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懒唐

第一百九十三章 兄弟嫌隙    文 / 千年龙王l 更新时间: 2017-10-02 00:1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孙道长的名头刘武周还是知道的,立刻瞪大了眼睛。心道:那个壮汉也是命不该绝,命悬一线之际居然遇上了这位活神仙。

    孙道长可是特级医生,放在后世那也是排一礼拜队也未必能挂上号的专家门诊。乡民们见到孙思邈,就好像闻见了血腥味儿的苍蝇一样。“呼啦”一下围拢上来,将孙老道围了个水泄不通。有求医的,还有问药的。

    个别缺德的使劲拧孩子屁股一把,希望用“哇”“哇”大叫的哭声引起孙老道的注意力。

    刘武周往左挤,立刻就有个大胸的妇人喝骂:“你个天杀的,敢吃老娘豆腐。老娘守寡这么多年,被你吃了豆腐信不信现在就嫁给你。”

    刘武周看着这位身高丈二,胸前波涛汹涌魁梧壮硕的寡妇,那真是欲骂无词。见四周的人都看向自己,赶忙落荒而逃。

    不过这点儿事情自然是难不倒刘武周的,眼珠一转计上心来。从怀里掏出一把铜钱,往天上一扬大声喊道:“谁的钱掉了?”

    天上终于掉钱了,贫苦的农民劳作一年也见不到几个大字儿。许多孩子,更是没有花钱的经历。现在天上掉钱砸自己的脑袋,焉有不捡的道理?所有人顿时矮了一截,都蹲下身子去捡钱。

    刘武周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前去,还没等老孙明白过来。出手如电,一戳老孙的肋骨。老孙吃痛弯腰,刘武周一勾一挂便将老孙扛到肩膀上。疾步如飞,打不便向外跑。也不管老孙挣扎,将老孙担在马上打马扬鞭疾驰而去。身后留下一长串儿,乡土气息浓厚的喝骂声。

    刘武周哪里还管这些,现在就是有人问候自己八辈祖宗也算了。骏马载着刘武周和老孙回到刘家庄,一进庄子刘武周便将老孙放下来,然后恭恭敬敬的施礼。

    “小的为了救人,出此下策还请道长恕罪。”面对高人,刘武周自然也没了脾气,态度谦恭的一塌糊涂。

    “哼!”老孙重重的用鼻子哼了一声,刚才可真把他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山贼行劫,听说是有人看病,心里还踏实了一点儿。

    刘武周恭恭敬敬的将老孙让进了房里,当老孙看到尉迟恭的时候,还是吃了一惊。难道说,这些人真的是山贼?

    没办法,尉迟恭身材壮硕魁梧。整个人好像黑铁塔一样,就算是这些天熬得消瘦,但身上的肌肉疙疙瘩瘩,古铜色的肌肤更加衬托了这肌肉的野性。

    “这么重的伤,老道以前还真治不了。”特级医生就是特级医生,老孙仔细查看了尉迟恭的伤势。受了这么重的伤,居然还能够活到今天,老孙为尉迟恭生命自之强悍所折服。

    “道长,他还有救?”本来死马当着活马医,却没想到这老道居然真的能救。

    “这是自然!去弄些水来,要滚开的开水。”老孙医生吩咐,刘武周立刻吩咐妹妹刘玥蓉去办。

    或许是认为此人命不该绝,老孙掏出银针给尉迟恭施针。然后又掏出酒精给他擦拭伤口,拿出自制的草药让人煎了给尉迟恭喝。忙活了足足有一个时辰,刘武周惊奇的发现,尉迟恭的眼睛竟然睁开。眼神有些涣散没有焦距,显得细弱无力。但仍旧是睁开了眼睛!

