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懒唐

第一百七十章 云家的妇女用品    文 / 千年龙王l 更新时间: 2017-10-01 22:5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大隋的皇宫充斥着高大的殿宇彰显皇室威仪,庄严巍峨才是设计者的理念。

    张妙柯走在高大的殿宇中间,充分感觉到了自己的藐小。心里不免更加惴惴不安,身后的馨儿反而比她要好些,至少走路的姿势没有太大改变。倒不是馨儿的心理素质比张妙柯要好,而是……她跟着长孙进过皇宫。

    换句话说,她有相关经验。

    “妾身云张氏拜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万安!”礼仪是事先交代过的,毕竟是大家闺秀。进了高大的殿宇,张妙柯反而不害怕了。大大方方的给萧皇后施礼,微微额首的样子当真是我见犹怜。

    “抬起头来!”萧皇后的声音在大殿里回荡,藻井的拢音效果让她的声音宛若神音。既不失皇家威严又有女性的柔美,听着就让人心生崇敬。

    张妙柯缓缓抬起头来,大殿中间的案几后面端坐着一个宫装美女。传言非虚萧皇后果然长的极美,,说话间头上的丹凤朝阳金步摇一丝不动,两弯娥眉下是一对漆黑如墨的眸子,看不出表情,脸上洋溢着一丝淡淡的微笑。身上穿着一袭青色绣花纱衣,端着茶碗打量着张妙柯。

    张妙柯也算是不错的美女,可和上面这女人一比起来,瞬间便被秒杀。

    “你就是陇右张家的张妙柯,久闻张家出落了一个美人。今天看起来果然名不虚传!你可知道本宫为何要见你?”萧皇后放下茶盏,居高临下的看着张妙柯。九级高的台阶,让她的高度足以藐视张妙柯的存在。

    “妾身不知道,不过妾身知道自己为何要见皇后娘娘。”张妙柯的声音本就好听,现在勒着声音说起来,萧皇后眼前便是一亮。

    “哦!本宫倒是要听听,你为何要见本宫。”萧皇后一愣,没想到这张妙柯也是一个牙尖嘴利的主。等闲勋贵人家的贵妇初次见到自己,也不免是激动的心颤抖的手,能把话说完整了已属不易。难得这女子,言语间竟然不带一丝颤音。这份儿心性定力,已经是普通贵妇难以匹敌的了。

    “臣妾带着一颗崇敬之心觐见娘娘,备了些礼品献予皇后娘娘。待皇后娘娘见过礼品之后,臣妾再说不迟。”云浩说过,人性是贪婪的。身为皇帝的两口子虽然富有四海,但他们还是贪婪的。遇到事情,先上荤菜。磨磨唧唧的弯弯绕,只能使事情走到不利于自己的境地。

    萧皇后笑了,皇家富有四海。三丈高的珊瑚,一人抱不起来的玛瑙都不稀罕。这乡野人家倒来显摆,倒是要看看这云家究竟能拿出什么好东西来。

    首先出场的是一个布袋子,里面不知道装的是什么。缝得周周正正,四方形状。

    “皇后娘娘,此物名曰如意袋。架在铁板上悬空烤热,置于腹部,可解妇人月事之苦。”张妙柯双手将这如意袋奉上。

    萧皇后眼睛顿时一亮,痛经有多痛,就好比蛋疼有多疼。

    张妙柯有痛经的毛病,云浩便鼓捣出了后世的盐袋来。不过这年月没有微波炉,只能悬空在铁板上面烤热一些。女人来月经的时候放在腹部,可以起到镇痛的效果。事实上,所有热乎的东西都有暂时镇痛的效果。究其原因,心理因素远远大于生理因素。

    当然,如果这玩意叫做盐袋。那这玩意就不值钱了,神秘兮兮的起个如意袋的名字。不值钱的东西,顿时便高大上。包装炒作这事情,在大隋年间也是很重要的。

    “哦!果真有此效果?快些弄出来,让本宫瞧瞧。”说来也巧,这萧皇后现在正来着月事。她也是一位饱受痛经困扰的妇人!

