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懒唐

第一百七十六章 铤而走险    文 / 千年龙王l 更新时间: 2017-10-01 22:5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那天我去山上采野果子,回来的晚!我娘……!我娘头被人打破了,吊在树上。浑身被扒的一丝不挂,那血顺着脚踝滴在地上。邻居二婶儿见了我,赶忙给我拉到屋子里。若不是二婶儿,我怕也是被他们打死了。

    后来张家搜的紧了,在二婶儿家里也藏不住。听说爹被发配到济南府待斩,这便一路要饭跟着。若不是遇到了你,爹说不定也被他们打死了。”楚源刚开始说的时候,眼睛里还涌出泪水。但说着说着,眼神变得跟狼一样。昏暗的房间里,云浩分明看到了一丝绿芒。

    “源哥儿!有人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们都不是君子。张大户这个仇咱们要报,兄弟替你想办法。既然他们把事情做绝了,那咱们也不用留手。你等两天,我身子好些咱们一去去报仇。”兄弟是事情,就是自己的事情。楚家父子对自己的情谊云浩记在心里,就是楚家婶子对自己也是不错。现在她死的那么惨,不给他报仇云浩自己心里都过不去这道坎。

    “浩哥儿,使不得。娘的仇俺会去报,还用不着你。那张家和靠山王杨林沾亲,你若是惹了张家怕会有麻烦。”楚源凄凄艾艾的说道。他这样去报仇和送死没区别,但他不想连累这个从小玩到大的兄弟。

    “源哥儿,别说是靠山王。就算是阎王,这次也得去走一遭。这件事情没得谈,楚叔叔那里你去照应一下。我这伤算不得事情,三五天时间差不多就好了。到时候,咱们去给婶子报仇。”云浩艰难的撑着坐起来,身后的苑儿赶忙给塞过去一个枕头。

    “浩哥儿,娘的事情还没敢告诉我爹。我怕爹受不住!”

    “那就先不告诉楚大叔,他现在身上有伤。在这里将养好了,再告诉他也不迟。待咱们报了仇,让人送你们回晋阳。咱家在晋阳有一座庄子,虽然不敢说家财万贯。但也差不到哪里去,这辈子吃用倒是没问题。再给你说一房媳妇儿,咱安安静静的过日子。

    源哥儿,我娶媳妇了。还是一个大美人儿,到了晋阳你就能见到。将来,我给你找一个俊俏的大姑娘。”云浩叹了口气,楚家的灾难是自己带来的。无论如何,也得对得起楚父子。

    “你娶媳妇了?”楚源瞪大了眼睛,好像看到了怪物。谁家八九岁的孩子就娶媳妇的,难不成是童养媳?

    兄弟两个谁都没有提及怎么报仇的问题,谁都知道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和一个九岁的孩子想去报仇那是自杀。云浩有云浩的小算计,楚源自然也有楚源的小算计。两个人打着自己的盘算,都急需用一个感兴趣的话题,将天继续聊下去。

    和云浩聊天聊了半夜,天南海北的一顿神侃。云浩鼓吹自己的媳妇有多么漂亮,楚源则说将来要娶个更漂亮的气死云浩,并就未来老婆的长相做了充分的畅想。不过怎么听,他形容的都是跪坐在云浩身后的苑儿。这货,怕是没见过漂亮姑娘。

    看着楚源狼吞虎咽的啃了两条肥硕的羊腿,云浩慢慢喝完了一口粥。苑儿端着碗可乐一样颜色的药汤子,楚源便着个机会退出来。

    “兄弟,照顾好俺爹。俺去报仇,豁出这条命。也要给俺娘讨个公道!”楚源看了云浩的房门一眼,身子隐没在黑暗之中。张家的来头太大,他不能让云浩冒险。尤其是听说,云浩现在有偌大的家业,还有一个漂亮的媳妇。

