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懒唐

第一百七十四章 惊见故人    文 / 千年龙王l 更新时间: 2017-10-01 22:5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天热得好像是在下火,李二光着膀子,腿上穿着一条裨裤露出两条毛茸茸的大腿。一巴掌宽的护心毛,云浩怎么看李二都应该是自备了毛衣。很怀疑,这位天可汗没有进化完全。

    “二爷,俺老程敬你一杯。当官儿的俺见得多了,您这么随和的还是第一位。”老程端着一碗就,站起身来要与李二碰杯。

    好吧!李二已经算是含蓄的了,这位老程简直就是一只大猩猩。胡子串了满脸,还他娘的打卷儿。很怀疑这家伙的血统,反正五胡乱华之后。到处都是胡化的汉人,和汉化的胡人。大隋朝廷里,蓝眼睛红头发的也不是木有。

    相比之下,云浩就像是一个小姑娘。光着的上身没有一根杂毛,赵氏亲手缝制的大裤衩子穿在身上。比李二他们的形象好太多,没见李二他们没事儿就瞥过来一眼。这年月流行好男一身毛,好女一身膘。云浩这样的,就属于是二等残废。大腿光溜溜的像是的女人,程咬金挤眉弄眼儿。好几次,都想把云浩的裤子扒了验验。

    “俺最敬重知节你这样的好汉,来!咱们满饮此杯!”李二也不含糊,拿着陶碗与老程一撞。豪饮的样子,非常豪迈。

    云浩撇撇嘴,看起来一会儿酒宴又会变成演武宴。昨天就是这样,喝高了的老程将自己的大斧抡的虎虎生风。抡到兴起处,一时没拿住,差点儿把云浩劈成两半。

    李二喝惯了云家蒸酒,这武南庄自酿的浑酒对于李二来说。就好比后世的啤酒,别说喝一坛子。在不考虑胃口承受能力的情况下,一缸都木有问题。

    “哈哈哈!俺老程给大家舞一通助兴。”果然,一碗酒下肚。老程本就红透了的脸,变得有些紫。大踏几步,便带到兵器架子前面。云浩二话不说,撒腿就跑。

    老程跟说书人嘴里的老程有些区别,手中宣花大斧舞得虎虎生风招式精妙。远不是单田芳嘴里,只会三招儿的蠢货。

    李二等人看了频频点头,叫好喝彩的声音此起彼伏。云浩趴着墙边儿看了一会儿,就觉得没意思。怎么看,那些笨拙的招式都没李连杰打的好看。

    杀才们都在找自己的娱乐项目,云浩决定自娱自乐。远比和这些家伙在一起,冒着生命危险喝酒要强。

    庄子上的孩子,都自觉和这位贵人家的孩子保持距离。就连靠近都不敢,显然是受了家里大人的告诫。老程和尤俊达说是好汉,其实就是土匪。别说武南庄,就连在东阿县也没几个人敢惹。

    就老程那脾气,就算是县令得罪了他。怕也是半夜睡不好觉,说不定哪天下乡就被人给黑了。至于三班捕头一类的人物,不是收了这二位钱的就是落了这二位的人情。想派人抓这二位,衙役们还没等出门儿。那边的老程和尤俊达已经得了信儿!大隋年间,那是标准的信息时代。

    树上的杏很好,又大又鲜。金黄金黄的挂在枝头,孩子们轮番踹树。下面有小些的孩纸,就拿着块巨大的麻布接着。

    打成一片的机会来了,小孩子嘛还是要跟小孩儿一起玩。没事跟那些杀人不眨眼的土匪一起玩算什么,老子又不跟李二似的,积极准备投身造反事业。

    掏出几个铜哥儿,递给大一点儿的孩子。乡下孩子没见过钱,零花钱在他们眼里,那就是天方夜谭。长这么大,许多孩子都没有花过一文钱。

    “这些钱给你,换你几个杏吃。”话音刚落,云浩面前就堆了不下一筐杏。几只脏兮兮的小手伸出来,等着拿钱。谁说乡下孩子憨来着,这他娘的多有经济头脑。

    没说的,既然干了活儿就会有酬劳。钱袋子打开,抓了一把就挨个发。云浩知道,发钱是迅速获得好感的有效方式。反正庄子上的孩子也没见过几个钱,一人三五个大子,已经让让他们乐得屁颠屁颠的。

    “浩哥儿!”一个弱弱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云浩一愣,在这武南庄应该没人认得自己。这声音怎的这样熟悉?

