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懒唐

第五十四章 危急时刻    文 / 千年龙王l 更新时间: 2017-10-03 14:0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师父,老生也是一时大意。而且我听说那李玄霸的确勇武,据说力大无穷是个万人敌的坯子。老生这次吃了败仗,也不能都怪他。”宇文成都与宋老生关系不错,看到师弟吃瘪,仗着师父宠爱便上前讲情。

    “哼!自己没本事,就不要怪敌人太厉害。战阵之上刀子说了算,既然自己丢了场子,那就自己去找回来。到为师这里哭诉,也没有援兵给你。”鱼俱罗快六十岁了,从北周年间就在朝廷里面混。眼看着杨坚成为大隋皇帝,又看着杨广折腾这个帝国。再有棱角的人,混到今天也成的溜溜球。

    他早就看出来宋老生这小子想干嘛,无非就是想让自己出山,去汾水河畔支援屈突通,对付南下的李渊。

    鱼俱罗有自己的小九九,他与李渊也算是朋友。都是勋贵圈子里的人,抬头不见低头也会见。如今大隋江山烽火处处,早就没了前些年的繁华。鱼俱罗这样的功臣名将又受到猜忌,根本没有掌兵大权。鱼俱罗早就心生不满,而且看样子大隋江山也坚持不了多久。

    如果没有土地宇文成都,他说不定会投靠李密或者是李渊。毕竟都是勋贵,人头也算是熟。以他的身份投奔过去,怎么说也会是一方重臣,哪里会像现在这样只是一名潼关守将。

    杨广的算盘打的的确不错,宇文家是他的死忠。宇文成都是他最信任的将军,同时也是鱼俱罗最喜欢看重的徒弟。怀里揣着密旨,可以随时剥夺鱼俱罗的兵权。。

    换做其他人,鱼俱罗早就下手干掉。可宇文成都,他却无法干掉。一是不忍心,二是即便动手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胜得过自己的徒弟。眼看天下大乱,他却只能困守在这潼关。

    现在让他领兵去对付李渊,他才不干。如果有可能,他倒是可以投奔李渊。毕竟在关中这片地方,李渊还是有些声望的。

    被鱼俱罗训斥,宋老生已经有心理准备。毕竟,他这个徒弟可没宇文成都那么受宠。来的路上,已经绞尽脑汁想好了办法。

    鱼俱罗老谋深算,滑的像只千年泥鳅。想引他出山,那是千难万难。不过这位师兄宇文成都倒是可以利用,宇文成都自幼生于勋贵之家。加之少年成名,心高气傲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师父,那李元霸虽然悍猛。但确实是万人敌,弟子的确不是他的对手。可他不该辱骂师尊,说您是老不羞,还说……!”宋老生抬头看了一眼鱼俱罗,没敢再说下去。

    〖遗醭隼吹囊惶豕贰;顾怠顾怠π值哪锴资侨巳丝善锏玫睦没酢R膊恢谰烤故遣皇怯钗摹 br />
    “轰!”一旁的兵器架子被宇文成都一脚踢飞。他老娘当年不过是歌姬而已,被宇文化及看中,收入了房中。至多也就算是一个妾室,这也是为什么宇文成都武力惊人,仍旧不能被宇文述所看重的原因。庶出,一直都是宇文化及心中的一根刺。李元霸居然这么说,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老师,请允许成都出战。我定要拿那李玄霸的人头回来,以泄我心头之恨。”宇文成都转过身来,对着鱼俱罗抱拳道。宋老生紧张的看着鱼俱罗,生怕鱼俱罗不答应。

    鱼俱罗一摆手,在地上拾起一支令箭道:“那李家小子的确可恶,拨给你一万军卒去增援屈帅。记住,战阵之上切勿轻敌。”鱼俱罗知道徒弟的毛病,少年成名所致目中无人。他能看上的人一只巴掌都能数过来!那李家的李玄霸,这些年来倒是有些名头,鱼俱罗特地提醒,就是怕自己最钟爱的徒弟吃亏。

    “师尊放心,一个李家小儿而已。成都此去,必然带着李渊的人头回来。”宇文成都接过令箭,伸手薅着宋老生便出了军帐。

    “大哥,咱们真的要与李渊为敌?这天下情势究竟怎样还在未可之间,这样站队是不是太早了点儿。”两人刚刚走出营帐,鱼俱罗的弟弟鱼赞便凑过来轻声说道。他很怕大哥盛怒之下站错了队伍,以至于影响整个鱼家将来的生计。

    “你以为我会因为宋老生的一句话,便乱了心智?宋老生那两下子还不够看,想一句话便激怒老夫,他还得再练几年。”鱼俱罗屏退了亲兵,坐在虎皮椅子上手捋着胡子。浑然不似刚刚那副须发虬张的样子,而是淡然的坐在那里,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那大哥派宇文成都……!”鱼赞有些纳闷儿,既然不是因为宋老生的话,为何还要派宇文成都去河东与李渊作战?

    “成都是我的徒弟,可也是朝廷在潼关扎下的一根刺。不把他支走,怎么能够控制潼关。他手里有圣人的密诏,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只有他离开潼关,咱们才可以真正的大施拳脚。

    如今乱世,十成都气哼哼的拽着宋老生来到校场,点起一万军卒。也不耽误,不过午时便出发。他可没鱼俱罗的老谋深算,他想做的就是去河东,干掉李渊和他那个爱说闲话的儿子。

    宋老生心中大喜,只要宇文成都去,自己的功劳便算是有了一半儿。从小跟宇文成都一起练武,他当然知道宇文成都的本事。凤翅镏金镋耍起来虎虎生风,师兄弟之中没人是他的一合之将。只要他去了河东,还怕那个什么李玄霸?

