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懒唐

第十七章 疯狂的李元霸    文 / 千年龙王l 更新时间: 2017-10-02 01:1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屈突通,听这名字就知道不是汉人。事实上他的先祖为库莫奚种人,这名字比较拗口。不过介绍一下他们的发源地小兴安岭,您一定不会陌生。

    也就是说,屈老先生的祖上人家是优秀的猎人。为毛是优秀的猎人,呃……不优秀的要么被狗熊啃了,要么饿死了。

    屈突通常年在陇右北地一带驻防,手下有一支很是专业的斥候队伍。与别的斥候队伍不同,这支斥候队伍带着獒犬。侦查的时候可以借助獒犬示警,自然也可以凭借獒犬进行搜索。凭借这支队伍,屈突通往往可以料敌先机,做到对战场了如指掌。

    今天为了抓住柴绍和李秀宁,屈突通立刻撒出了自己的宝贝来。这支队伍不负屈突通期望,善于追踪之术的斥候们一路探寻,居然跟了上来。

    云浩看了看眼前的丛林,如果被这些人跟着。食不安,寝不眠。用不了两天,整队人就会被拖垮。到时候可就走不出这终南山了。

    “干掉他们!”云浩当机立断,能够如此迅速追踪上来,人数必然不会很多。而且,云浩对李元霸的武力值有充足的信心。有这位兄弟在,再厉害的斥候也不过是小菜一碟。

    柴绍跟李秀宁只带出十几名贴身随从,都是以一当十之辈。而跟随云浩来的这些骑兵,也都是李渊麾下的精锐好手。就算楚家父子,背着铁臂弩那也是百步之外取人性命。甚至就连李秀宁,也是上马能战骑射俱佳的极品。估计整个队伍里,最没用的就要数云浩了。

    李渊信上说的明白,一路上的事情都听云浩安排。云浩说干掉这些斥候,柴绍和李秀宁都没有反对。一行人迅速分工,马匹被带到了一处隐秘所在。除了留下几个人看守,剩下的人都依据山势分布。个个张弓搭箭,就等着这些斥候送上门来。

    斥候没有到,却冲上来十几只獒犬。这些獒犬也不知道是什么异种,个个都有如豹子一般大小。一边狂吠,一边冲向伏击圈的杀才们。

    “不许放箭!”云浩见到这些獒犬,立刻吩咐道。他们这次出来,箭矢可携带的不多。这可不是平日里出门,有大车拉着箭矢,想怎么射就怎么射。没了箭矢,还能补充。

    李元霸狞笑一声就迎着獒犬冲了上去,两只獒犬带着腥风扑上来。李元霸铁锤一轮,两只小牛犊子似的獒犬就被锤飞了。云浩看见两颗锋利的獠牙,在空中飞舞。脑袋被砸了个稀巴烂,窜出来的鲜血飙出去老远。旁边的獒犬受到惊吓躲避,李元霸甩手就把大铁锤当做暗器投了过去。

    那獒犬被砸中腰腹,惨叫一声撞在树上。整个胸腔都瘪了下去,嘴里大口喷血。

    身后一只獒犬冲向李元霸,李小三儿拧腰转身。侧身躲过獒犬一扑,一手薅住獒犬的大头,一手抓住獒犬的前爪。“开!”李元霸大吼一声,那可怜的獒犬前爪被硬生生撕了下来。李元霸随手将那獒犬往树上一摔,那獒犬抽搐两下便不动了。

    可能是觉得这么干很过瘾,李元霸紧跑几步又逮到一只。这一次一手薅着一对前爪,一手操起一对后退。双臂一较力,“嘶……!”那可怜的獒犬,连皮带骨被硬生生扯成了两半。靑虚虚的肠子,粉红色的内脏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其余的獒犬问道血腥味儿,见到杀神一般的李元霸。哀嚎一声便向后狂逃!