    仔细打量眼前这个瘦骨嶙峋的孩子,个头比自己高出半个头去。身上的衣服几乎就不叫衣服,黑黝黝的脸上满是泥巴。眼角向下一道大大的疤痕,一直延续到嘴角。黑亮亮的眼睛里蕴满了泪,亮晶晶的。

    “源哥?”云浩不敢相信,仅仅一年豹子一样健壮的楚源居然会变成这副模样。胸前肋骨一根根的凸出,上面的疤痕触目惊心。

    “浩哥儿!”黑亮亮的眼睛,再也容纳不断涌出的泪水。大股的泪水沿着脸颊向下淌,满是灰尘泥巴的脸瞬间被冲出两道沟壑。

    “这……这是怎么了。我派人回去找过你们,可庄子被毁了。不知道你们的下落,你们怎么跑到山东地界。”云浩一把撰住楚源的手,眼睛一下就模糊成一片。使劲儿眨了一下眼睛,让眼泪流下来,才看得清楚楚源。

    锦上添花的人多不胜数,可雪中送炭的人泥足珍贵。想当初楚源父子冒着生命危险,救云浩母子出来。这是救命的恩情!

    “浩……!浩……!”楚源咧着嘴,嘴角乱颤就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大滴眼泪跟决堤似的往下淌,两只手抓着云浩的手,指甲几乎要抠进胳膊上的肉里面去。

    云浩一把搂住楚源,原本结实的身子轻飘飘的,充斥着酸臭的气味儿,头发间一些小生物出出没没。洁癖的云浩不在乎,这是自己的兄弟。救过命的生死兄弟!

    “楚大叔呢?婶子呢?”见到楚源这副模样,云浩就知道楚家现在的情形一定不好。

    “爹被官差抓了!”楚源手一指,云浩顺着楚源的手指望去。庄子边上小河边阴凉下,斜靠这四名佩刀官差。毒辣的太阳地里,五个被绑成一串儿的犯人坐在地上。他们互相依靠着,还有两个躺在地上。也不知道究竟是死了,还是中暑昏过去。

    云浩拽着楚源几步便窜过去,太远他看不清楚到底哪个是楚大叔。

    “官爷,给口水吧。好歹是条性命!”刚刚跑近,便听到了楚休红的声音。夕日里高大的汉子,现在已经瘦的脱了相。若是在大街上,云浩铁定认不出来。

    “啪……!”手持皮鞭的衙役便给了楚休红一鞭子,“贼配军,到了地方也是个死。现在死了,还能落个全尸。大爷这是发善心,成全你们。穷鬼!”

    云浩清楚的看到,皮鞭在赤裸着上身的楚休红身上开了一个口子。口子里面红红白白,可没有多少血流下来。楚休红的身上,已经不知道有多少鞭痕。一道连着一道,有些已经结痂。有些还没有结痂,向外流着黄水。几只苍蝇,正围着伤口不断的飞舞。

    “操你妈,住手!”云浩急得眼睛都要红了,操起一块石头便扔了过去。那衙役一偏头闪了过去,见到是个娃娃冲过来。想也不想,抬腿就给了云浩一脚。

    “小杂种,你这是要疯啊!敢袭击官差,你定然是这些杂碎的同党。来人,绑起来。”那衙役见到云浩皮肉细嫩白皙,就知道这是个富贵人家的孩子。

    他们是阳谷县的差役,这一趟押运犯人去济南府。没想到这些犯人个个都是穷鬼,过堂一样的炼遍了,也没榨出一丁点儿油水来。

    现在有这么个小子自己冲上来,那感情好。只要抓了这孩子,就能逼他爹妈拿钱。反正老子是官差,难道还怕了你一个乡下的土财主不成?

