,不论如何这是县老爷吩咐,我等又能如何?而且张绵成老爷也说了,一个妇女即将病死,这样的事江州不少,谁都要见通判相公,谁都要来麻烦通判司,那是不可能的。也并不是张绵成老爷刻意***妇女自由,皆因他的病疑似会传染,且已经灯枯油尽,随意离开安济坊的话,不论她自身还是别人,都有风险。”

    高方平听后楞了楞,这才容色稍缓。

    方力她娘的情况高方平见过,有点肺炎趋势,并且已经恶化。这个病在记忆中传染性并不强,但这个时代的人害怕这些情况并不奇怪,特别是作为父母官张绵成对此采取措施、那真的无可厚非。

    思考片刻,左右无事,高方平指着会叔的鼻子道:“你放假一天,跟***安济坊见方力他娘。”

    ……

    上次见这个体弱的妇女时她是昏迷的。这次眼看不行了,她脸色相反红润了起来,勉强的有了点精神,应该是所谓的回光返照。

    安济坊的郎中也说了,她现在的情况没办法,送去东京太医院也没办法。

    为了安全,高方平用侵过药水的棉布捂着口鼻,没有过度靠近,问道:“方力他娘,听说你请别人代为喊冤,本官今日才听到,好在赶上了。有话说吧,基本上你是将死之人,再也没有什么顾忌了,把你想说的说出来。我在江州几乎已经被架空,什么消息也听不到,现在我高方平穷得只有时间了,我听你要说什么。”

    她娘红着已经哭泣道:“我儿方力这么久不见面,一定出事了〃判大人若是没有要务,下官还有很多事要做。”张绵成抱拳道。

    “我是问你,你是不是躲着我?”高方平道。

    “没有,大人想多啦。”张绵成呼噜呼噜的摇头。

    高方平一脸黑线,却是拿他也没有办法,转而问道:“你阻止方力他娘问事,理由在哪?”

    “大人想多了,下官没这么干。”张绵成照样呼噜呼噜的摇头。

    高方平眯起眼睛道:“你是不是打算永远用这句应答我?”

    “大人想多了,下官不会这样的。”张绵成邋遢鬼的造型继续摇头。

    高方平一恼火,顺手拿起带有墨汁的笔就朝他扔了过去。

    啪的打在张绵成的脸上,弄了满脸墨汁。不过他低头看看自身,摊手苦笑道:“下官的身上比墨汁脏多了,大人,您的笔和墨汁不便宜,就不要这样浪费了。”

    我a#

    高方平这次干脆拿着砚台,猛的起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