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懒唐

第五十五章 无奈的选择    文 / 千年龙王l 更新时间: 2017-10-03 14:0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独孤楷的身份有些特殊,他不是李渊的家臣却能够享受家臣的待遇。因为他是李渊他妈的陪嫁家将!

    独孤家本姓李,因为祖上跟了独孤信,所以随着主家姓了独孤。李渊他爹娶了独孤家的闺女,武家家里自然是要陪送一些家将的,独孤楷老爹就这样来到李家。由于一身武艺超群,论武艺唐国公府无出其右,当然,李元霸那种变态除外。所以,李家的玄甲军由他指挥。只有这次,为了充实李二的实力。李渊才咬着牙拨出一千玄甲军,由段志玄率领跟随李二征战。

    关键时刻,还是玄甲军靠得住。尽管人数比对方少了一倍有余,但玄甲军仍旧像一柄黑色的利剑一样冲向敌军。

    李渊惊恐的看着玄甲军的冲锋,他知道这是一次死亡冲锋。人数比对方少一半儿,这次冲锋能够活下来的人估计只有半数。如果再继续交战,玄甲军就有全军覆灭的危险。这可是李家的老底,看着一个个骑士落马被战马踏成肉泥,李渊的心都要碎了。

    独孤楷双臂一震马槊舞得好像盛开的梨花,一瞬间宇文CD的眼前出现了数十个枪头。宇文CD大惊,手中凤翅鎏金镗想也不想便横扫了出去。这种攻击躲是躲不掉的,只能用凤翅鎏金镗将马槊砸偏。这一下宇文CD可是用了实打实的力气,真要是碰上了一下子便能将马槊磕飞。

    眼看马槊就要扎到宇文CD咽喉,独孤楷忽然觉得马槊上一股大力传来。电光火石之间,独孤楷想也不想便将马槊撒手。如果不撒手,虎口都会被震的裂开。二马错蹬,独孤楷趁着宇文CD这一下用力用的猛了。抽出熟铜锏,甩手就给了宇文CD一下。

    宇文CD亡魂大冒,没想到对手如此难缠。凤翅鎏金镗背后一挂,熟铜锏狠狠砸在了上面。宇文CD觉得虎口火辣辣的疼,后背犹如遭受重击。这一下直砸的宇文CD眼冒金星!

    二马盘桓,宇文CD收起了轻敌的心思。见到独孤楷手中没了马槊,心中顿时大喜。不在给独孤楷任何机会,凤翅鎏金镗抡圆了便砸下来。这一下来的又急又猛,独孤楷避无可避只能双手擎起熟铜锏硬扛。

    宇文CD能够成为天宝大将军,靠的就是天生神力。当初他可以举着三千斤的铜鼎上殿,这凤翅鎏金镗全力一砸有着千钧之力。独孤楷没了马槊又如何才能扛得住,这一下将独孤楷的虎口震裂,滚烫的鲜血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胸口发闷,嗓子眼发甜。独孤楷嘴一张,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宇文CD怎么可能给他第二次机会,凤翅鎏金镗一挂。独孤楷战马的半个头便被削下来,独孤楷身子一软,马失前蹄便栽倒在地上。宇文CD来不及用凤翅鎏金镗,一拉马缰绳胯下赤炭火龙驹。

    赤炭火龙驹一声嘶鸣,碗口大的蹄子高高扬起。然后重重踏在了独孤楷的胸口,只听骨骼爆裂的声音传来。独孤楷大吐一口鲜血,粉红色的内脏从嘴里喷出来。

    观战的李渊顿时觉得脑袋一晕,“主上!”裴寂手疾眼快将李渊扶住,才让李渊没有摔倒。

    “主上,阵势已经布置完成。”刘文静跑过来施礼禀报。

    此时的玄甲军大部分战死,所余者不过十之一二。战场上到处是死人死马的尸体,黑色的玄甲军和隋军的尸体层层叠叠摞在一起。李渊看了有种想吐血的冲动,那些可都是李家的多年积攒下来的精华。没想到,经此一战几乎损失殆尽。

    屈突通已经带着隋军冲上来,与宇文CD合兵一处。不过看到晋阳军已经结阵,便叹了一口气:“哎……!差一点儿就可以尽全功!”

