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懒唐

第二十九章 道士的诡计    文 / 千年龙王l 更新时间: 2017-10-02 01:4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明天派一千人跟着你去,现在鄠县可离不了你,不能出半点儿闪失。”李神通得知云浩准备赴约之后,立刻就窜起来。对方不确定到底是什么人,李神通不打算让云浩冒这个风险。

    “一千人……!”云浩从来没想过,自己出门要有一千个小弟跟着。排场太大了,上辈子最拉风的一次就是过六十岁生日被儿孙簇拥。

    “咋,嫌少!再加一千人,咱就带两千人去。你的安全重要,不容闪失。就这么定了!”李神通大手一挥,颇有大将军的威势。

    “两千……!”云浩失声叫了出来,咱哥们儿现在也是大人物,出来进去身后都跟着两千小弟。

    李神通眼睛瞪得牛大,两千人如果还嫌少。这就不是去谈学问,而是去砍人。难道说这是一个圈套,嗯!很有这个可能,那个叫李文仲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李神通已经下定决心,今天晚上就去牢里将这个家伙毒打一顿。若不是云浩说他还有用,说不定直接就给黑了。

    “用不着那么多人,两千浩浩荡荡开过去。人家还不立刻就被吓跑?看这情形,似乎不像是坏人。这老君观又在咱们的地盘上,明天我带十几个亲随去就好了。不管怎样,老李这个情小子记下了!”云浩感激了一下李神通,能对自己好的都是好人。就算是个十恶不赦之徒,但对你够好不坑你不害你也算是好人,至少站在云浩的角度就是这么认为的。

    “这怎么行,我的两百亲卫借你了。现在鄠县可离不开你,我看出来了。你小子就是一个能干事的,屈突通那样的大隋名将,也让你玩弄在鼓掌之中。要知道,那可是打了一辈子仗的将门子弟。打仗就是他吃饭的营生,就这还干不过你小子。

    将来有很多仗要打,有很多的人要杀。有了你小子,不知道要少死多少人。听说你知道柴绍斩杀俘虏,用人头做京观还病了一场。可是是否知道,其实在战场上杀人,那就是在救人。”

    “愿闻其详!”云浩有些懵逼,杀人就是杀人,怎么成救人了,这个道理可得听清楚明白。

    “隋帝东征高丽,导致山东河北民不聊生。现在反抗最激烈的就是那两个地方,小子,你以为战祸都是怎么来的。告诉你,溃兵猛于虎!

    烧杀**,掳掠地方。这些都是那些溃兵们干的,甚至山上的许多盗匪,也是当初正经八百的府兵。反正回去,也会遭受军法处置。还不如上山当响马来的痛快!

    你小子听说也经历过苦日子,人这辈子啥都不怕就是怕饿。真要是饿急眼了,手里有刀肚里没食儿。谁不让人抢劫,他第一个就会砍死你。

    咱们击败了隋军,他们回去一定会受到上官处罚。带头跑的那些人,一定会占山为王。想建立一个山寨你以为那么容易,得有钱粮吧,得有民夫修造房舍军寨吧。如果胆子大些的,军寨修的有如城池。到了那个时候,受苦的还不是百姓?

    咱们的军兵,好歹还有个军纪约束。溃兵可不讲这些,想怎么干就怎么干。那才是真正的洪水猛兽,河北山东那些地方,一大半儿的原因就是被这些溃兵给逼反的。”

    云浩目瞪口呆,没想到还有这个说法。李神通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溃兵过境猛于虎。看过冯小刚的电影一九四二,那些溃兵其实就是在横着膀子明抢。没办法,军队系统崩溃了,他们也要吃饭。

    “所以说,为了防止溃兵……!”云浩不敢再说下去。这台有点儿耸人听闻了!

