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懒唐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两只高人    文 / 千年龙王l 更新时间: 2017-10-01 22:1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为什么带李二来找房玄龄杜如晦,云浩也不知道答案。反正,鬼使神差的云浩便带着李二来了。至于李二,同样也不明白为什么要听云浩的。他说这两位是旷世奇才,难道真的就是旷世奇才。可直觉告诉他,云浩说的可能是对的。这种直觉在战场上几次救过他的性命,李二很愿意相信这一次直觉也是对的。

    就这样,李二,和他未来的两位宰相(仆射)。就在房玄龄的家里,进行了一次历史性会务。这次会务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中国的历史云浩不知道,云浩只知道自己的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李二坐在上首,房玄龄为主位,杜如晦坐次位作陪。一切礼仪都那么稀松平常,可跪坐就要了老命。这他娘的就是一个垫子,连个案几遮挡都没有。也不知道李二和这两位练的什么功,跪坐在上面居然还能谈笑风生。

    和这两位一谈上,李二就信了云浩的话。他们的见识学问,都无可挑剔。当今世上,确可称作一等一的人才。

    “诸位,失陪一下!”云浩废了很大力气也没站起来,特喵的,感觉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旁边的侯君集见状赶忙捞了一下,云大少这才算站起身来。

    没办法,为了不成为残疾儿童。云浩只能使用尿遁这一绝招儿,再坐下去云浩很怕自己会被截肢。

    云浩轻易就找到了睡觉的地方,房玄龄虽然只是校尉,但还是有签押房的。所谓签押房就是后世的办公室,为了值班方便那里有一张竹榻。大热的天,竹榻最是适于纳凉。也不知道屋子里到底洒了什么东西,有一股怪怪的味道。虽然说不得好闻,但也不算是难闻。

    云浩对于味道很敏感,闻着有些不舒服。似乎蚊子闻这味儿也不舒服,云浩躺了半天没有见到一只蚊子。也不知道相见恨晚的几只好基友什么时候能聊完,云浩便躺在竹榻上与周公进行愉快的交流。或许,偶尔穿插一下和张妙柯的私会。

    他娘的,老子想自己的老婆叫什么私会?大大方方的踹跑了周公,牵起张妙柯的小手。既然是自己老婆,那就用不得矜持。不干点儿儿童不宜的事情,这六一岂不是白过了。

    “咯咯咯……!”一阵银铃一般的笑声想起来,梦境里面的张妙柯瞬间就好像肥皂泡一样破灭。

    他娘的谁啊!老子出门在外,想一下自己老婆也不行。睁开眼睛,便见到一名梳着髽髻的少女,一身粗布衣裙丫鬟打扮。祸首找到了,这丫鬟现在还捂着嘴在笑。

    “笑什么?”云浩很愤怒,不是因为被打搅了睡觉,而是因为赶跑了梦中的张妙柯。

    “一个小孩子,抱着竹榻在啃,真是不知羞。小小年纪就这样,长大了可怎么得了。”小丫鬟笑着拿云浩打趣。

    “……”云浩无语,看到竹榻上显然有一滩口水。赶忙“呸”“呸”“呸”的吐了几口,这竹榻都发红了,显然房玄龄也经常躺在上面。想到吃了别人的汗水,云浩胃口一阵痉挛。干呕了几下,却什么也没有呕出来。用手伸到嘴边却停下,这手好像还没洗过。此时的云浩,很有一种想把胃掏出来洗洗的冲动。

    “不知羞,不知羞!”云浩正要找水洗手,那小丫鬟一手刮着脸蛋儿一边嘲笑云浩。他娘的,老子亲竹榻关你鸟事。看样子怎么也有十二三岁了,还一脸童真的样子。也就欺负老子年纪小不好用,不然现在抓到榻上就办了你。

    云浩双眼愤怒的盯着小丫鬟,大脑里迅速分派工作。左眼负责扒光她的衣服,右眼负责****。

    “灵儿,你在干什么?和谁说话!”一个柔柔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还没等小丫鬟回答。一名年轻的女子便走了进来,这女子头上梳着妇人发髻。身上衣服也不甚华贵,一支亮银钗斜插在发间。虽然没有风情万种的女人味儿,却有一种独特的灵秀之气,一看便知道这女子是大家闺秀出身。

