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368章 妈的糟糕了    文 / 灰头小宝2 更新时间: 2017-10-02 00:3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高方平继续留在北1京,等候着东京方面的团队过来办理钱庄起步的事宜。 

    某个时候人倒是来了,同时也带来了京城方面高俅老爹的家书。这次的家书更像是朝廷文报:江州通判黄文炳遇害——消息震动朝野!

    看到之后高方平色变,妈的这还这是足够劲爆的消息。

    那个绰号黄蜂刺的黄文炳,其实没有《水浒》里那么不堪,老黄也是个大员,而不是小虾米。

    通判这个职位,简单说就是州长的副手,但是官位不比州长低,是平级的,属于朝廷派去监督知州的一个职位。通判和知州的互动,有点像是前些日子高方平和裴炎成的互动。主政的确是知州,但是大事上没有通判签字,政令就不生效。

    另外通判还有二次判定权,也就是说在小事上,虽然不需要通判签字,知州签了就是政令,但是政令要生效则有个前提是通判不反对。

    所以原则上,通判虽然不能主张一州的政令,但是他可以否决知州的政令。是的,通判就有这么牛,大宋的体制里,原则上知州是皇帝的守臣,派去守望地方的,而通判则是宰相派去监督政务官、代替朝廷行驶“二次判定权”的监察性官员。

    严格来说朝廷也没有指挥知州怎么施政的权利,朝廷只有“二此判定权”,在知州闯祸后强行规矩他:你以后不许这么干,这个政策作废。

    所以高方平作为一个政务官,自***一向是很大的,各种脑洞政策说来就来,蔡京都否定不了高方平,除非是政策失败,捅了大篓子后,才会被老蔡吊起来教做人。

    指挥不了高方平的是蔡京,但是时文彬真是小高的“天”,老时他只要愿意,真是可以对高方平瞎指挥的。这就是高方平宁愿得罪蔡京,也始终不敢去把时文彬惹毛的原因。

    yy完毕,继续看信。

    黄文炳到底是怎么遇害的,高俅老爹没有细说,那就代表目下并没有确定的消息,就连朝廷也处在猜疑之中。

    “妈的这下可就坏了。”高方平皱着眉头走来走去的喃喃道:“朝廷要员遇害,这到底会带来什么样的风暴和后遗症,就难说了。”

    跟着身边的史文恭好奇的道:“为何一个官声并不好的人死了,也会有知军相公您说的风暴呢?”

    高方平摇头道:“在我朝官员遇刺,就是对皇权的最严重挑战。当时我是个芝麻官,张怀素来刺杀我,我就能在再京师掀开丧心病狂的运动和风暴。黄文炳作为封疆大吏遇害,所以这次能量就大的多了。恐将带来朝局的转变!”

    通判和知州平级,但是这个奇葩的职位也不是到处都有。

    譬如济州和博州现在就没有。这得看当时朝廷和官僚的大抵形势。大宋所谓的冗官,就是官太多了安排不了,官僚体系非常的臃肿。那么有些时候呢,一些新进的官员立功了。但是总体职位就这么多,要安排那些立功的家伙去做事,却又不能去动原本的坐塘鱼,于是就只有“创造岗位”,然后呢,各种县尉县丞,通判什么的岗位就出现了,主要目的是把这些家伙安排出去有个实缺。

    某个时期的散官太多,犯错误被罢免的官员太少,立功的又较多,那么天下各州各县的通怕、县尉、县丞就会多些。

    其实这些不是必要的职务,可设可不设。所以江州有通判,郓城有县尉县丞,然而高唐只有一个胖子是主簿。济州也只有知州。这些就是这个时期的***格局。

    大宋也没有真正的省级行政区。有省级建制的“路”,却没有省长。只有经过分权的帅司,常平司,转运司,以及提刑司这四个省级部门。但也不一定都有,这要看当时朝廷的***和***博弈。

    比如现在河1北东路就没有帅司,又比如当时张叔夜的治下、京畿路没有提刑司。然而现在猥琐的老张正在研究设立,目的就是节制蔡党藤元芳的权利。那么这个过程就必然触动蔡京系的利益,于是老蔡和老张两派人士,就要不可避免的相互打出狗脑子来了。胜负难料,不过目下战力应该还是老蔡一边强些。

    现在天下的许多通判老爷们,其实是当时赵挺之和蔡党***博弈下的产物。简单的说,知州大部分听蔡京的,特别是南方。然后老赵相公为了把蔡京吊起来杀威,就在哪个时期,往老蔡的地盘派了许多通判去和知州***。搞乱了大宋政策统一性的同时,也是在狠狠的吊打蔡党。