    歇凉的几个差役心领神会,一脚踹翻想过来护住云浩的楚源。拿着绳子,将云浩绑了个结实。然后继续在树荫下纳凉,对跑进庄子报信的孩子视而不见。反正就是要将你家大人勾出来,看这孩子的模样。说不得要勒索几十两银钱,这一趟也不算是白跑。

    “大爷!我兄弟性子急,您行行好放过他吧!”楚源被一脚踹翻在地上,嘴角挂着血沫子,却还在为云浩求情。

    “操你妈!有本事放开小爷,告诉你们今天你们死定了。”云浩脑袋充血,现在他只想咬死眼前这几个吃人饭不拉人屎杂碎。

    “咣……!”拿鞭子的差役抡圆了就给了云浩一脚,云浩只感觉整个肚子翻江倒海。刚刚吃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呕吐物足足喷出了一尺多远。

    “呦,小杂碎吃的还不错。爷可没有这么好的吃食招待你,不若你再吃回去。吃回去,放过你。”拿鞭子的差役笑着看向云浩,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找找乐子。

    身后有人捅了捅自己腰眼儿,回头一看发现自己的同伴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庄子。再回头看向庄子,他也傻了眼。

    大人出来了,只是出来的有些出人预料。庄子里出来数条壮汉,都打着赤膊。有拎着横刀的,有拿着三股托天叉的。最夸张的,有个家伙手里拎着宣花大斧。整个斧子都是精钢打制,没有一百斤也有八十斤。这他娘的是响马山寨,还是乡民庄子。差役们都有些愣神儿,职业习惯让他们有些不祥的预感。

    云浩被那差役一脚踢吐了的场景,正好被李二见到。李二柴绍的眼仁顿时缩得跟针鼻儿似的,云浩这孩子聪明绝顶。自打到了李家,给李家带来莫大的好处。而且还救过李二的性命,平日里跟李二也开得玩笑。李渊为了他,不惜得罪当今圣人。

    整个晋阳留守府,就没人动过云浩一手指头。没想到今天,居然被这差役打的吐了。

    李二激动,还有比李二更加激动的。老程怒吼一声,拎着宣花大斧几大步便冲了过去。这里是武南庄,他老程和尤俊达的地头。客人在自家门口被揍了,还被绑起来。这是不给自己面子,他娘的!不给面子,老子让你没命。

    程咬金本就是好勇斗狠杀人不眨眼的主儿,这时候又喝了酒。跑到跟前,二话不说大斧子兜头便劈了下来。

    黑猩猩一样的家伙冲过来,那差役早已经吓得傻了。什么拽兵刃格挡,或者躲避的动作都忘记做。呆呆的看着那大斧子就这么砍到了肩头!

    这一斧子势大力沉,直从肩头一直斜劈到大胯。直接将人就劈成了两半儿,上本身满地打滚,惨叫声好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那根本就不是人能发出的动静!下半身却还在痉挛,暗红色的肌肉突突乱颤。白白的骨头茬子中间,亮晶晶淡黄色的骨髓油大滴大滴的滴到地上。

    那差役上半身就在地上打滚,肠子缠了满身。肝粘在脸上,胃口挂在胸口。血流了一地,好像是破了皮的烂西瓜。

    剩下的差役们都傻了,没听说东阿县境内有悍匪啊。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居然就敢杀官差。这他娘的跟造反有什么区别,直到那被劈成两半的家伙不动弹。他们还不敢相信,这居然是真的。

    老程没心情等他们清醒过来,大斧子横过来一抡。坐着的官差脑袋便冲天而起,鲜血好像喷泉一样突兀的喷出来。

    顺过斧甎向前突刺,便将站着的官差扎了个透心凉。双臂一较力,百十斤的大活人,好像个破布口袋一样被甩飞出去。剩下那个官差直挺挺的靠树站着,裤裆里湿了好大一片。老程刚要动手,人便直挺挺的扑到在地上。竟然是被活生生吓死了!

    不过眨眼之间,老程连杀数人。饶是上过战阵的李二看了,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种人物,两军阵前必然是一等一的猛将。扭过头看向柴绍,恰巧柴绍也看向他。两个人齐齐点头,这样的人值得拉拢。

    老程干翻了这几个家伙,低头一看。云浩跟个血葫芦似的,直以为是那几个官差下的手。大斧子一举,吓死那位也被砍成两段。

    “小子,你没事儿吧!”老程薅起云浩,瞪着一对牛眼问道。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