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懒唐

第一百七十三章 独孤附体    文 / 千年龙王l 更新时间: 2017-10-01 22:5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萧皇后心中后悔不已,千算万算怎么就忘记了,自己这个天下第一色狼老公。天上的蜻蜓只要是母的,杨广都会瞅瞅。更何况这张妙柯生得花容月貌,小家碧玉的样子,正是这些臭男人喜欢的。那双勾人的眼睛,瞧上一眼怕是三魂七魄都去了一半儿。

    “这位是……!”杨广看到张妙柯真是越看越喜欢,宫里的女人一个个见到他谨小慎微。只要得到机会,恨不得脱光光等着他临幸。而这女人却是大大方方站在那里,虽然头微微垂着。但就看到的部分,已经可以称作美人儿。

    “民妇云张氏,见过圣人!”张妙柯心里也是一惊,刚刚那怡心喊着接驾。张妙柯也想看看皇帝到底是个什么模样,好奇心使就跟了出来。现在真是后悔万分,早就听说当今圣人做晋王时,便是出了名的色鬼。这可怎么办才好!

    “云张氏……!”杨广搜肠挂肚的想了想,不认识!不过这也没啥,宫里女人成千上万。绝大多数,他都叫不上来名字。

    “你抬起头来!”杨广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张妙柯,好像要在她胸口挖下一块肉来。

    张妙柯心道:完了!被这色鬼皇帝看上了!

    可现在是在宫里,皇帝就是天。让她抬头,她却也不敢推脱。微微抬起头来,看了杨广一眼。

    就这一眼,杨广的心就好像受到了会心一击。整个心脏都感觉颤了一下,杏仁似的大眼睛。里面好像含着一包水,楚楚可人的样子,看上一眼让人的心都快化掉。杨广有种立刻将这云张氏搂在怀里,一亲芳泽的冲动。至于这女人已经是妇人的事实,他并不在乎。

    绿帽子这玩意被别人戴,那才叫绿帽子。他是皇帝,上了你老婆那也是恩赏。

    萧皇后气得脸色煞白,他娘的当着老娘的面调戏小美眉。你当老娘是空气不成?看起来这云浩还是不要进宫,别的不说就这妖精有一样的媳妇。加上智计百出的老公,一旦得了杨广的宠。自己这皇后位置还坐的稳么?

    “不若圣人今晚就宿在本宫的宫中,就让这云张氏侍寝如何?”萧皇后夹枪带棒的说道。

    杨广的三魂七魄,早就被张妙柯那双勾魂一样的眼睛勾去了大半。根本没听清楚这话是谁说的,只是听到让云张氏侍寝。无意识的张嘴便道:“甚好!甚好!”

    萧皇后心头顿时有一万头***奔驰而过,还他娘的甚好!老娘看你就长了一副好肾!真能顺杆爬,老娘说一句你他娘的就要跟着上。真当老娘是空气?

    “要不要本宫下一道懿旨,册封这云张氏为妃。顺便连荣华夫人,也一并册封了。”萧皇后厉喝一声,母老虎不发威你当老娘是病猫。一声狮子吼神功,立刻将杨广从痴呆状态中惊醒过来。

    看着气得脑袋冒烟的萧皇后,杨广顿觉大事不好。这娘们儿这是真急了,万一这一道懿旨一出去。皇家的名声就算全完了,淫辱母妃,调戏良家妇女。千秋万代史笔如刀,这个色鬼皇帝的帽子都戴定了。

    杨广是千不怕万不怕,可对这死后名声还是怕的。他可不想像大汉的几位皇帝一样,被人嘲笑谈资成百上千年。

    其实玩几个女人,这算不得大事。但气得皇后发懿旨,将先帝的宠妃还有民女册封为妃。这就是骇人听闻的大事,不但古今未闻,更是会朝野震动。就连民情也会跟着沸腾,本来杨广便是得位不正。现在正想着树立高大形象,被萧皇后这么一搞。还他娘的有个毛线的高大形象!

