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懒唐

第一百八十章 两小鬼卖门    文 / 千年龙王l 更新时间: 2017-10-01 23:2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李二好像不认识似的看着云浩,仅仅三天云浩好像长了三岁。呃……不对,是三十岁才对。没有了孩童那种顽皮活泼小任性,而多了几重沉稳内敛。真不知道,这个脑袋里装着奇思妙想的家伙。如果一旦成为稳重老成,锐意进取的家伙,那这个世界会发生什么变化?

    在张妙柯温暖丰满的港湾里面沉湎了三天,云浩知道自己不能够再这样下去。男人就要扛起自己的责任,为了一次过错便浑浑噩噩度过余生,那是懦夫的表现。也是对自己身边人不负责任的表现,现在自己可不是老哥一个。有老娘,有老婆……呃!或许今后还会有许多个老婆。苑儿就是一个不错的候选人,有胸脯有屁股。最重要的是,有一颗完全向着自己的心。

    为了云浩,敢跟秦琼龇牙的小姑娘,这个世界可没几个。面对一身杀气的秦琼,就算是长年打家劫舍的绿林好汉都肝颤。云浩道现在都想不到,柔柔弱弱的小姑娘居然敢咬秦琼。

    做错了事情,汲取教训就好。两千多年后的思维,塞进隋唐的躯壳里,不协调是一定的。过高的估计了皇帝的人性化,过低的估计了皇帝的残忍。这就是云浩这一次要汲取的教训!

    “小子,怎么感觉你有些不对头?”李二摸着下巴,仔仔细细上上下下打量着云浩。不明白,在女人的怀里窝了三天,为毛就有这样的变化。

    “前几天听闻亲人被害一时激奋,乃至殃及许多无辜。现在想明白了,以后不会再乱出主意。我一出主意,死的人就多,有违天和。这辈子还是混吃等死,抱着老婆生一大堆娃,对付着过去就好。二爷!请了!”云浩神在在的说完,便对着李二深施一礼。

    李二僵在原地,他娘的在娘们儿怀里躺三天,就总结出来个这?

    旁边的长孙无忌和柴绍也是大眼瞪小眼,目送云浩带着来顺儿和齐彪出门而去。

    “这小子本就是个懒怠的性子,这下可好,准备混吃等死一辈子。可惜这颗七窍玲珑心喽!哎……!”柴绍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深为云浩的颓废而可惜。

    “我看不尽然,这小子的性子虽然懒怠。但还是重情谊的,你看着。若是有人威胁他的亲人,定然死的比猪都难看。”长孙无忌双手拢在袖子里,眼神还是看着云浩走出去的方向,似乎在跟空气说话。

    云浩没有问,贾家楼的酒宴上这些家伙都做了些什么。一群有刀有枪有手下,最重要的是有一颗对时事极端不满的心。这帮武力值超群的肌肉男想干什么,用屁股想想都会知道。今天出门,不为别的。就是去看看秦家的老奶奶。

    秦琼这人对自己不错,虽然使用水刑的法子蠢了点儿。但多少也有些促进作用,毕竟那个时候云浩的心智受到了极大打击。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的云浩。怎么也不会想到,杨广居然会进行一次无差别打击。从小受到的教育,让他备受煎熬。

    提着礼物到了秦家,秦琼虽然名声在外,但毕竟只是一个捕头。家虽然比一般平民家里要大些,但远比不上单雄信那种豪强。一家人便占了一座庄子那么夸张。

    秦家住在历城县东面,距离城墙不算太远的一座临街院子。三进三重的院子,因为级别不够。门口连对石狮子都木有,门楣也不甚高大。除了油漆簇新之外,跟小门小户的没啥区别。

    云浩带着来顺儿和齐彪依礼拜见,一个老管事见是个孩子,也没太在意。就当是家里大人派来的,嘴上虽然还算有礼数。但心中并不重视,将人安顿在门房里面。便进去了!可巧今天秦琼上差不在家,老夫人的丫鬟又来找老管事办事。年纪大一糊涂,就将门房里面这三位给忘了。

    这一等可就是一个时辰,云浩倒是没啥。来顺儿和齐彪可就坐不住了,这俩小子坐在条凳上左摇右摆,屁股上好像长了痔疮。

    “浩哥儿,你不是和秦爷关系不错么?咋到了他家,不但人没见到连口水也没的喝?是不是啥时候得罪了秦爷,你不知道?”来顺儿比较憨厚,见一个时辰也没人招呼。不免心中疑惑的问了出来!