    我操!要不要杀的这么血腥,这么大的藏獒都被你吓跑了。云浩管这种獒犬都叫藏獒,反正个头都是辣么大。无奈的对楚家父子打了个手势,两支无尾弩箭便激射而出。指头粗的弩箭,硬是将牛犊子大的獒犬钉在树上。没有死去的獒犬奋力挣扎,哀嚎的声音传出去老远。

    李元霸似乎是玩上了瘾,冲上去就将两只獒犬活撕了。云浩看得一阵反胃,他娘的这小子也玩的太血腥了。

    一身血腥气逼人的李元霸双目微微有些赤红,转身寻找一切能动的东西。那眼神儿跟狼区别不大,冷酷血腥凶恶。云浩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这货不会有是什么心理问题吧!联想到上个月他冲进突厥人队伍里的那股子狂暴劲儿,云浩越来越觉得李小三儿有些不对劲。

    “三弟!”李秀宁的一声呼叫,算是把李元霸抄在手里的那兄弟给救了。不然,这货很可能跟獒犬一个下场。李小三估计是撕腻了狗,现在很想撕个人玩玩儿。

    李元霸失神的回身看向李秀宁,双手一松那个不知道是倒霉还是幸运的家伙就掉在地上。好在林间土地松软,没有受伤。这哥们一着地,连忙手脚并用的逃走。太他娘的可怕了,刚刚差一点儿已经觉得自己死了。

    李秀宁冲上去,拽着李元霸便往后跑。身后的侍卫很狗腿的将李元霸那两柄,蘸满鲜血和脑浆的大锤给扛了回来。

    李秀宁在安慰李元霸,云浩却在紧张的布置伏击圈。都是战场上死人堆里面爬出来的斥候,想伏击他们并不容易。刚刚逃回去两只獒犬,相信他们很快就会跟着獒犬到来。

    好多人都上了树,地上也布洒了三角钉。这玩意能扎透马蹄子,相信官靴也不在话下。包围圈散布的很广,事实上云浩在这片林间空地上布满了三角钉。人只要进来,就只能顺着云浩设定的地方走。不然,就等着双脚被扎穿扎烂。

    斥候们行动很快,不到半个时辰。树林里面便人影憧憧,云浩躲在一棵大树上仔细观瞧。这些家伙足足有二百多人,他们中间距离散得很开。显然都是有经验的家伙,即便是弩箭攒射也射杀不了几个人。

    前排的家伙都拿着护身小圆盾,后排是弓弩手。中间夹杂着大量手持兵刃的家伙,从他们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得出来。阴狠,沉稳,带着嗜血的光芒。这是一群训练有素,精锐中的精锐,特种部队一样存在的家伙。

    屈突通能够在名将辈出的大隋冒出头来,的确是有几把刷子。

    派出这一队人,屈突通就是打算将李秀宁和柴绍抓回来。他知道城外一定有接应的人,但绝对不会很多。作为长安军事最高长官,大规模的队伍出现在长安周围,他不会一点儿察觉都没有。

    两百人!就算李秀宁和柴绍有接应,想必也逃不过这些经验丰富斥候的追捕。屈突通什么都算到了,可就是没算到李元霸!

    斥候们小心的靠近着这片林间空地,空气中充斥着血腥味儿。不远的地方,甚至能看到一双双贼兮兮绿油油的眼睛。这些小型的食腐动物,从来不会放过任何一次聚餐的机会。这些斥候走的很慢,他似乎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嗖”“嗖”“嗖”!弩箭接二连三的激射而出,一切可疑的藏匿地点都被用弩箭搜索了一遍。好几个躲在灌木丛里面的李家武士,立刻被射得跟刺猬一样。

    “我擦!”一枝弩箭钉在云浩身旁的树干上,尾羽仍旧不断才颤动。云浩的脊背瞬间就湿了,这弩箭再偏一点儿。自己就挂掉了!

    十几名沉不住气的李家武士,以为被发现纷纷从藏身之处冲出来。没等他们挥舞兵刃杀入战团,一排排弩箭就钉进了他们的身体。

    云浩感觉到头皮发麻,这是一群训练有素的家伙。自己想当然的布置有着极大的破绽,含在嘴里的哨子立刻吹响。两支激射的弩箭,立刻射穿了两名斥候的脑袋。

    刚刚吹过哨子,云浩就觉得树干震动数下。长箭钉在树干上的声音,让云浩的心跳到了极致。幸亏刚刚躲在树杈后面吹的哨子,不然现在身上不知道要钉几支箭矢。

    斥候弓箭手纷纷还击,一些手里拎着横刀长矛的家伙便开始向两翼移动。正面吸引敌人的注意,然后迂回到身后进行袭击。合理的战术让他们获得了无数次胜利,也让他们大多数人成功的从战场上活下来。

    可这一次,他们遇到的不是北方蛮族。而是极度狡猾的云浩!

