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懒唐

第十三章 杀心    文 / 千年龙王l 更新时间: 2017-10-02 01:1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看到堆积如山的财宝,处罗一下子就打消了继续追击的念头。现在保护财宝比追击敌人重要,分赃不均很可能会引起火并。这帮头人是个什么德行,处罗太了解。为了几个铜板就能拔刀砍人的家伙,见到这么多财宝不眼红才怪。至于弟弟心中那团复仇的火焰,钱财会将其消弭于无形。在这一点上,处罗很自信。他了解自己的弟弟!

    以前突厥大军所过之处,只能劫掠一点浮财。大汉民族是个农耕民族,他们总喜欢刨土。刨土能够种粮食,也能挖坑埋财宝。每一次抢劫之前,都有大量的钱财和人口藏到了地下。等突厥人撤走之后,这些灾难余生的人和钱财就像土拨鼠一样再从地下冒出来。

    这一次不一样,土拨鼠被人翻了出来。尽管没有人口,可钱财足够让那些头人们眉开眼笑。出来打劫讲的就是经济效益,偏执的变态杀人狂没几个。

    马邑居然没坚持上一天,这是云浩怎么也没想到的。此时队伍不过离开马邑数十里,刚刚转过了一道山梁而已。如果突厥人追过来,那绝对是惨绝人寰的灾难。李元霸再能打,终究不是变形金刚。一个打十个打一百个一千个或许能做到,可对面足足有近十万人。一人吐口唾沫,也能熏死你。

    战战兢兢的将斥候派出来老远,李孝恭甚至做好了随时跑路的准备。对于这些丘八来说,宁死道友不死贫道是终极人生信条。谁真的愿意去为这些难民打生打死,事实上他们没丢下马邑难民跑路,已经是道德水平提高的结果。

    难民们也知道了马邑被突厥人占领的消息,刚刚还蹒跚行路的老者。一下子便健步如飞,云浩认为自己如果不骑马的话,完全跟不上他的节奏。

    可队伍越行越远,除了零星的突厥斥候,居然没有发现突厥大军。云浩倒是等来了狼狈不堪的王威!

    王威真的很惨,威风的官府刮了好多个大口子。脱下来插跟杆子就能当墩布用,脸上黑一道白一道跟小鬼儿似的。往日里出门,前呼后拥没个百十人撑场面都不好意思跟人家打招呼。可现在,身后小虾米几只。那副德行,比王威还要惨一些。

    “大人,您这是……!”云浩看到王威,故作关切的道。这次回去,李渊一定会拿着这个由头干掉王威。跟一个死人没必要较劲,倒是从他嘴里套出点儿实话,确定一下突厥人什么时候进攻比较好。

    “一言难尽,本官督战于城墙之上……却没想到,贼人凶悍至此。本官寡不敌众之下,被亲兵拉着逃出马邑。幸亏百姓们都安全转移,不然老夫真的愧对圣人……!”

    好演技,云浩看着鼻涕一把泪一把,不时还做坚贞不屈状的王威,恨不得掐死这老王八蛋。

    都这时候了,谁不知道你先跑出来。还他娘的有脸说督战于城墙之上,马邑城那么坚固。你带着五千人连两个时辰都没守住?突厥人长翅膀了,会飞?

    “大人还是尽快回晋阳,下官还要护送这些百姓,就不随大人一起了。”云浩很后悔搭理这老王八蛋,太低估这老王八蛋不要脸的程度。这人嘴里就没一句实话,信他说话年都能过错了。

    “老夫愧对圣人……愧对圣人!”王威也不客气,抹了两把眼泪立刻纵马狂奔。他是一秒钟都不想在这里待,天知道那些突厥人会不会追过来。

    马邑城里,本部骑兵们非常紧张。太守府里面就堆着让人眼红的财宝,所有的突厥人像狼一样赤红眼睛看着。现在说派谁出去追击汉人,那人非跟你动刀子不可。老子出来就是为了抢劫,他娘的现在抢到钱想支开老子,门儿都木有。

