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懒唐

第五十八章 卖炭郎    文 / 千年龙王l 更新时间: 2017-10-03 15:2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云浩和渔老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郎正拽着一个黑衫壮汉的胳膊。那黑衫壮汉手里拿着横刀气势汹汹,胳膊只是一甩少年郎就被甩得飞了出去。

    头重重磕在墙上,血好像两条红色的胶皮糖一样淌了下来。

    “哥!你怎么了,哥!你不能死啊!”一个七书口称敕,回车叱牛牵向北。一车炭,千余斤,宫使驱将惜不得。半匹红绡一丈绫,系向牛头充炭直。”云浩不由自主的开始吟诵。

    “除了两鬓苍苍之外,你这几句词倒是十分贴切。以前还认为你对长孙孝政酷毒了些,但现在看来由小看大,长孙家的家风的确不怎么样。”渔老捻着胡须,一张脸阴沉的好像锅底。

    “社稷为舟百姓为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百姓们接触不到皇帝,他们只能看到这些基层的官吏。官吏什么样儿,就是他们对朝廷的印象。看了眼前这些,你还以为百姓会为了这样的朝廷去打仗?人心向背,就是大隋江河日下的根本原因。可惜啊!现在的勋贵还是不吸取这个教训,为了省几个柴碳钱,硬是要逼死人家一家老小。如果李家都用这样的官儿,社稷倾覆也是旦夕之间的事情了。”

    云浩深深叹了一口气,世事不公这是常事。但凡事皆有一个度,过了这个度就算是大罗金仙也回天乏术。大隋王朝,由那么兴盛凋落到今天这个地步。除了杨广的原因之外,更多的则是这些勋贵鱼肉百姓的结果。

    “好你个小子,居然说我家主公社稷不久。来人,给老子拿下!”一个穿着皮裘的家伙在云浩身后一声断喝,随即几名彪形大汉便向云浩扑过来。可还没等他们扑上前,就被李家的护卫踹飞出去。土鸡瓦狗一样的家伙,岂是李家护卫的对手。

    “你是什么人?居然敢拒捕!难道嫌我长孙荣的横刀不利,来人给我将这个胆大包天的贼子剁了喂狗。”长孙荣指着云浩暴怒的喝道。

    今天他去拜会李秀宁,就吃了一个闭门羹,甚至连送进去的礼物都给扔了回来。心里正不痛快,谁想到这才刚到家门口,就有人说李家江山不会长久。长孙家可是跟着李家造反的,身为李家马前卒。如果李家倒台,长孙家的日子绝对不会好过。听到这样的话,长孙荣胸中本就燃烧的怒火更似浇了一勺油。

    “我是什么人你不用知道,也不配知道。你只要知道,一个连家里下人都管不好的人,不配当一名城守管辖这十数万霍邑百姓。”长孙顺德的儿子长孙孝政都被自己砍了脑袋,这个不知道多少丈远的长孙家旁支,云浩更不会给面子。

    “好,任凭你坚钢似铁,本城守也是官法如炉。今天本官倒是要碰一碰你这碰不得的人物,拿下!如有抵抗,就地格杀。”长孙荣一声令下,身旁的护卫就扑了上来。可不过盏茶的工夫,都被李家的护卫打倒在地上。

    “你究竟是什么人?”如果说刚刚长孙荣还没有在意这个年青的少年人,现在可是在上上下下的打量。他身边的护卫,都是军伍里面百里挑一的好手。可在这年青人护卫面前,根本就是鱼腩一般的存在。而且这年青人知道自己的城守,打了自己的人也是一丁点儿要跑的意思都没有。一副有恃无恐到了极点的作派,这让长孙荣有些不安。

    “我是你长孙家的仇人,看你的年纪应该比长孙孝政要大一些。那我就是你杀弟的仇人,怎么?不想亲手报一下仇么?”云浩斜着眼睛瞥着长孙荣,这种货色如果不是长孙家的人,估计连个校尉都混不上。

    “你是云浩……!”云浩亮出字号,长孙孝政立刻惊恐的看着云浩。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后退,生怕这个家伙一时兴起连自己也砍了。

    “知道怕了?放心,我不会砍你脑袋。给那孩子一些银钱,这是你该给的。”云浩说完,就神在在的背着手走了。

    长孙荣脸上的肌肉抽了抽,他很想剁了这个可恶的小子。可想到长孙无忌的严令,他只能强忍住。

    云浩有一点料错了,虽然都姓长孙。可长孙荣却不是长孙顺德一系,而是长孙无忌的亲眷。这一次能得霍邑城守的位置,也是走了长孙无忌的门路说通了李二。不然,李家骄兵悍将那么多。这个城守的位置,还真轮不到他。

    “老爷……!”管事见到主子神情不悦,可又不敢真追上去干掉那个小子。见老爷愣愣站在雪地里半天,这才无奈的出生问道。

    “给这小子几贯钱,奶奶的!长孙家的脸都让你丢尽了,来人拉进去打二十板子。”长孙荣用手指点了一下那早就吓傻了黑衫儿,立刻就有护卫冲上去。拉进门房里面,扒下裤子露出白花花的屁股。板子打在肉上面的声音,随即响起。

    那脑袋都破了的少年郎接过铜钱,眼睛里的泪水哗哗的。对着云浩离去的方向,重重的磕了两个头。脑袋上的血,再次流了下来。

    “刚才你为何会放过那个什么长孙荣?这不是你的性格啊?”渔老跟着云浩,十分不解云浩为什么不放过长孙荣。

    “因为我想通了,霍邑是被二公子攻下来的。也就是说,他这个城守十有八九是二公子任命的。二公子任命的人,应该不是长孙顺德一系,而应该是长孙无忌一系才对。虽然都姓长孙,但对咱们来说,一个是可以争取的朋友。另外一个,已经成为了死敌。敌人已经够多了,没有必要再招惹不该招惹的人。

    回到晋阳,咱们还要过安生日子。得罪人多了,安生日子就过不成了。”云浩这么一说,渔老也就释然。

    长孙无忌和长孙顺德虽然都是长孙家后人,可两家似乎有些龌蹉的事情。当年长孙无忌的父亲长孙晟死后,长孙家并没有得到族人的照顾。长孙无忌和妹妹长孙无垢是在舅舅,高士廉家里长大成人。如果说长孙无忌和长孙顺德之间没有龌蹉,渔老觉得自己这把年纪活到了狗身上。

    两个人走出去一里多地,后面就有侍卫跑过来。躬身对云浩禀报道:“小人看的明白,长孙荣惩戒了自己的家丁,还给了那对兄妹两贯银钱。现在兄妹二人已经去买粮食和药材,其后并无长孙家的人跟着。”

    “看看,这长孙荣就是一个脑瓜清楚的。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给自己招惹麻烦的。而且我敢肯定,今天我说的这些话,不过几天就会传到二公子的耳朵里。甚至,传到主公的耳朵里。”

    云浩说的没错,只不过两天之后。他与长孙荣的对话,便出现在李二的桌案前。

    “社稷为舟百姓为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李二看着这两句,轻声的嘟囔着。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