    兄弟,不是用来拖累的。

    刚走到门口,一个少年人便挡在了他的面前。楚源往左转,他侧身堵在左边。楚源往右转,他侧身堵在右边。

    “你干什么?”楚源摸着怀里的匕首,眼睛在黑暗中黑亮亮的。

    “楚源,别打什么主意。今天你走不了,浩哥儿都猜到了。你肯定要自己溜出去报仇,苑儿姑娘刚刚带了口信。你果然就出来了,信我的你就别走。这个世界上,我还看不出能有什么事情是浩哥儿办不到的。”侯君集对云浩有着强大的信心,这是一次次成功之后积累下来的信任。

    他还真说不出,有什么事情能够难得住这个不满十岁的娃娃。从自己认识他那天起,他似乎就一直是失败的绝缘体。一个孩子带着个老娘,短短一年时间。从一无所有,到家财万贯抱得美人归。一桩桩一件件,谁能想得到这都是出自一个孩子的手笔。

    “如果我不呢?”楚源看着眼前这个青年。

    “你没机会说不!”侯君集伸手一个虚招打向楚源面门,楚源下意识的一挡。脚下的窝心脚已经踢出去,不过侯君集没想打伤楚源。窝心脚只不过踹在楚源的小肚子上,楚源只不过是生得结实一些。论起打架,哪里是从小打到大的侯君集对手。

    就算是这结实的身体,也被一年多来颠沛流离的生活折腾的干瘦。侯君集这一脚,楚源立刻变成一只煮熟了的虾子。弓起身子,躺在地上想站起来却怎么也站不起来。

    侯君集上前想扛起楚源,忽然间又停了手。在楚源身上摸索了一阵,便摸索出一把匕首来。笑了一声,扛起失去反抗能力的楚源便回到自己的屋子里。找来一根布袋子,将楚源木乃伊似的绑了个结实。

    李二有话,云浩正在养伤。不许人打搅,看管楚源的活儿还是得自己来做。

    云浩没有去管楚源,他的心里正在盘算如何对付那个张大户。如果说那家伙和靠山王杨林扯上关系,李二肯定会犹豫。李家已经因为自己得罪了皇帝,再开罪一个在山东手握实权的靠山王杨林。这不符合李家的根本利益!

    既然指望不上李二,那就只能指望程咬金和尤俊达。不过这些家伙,可不是自己能请得动的。若是用利益交换,那得用什么利益呢?躺在榻上,翻来覆去的想了半个晚上。最后,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三天过去了,云浩只是努力的吃饭,努力的睡觉。楚源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消停下来,除了照顾老爹就是去找云浩说话。平常的不能再平常,唯一有些变化的就是云浩的身体越来越好。照这样子,再过两天就能上路去济南。他们本就走得早,路上耽搁这几天根本就不算是个事儿。

    “小子,你就没有话跟你家二爷说?”最先沉不住气的反而是李二,这几天他就等着云浩上门来求他。为此,他专门和柴绍商量要如何跟云浩解释,现在不能和靠山王杨林为敌。却没想到,三天过去了。云浩连一个字都没提,难道说他真的要和那傻小子俩人去送死?

    “没有啊!”云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

    “呃……!”这下倒是李二不知道说什么好,踌躇了一下才道:“你兄弟的事情我听说了,这事儿原本也是那张大户做的过份了些。可那张大户与靠山王有亲眷,所以……!”

    “二爷您不必说,知道这事儿麻烦你有些不应该。所以,小子也就没提。您放心,此事我已经料理妥当。张家满门,无人可以幸免。至于他们怎么死,为什么会死。那就请恕小子卖个关子,只要再过十天半个月什么事都清楚了。”

    云浩神在在的走了,只留下在酷暑中凌乱的李二和柴绍。

    楚源和楚休红父子在一个漆黑的夜晚走了,天上的月亮好像一个弯弯的镰刀。预示着父子二人,此行的肃杀。

    李二不打算再耽搁,和柴绍商量了一下。便与尤俊达和程咬金一起上路,路上游山玩水又是七八天。九月十五这一天,才到了济南府。

    秦琼的老家,确切的说是济南府历城县。历城县县城不大,左右不过是一两万人的样子。客栈也没有几间,县城里面最豪华也是最大的一间客栈,名曰贾家楼!

