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懒唐

第十八章 家大业大    文 / 千年龙王l 更新时间: 2017-10-02 01:1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血腥味儿与残肢断臂充斥着这座林间空地,到处是残破的人体零件和各种内脏器官。苍蝇到处“嗡”“嗡”“嗡”的乱飞,灌满鲜血的杂草一片一片的触目惊心。好好的一座林间空地,现在成了修罗屠场。

    李元霸血修罗一样的站在场中,所有人都尽可能的远离这个暴怒的家伙。天知道他会不会把自己也像那些斥候一样,一撕两半儿。

    云浩确定李元霸真的疯了,只要有血腥味儿的刺激。他就控制不住自己,就在刚刚两名试图上前的侍卫被大铁锤砸得倒飞出去,眼看是不活了。云浩恨不得给自己俩嘴巴,怎么把这个杀神带过来。这种无差别攻击,谁他娘受得了。

    李元霸站在一片残肢断臂之中,浑身上下满是鲜血。苍蝇糊了一层,左手拎着一只胳膊,右手拿着一条大腿。脖子上还挂着一截肠子,肩膀那一块暗红色的东西,似乎是肝脏。云浩不敢确定,但也绝对没有上前鉴定一下的勇气。

    周围再没有一个能活动的东西,李元霸似乎也是杀的累了。烦躁的将大腿甩飞到一边,一屁股坐到地上。

    一条人腿带着劲风直直砸向柴绍,李秀宁奋力一挣挡在了柴绍身前。人腿砸在李秀宁胸前,李秀宁张开嘴便喷出一口鲜血。

    “秀宁!”柴绍一把抱住李秀宁,之间李秀宁面如金纸,嘴角还残留着一丝鲜血。

    我操!云浩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没他娘的这么巧吧。李元霸你是练过铁饼还是标枪,怎么他娘的这么准。那么多人,你就专挑最重要的砸。这要是砸死了……,似乎李渊也不能跟自己玩命。

    要找人算账,也是找你宝贝儿子。反正都是你们老李家人,应该不能找老子麻烦吧!

    云浩一出溜,从树上下来。柴绍见到云浩好像见到了救星,一把将云浩薅了过来道:“云兄弟,你给看看秀宁……!”

    “我来看看!”云浩从柴绍怀里接过李秀宁,让她平躺在地上。

    摸了摸肋骨,还好没断。胸骨也没什么事情,翻翻李秀宁的眼皮。瞳孔没见明显的放大,没有手电筒是个麻烦。不过可初步判定,李秀宁应该不会死。不过看这样子,受伤也不会清。二三十斤的一条人大腿,带出的劲风云浩在树上都听得见。被砸成这样,已经是李秀宁常年练武,身体打熬的非常结实。如果换成云浩,弄不好会被砸成高位截瘫。

    “看样子像是脏腑受到撞击,马是骑不了。咱们需要尽快出山,这里可没有草药。”杀才们一般都带些金疮药,没人会带温养脏腑的药。

    “那就出山!”柴绍一咬牙,立刻做出决定。看得出来,他们夫妻感情非常好。这时候出山可是要命的事情,万一被隋军抓住,那可就是个死。

    李元霸休息了一会儿,似乎恢复了一些清明。但仍旧没人敢靠近这尊杀神,甚至他周围那几棵树上的侍卫,都不敢下来。生怕自己也落个尸首不全的下场!

    “三姐怎么了?”慢慢走到云浩身前的李元霸似乎很疲惫,浑身像是虚脱一样,走路都很费劲。

    “还不是你干的好事!”柴绍怒喝一声,现在他算是恨死了这个小舅子。幸亏李秀宁没怀孕,不然这一下还不得把孩子给砸掉了。

    “我?”李元霸刚才明显处于无意识状态,他根本不知道自己都做了些什么。看到李秀宁受伤,还以为是刚刚那些斥候干的好事。

    “算了!你此时说他也是无用,咱们还是尽快出山去。原路回去就等于送死,看起来只能翻过这片山梁。至于到哪里,那只有天知道。”云浩制止了柴绍无意义的争执。这种狂躁型的精神病,发病的时候根本就是无意识。

    指了指对面的山梁,云浩无奈的撇了撇嘴。手里没有地图,山梁对面是哪里他真的不知道。

    李秀宁骑不了马,云浩不得不制造一个简易担架。十几名膀大腰圆的侍卫,轮番抬着李秀宁前行。山路崎岖,走的艰辛无比。

    还好,干掉了这些斥候之后。身后再无追兵,云浩觉得这是今天最好的事情。

    望山跑死马这件事情是真的,看着山梁并不算太远。可真的翻起来,那可就费了牛劲。人马都累得“呼哧”“呼哧”只喘,天傍黑的时候才走到山脚下。无奈的云浩命令扎营,夜晚在丛林里行进极容易迷路。

    李秀宁好了很多,至少面色好了许多。不再是那种蜡黄蜡黄的金纸色,但还是很苍白。云浩再次仔细检查,确定李秀宁伤的不算太重。这算是今天的又一个好消息,个人吃了一些干粮之后,除了哨探所有人都和衣而眠。

    树林里面有许多干枯的树叶,只要挖开上面一层。下面的那些腐败的树叶都是湿漉漉的!寻了一块大石头,云浩点着了干树叶,然后将湿漉漉的树叶填进去。一股股浓烟便蒸腾而起,石头缝里面迅速钻出无数小虫子。当一条体型肥硕的蛇,一扭一扭的爬出来之后。云浩就躺了上去!

