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393章 暂时潜伏    文 / 灰头小宝2 更新时间: 2017-10-03 14: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戴宗现在夹在中间难做人了。?  ≠

    蔡倏很敏感,对高方平的监控严密的,但凡被高方平召见过的人都要认真对待。所以当晚上戴宗就被请去喝茶了。

    蔡倏详细的逼问高方平找他干什么。

    有些东西能说,而有些东西不能说,戴宗这老滑头也只能有选择的说了下。

    蔡倏却戾气不重,在戴宗交代问题后也没有太过为难他,让他宽心。事实上蔡倏也理解,高方平贵为江州通判,他要召见戴宗,问询戴宗,戴宗是扛不住的。

    从戴宗的口里获知了高方平在宋江反诗一事的说辞后,蔡倏轻轻“哦”了一声,问道:”祷暗模俊br />
    戴宗抱拳道:“回相公话,通判大人就是这样说的。”

    蔡倏思索少顷,摆手道:“你下去吧。”

    戴宗离开后,蔡倏喃喃自语道:“这个高方平吓的又是哪路棋?父亲大人啊,您真应该来江州看看,这里的局面越来越有趣了,变为了几方势力的角逐之地了。”

    ……

    同夜。

    江州治下湖1口县,国舅爷郑居中的府中,一位神秘年轻人驾临,和郑居中商谈着。

    随着时间深入,他们的谈话慢慢升级,变为了有少许争吵的意味。期间不时的提及***肉平以及蔡京老贼这样的关键词。

    如果是梁红英再此就会大吃一惊,辨认出那个年轻人乃是摩尼教的少主方天定。

    “我等联合的行事,不能中断。”方天定道。

    “本官却是认为需要缓缓,高方平此番定然来者不善。在处理黄文炳的问题上贵教闹的实在过大了,闯下了弥天大祸,如今我朝第一酷吏***肉平带神卫军进驻江州,你们真以为不会死人?真以为他是来请客吃饭的?”穿紫色官袍的郑居中忧心的道。

    “我教之大业不容阻挡,神挡杀神,怪只怪,黄文炳放着尊贵的官位不去享受人生,整个天下都在昏君的带领之下懒政,他却成天瞎转悠,什么事都想做,于是他知道的太多了,自然就不该存在了。”方天定枭雄语气。

    “你等山野村夫不知厉害,并不知晓我朝官员遇刺代表什么。事情已经生,本官的利益也就是你们的利益,我不是责怪你们,我只是告诉你方少教主,江州的严寒并没有过去,黄文炳倒下,于是更狠的人来了。这个时期应该低调潜伏,平稳过度之后一切再说。”郑居中道。

    方天定道:“大人呐,你们官老爷的世界我等山野村夫真不懂。一个小酷吏又如何能阻挡我等大计,怕他做什么,你堂堂一个国舅爷,何须顾忌***肉平?”

    郑居中叹息摇头道:“话不投机半句多,你们是一群人真是什么也不懂。建议你去熟读我朝的历史,熟读事关一切太祖皇帝的语录和论调,弄懂我大宋依靠什么治国立国,再来和本官理论这些。”

    方天定冷笑道:“你把我教中圣女压在身下索取享受的时候,怎的不说太祖皇帝的语录思想呢?”

    郑居中老脸一红道:“你看本官像是缺少女人的人吗?我那是中了你们的美人计,还被你们下药了啊。”

    说这么说,郑居中却也特别的留恋那股子的另类意味,那妥妥的神仙一样的享受,真不是在一般***身上能获取到的。

    “咱们的事真的要暂时停止?”方天定皱眉道。

    “必须暂时潜伏。相信本官,我在其中占据一半好处,我这人绝对比你们贪财,我说该停该低调的时候,那真不是开玩笑的。”郑居中道。

    方天定思索少顷,岔开道:“那么这一期的兵器和装备什么时候送来?钱可是早就进入大人你的口袋了。”

    郑居中眯起眼睛道:“这事在以往很简单。但是现在不同往日了,张康国相公倒台之后,三衙、枢密院、兵部大换血,已经很难弄到那些东西。加之本官被贬来湖1口县,更加的鞭长莫及,所以这事上咱们必须接受蔡倏那个奸贼的吸血,目下只有从他的口下,能小批次、不显眼的弄到这些东西。”