    客栈的前院是酒楼,后院便是车马店。大约有十五六间上房的样子,别看现在只是九月十五。可秦琼人缘太好,三山五岳的朋友。有真有交情的,例如少华山王伯当,谢映登,齐国远等人。

    也有慕名而来,见面就称大哥的。不管认识不认识,坐下就蹭饭喝酒。

    每个人都带了不菲的寿礼,秦琼自然是好吃好喝好招待。贾家楼里里外外都住满了,无奈之下秦琼只能央求历城县的一些财主。帮忙分担几个客人!

    一是秦琼的面子,二是这些买卖人也想结交几个好汉。以免自己被欺负了,或者有需要欺负别人的时候,不至于举着钱没地方花。

    李二面子大,唐国公府二爷的字号一亮出来。县太爷立刻变身哈士奇,跑到李二身前那笑得叫一个谄媚。没办法,国公爷的公子。若是照顾不周,惹恼了这位爷。人家可是公爷,正经八百的勋贵。整治他一个小县令,那不跟玩似的。

    小心翼翼的将这位爷也随从都接到县衙里面,不用秦琼说话。自然是好酒好肉好招待,就差摇尾巴了。

    李二对这种小吏见得多了,别看他对自己是这副嘴脸,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可对于百姓们来说,他这种人就是狼一样的存在。

    抄家的知县,灭门的知府。别说是普通老百姓,就算是一般的大户。都会被这知县老爷吃得死死的,过年节的若是敢不孝敬,那就等着挨收拾吧!要不怎么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呢。没点儿计划外收入,还能发家致富?

    “二公子,没想到这秦琼跟您府上还沾着交情。看起来,我历城县没有用错人啊!”知县笑眯眯的陪着笑脸,五官都快挤成一坨坨。

    脸上带着笑,心里却是暗自心惊。秦琼出门在外去潞州城办差,一两个月的差事,足足半了多半年才回来。知县小妾的哥哥想走个后门儿顶了秦琼,知县也动了心思。却不料想秦琼就这么回来了,知县正想寻个什么由头开销了秦琼。却不料想,秦琼给老娘办寿诞。居然来了这么多人,就连晋阳留守唐国公府上的二公子,都亲自来贺寿。

    这得是多大的面子,要知道靠山王杨林的寿诞。唐国公才派了大公子来,这秦琼和靠山王怎么比得了。前两天还听说,北平王世子也要带着人来贺寿。

    我的个老天,北平王是什么人?那可是手握重兵的一方镇守,上马管军下马治民。说是北平府的土皇上,都没有错处。这秦琼,究竟是怎么结交上这么多贵人的?

    “此来没有别的意思,只不过是某家与秦琼素有交情。今天他老娘过寿,理当略尽心力。知县大人,可不要想多了。”李二出生就是校尉,六品官儿。他这一声知县大人,吓得知县连忙站起身来,口称“不敢。”

    云浩不说话,只是看着知县表演。心却已经飞到了九霄云外,楚休红父子已经走了有十几天。算算日子,也应该有消息了。

    正在神游天外,忽然见到一名差役慌慌张张的跑进来。对着知县施礼道:“启禀大人,济南府紧急谕令。”说话间,还用眼角扫了一眼李二。

    知县看了一眼李二,然后喝令道:“二公子不是外人,快说什么谕令。”

    “回大人的话,圣人扮下谕旨。株连阳谷县张氏九族,各县自查境内有无张家余孽。抓到者个格杀勿论!”那差役见到知县老爷这么说,只能硬着头皮说道。

    云浩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李二和柴绍却是大为惊讶。看向云浩的目光,好像看到了一只鬼。什么情况?当今圣人,居然想要那个张大户全家的性命。甚至为此株连九族,现在就算是靠山王杨林,也断然保不住这张大户。

    这云小子究竟做了什么?能让远在洛阳的圣人,发八百里加急杀一家人。而且还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官宦之家,阳谷张家只不过是一个小财主而已。应该说,皇帝陛下是不知道他名字的。在大隋的人口中,那张大户就好像一颗毫不起眼的石子。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