    “皇后说笑了,朕只是看这云张氏有些姿色。一时失了神罢了!普天之下,尊贵莫过于皇后。你才是朕母仪天下的皇后,任谁也取代不了你的位置。”杨广赶忙赔笑。萧皇后是南朝皇族,血统尊贵无比。如今这大隋天下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涌动。

    如果南朝再乱起来,那朝廷真是有八只手也难以压得住。如果说现在天下间还有人让杨广忌惮,萧皇后一定名列前茅。

    “陛下是一国之君,还是要以国事为重。莫要沉湎于男女贪欢!臣妾今天身子不爽利,陛下还是移驾荣华夫人那里,想必那荣华夫人服侍的要比臣妾周道。不然,陛下也不会流连寿阳宫半月有余才想起臣妾。”萧皇后见到杨广软了下来,心气立刻高涨起来。

    女人一旦吃起醋来,那绝对是惹不起的存在。就连身为皇帝的杨广,也是心悸不已。眼见萧皇后有爆发的趋势,杨广立刻就怂了。事实证明,萧大姐霸气起来那是巾帼不让须眉。

    “皇后说得哪里话来,荣华夫人惦念先帝寝食难安。朕过去安慰的多了些,大义名份在前。人伦纲常在后,朕断然不会乱来,皇后莫要多心。”

    杨广话还没说完,萧皇后就震精于这位皇帝陛下的无耻。睡都睡了,居然还舔着脸说人伦纲常?恐怕是人轮肛肠才对吧!

    “陛下如此说便好,皇室为天下表率。断然不可出现有违人伦纲常的丑闻,天下悠悠众口如果都说皇室的不是,那陛下的江山危矣!臣妾有个想法,正好陛下在就说与陛下,还望陛下恩准!”萧皇后脸上似笑非笑,眼神却是犀利至极。看得杨广心里一阵发虚!

    “皇后有什么话尽管说,只要不出格朕都答应。”杨广想也不想,张嘴便答应下来。

    “荣华夫人与先帝情深意切,未亡人整日里思念先君。这份情谊倒是难得,不若我们便成全了她,如何?”萧皇后心下一狠,决定将事情做绝。一劳永逸的消除后患!

    “如何成全?”杨广一愣,没明白萧皇后到底什么意思。

    “既然是夫妻情深,想让荣华夫人好起来。便是要让她与先帝,夫妻团聚才好。”萧皇后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杨广。

    杨广心头一震,见了鬼似的看着萧皇后。没想到萧皇后这么狠,夫妻团聚。让杨坚活过来那是不可能的,就算有人能让杨坚活过来。杨广也会将那个人立刻五马分尸!老爹活过来,这皇位是老子做还是儿子做?

    既然死人不能复生,那就只有送未亡人去地下。想到荣华夫人榻上妙处,杨广真是百爪挠心。可偏偏萧皇后这时候发作,道理全在她那边。想要反驳,却也无从反驳。看萧皇后那冷峻的面容,充满杀意的眸子。杨广就知道,萧皇后这一次是真动了杀心。

    别看这位皇后娘娘平日里小秘密的,好像尊观音似的。可如果真的恼火起来,那真是地狱里面的修罗也难及。

    伟大的大隋萧皇后!她继承了大隋朝的光荣的传统。独孤伽罗、王娡、窦漪房在这一刻灵魂附体!萧美娘一个人她代表了霸道皇后悠久的历史和传统,在这一刻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她不是一个人!

    “这……这不好吧!毕竟……!”杨广结结巴巴,可越是慌乱脑子里越是想不出办法来。

    “陛下舍不得!”萧皇后踏前一步,脸距离杨广的脸只有尺余。亮晶晶的眸子,好像两块寒冰。大热天里,杨广居然感觉通体发寒。

    “不,啊!不是!”杨广被萧皇后威压,语无伦次。

    “既然陛下说不,那就是同意了!来人!传本宫有懿旨,荣华夫人念及先帝茶饭不思。特赐三尺白绫,以慰荣华夫人相思之苦。死后梓宫送入先帝陵墓,以全荣华夫人与先君夫妻之情。怡心,你去监刑。”还没等杨广反应过来,萧皇后便发出了懿旨。甚至连措辞都准备好了,可见此事在她的心中早就有了腹稿。

    “你……!你……!你……!”杨广指着萧皇后手指乱颤,总算理解了老爹为毛总是要出家。有这么个强势的老婆,是所有男人的悲哀。

    “本宫做的都是为陛下着想,听说今年江南夏粮大熟。臣妾的叔父,正准备向朝廷多缴纳一成的粮秣。以解山东河北旱灾之苦!”打一个巴掌自然要给一个甜枣,为了要荣华夫人这条命。萧皇后也是豁出去了,如果将多缴纳的粮食堆起来。怕是要有一座山那么高!