    “你是说,那群汉人骑兵很难缠?”处罗查看了一下阿史那思摩的伤势,很严重。巫医说没半年,根本不要想着可以下地走路。出了阿史那思摩的门,处罗便开始询问颉利那些汉人骑兵的状况。

    “的确很难缠,他们有一种小型的抛石机。可以在冲锋的路上抛洒这东西,马只要踩上就会打滚儿。马上的人摔下来,最轻也是个尽管骨折。”颉利拿出一个小东西递给处罗,处罗发现这是一种有四个尖刺的玩意,扔在地上总有一根尖刺朝上。这东西扎马蹄子里,马不疼疯了才怪。

    “他们的弓弩也很犀利,攒射之下杀伤力非常惊人。咱们的皮甲在那种弓弩面前,就好像是一层纸。”颉利无奈的道。草原上不产纸,他们记述东西都用羊皮。也只有这些贵族,知道纸到底是个啥玩意。

    “汉人里面有个穿黑甲的将军,非常厉害!阿史那思摩就是被那个黑甲将军击伤,他手下战死的突厥勇士怕是会有上百人。”颉利又想起了李元霸,对于这位猛人。颉利的印象太深刻了,那就不是人绝对是杀神一般的存在。每每想起那西瓜大的铁锤,心就会不由自主的揪一下。

    “汉人里面还有这样的人?”处罗觉得颉利说得有些夸张,可看看阿史那思摩的伤又说不出什么来。阿史那思摩在突厥族中,可是青年一代的翘楚。单手可以抵住牛车,这样的悍将都被击伤,也足矣证明那隋将的厉害。可突厥在大隋也有耳目,怎么就没听说过大隋有这么厉害的将军呢?

    “个人的勇武再厉害只是一个人,我最害怕的还是那些弓弩。太强劲了,我们的勇士需要许多年才能练成的骑射技艺,会被一个只知道拿锄头的农夫干掉。如果隋军大规模的装备那种弩箭,那将是骑兵的噩梦。所幸,那些弩箭虽然威力强劲,但射速很低。这是唯一值得庆幸的地方!”颉利喝了一口酒,嘴里不停的嘟囔着。

    处罗看着胡言乱语的弟弟,无奈摇了摇头。这次失败给颉利的打击很大,处罗很希望他能够迅速恢复过来。兄弟是最天然的盟友,血缘是最好的纽带。突厥贵族之间利益纠葛缠绕,处罗需要有这么个绝对信任的弟弟帮助自己。

    云浩都快得心脏病了,就算是远远看到一名突厥斥候,就足矣让他提心吊胆老半天。灭顶之灾好像达摩斯力克之剑,高高悬在头顶随时都可能掉落下来。这种惊吓原来一天要经历十几次,现在好一些五六次而已。云浩相信,如果再多走几天。前世折磨自己欲仙欲死的心脏病,很快就会找上门来。

    突厥人斥候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频率也越来越低。云浩抓破脑袋也没想明白突厥人到底为毛不追击,自己带着二十万人行动缓慢。突厥人如果想追,只需要一天时间就可以赶上自己。到时候,就算是李家的这些骑兵都变身李元霸,那也是打不过的。

    直到云浩找到一个马邑城里逃出来的小兵,这才知道原来王威先生在出逃之前,还干过那样一个壮举。难怪突厥人不会追击,一群狼守着肥美的羊肉。傻子才会丢下嘴边的肥肉,过来追自己这些人。

    想到如山一样的钱财落进了突厥人的口袋,云浩就感觉到阵阵心痛。可没办法,人命总比钱重要一些吧!就当破财挡灾,李二不是还有渭水之盟。天可汗尚且如此,自己这小人物可以理解!