    “没有吧……!”云浩搜肠刮肚的想了半天,也没想出自己哪得罪了秦琼。事实上,自打到了历城。还没有和秦琼好好说过一句话,水刑倒是经历了一场。要说心中有愧,那也应该是秦琼。难道说,秦琼心中有鬼害怕见到自己。居然躲起来,应该不至于吧!

    “我说浩哥儿,肯定是你得罪了秦爷。你看看,咱们都来了半个时辰。不但没人招呼,就连水也没有一口。定然是你得罪了秦爷,连累我们哥俩遭罪。”齐彪也在一旁帮腔。

    “他娘的,我来历城还是第一次来拜会秦爷。怎么就得罪了,老老实实待着。坐好!蹲在凳子上像只大马猴儿。谁看见这样的客人!”云浩见到齐彪蹲在条凳上,心里就来气。比自己大了五六岁,站没站像坐没坐像。活脱脱一个二流子,这样的人有人重视才怪。

    “好好好,不在这现你的眼。我去外面街上转转,一会儿回来寻你。”齐彪是个严重的多动症患者,一会儿不动弹浑身都难受。现在被晾在门房里,心中早就长了草。现在得了机会,哪里还会有不跑的道理。站起身来,便出了门房。来历城县几天,还没正经的玩过。

    “浩哥儿,我去看着他。你在这等着,我们一会儿就回来寻你。”齐彪走了,来顺儿哪里还做得住。跟云浩说了声,便追了出去。

    云浩也没办法,只能坐在这继续等。三个人都走了,这他娘的还拜的哪门子的寿。

    齐彪和来顺儿出了门儿,便打听着寻到了市集上。这年月大隋天下,几乎所有县城都一个构造。县城东西各有一个市集,因为按照五行来说。东方甲乙木,西方庚辛金。所以,后世称出门买什么,都叫做买东西。由来,便是这东西市。

    历城县不过是一个县城,东西市非常小。规模和档次,别说和洛阳比。就算跟晋阳比,也是大有不如。两个小子在东市转悠了一圈儿,也没碰上什么好玩儿的东西。正觉得无聊,忽然见到街边有一个收废旧门窗的。

    “顺儿,那秦府的老管事狗眼看人低。咱们整治他一下如何?”齐彪拉住来顺儿,眼珠叽里咕噜一转,便说道。

    “咋整治?您悠着点儿,这不是晋阳。那秦爷可是这里的捕快,一个弄不好你小子吃不了兜着走。”来顺儿人比较憨厚,很怕齐彪惹出事情来。

    “没事情的,不就是一个老头子。我有个主意,咱俩整治他一下,顺便还能赚上点小钱儿。”齐彪心思活络,很快便想出了一个谁也想不到的主意出来。也不管来顺儿同意不同意,齐彪径直来到收购旧门窗的商家前面。

    看了看已经收上来的废旧门窗,大都是漆皮碎裂破破烂烂。他们收这东西,就是要拿回去重新上漆,然后再卖。大门的木头不比别处,都得要硬杂木。这种木头不好弄,能长成大门材料的自然也难找。

    这些商家就是钻了这空子,将旧木门包装一番重新上漆之后,碰到运气好就能卖个大价钱。

    齐彪转了两圈儿,对着收购旧木门的说道:“哥们儿,我家主人想换木门。旧木门便想着卖了,你给出个价钱吧?”

    那木材商见来了生意,立刻站起来。打量了一下齐彪和来顺儿,两个人穿着都不错,看样子像是大家族出来的。这历城县不大,有名有姓的大户就那么几位。木材商便小心的问道:“敢问贵家主人怎么称呼?”