    方天定叹息了一声,喃喃道:“黄文炳此贼早该死,他是个祸国殃民的大马蜂,什么事都要盯着。若非江州的黑铁匠几乎被他抓绝了,我教好歹能依靠民间,弄到一定数量的堪用兵器。”

    “黄文炳这个大马蜂只是一环。”郑居中冷冷道:“可是最大的源头是***肉平那个酷吏,若非是他在京掀开的声势那么大,黄文炳这样的人又怎能抓得完你需要的黑铁匠?其实黑铁匠越来越少的缘故是,他们现在能在京城谋取到合法、优越的生活待遇。有道是,既然这样能过的滋润,铁匠凭什么冒风险在江南给你们卖命呢?”

    方天定起身道:“我不方便久留,今日就这样了,告辞。”

    “对了,上次你给我的那个罂粟花似乎非常不错,还有吗?”郑居中忽然问道。

    方天定古怪的笑了笑,放下一个罐子在桌子上,拍了拍道:“管够,我们总是对您对好的,好东西都留给你。”

    方天定离开之后,郑居中立刻变脸,,当即就想把放了罂粟花的罐子砸在地上摔碎了,露出寒冰一般的神态喃喃道:“真当老子是傻子?你真以为本官的智慧比你们这些山野村夫的低?”

    犹豫了少顷,郑居中没有摔了罐子,又放下了。他不用,却不代表他不会用去害别人。

    说白了,主动问方天定要罂粟花,是让他方天定觉得一切在他掌控之中,哼哼,这场游戏之中到底谁是养谁是狼,还不一定呢……

    离开了郑居中府上,在一间密室之中,高手石宝抱拳道:“少主,谈的顺利吗?”

    方天定凝重的摇头道:“不顺利,咱们要低调一段时间了。”

    石宝道:“难道真的是怕了他高方平小儿?”

    方天定冷冷道:“不是高方平。而是郑居中的气色根本不是罂粟上瘾的模样,不上道便也罢了,但他却主动开口对我要罂粟。这说明他也在算计咱们,现在江州的局面越来越复杂了。”

    “的确,属下始终认为,和这些狗官合作是与虎谋皮。”石宝抱拳道。

    方天定道:“但是目下涉及的事件利益很大,只能这样。再说了,江南形式不容乐观。第一毒瘤应俸局搜刮的丧心病狂,咱们也深受其害,最大的问题,杭州苏州一带原是咱们的基本盘,却被朱王黼这些狗官勾结道士,打击的厉害。在这个问题上咱们和高方平又是隐形的同盟,因为那个酷吏也是个见不惯道士、和王黼朱他们不对付的狠人。”

    石宝深深的吸一口气道:“您不会真想与虎谋皮吧?那个高方平才是个最大的祸害,是个会顶着***的名誉,专门吃老虎的狠角色。陈1留县交手,咱们吃了他大亏,邓元觉师兄生死未卜。其后京城第二次交手又吃了暗亏。此番一定要小心在小心,这是教主吩咐的。”

    方天定忽然苦笑道:“你说的是事实,听了之后,总有一种我不配做他对手的错觉。知耻才勇,***肉平是一个值得尊敬的狠人。有些话我不敢对师公说,也不敢对父亲说。我方天定隐隐约约的觉得,有***肉平这样的酷吏在南征北战,到处给朝廷擦***,或许……天意如此,狗皇帝的江山气数未尽。我觉得郑居中那个大奸贼有一句话说对了,咱们读书太少,懂的东西太少了。我打算静下心来读一些书,读读历史,兴许历史之中,会找到一些***。”

    石宝惊呼道:“千万不要,读书太多,***三十年也不会成的。大家都说了,我教圣典便能解答世间的一切问题。”

    “宝叔,您是看着我长大,最疼我的人。我欺骗别人也不忍心欺骗您。圣典其实是一堆废话,远不如***肉平的一切简单的语录有用。***肉平真能让人吃饱,而咱们的圣典,则是让无知的人觉得不吃也能饱。大概就是这样的。”方天定神色古怪的说道……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