    “所以啊!为了防止溃兵戕害百姓,咱们在战场上只能尽可能的杀。杀光了这些家伙,就不会再有溃兵的事情发生。百姓,也不会因此受害。所以说,杀人就是救人。”李神通满脸的自得之色,看着目瞪口呆的云浩,很有些自豪感。忽悠一个聪明人,跟忽悠一帮丘八,有本质的区别。

    前者需要智慧,后者需要勇气。现在李神通觉得自己是智慧与勇气并重的复合型人才!

    天呐!李神通居然无师自通的也学会了忽悠,不得不说他说得有些道理。可他娘的溃兵跟杀俘虏,能他娘的是一回事儿么?不过溃兵的危害在云浩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心理阴影,今后自己在作战的时候,要尽量减少这种事情的发生。因为,兵灾对百姓来说实在是比任何自然灾害都来得酷毒。

    哲学和忽悠其实有时候根本分不清界限,人们本能的认为黑格尔说出来的就是哲学,本山大叔嘴里说出来的就是忽悠。而真实情况往往相反,黑格尔也忽悠,本山大叔有时候也有那么点儿哲学。

    不是有那么一本书,《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云浩回到自己的卧房,明天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事情。今天晚上需要好好的休息才行!城里面有人马调动的声音,云浩知道那是李神通连夜派人去了老君观搜检。不去理会那些事情,如果连这点小麻烦都对付不了,那些人也没资格跟自己谈。

    晚秋的早晨已经有些凉,天也亮的比以往晚些。可大公鸡不这么认为,它明显还没有从夏天的生物钟里面回过味来。天还没怎么亮,就扯着脖子嗷嗷叫个不停。云浩认为,这种蠢鸡应该丢进汤锅。

    无奈的从床榻上滚起来,李秀宁派来的丫头帮着梳头。一尺多长的头发,披散在身后像个女人。云浩就没弄利索过,有时候真想一剪子剪掉,剃个秃子算了。

    这种想头曾经跟张妙柯说过一次,张妙柯就地一滚好像蛆一样拱起来。拍着硕大的肚皮威胁云浩,敢这么干就准备收尸,一尸两命那种。

    云浩立刻就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抓着张妙柯的手嚎叫:“你敢这么干,咱家就在地府集合。”

    于是云浩的理发大业就这样被压制下来,不过总算是有了些许通融。如果长发及腰,还是可以减掉一些,但绝对不许短于肩膀。

    今天要见人,所以衣着不能随便。头发要梳理得一丝不苟,两名丫鬟那叫一个尽心,就差打蜡了!本就是帅哥一枚,现在这么一捯饬。更是帅的耀眼,两只小丫鬟眼睛里都冒出小星星了。如果云浩这时候打算收房,她们一定千肯万肯。

    别说他们,就算是李秀宁看了,也是眼前一亮。头上通天冠身上天青袍,只是脚下的鹿皮靴子不太符合礼仪,还分左右脚。不过这种鞋子穿起来的确舒服,而且特别适合骑马。李秀宁脚上,现在也穿这样的鞋。

    “公子不必相送,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云浩走到李秀宁身前,这几天个头没少长。现在的个头,已经和李秀宁差不多高矮。

    李秀宁好像大姐姐一样,梳理了一下云浩已经一丝不苟的头发。他算是看着云浩长起来的,待云浩也跟亲弟弟差不了多少。事实上,如果不是云家只有这一根独苗,李渊甚至有将云浩收为义子的打算。

    “就你不当回事儿,叔叔昨天可是连夜派人去查看。还好,那老君观除了十余名道人,倒也没有别的玄虚。早去早回,如果对方是重要的人,不妨请回来。咱们恭敬待着就是了!”