    刘武周大喜,神医就是神医。只是一伸手,便将人从阎王那里要了回来。

    来来回回折腾了一个时辰,又是烧开水又是煎药。这自然瞒不过刘三伯,听说妹妹在煎药心中便疑惑。又听说弟弟弄回来个老道,就知道不好。紧跑几步来到刘玥蓉房中,见到床上躺着的尉迟恭。刘三伯差一点儿没昏过去,老天爷啊!这小子怎么什么样的祸害都敢往家里招,如果真的被官兵发现,那可怎么得了。难怪这小子昨天非得拦在妹妹的房门口,不让那些官兵搜检。

    “刘武周,你……!你干的好事。”刘三伯气得脸色发青,心脏病差一点儿犯了。

    “大哥,别吵吵。嚷嚷的全庄子都知道,招回了官兵那可就都完了。”木已成舟,刘武周哪里还怕刘三伯责怪。

    刘三伯张口结舌的愣在门口好半晌,对啊!窝藏不窝藏现在都窝藏了,那些官兵可不管你有木有自首情节。只要是这事儿传出去,老刘家便是家破人亡的下场。这种事情,刘三伯看得太多了。这些官兵,可是人要钱也要的主儿。上面那些官儿,都是些吃人不吐骨头的豺狼。

    “你……!老刘家迟早要败在你的手里。”刘三伯恶狠狠的说了一声,却也不敢再张扬。气急败坏的一跺脚,便回了自己房中,索性来个眼不见为净。

    ****************************************************************************************************************************

    单雄信要回二贤庄,程咬金和尤俊达一再邀请,加上顺路。便来到武南庄盘恒几天,到了武南庄自然是酒肉侍候!老程喝着武南庄自酿的浑酒,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以前喝这浑酒倒也不错,可自从喝过那国公家里的美酒。这浑酒怎么就觉得咽不下去,他奶奶的。那国公家的二爷也忒小气,也不说弄几车给大家伙尝尝。哎!老尤,你眼睛咋了?”

    尤俊达气得将筷子往桌子上一摔,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秦琼再三叮嘱,不能在单雄信面前提起李二的身份。这老程喝高了,还是给冒了出来。

    以往尤俊达害怕老程闯祸,都贴身看着。今天回到武南庄觉得没什么事,便放松了警惕。哪里想到,老程还是不小心漏了出来。

    老程一说国公家的公子,还什么二爷。立刻就知道说的是李二,他知道李二身份不简单,可却是没想到这家伙还是国公家的公子。秦琼可真算是交游广阔,连国公爷家的公子都认得。这年头,能请到国公爷家的公子来撑场面给老娘祝寿,也算是极有面子的事情。

    “哪位国公爷家的二爷?”单雄信没看到尤俊达的反常,只是随口问了一句。他知道,那位二爷肯定就是罗成整天陪着那位。当官儿的家里的孩子,就是喜欢跟当官儿的一起玩。

    “唐国公,还有哪位国公。”离开历城县,老程早就把秦琼的交代忘到了九霄云外。尤俊达飞眼儿飞的都快将眼珠子飞出来,老程也没想起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唐国公!”单雄信“噌”的一下便窜了起来,瞪着眼睛好像是一只炸了毛的狐狸。咬牙切齿恶狠狠的拽着老程问道:“你说罗成整天陪着的那个,就是唐国公家的二公子?”

    “是啊!单……”单雄信这么反常,老程如果再反应不过来那就真的是傻子了。

    推开非常想抽自己一嘴巴的老程,单雄信跑到后院,马夫正要卸下马鞍。单雄信一脚蹬翻了马夫,飞身上马直奔来路。他可没忘了,大哥可是惨死在李渊的箭下。李渊在晋阳,单雄信动不了他。可现在他的儿子出来了,这次可要收一些利息。

    先干掉你儿子,再寻机会干掉李渊那个老家伙。

    “完了!要出大事,快些追上去。万一打起来可就难办了!”尤俊达随着来到后院儿,见到单雄信打马便走,立刻也牵出马来。可马夫已经将他的马鞍子卸了,无奈的尤俊达只能催促马夫快快的将马鞍挂上。