    “如果没有这些黑甲骑兵,我的五千精骑就可以冲开李渊的军阵。”宇文CD想起那员悍猛的战将,仍旧心有余悸。如果不是靠着天生神力,论起武艺自己断然不是他的对手。看看那些黑甲骑兵,宇文CD不免也感慨。能够在这个时候敢于冲向面对一倍有余的敌人,不是谁都有这份勇气。

    “师兄,撤吧!晋阳军压上来了!”宋老生见到晋阳军的军阵已经压上来,有些紧张的道。

    与玄甲军一战,宇文CD的骑兵损失惨重。屈突通带过来的万余军卒,多是长戟兵和刀盾手。弓弩手的数量并不多,如果不赶紧撤回到壕沟后面去。一旦被李渊的晋阳军粘住,后果不堪设想。

    “是啊!贤侄!撤吧,咱们没机会冲垮他们的军阵了。”屈突通同样无奈的说道。没想到,宇文CD第一天来,就弄出这么大的阵仗。眼看着浑身浴血的宇文CD,心中也不免感慨。论起勇武,自己年青的时候不如他。老了……!

    “好吧!”宇文CD见已经没有机会,自己手下又是伤亡惨重不堪再战。无奈的同意撤兵,战场也上过许多次,这一次是最凶险的一次。如果不是自己机灵,说不定已经被那一锏砸死。

    晋阳军今天损失比隋军远为惨重,庞大的军阵压上来,根本没有与屈突通一战的想头。收敛了阵亡将士的遗体,李渊抱着独孤楷的尸体哭得像一头失去幼崽的母狼。

    这一仗晋阳军的损失远超隋军,不但骂阵的那些口才一流的骂将全部阵亡。就连玄甲军也几乎是损失殆尽,如果不是将段志玄拨给李二,说不定今天玄甲军就会全军覆灭。这可是动摇李家根基的一仗,巨大的篝火在黑夜中十分醒目。李渊看着一堆堆焚化的尸体,后槽牙已经快咬碎了。

    “此仇不报,誓不为人!”李渊抽出刀子,在脸上割了一下,顿时便血流满面。

    “此仇不报,誓不为人!”裴寂的反应一向很快,老大既然割了一刀,他不可能幸免。

    “此仇不报,誓不为人!”刘文静的反应也很快,不过到底慢了一步。因为裴寂是看着李渊的表情,就知道李渊要干嘛。多年的老友,连无遮大会都开过,这点儿默契还是有的。刘文静则是不同,到底他与李渊还没有朋友之间那种默契。

    “此仇不报,誓不为人!”更多的跟着操起刀子,一时间群情激奋。激动的如李孝恭等,现在就恨不得夜袭隋军营垒,将宇文化及,屈突通等一干人的脑袋弄回来当夜壶。

    李渊也跟着激动,慷慨激昂的籆D号称天宝大将,独孤楷那样的身手都死在他手上。军中怕没人是他的对手!”裴寂看到李渊的脸色愁苦,立刻明白了李渊的心境。

    “是啊!军中还真没人是宇文CD的对手。这可如何是好!”李渊喝了一口茶,无奈的嘟囔着。

    “主公,军中也不是没有人可以打败宇文CD。据臣所知,三公子臂力过人,在二公子军中也是战功卓著。霍邑一役,就是三公子身先士卒率先搅乱隋军军阵,二公子才获得全功。臣以为,论起勇武三公子犹在宇文CD之上。只要三公子出马,宇文CD不过是土鸡瓦狗一样的人而已。”

    见到李渊愁苦,自然有人解围。这一次,跳出来的机灵人名字叫做武士彟。时任李渊铠曹参军!