    杨广咬了咬牙,想拒绝可却是怎么也张不开嘴。入夏以来,河北山东旱魃横行。有些地方绝对可以用赤地千里来形容,据说地里的野菜都快挖光了。

    励志做一名有为君王的杨广,继位第一年就发生大规模旱灾。本来就得位不正,民间还不得谣言四起。那些心怀叵测的家伙,就会纷纷冒出头来。若是天下大乱,后世史笔如刀还称什么明君。萧皇后的条件,成了一个不可能拒绝的条件。杀了荣华夫人,这一切烦恼都将迎刃而解。

    “很好!”杨广咬着牙,脸色铁青的一跺脚转身就走。

    “臣妾恭送陛下!”胜利斗鸡似的萧皇后躬身施礼,脸上笑吟吟的。果然,做皇帝的都是利益动物。巧妇难为无比之炊,有这多加的一成米粮,即便是皇帝也要低头。

    张妙柯好像狼撵了一样出了宫,事实上她刚刚出宫。杨广就反应过来,没了荣华夫人收了那个云张氏倒是可行。可派人去皇后宫中悄悄打听,却听说那云张氏出宫去了。杨广立刻派出精骑前往追赶,务必要将这女子弄来。

    不过,此事要瞒着皇后才行。

    “夫人,咱们走这么急?皇后那里还没有答应家主的事情,万一有变……!”刚刚回到国公府,张妙柯就派人套车。急急忙忙的带了一些随身衣物和细软,便冲上马车,活像一个逃难的。馨儿有些不解,不知道自家夫人怎么跑的像是在逃难。

    “再不走,你家夫人就得搭进去。相公的事情以后再说吧,赶快上路。”张妙柯也不要那辆舒服且豪华的牛车了,跳上马车就吩咐开车。

    张妙柯带着几辆马车急急忙忙出了公共府,想了想便道:“出西门去陇右!”几辆马车轰轰隆隆的便出了洛阳西门,直奔通向陇右的大路。

    刚刚出了城门,张妙柯便带着馨儿和来顺儿齐彪悄悄下了马车。在路边雇了一辆拉脚的篷车,又返回了洛阳城中。

    在洛阳城里左拐右绕,连续换了几辆马车。这才找了一间店铺住下来!

    “夫人,不是说去陇右么?咱们怎么又回来了?”馨儿被张妙柯一下午的举动弄得莫名其妙,见到张妙柯心烦也不敢问。现在到了客栈里面安顿下来,见到张妙柯脸色缓和,这才悄声询问。

    “傻丫头,马车跑的再快。能快的过骑兵?若是皇帝派人追过来,那是一抓一个准儿。咱们派人向西,说是回陇右。我张家出身陇右,那些骑兵一定相信。即便是咱们乔装改扮,也是悄然去了陇右。他们一定会向西追,即便是追不到。也会以为咱们回晋阳,也会向北追。

    却想不到,咱们已经回到洛阳城。明天早上雇一辆马车,咱们也去济南府找相公去。既然是逃难,干脆夫妻一起逃好了。真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只猴子满山跑。这舒坦日子才过几天,哎……!”张妙柯长长叹了一口气,现在云家要面对的是当今圣人。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云家都毫无胜算。只能跑路满天下的躲避。

    “那咱们干嘛还在洛阳住一晚上,现在就雇车去济南不好么?”

    “说你傻,你还冒泡儿!”张妙柯抽了馨儿一巴掌,“大晚上的一辆马车走在官道上,你是招贼呀,还是招追拿咱们的追兵?天亮之后,官道上的人那么多。他们怎么知道,咱们坐的是哪辆马车。睡觉,明天开始可没咱家舒服的牛车坐。准备遭罪吧!”想到艰辛的路途,张妙柯便哀叹一声,合衣躺在榻上,闭着眼睛却怎么都睡不着觉。

    还真让张妙柯猜着了,云定兴得了杨广的令。去唐国公府要人,却不想人已经走了。一打听出了西门,便向着西面追。出城不过七八里,便截住了那辆马车。听说要去陇右,主家却是在城门不远处下了车。

    云定兴想着张家出身陇右,那美人儿定然是想回娘家。带着骑兵一路向西,见到马车便停下来搜检。直到天黑,云定兴已经搜出去数十里开外。居然没有见到那美人的影子,云定兴仔细一想拍着大腿道:“他娘的小娘皮,老子上当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