    程咬金知道闯下了祸,也跟着跑到后院。他的马没有卸马鞍,一个飞身上了战马便追着单雄信去了。

    尤俊达看到程咬金追了上去,就知道今天这事儿坏了。可现在想去通知秦琼已经晚了,马再快怎么能比得上单雄信的青鬃马。只能是希望,今天的事情不要闹得太大才好。

    单雄信带着随从,一路从武南庄风尘仆仆的奔向历城县。可此时的历城县内,李二早已经踏上了归途。伍云召已经被罗成弄走,这件事情可谓是皆大欢喜。反正这家伙基本上也是个废人,只要到时候交给朝廷,罗成封侯的事情就算是成了。小小年纪就能获封侯爵,李二都有些嫉妒。可没办法,跟云浩这小子在一起时间久了。你就是惊奇的发现,天上有时候还真能掉馅饼,有时候还是牛肉馅的。

    长孙无忌和侯君集留下来看着云浩,李二身边只有柴绍和唐国公府的一干侍卫。一行人悠悠闲闲的离开了历城县,刚刚进入到东阿县境内不久。还真应了冤家路窄那句话,偏偏就遇到了匆匆向回赶的单雄信。

    仇人见面是分外眼红,也不顾战马疲劳。单雄信挥舞金钉枣阳槊,直奔着李二就冲了过来。

    侍卫们当然不是空气,尤其是唐国公府的这些侍卫。那都是刀里火里滚了三滚滚过来,死人堆里面爬出来的猛人。立刻就有三名侍卫抽出马刀迎了上去,他们要将这个敢于袭击二爷的家伙,剁成碎块儿。

    赤发灵官的名头岂是白叫的,单雄信一催青鬃马。手中金钉枣阳槊一挺,便将当先那侍卫扎了个对穿。双臂一较力,在马槊上手脚挥舞的家伙就被横着端起来。单雄信用力一甩,那人便向着自己冲上来的同伴直直飞了过去。身后那两个侍卫,立刻就被砸下马来。三个人成了滚地葫芦,被马槊刺中那人只是抽搐两下,便蹬了腿儿。

    “退下!”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木有,李二也是使马槊的行家。一眼便看出,单雄信手底下功夫了得。摘下挂在鞍子上的马槊,便迎了上去。

    少男好勇,少女好美。李二这个年纪,正是好勇斗狠的年纪。在晋阳哪里会有真正的对手,闲极无聊都能去找狗熊干架的李二,怎么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

    没事儿找狗熊老虎干架的李二很猛,三十六路绿林总瓢把子单雄信也不是一般人。两个人就在官道上,竟让斗了个旗鼓相当。大战四五十回合,居然未分胜负。看得追上来的老程直“渍”“渍”嘴,很有些上去跟二人对着打的意思。

    两人打到百余回合的时候,太阳已经西斜。尤俊达也赶到,不过两人打的正欢实,一时之间也没办法将两人分开。只能暗自着急,同时命人快马去报给秦琼知道。

    李二是骑着马慢慢踱着步子从历城县出来,可单雄信的青鬃马却是一路飞奔从武南庄赶过来。百十回合大战,单雄信累得是大汗淋漓。胯下战马也浑身是汗!所有人都在观察着战况,只要一个不对就过去抢人。谁也想不到,最先挺不住的居然会是单雄信的战马。

    二马再度错蹬,青鬃马早已经没了力气。马蹄子还偏偏踏在一块青石上,身子一栽歪“噗通”一声便摔倒在地上。

    这一跤可把单雄信给摔得毁了!金钉枣阳槊也摔飞了,脸也摔破了。整个人浑身上下都是灰土,如果脸上脑袋上再有石灰。那就是活脱脱的又一个伍云召!

    老大遇险,做小弟的自然不能袖手旁观。李二兜了一圈儿想说几句场面话就这么算了,毕竟自家欠人家一条人命,却不料想那些二贤庄来的家伙疯子一样冲了上来。唐国公府的那些侍卫怎么会让主子吃亏,纷纷冲上来迎了过去。

    双方就在东阿县的官道上打成了一团,不时有人惨叫着落马。“叮叮当当”兵刃撞击的声音,可谓是此起彼伏。

    程咬金见到打的热闹,哪里还忍得住。抄起宣花大斧加入战团,他这一加入尤俊达自然也是跟着。那边柴绍见状,也手持兵刃迎上去。战斗的规模在一瞬间便扩大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双方正打的热闹,忽然间一个声音从侧后传来。“住手!”

    PS:没听见闹钟,改晚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