    小时候老师总是说,封建统治者多么多么愚昧。可来到大隋才知道,这年月的统治者对于知识和人才的渴求。李秀宁之所以肯让云浩去冒险,目的就是为了让他拉几个真正有学问的人才回来。

    “知道了!”云浩说完,便上了马车。迎着刚刚露出头的朝阳,便出了门儿。身后楚家父子带着十余名骑士也跟着去了。

    到了老君观,云浩才知道昨晚的阵仗有多么大。整个老君观也不过是一座三进的道观,上上下下十几名道人而已。

    李神通果然用实际行动证明他不是说笑,整个道观周围真的有数千军卒围拢。密密麻麻的,距离五里就有哨卡。别说想对云浩不利,就算是只苍蝇都难飞进去。

    刚到道观门口,李神通便从里面走了出来。瞪着有些发红的眼睛道:“浩哥儿,没事儿←那位世外高人不会被吓跑。毕竟就算是再高的高人,他也是人。

    跟随李神通进入道观,立刻有一个穿着道袍的中年道人迎了上来。对着云浩一个稽首道:“贫道无尘见过贵人,请贵人随我来。”说完,也不等云浩回话转身便走。

    云浩愣了一下,扭头看看李神通,见李神通点点头便跟了过去。

    过了三清殿,云浩便跟着来到后院儿。身后的楚家父子,还有李神通等人刚要进院便被一名小道童拦住。

    “我家师祖说,要和这位贵人单独谈。”唇红齿白的小道士,脸上天生带着爱人肉。强悍如李神通之辈,都没有将其一脚踢飞的想法。

    “小子闪开,莫要让老夫动手。”李神通见云浩不过只是走了五六步,便耐着性子对那小道童道。

    “轰隆!”就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李神通和那小道童吸引时,忽然间一声巨响。接着整个道观便笼罩在一片烟雾之中,云浩感觉脚下一虚。整个身子便直直的向下坠去!

    我擦,还真有埋伏!云浩慌乱中左爪右爪,却毛都没抓住一根。身子摩擦着石壁,急速的下滑。幸亏今天穿的衣服厚实,不然现在后背一定没几块好皮。

    屁股一疼,云浩知道自己落地了。根据落下来的时间推算,看样子自己已经身处至少十米的地下。这帮老道还真有些道行,居然知道用陷阱。就是不知道,他们用什么方式对付怒火万丈的李神通。

    云浩猜的没错儿,李神通听到这“轰隆”声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大事不好。可无奈,整个道观也不知怎么了,到处都冒出滚滚黄烟。眼前那小道童,身子一扭钻进黄烟就不见了踪迹。待黄烟散尽,再去找。可哪里还有一个道士的踪迹,别说小道童,就连那些个老杂毛都没一个。

    “上当了,找,一定有地道。挖地三尺,也要将浩哥儿给我找出来。”李神通发了疯似的大吼。军卒们立刻四下分散,外面的军卒也冲进来。顿时小小的道观,成了军卒的海洋。到处都是不断搜检的军卒。

    “阿爹,浩哥儿不见了。”楚源看到云浩居然不见了,急得快要疯了。

    “不会不见的,只不过是在地下。应该是翻版,咱们仔细找,应该可以找到。”楚休红稳了稳有些发慌的心神,拉着楚源便向云浩曾经站过的地方走了过去。

    云浩正在胡思乱想,忽然间一个声音在身旁响起。“既然你派来军卒,那也只能冒犯贵客了。”随着声音的落下,云浩眼前忽然亮了起来。五六个提着灯笼的道士慢慢走进来,他们一一点燃墙壁上的火把。

    借着灯火云浩仔细观察了一下这里,这是一间地下室。四周都是关中平原特有的黄土,十几根火把插在上面。烟柱向上并且有盘旋,足矣证明这里有良好的通风。

    很好,至少不会担心被熏死或者是憋死。

    “不愧是能做出孔明锁的行家,着实有些手段。只是不知,为何要找云某来此?”云浩的目光最后落到居中那须发皆白,看起来至少六十开外的老道问道。

    “听说,这鄠县县城之内。用计干掉尧君素的人是你?”老道面无表情的问道。

    坏了,难不成这老道要给尧君素报仇?天地良心,干掉尧君素的是柴绍,不是自己。切脑袋垒京观玩的,也是他,不是老子。你找老子报的哪门子的仇!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