    宇文成都心中有气,行军自然很急。前后不过五天,便赶到了河东屈突通与李渊对峙的战场。看到屈突通被李渊手下辱骂,却不敢出战不禁大为光火。

    “屈帅,您也是朝廷的老将。怎可如此任凭叛匪辱骂,而不出去迎战?”宇文成都到底是给屈突通留了点儿面子,如果是别人一个怂货的头衔是免不了的。

    “成都啊!老夫老了,这个世界是你们年轻人的。我这也是没办法,军中兵将士气低落。叛军又凶悍异常,别的不说单说那李渊三子李玄霸,就是万人敌。老夫手下可没那样的猛将,如果出战一定死无全尸。”屈突通回答的十分无奈。

    “哼!待俺去杀他个片甲不留,倒是要看看李玄霸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成都贤侄,你今天刚刚到河东,还是歇息一天再战不迟。”屈突通拿出长辈的关爱劝慰道。

    “宵小之辈,土鸡瓦狗而已。屈帅且为成都关敌料阵,待俺去取那敌将人头。”宇文成都狂傲的拒绝了屈突通的好意,命令手下用厚木板填平壕沟。自己带着五千军卒,就杀了出去。

    这五千人都是骑兵,其中一千更是宇文成都的亲卫。人人皆着铁甲,手持丈余长矛战力十分惊人。或许,也只有玄甲军堪能与之一战。

    五千骑兵一冲出来,晋阳军便乱了阵脚。屈突通已经装了好些日子的孙子,今天谁也没有料到居然有人会忽然冲出来,要跟自己玩命。

    战马旋风一样的冲过了壕沟,晋阳军混乱的军阵还没有摆下。宇文成都已经挥舞着凤翅鎏金镗冲了进来,晋阳军一名校尉正在招呼手下结阵脑袋便开了花。宇文成都将凤翅镏金镋舞的好像风车,所过之处一片残肢断臂。鲜血好像涌泉一样,一股股从地上冒起来。刚刚离开人体的鲜血还冒着热气,结果就是宇文成都所过之处都是雾气蒸腾的。

    倒拖着凤翅鎏金镗,宇文成都勒住战马。不过半柱香的工夫,他已经杀透了晋阳军仓猝结成的军阵。鲜血顺着铠甲滴滴答答的滴在地上,整个人身上已经糊满了鲜血。就好像另外又穿了一层铠甲,赤金的铠甲已经看不见一丁点儿金色。

    回转过来,他发现晋阳军那些散乱的步卒已经崩溃掉。没人想着战斗,所有人都想着怎样逃命。五千骑兵正在卖力的追杀那些残兵,大军阵前是一地的尸体。

    晋阳军营中号角阵阵,屈突通多日来拒不出战。久耗之下,不免有些懈怠。刘文静光派人出去骂阵,可全军却没有集结准备随时撕杀。

    宇文成都敏锐的发现了这一点,他发现李渊营垒之中一片混乱。而且,营垒的防卫并不严密。至少拒马鹿砦,远没有隋军这边多。

    冬日里的汾水已经结冰,虽然不知道能不能过战马,但宇文成都还是准备赌一把。现在时间就是战机,只要抓住了战机说不定能够一举击垮李渊的晋阳军。

    宇文成都将手中凤翅鎏金镗高高举起,身边的亲卫便掏出牛角号吹了起来。那些追杀晋阳军的凶悍骑兵,立刻开始向宇文成都集结。不过盏茶时间,浑身浴血的骑兵们便又集结在宇文成都周围。宇文成都凤翅鎏金镗一指李渊的大营,撒开战马风一样便当先冲了上去。

    五千骑兵紧随其后,雷鸣般的马蹄声震天动地好像滚滚的炸雷。

    李渊的脸色立刻就白了,如果被宇文成都这么冲进来。那麻烦可就大了,如果屈突通那老东西趁机杀出来,真的可能会全军崩溃。屈突通是出了名的悍将,李渊认为他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事实上屈突通也是这么想的,就在宇文成都还没冲出壕沟的时候,他已经集结起了上万大军,就等着宇文成都冲阵成功之后扩大战果。眼见宇文成都冲击李渊大营,屈突通兴奋的差点儿叫出声来。令旗一摆,上万大军便开始过壕沟。

    情势千钧一发,如果就此溃败,很可能被人撵着一路打回晋阳老家去。到了那个时候,恐怕数万大军也剩不下几个人。

    “杀……!”就在此时,忽然李渊营中飙出一队骑兵。人人俱穿黑色玄甲,手中擎着马槊。黑色的面甲后面,是一双双冰冷如冰的眸子。

    “是独孤楷!”裴寂一看到那一队玄甲军,好像落水的人抓到救命稻草。

    两支骑兵好像火星撞地球一样撞在了一起,人喊马嘶惨叫迭起。宇文成都一连砸死四名玄甲骑兵,忽然对面冲上来一骑。二话不说,挺起马槊便刺。

    宇文成都向外一磕,火花崩现。

    “咦!”宇文成都奇怪的咦了一声,那家伙的兵刃居然没被自己磕出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