    送礼当然要送全套,馨儿当即捧着如意袋出去。身后跟着两名宫女两名内侍,给皇后娘娘用的东西可不敢马虎了。说不得,馨儿要先享受一下这如意袋。

    仅仅过了一炷香的时间,馨儿便红着脸走了进来。显然,她已经试用过。

    一名宫人走到萧皇后身后,萧皇后双手一抬。那宫人便将袋子绑缚在萧皇后的小肚子上,一股热流顺着肚脐眼往里面钻。很热,却不烫人。刚开始只是觉得热,不过很快痛经便缓解了许多。不多时,全身都觉得舒坦无比。

    萧皇后大喜,这东西果然是妇人的福音。“云张氏,你有心了。这件东西虽小,但却解了本宫的顽疾。很好!很好!”嘴里说着话,眼睛已经在看张妙柯身后。她看到张妙柯身后还有好几个箱子,想来也都是好东西。早听说那个姓云的小子是个不错的医官,没想到对妇人的病症也这样精通。这一次,说什么也要将那个姓云的小子弄进宫来。

    云浩如果知道张妙柯送礼送出了这个效果,肯定会拿脑袋撞墙。

    张妙柯哪里知道萧皇后的心思,见到萧皇后高兴。立刻将香水拿了出来,只是将瓶子打开。双手倒上一些,然后自然挥动。一股股香气便钻进了萧皇后的鼻子里,通过老内侍打听过。萧皇后很是喜欢茉莉花,特地选了茉莉花香味儿的香水。

    “娘娘,此物名曰香水。只要将此物掸在衣服上,或者用两手搓均匀抹在脖子上。不管走到哪里,都身带香风。让污秽之气近不得身!”张妙柯双手将一小瓶子香水献上。

    萧皇后对着瓶子闻了闻,脸上的笑意更浓。这东西真的很好,尤其是她很喜欢茉莉花的香气。

    “嗯!很好!”到底是皇后娘娘,只是闻了闻便将香水放在案几上。她才不相信,那么几个大箱子,装的都是香水。

    “此药名曰乌鸡白凤丸,乃是我张家家传秘方。为补益剂,具有补气养血,调经止带之功效。用于气血两虚,身体瘦弱,腰膝酸软,最是适合妇人服用。”

    乌鸡白凤丸的药方,还是云浩给张妙柯的。可到了张妙柯这里,就变成了张家的家传秘方。张妙柯总觉得,好东西都是云家的会遭人惦记。说成是张家的,似乎可靠一些。

    献药这种事情,萧皇后见得多了。自然不会太感冒,只是看了一眼便又放在了案几上。

    张妙柯见到萧皇后不怎么待见,变魔术一样又拿出了一个盒子。打开之后,里面是黏糊糊的一团明黄色的东西。

    东海的海藻泥云浩还弄不来,不过蜂蜜可不缺。云浩用蜂蜜加精细面粉,调成了简易面膜。虽然没有后世的那什么补水补湿的功效,但去污效果可不是盖的。张妙柯试验过,这东西简直就是黑头粉刺的克星。

    “皇后娘娘,此物名曰面膜。只要将这东西敷在脸上,便可起到净面的作用。我们妇人平日里施用粉脂,最是容易毛孔粗大。用了这东西之后,便可将胰子洗不掉的东西彻底祛除干净。不知道哪位宫娥,上前一试?”张妙柯也明白了这里面的道道,凡是外来的东西不经过人体实验,绝对不能用在皇后身上。当即便准备现身说法,来一个现场教程。

    一听说能够祛除脂粉留在脸上的痕迹,宫娥们立刻骚动起来。这年月的脂粉跟后世没的比,做工不知道要粗糙多少倍。胰子又不是谁都能用得起的,有时候糊在脸上着实难受。而且时间长了,她们会发现毛孔里面似乎有黑黑的东西。有些宫娥脸上还会生粉红色,甚至暗红色的小包包。实在是有碍观瞻,还会被人误解成有病。

    别说在皇帝身前侍候,就算是普通妃子也会远离这样的人。

    最终一名很得萧皇后脸的宫娥被点将,张妙柯在宫娥脸上涂涂抹抹。不一会儿,那张脸就变得跟鬼脸一样。萧皇后没有说话,宫娥们已经骚动起来。一些内侍已经跃跃欲试,准备将这个预谋戕害娘娘的大胆女子拿下治罪。

    “怡心,你感觉怎么样?”萧皇后好奇的问道。

    “娘娘,脸上觉得紧绷绷的。”那叫做怡心的宫娥,小心的说道。

    “娘娘,这东西要干透了之后才能拿下来。大概要等一盏茶时间!”

    “哦,原来如此!”萧皇后恍然。

    盏茶时间转瞬即逝,张妙柯小心将面膜从那宫人脸上揭下来。张妙柯将面膜呈给那怡心看,果然上面布满了黑头粉刺。吓得怡心不敢看,之往后躲。

    萧皇后看了看怡心的脸问道:“怡心,感觉如何?”