    一旁的李建成眼皮跳了一下,想说话又忍住。裴寂冷冷看着王长谐也不说话,一向与武士彟交好的刘文静目瞪口呆,不知道说什么好。

    “嗯!吾家三郎倒是勇武,可二郎来信说,三郎病了,还是什么癔症不能征战。哎……!病不逢时啊!”李渊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李二来信已经将李元霸的状况说得一清二楚。李渊正打算回信,让李二将李元霸送回晋阳医治。

    “主公!此战时,宇文CD力大无穷,非三公子不能敌。”武士彟以为李渊还在有犹豫,立刻建议道。

    “呃……!”刘文静想说话,可张开嘴又生生的将话咽了下去。

    “刘文静,你有痪玻实馈br />
    “臣……嗓子紧,嗓子紧!”刘文静连忙躬身回答。

    “哦,武士彟能解吾之愁苦,甚好!如此便去信给二郎,让他连夜与我军会师。这一仗咱们损失惨重,没有玄甲军冲阵,掎角之势已经毫无意义。”李渊好像听进去王长谐的建议,立刻下令。

    “喏!”军帐中一片应诺之声。

    “刘兄,一会儿去兄弟营中喝上一杯。”被李渊夸赞,武士彟不禁脸上有光,拉住一向与自己交好的刘文静,便向着自己的营帐走去。

    【惨话驼拼蚵湮涫繌Φ淖ψ樱戳丝醋笥遥笥冶阃顺鋈ダ显丁br />
    “刘兄,这是为何?小弟何时得罪了兄长?”武士彟一脸懵逼的问道。

    “你疯了?居然提议让三公子去迎战宇文CD,三公子病着你知道不知道。满帐子的人都知道三公子力大无穷武艺超群,裴寂为什么不说,大公子为什么不说,轮到你一个外人在这里嚼舌头?主公夸赞你,你看到没看到大公子能杀人的眼神儿?

    这还是大公子,明天二公子来了。知道主意是你出的,能拿刀剁了你。以后不要叫我刘兄,你这样的兄弟认不起,会死全家!”刘文静挥了挥手,对武士彟的热情只能敬谢不敏。这货的智商很高,但明显情商很低。

    “可如果三公子不出马,没人能够打得过宇文CD。”

    D都成,为毛就盯上三公子?实话告诉你,三公子这一仗胜了。军功自然是三公子的,与你半毛钱关系都木有。这一仗三公子败了,嘿嘿!回家洗干净脖子趁早自杀,免得拖累全家。

    哦,对了!你儿子得罪过云浩,你全家死定了。”刘文静暗恨,自己当初怎么就贪图他送的那点儿财货,跟这么个蠢货称兄道弟。现在这王静决定,开导一下这王静一说他便明白过来,拉着刘文静的胳膊不肯撒手。这一次,就算拿刀子砍他也不准备撒手。

    “为今之计,你只能这么办……!”刘文静被他缠的没办法,只能给他出了个主意。

    与此同时,李渊的军帐之中只剩下了李建成与李渊父子二人。对于这个长子,李渊格外的看重。长子常年在外奔波,对于起事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李家传统,长子继承家业也就是未来的家主。现在来看,这小子将会是一个合格的家主。

    “父亲,三弟正在病着,是不是不适宜再待在军中。”李建成看着李渊的眼色,犹豫着说道。

    “为父知道你要说什么,只是现在不行啊!这一次,咱家可以豁出命去干这一把。作为李家子孙,三郎责无旁贷。”李渊摇摇头,对着李建成说道。

    “可战场之上,杀死宇文CD的办法很多……!”

    “糊涂,别人杀死宇文CD,跟三郎杀死宇文CD有多大差别你知道么?宇文CD是圣人钦封的天宝大将军,只要能够击杀此人,我李家立时就出了一个绝世武神。这对军心士气的稳定,会起多大作用你知道不知道。

    杀死宇文CD的办法很多,老夫久在军中岂会连八牛弩都不知?你小子看着伶俐,怎么这个时候糊涂。别说三郎只是癔症,就算是真病了,也得给我上。”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