    行了大概十天,才遇到李二带着大队人马前来接应。这时候突厥人已经在数百里之外,云浩的心算是落了地。

    跟李二说了几句话,云浩就放弃战马钻进自己的马车里。刚刚躺下,困倦就好像潮水一样袭来。衣服都没脱,呼噜声就响了起来。

    李二与李孝恭李道宗相视一笑,到底还是少年人。心头的重担一卸下,神经立刻就软下来。

    “这小子不错,初临战阵面对骑兵冲锋居然没吓得尿裤子。假以时日,可堪大用!”李孝恭与李二并骑而行,身后跟着李道宗和李元霸。

    “这小子就属乌龟的,不扒拉不动弹。你看着吧,回到晋阳他又会钻到老婆的闺房里,再也不出来。咱李家命薄,遇到个人才还是这么个主,且将就着吧!”李二回头看了一眼传出阵阵鼾声的马车,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李渊接到快马禀报,突厥人已经占领马邑。晋南的民变,立刻就销声匿迹。接待二十万马邑来的移民,可是件大事。李渊在晋阳准备民房帐篷,过冬的粮秣等等,忙的不亦乐乎。

    正在忙着,竹管粮秣的副留守高君雅来访。

    “唐公平定晋南叛乱,为我大隋再添新功,属下为唐公贺。”高君雅来到李渊身前,对着李渊一躬到地。

    李渊感觉到奇怪,平日里这高君雅最是跋扈。礼貌这个词儿,估计打娘胎里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今天怎么忽然转了性,居然如此客气,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事有反常必为妖,李渊立刻打起精神。不知道今天高君雅这家伙,有要闹什么幺蛾子。

    “都是圣人领导有方,还有诸位同僚大力协助。李某绝对不敢贪天之功,待马邑难民的事情解决之后,便上奏朝廷封赏诸位同僚。”吃独食的家伙混不开,虽然与高君雅不睦,但李渊并不吝啬在表功的奏报上,填一笔高君雅的名字。

    “多谢唐公,有唐公这样的留守。我们晋阳官员有福喽,唐公的仁德在大隋,可是颇有名声。呃……王威平日里骄纵了些,对唐公颇有不敬。现下已然知错,愿意将一半的家产充公,以助军资,不知……!”高君雅一边说,一边看着李渊的脸色。

    李渊听到王威的名字,脸色立刻就沉下来。怪不得高君雅今天这么谦卑,原来是来给王威做说客。王威这一次丧师辱国,连马邑都丢了。若不是云浩提前将马邑百姓接回来,还不知道将是怎样的惨祸。王威一回到晋阳,便被幽禁在府中待参。想来,这两天想明白了,找来死党高君雅做说客,企图让李渊放自己一马。

    这货居然想着捐出一半家产,就浑水摸鱼的过去。老子岂能让你如此简单的过关?

    “高大人,这件事情可有些难办。王威丧师辱国,王仁恭好歹还算是战死沙场。可他出逃马邑,这件事情可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看见□威这混蛋派儿子来苦苦哀求,也怪自己一时心软,念着多年同僚的基友情谊答应下来。

    “不若如此,唐公将他发由圣人发落。这样既不伤大家的和气,又能堵住悠悠众口。”高君雅无奈的说出了最没办法的办法。他和王威都是当年扬州就跟着晋王杨广的,希望念着昔年的情谊,杨广可以放他一马。

    李渊眼睛一眯,把狗交给主人。这的确是个好办法,可这些年的腌臜气岂不是白受了。好不容易勒住狗脖子,这次让你跑了,那老子胸中这团恶气哪里出?

    “圣人正在南巡,直接押送到圣人那里,路上怕是会有危险。不若,我们先联名上书。将事情的经过奏报给圣人知道,至于如何处置,还得圣人拿主意才好。这样对上对下,你我都有个交代。”李渊眼珠一转,不好撕破脸。但一个拖字诀用得恰到好处,只要人在晋阳一切都好说。即便是想弄死,也不过就是派人暗地里下手罢了。

    “呃……!如此多谢唐公成全,高某待王威谢过唐公。日后若有差遣,王威必定粉身碎骨报答唐公今天的情谊!”高君雅立刻站起来给李渊施礼,能做到这一步他已经十分满意。下面就要看,杨广舍得不舍得杀自己这条忠心耿耿的狗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