    “脸上还是紧绷绷的。”怡心虽然这样说,不过萧皇后看到怡心脸上似乎亮了不少。用一次就有这样神奇的效果,端的是好东西。

    “刚用过自然是这样的,还要搭配这东西用才能。”张妙柯又打开了一个漆盒,里面的东西有白有绿端的恶心无比。

    “这是?”萧皇后疑惑的道。

    “刚刚只是净面,现在要补水才行。”张妙柯看向那叫做怡心的宫娥,这一次怡心却怎么也不愿意过去。那东西太恶心了,要敷在脸上简直比杀人还要难受。

    张妙柯看着她没关系,萧皇后一个眼神儿过去。这怡心便不得不以赴死的决心走过去!

    这东西是用黄花酱加牛奶蜂蜜调成,对面部补水很有效果。不过有一个缺陷,那就是绝对不能超过十二小时使用,张妙柯手上的还是今天早上赶制出来的。

    一大堆绿乎乎黏糊糊的东西堆在怡心脸上,宫娥们的脸比怡心还要绿。心底庆幸刚刚皇后娘娘没有点她们,不过怡心此时到还觉得不坏。一股淡淡的牛奶香气充斥着鼻腔,显然她看不见自己的脸。脸上是个什么德行,她还不知道。

    又过了盏茶时分,张妙柯将那一大堆绿乎乎的东西弄下来。又让人打来清水,用香皂给怡心净了面。

    “怡心,怎么样?”萧皇后急切的问道。因为她发现,怡心的脸色似乎好看了许多。整个人,似乎也活了过来。

    “启禀娘娘,很舒服。脸好像现在还泡在水里,刚刚那种干干的感觉一点儿都没有。”

    “好!好!好!”萧皇后大喜过望,她本就艳冠后宫。有了这东西,简直就是逆天神器。看宫里头那些什么夫人美人,还拿什么跟自己争。

    “呃……!下一件东西也是妇人用的东西,还请娘娘屏蔽左右。”张妙柯有些为难的道。

    皇后就是有皇后的威仪,出来进去都是前呼后拥的。现在大殿里至少有四五十人,张妙柯还真没有胆量当着这么多人说出来。更何况,门口还有拿着横刀的侍卫。他们可是货真价实的大老爷们,绝对不是那些阉鸡。

    萧皇后心生好奇,随手一摆侍奉的人就好像潮水一样退出去。最后只留下一名老内侍和八名宫人,想必这就是贴身的人,无论如何皇后娘娘也不会和张妙柯独处。

    “此物名曰内裤,妇人在来月事的时候穿上。就不易弄得到处都是,而且配上棉条更可以防止侧漏。乡野之人没有金山银海,只有开动心思弄出这种小东西解宫中娘娘们的小尴尬。”

    张妙柯说的简单,可萧皇后却是心下大喜。这年月是没有内裤的,卫生巾更是闻所未闻。宫中娘娘们来月事的时候,只能和男人一样绑着兜裆布。那东西又笨重还不透气,每次换的时候那味道能将人熏个跟头。冬天衣物厚重倒也还罢了,如今这夏天外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而且萧皇后每一次来的量还特别的大,有些时候不免弄脏蒲团。虽然这不算大事,但多少也有损皇后的威仪。可古往今来的女人都是这么过来的,辛苦也只能这么忍着。如今张妙柯用了这一神器,自然要试试。

    一个眼神儿,八名宫人中正来月事的那位就走过去。接过张妙柯手中的内裤和卫生巾,便走进了屏风之后。不多时,便红着脸走出来。

    “启禀皇后娘娘,这东西用着倒是好,穿戴起来也舒服。不过……不过……!”

    “不过什么?”萧皇后从未见自己的贴身宫人如此吞吞吐吐,不免有些疑惑起来。

    “往下撕的时候太疼了,连毛都粘了下来。”这宫人的脸红得像猴子屁股,声音更像是蚊子振翅。也就是她从小跟着萧皇后,不然肯定连话都说不出来。

    “……”张妙柯脸色一下子就白了,给皇后娘娘毛粘下来,那……应该是个什么罪过!张妙柯可不想因为一根毛倒霉!

    “好你个云张氏,居然用这样的东西糊弄本宫。”萧皇后脸变得比翻书还快,凤目一厉张妙柯就要倒霉。

    “启禀娘娘,她……这位宫人姐姐,似乎是用反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