    那么老赵病死、蔡京拜相之后,这些通判们就相当的尴尬了。他们这群当初专和蔡京对着干的人,就面临着寻找***避风港,于是乎顺理成章的,会是张叔夜的清流党来继承这笔赵挺之留下的***遗产。

    是的只有这个出路,通判们已经拉满了对老蔡的怒气值,不投靠老张的话,这些家伙迟早被老蔡收拾的哭爹喊娘。所以居于这些复杂的原因,继承了一群通判的***遗产后,张叔夜现在基本拥有了叫板蔡京的资格,也不可避免的,黄文炳这样的大马蜂,成为了高方平一个阵营的祸害。

    “雷霆终于要来了。”高方平思索着道,“我现在也弄不清楚,黄文炳的遇害是否和在江州坐牢的宋江有关。但是朝廷重臣遇害,张叔夜这人眼睛揉不得沙子,江州现在乃是蔡京的次子蔡倏知州,如果老张认定这其中有蔡党的猫腻,那么以老张的爆裂脾气难说会掀桌子,彻底对蔡党开战。而在蔡京的角度,我相信他不至于去谋害官员,哪怕是黄蜂刺这么拉仇恨的人。但是老蔡为了保护他的儿子,为了借机抓权,为了他***理念,很可能会借助此番风暴掀开军改,进而展开全国性的剿匪!”

    史文恭愕然道:“军改,剿匪,和黄文炳遇害有什么关系?”

    高方平冷笑道:“相当大的关系,***流氓做事都有他们自己的目的,所需要的是一个标志**件,作为介入的借口。前有陈留县被破,时文涛殉国,后有我郓城被水泊贼人攻打,现在不出意外的话,江州通判遇害,会被蔡京强行推到土匪贼人的头上,于是三大事件的加持、累积,足够他掀开剿匪风暴。”

    “可剿匪难道不是好事?”史文恭道。

    高方平道:“十年以后若是我主持剿匪,就是动手术治疗国朝大病。但是现在若是蔡相爷剿匪,就是刺破国朝最后一口元气。就看老张以及陶节夫这个两面派的作为了。此番若是被蔡京带起这种节奏,他会把军权的一部分抓在手里,那么距离他公相的封号,就不远了。国朝就正式开始进入慢性死亡。”

    是的蔡京这家伙后来成为大多数权利集中一身的大佬,史称“公相”,他其实就是从军改抓权开始的。这个老贼开了一个相当坏的头,导致后面权臣成为了常态,于是各种史弥远贾似道就慢慢的跳出来了。

    史文恭嘿嘿笑道:“江州那么远,不关咱们鸟事,当务之急是开开心心的带着钱财回郓城去种田,种田才是王道,这可是相公您说的。”

    “种田当然是王道,但咱们未必会有这么好运。”高方平喃喃道:“我有预感,张叔夜此番会暴走。相爷们一暴走通常就会派狠人进驻调查,誓要拿出一个说法来,掀开运动也在所不惜。所以我***肉平有几率被点将,总之不是我就是宗泽,大概率被朝廷那几个猥琐的老张派去江州***。因为目下能用得人中,只有我和他是疯狗!种师道也算个老疯狗,然而他去了咬不动蔡京的儿子。”

    这次不用问高方平就知道,三个老张铁定一起***。

    张商英是遇到***打酱油,遇到蔡党就乱喷,江州乃是蔡京的儿子知州,张商英此番绝对怂恿去咬翻整个江州。至于张克公,那也是个职业大喷子,遇到小事他都乱喷,朝廷大员遇害这种对皇权挑战的事,张克公特定要威胁赵佶:你不杀几个人祭旗我就撞死。

    “如此说来,末将以为不会是宗泽相公,而会派您去江州镇场。毕竟宗泽手里没有堪用军队。执法没有军队在手就是一个笑话,老种相公有堪用军队,但是血统上,他没有执法资格。只有小高相公您勉强符合条件。”史文恭说道。

    “是的,许多事的***没有擦干净,郓城许多政策等待执行,百废待兴,凛冬将至,我那么怕冷,然而基本又面临着远赴江州收拾烂摊子。宋江啊宋江,你也是个人杰,为何不能让人省心一些呢。”高方平的喃喃唠叨之间,感受到了一阵寒意,天气越来越冷了。

    看来此番如果下江州,要多带一些温柔***随行,除了官位和钱财,***是第三暖人心的一个物种……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