    “历城县三班捕头,秦琼秦爷!”齐彪踏前一步,小声的对那木材商说道。

    “秦……!”木材商瞪大了眼睛,历城县县令叫什么他不知道。可这秦琼的名字可算是如雷贯耳,话说这历城县上至耄耋老人,下至三岁顽童有哪个不知道秦琼的大名。

    “噤声!我家主人也是要脸面的,这种事情能说出来么?”齐彪捅了那木材商一下,小声喝道。

    “哦哦!对对对!对不住了小哥儿!”木材商赶忙作揖,大户人家卖旧货一般都遮遮掩掩。生怕别人说,这家人日子过不下去。作为专业人士,木材商表示理解。并且为自己的不专业行为,表达歉意。

    “你这木门怎么个收法!别日哄我们年纪小,我家老管事可精明着呢。”

    “小哥儿,这哪里有没看货就问价的。再说这门有大有小,尺寸不一样价钱自然也不同。多少钱得看看才知道,要不您领着我们到府上看看。”木材商小心翼翼的说道,他可知道秦琼不好惹。

    “那好吧,去看看。你拿着尺,不过这尺寸得我们哥俩来量。不是信不过你,而是怕街坊邻居说三道四。我家主人丢不起那个人!”齐彪想了一下,便痛快的答应。那木材商自然是应允,三个人便一路行到了秦琼家门口。

    木材商一看秦琼的大门便乐了,黑漆大门上面有两个铜环。尺寸上应该符合一般门户的大小,最难得的是这两扇门簇新簇新的,收回去几乎不用怎么上漆。不过他也有些疑惑,这么新的门为毛要卖?

    “便宜了你,我家主人若不是想扩大门楣。定然不会将这么新的门就卖了!”齐彪的话,让木材商最后一丝疑虑也打消掉。

    说来也巧,三个人走到街口。正巧秦琼从衙门下差回家,路上遇到了单雄信等人。哥几个相约来家里饮酒,一群人鲜衣怒马的来到门口,正碰见来顺和齐彪。

    “我家主人有客人在,你在这里等着。弄得我家主人没脸面,你吃不了兜着走。”齐彪叮嘱了木材商一句,便紧跑了一段来到秦琼面前。

    “秦爷,我家浩哥儿在里面等着呢。哦对了,浩哥说您家的门楣漂亮。想着回晋阳照做两扇,我们量量尺画个图样。”齐彪和来顺儿见过秦琼不止一面,单雄信一干人等也是见过的。对这些凶恶的家伙,并不打怵。随手向木材商的方向指了一下!

    秦琼以为那木材商是来量尺寸的,这里人多也不方便说什么。便道:“哦,没事,你们随便量。”说完,便招呼单雄信等人往里走。他也很想知道,云浩的病到底好没好。一个大好的孩子,若是因为这事落下病根,那就太可惜了。

    见秦琼应允,两个人便假模假样的开始量起来。因为有了秦琼的应允,那老管事也不好阻拦。便任由他们蹿上跳下的量,需要梯子的时候,还命人从内院搬来了梯子。这哥俩不识字,老管事还得在旁边帮着写写画画。

    木材商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离得远听不见齐彪和秦琼说什么。只见齐彪和秦琼说话,然后指了自己一下。府里的管事还帮着抬梯子丈量,更是亲自帮着计量,心里便认定齐彪和来顺儿是秦府家丁。秦家家业兴旺,这大门已经不足矣显示门庭,这才想着要卖了换更大的。

    过了一会儿,齐彪便和来顺儿拿着纸笔走过来。木材商经年累月干这个,搭眼一看尺寸便在心里。见齐彪和来顺儿的尺寸不差太多,一颗心也放下来。一番讨价还价,两贯钱成交。先付一贯钱,明天来拆门的时候再付一贯钱。

    打发走了木材商,哥俩得了一贯钱心里高兴。也不去秦府中找云浩,径自去了街上去吃历城的特色小吃。他们知道,今天秦府里面都是惹不得的人物。他们在那里,就是小字辈端茶倒水的货色。才不去秦府遭那份儿罪,等云浩出来结伴回去便好。

    至于明天那木材商来拆秦府的大门,与老管事怎么撕逼。那可就不再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