    惨叫声此起彼伏的响起,钻入草丛的斥候们惊喜的发现。自己的脚掌上扎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玩意儿,钻心的疼痛使得人根本不能走路。而不能走路的人,则是弓箭手最好的靶子。与那些不断窜来窜去的家伙想比,弓箭手更喜欢射击不动的目标。

    一支又一支劲箭飞进草丛,几乎每一支劲箭都带起一声惨叫飙起一捧鲜血。

    斥候们惊喜的发现,他们百用百灵的战术失效了。那些手持兵刃的家伙,开始保护弓箭手后退。可刚刚撤出去几十步,迂回到他们身后的李元霸柴绍李秀宁等人就杀了出来。

    李元霸悍猛如狮,一双铁锤不断飞舞。好像一台人肉磨坊,只要碰到他的人无不惨叫着飞起来。以至于他们身边经常性一个人都木有,敌人被他砸飞。自己人被砸飞的敌人撞倒……!

    柴绍手持横刀大开大合,身边的李秀宁犹如雌虎。云浩不知道李渊是怎么教孩子的,反正李家个个都是武力值超群的主儿。李秀宁一个女儿家,拎起横刀来也是大宰活人。凶狠的劲头儿,看着比李元霸还要凶残。

    屈突通派出两百斥候,他以为这些人足够将柴绍和李秀宁抓回来。却不料想,开着外挂的云浩带来了无敌的李元霸。这两柄大锤沾着死碰着亡,单单死在他锤下的斥候就不下五十人。斥候们要对付悍猛的李家武士,还要留神脚下别踩着那要命的东西。这时候脚被扎穿,基本上等于宣判死刑。

    李家武士显然没有接收俘虏的打算,不管你是跪地求饶还是引颈待戮。待遇全都是劈头一刀,飙飞的鲜血和满地乱滚的头颅,才是不能反抗的保证。

    树上的楚家父子,拼命的摇着铁臂弩的摇把。一枝枝弩箭毒龙一样钻进斥候们的身体,斥候弓弩手早就发现了他们的位置。可无论多么强的强弓硬弩,都没办法射到这爷俩儿。射程就是防护力,云浩觉得这句话太他娘的正确了。

    斥候们很快发现,人数上的优势并没有转化成战场上的优势。反而被四面八方聚拢过来的李家武士,慢慢向林中空地上逼迫。而林中空地的四周,有二十几名弓箭手骑在树上。雕翎雨点一样砸下来,生命被人想稻草一样收割。

    斥候们不是没打过败仗,事实上斥候们的信条一向都是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可以前的成功经验,到了今天却怎么都不灵。草地里似乎到处都是那种会扎脚的东西,恐惧的心理可以互相传染。当一个人惨叫着倒地哀嚎不止的时候,旁边的人总是觉得身边都是那种扎脚的东西。

    于是人们会一窝蜂的涌向其他地方,原本紧密的阵型如是几次,便散乱不堪。任凭队正哨官们如何呼和,也难以再将无头苍蝇一般的军卒们聚拢起来。

    军队之所以称之为军队,那是因为他们组织严密,互相之间有协同。一团散沙的军队,根本没有任何战斗力可言。

    当所有斥候被逼迫到林间空地的时候,战斗变成了屠杀。李元霸一个人的屠杀!弓箭手们停止了射击,因为这位三少爷如同疯子一样同对方搅合在一起。这一次连李秀宁的呼和声都不顾,抡起大锤疯狂砸杀,身上溅满了黏糊糊的鲜血和脑浆。

    柴绍紧紧抱着李秀宁,生怕他进去帮李元霸。事实上现在没人敢靠近李元霸,他就像是一个疯子。两名想要帮忙的侍卫,已经被他抡飞了。看样子就活不了那种!

    云浩张大了嘴巴,刚刚还有些疑虑。现在一丁点儿都木有了,李元霸就是一个间歇性狂躁症患者。只要一开始杀人,他就控制不住自己。杀戮的本性会占据所有思维,不管是敌人还是自己人,反正靠近了都会变成死人。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