    开不跟那些蠢货一样靠着树打瞌睡,晚上虫子掉进脖领子里。第二天会让你欲仙欲死!以前在东北老林子里的时候,就有一种叫做草爬子的小生物◎一钻到隋军驻防地,那会有一番惨烈的撕杀。

    几个老农见到林子里忽然钻出来一群穿着铠甲拿着刀的家伙,立刻就扔下锄头跑路。

    不待云浩发话,十几骑快马就冲了上去。将这些农人一一拦阻回来,云浩要活口,现在还不能杀人。

    “老人家,不要害怕。我们不是强盗,而是进山打猎的勋贵。现在我们迷了路,您告诉我这是哪里?”一个老汉已经吓得瘫软在地上,云浩不得不亲自上前,和颜悦色的询问。那些杀才只能将事情搞成刑讯逼供!

    “大官人,这里是鄠县。县城距离这里有二十多里,您只要到了那里便可有官家招待。”既然是勋贵,老汉就不怎么害怕了。毕竟勋贵不同于强盗,他们一般只要钱不要命。而许多强盗,那是既要钱又要命。

    鄠县!云浩没听说过这名字,回头疑惑的看了看柴绍。柴绍也微微摇了摇头,似乎他也没听过这地方到底是哪里。李秀宁听了,脸上立刻露出喜色。

    “咱家在鄠县有庄园,我小时候来过。院子里有棵柿子树,那时候我最喜欢吃树上的柿子。”李秀宁对着云浩和柴绍兴奋的说道,经过奋战和高强度的行军,所有人都急切的需要休整。

    我擦!还真是家大业大,走到哪里都有庄园。云浩不得不被这些老牌贵族的家底所折服!

    跟老汉一说李家庄园,老汉立刻来了精神。他就是李家庄园的佃农,租种李家的土地。本来今天准备来看看过冬的小麦,却没想到遇到李家主人。

    李家庄园距离山脚下不过七八里路的样子,庄园管事的名字就能表达其忠诚度……李大忠!

    听说主家小姐来了,李大忠慌慌张张带着一群仆役迎出来。见到真是三小姐,立刻招呼仆役鞍前马后的奔走。

    “这是咱家的姑爷,我们进山打猎迷失了方向,这才走到鄠县来。”李渊造反的消息,显然还没有传到这座闭塞的小县城。庄园里面的管事李大忠,自然也不知道主家现在居然已经是反贼。

    “小的李大忠见过姑爷,既然来到咱家的庄严就是到家了。小的这就给小姐和姑爷准备上房!”李大忠人胖胖的,四十多岁的模样。一笑起来满脸是褶子,很是有一点儿亲和力。

    “准备一些茶饭,我们在山里转悠了很久。”

    “诺!小的这就让人去办!”

    李大忠手脚也算是麻利,迅速组织起十几个妇人三五条壮汉。主家来了,自然不能怠慢。杀了几只羊,又弄来一些秋熟的果子让李秀宁尝鲜。当得知那个身穿黑盔黑甲,浑身血腥气扑鼻的小个子就是三公子的时候。李大忠立刻纳头便拜,他是家奴士人的礼节不适合他。

    “小人李大忠见过三公子,刚才不知情没有拜见,还望公子恕罪!”

    “起来吧!你去药铺,抓一些沉香和红豆蔻来,红糖也要一些。三小姐在山中受了些伤,耽误不得。”云浩没工夫听他墨迹,一把将李大忠薅起来,让他去给李秀宁准备药材。

    听说李秀宁受伤,李大忠立刻连滚带爬的出去抓药。苍凉的声音,很像死了老娘。

    “你最近不要乱走,更不能接近血腥的事物。不然,后果将会不可设想。”云浩见厅堂里面没了人,立刻叮嘱李元霸。

    这里可不是茂密的终南山中,万一李元霸在这里犯病。那简直就是一场灾难,不知情的百姓也不知道会死多少。

    “知道了……!”李元霸低着头,好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他现在也知道了,李秀宁的伤是自己造成的。可他真的不记得,那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浓烈的血腥味儿让他兴奋不已,血管里面的血液好像在燃烧。

    他疯狂的舞动手中大锤,也只有这样能让沸腾的血液稍稍安定一些。可愈加浓烈的血腥气传过来的时候,李元霸就彻底迷失了自己。做过什么事情,他根本就不知道。

    “浩哥儿,你说玄霸这个毛病能治么?他还这么小,将来若是如此那可如何是好。”李秀宁虽然被李元霸伤了,但一丁点儿怪罪李元霸的意思都没有。

    “他这个毛病可要慢慢修养才行,让我治肯定治不好。估计孙思邈道长应该没问题!”麻烦只要成为了别人的麻烦,对云浩来说就不是麻烦。所以,抱着宁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决心,云浩便将皮球踢给了孙思邈。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