    “夫人,这孩子在老爷的书房里。还……!”小丫鬟叽叽喳喳,嘴快的好像一只麻雀。

    “原来是房夫人,小子云浩乃是晋阳留守唐公次子的随从。因一时困倦,便在这里休息片刻。如有失礼之处,还望海涵!”云浩赶忙抢着说道。老天爷,如果让她知道自己的糗事,那还要不要活了。

    “哦,原来是客人……!听我家阿郎说,唐国公府里有一神童。作了一部《三国演义》的,可就是你?”房玄龄的老婆卢氏,两只眼睛放光的看着云浩。柔柔的声音之中,透着一股兴奋的调子。

    啊!难道又是粉丝?这年月圈粉还真容易,一部《三国演义》就招来这么多粉丝,如果剽窃一些《鬼吹灯》《斗破苍穹》会不会成为这个世代的霸唱,唐三?云浩脑子里飞速旋转,是不是回去就将《斗破苍穹》给背出来。

    “呃……!小郎君!”看着云浩脸上浮现出白痴般的微笑,卢氏就有些担心。这孩子莫不是傻的吧!真真可惜,粉雕玉琢人参娃娃一样的孩子,居然是个傻的。也不知道,唐公家的二爷怎么会带这种随从。

    “哦!刚刚失神,还望夫人恕罪!”卢氏的一声呼唤,将云浩从意淫中呼唤出来。

    眼前这是就是历史上出了名儿的吃醋妒妇,没想到声音这样的绵柔。整个人似乎也不像是霸道的样子,难道说卢夫人就是对爱情忠贞的典范?敢于对抗皇权,维护自己爱情的勇士?

    也不知道今天怎么了,脑子里又开始胡思乱想。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卢夫人,空洞而迷茫。可好死不死,那眼神,却是盯在了卢氏的胸口上。

    “呸!小下流坯子!”见到云浩直勾勾的看着自家主母,小丫鬟“啐”了一口。很明显,她想起了云浩刚才的样子。连竹榻都能啃两口的人,自然不是什么好鸟。虽然年纪小了一些,可笑丫鬟相信,这孩子绝对有一颗猥琐的心。

    “哦……!夫人,小子刚刚见到夫人。便想起家中娘亲,失礼之处还望海涵,小子告退!”云浩说完就落荒而逃,盯着人家的胸脯说出大天去,都是无礼至极。也就仗着自己是小孩子,若是个成年男子,说不定早就当登徒子给打出去。

    “浩哥儿,怎么跑的这样急?”出了院子,便看到了侯君集。

    厅堂里面的谈话已经结束,李二这些天事情很多。确定了这是两个人之后,便准备离开。日后如果有机会,定然会将这两个人笼络进李家。

    侯君集在前面带路,絮絮叨叨的说着受益良多之类的话,很像是唐僧。看着云浩的眼神儿也颇为鄙视,放着好好的机会浪费,绝对是生平之憾事。

    云浩这就怒了,你一个文盲知道个屁啊。斗大的字不认识一箩筐,还敢鄙视老子。老子好歹还编……呃……抄出了《三国演义》,你他娘的能干什么!再说了,你能听得懂这三个人的之乎者也?一句一个典故,一句一个故事。在后世能听得懂的,都他娘的是国学大湿。

    狠狠踹了侯君集两脚,这家伙才算是停止了絮叨。

    看李二和两位新任好基友惺惺相惜的告别,云浩就知道。贞观年间的常委班子,现在就算是有了雏形。

    刘文静果真是官场老滑头,就算是李二亲临。也没让他吐口,好在那县尉得了银钱。第一时间便来拜会刘文静,对刘文静大谈权利不能干预司法。要将权利关在制度的笼子里,并且表示要以身作则。从自己的身上开刀,就从尉迟恭的案子开始。

    刘文静大喜,肯定了县尉的政治觉悟。然后便大力开展向县尉大人的学习活动,要求各级官员认真学习县尉的讲话精神。深刻讨论学习,新时代官员的廉政水平,加强道德法制建设。争取为大隋江山,添砖加瓦。在以杨广为核心的新一代领导集体的带领下,再创辉煌。为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奋斗终生。

    自然,根据县尉的要求。尉迟恭的案子要重新审理,并且重新判决。一切都在飞速进行着,人证物证雨后村笋一样的冒出来。如果刘文静采信了这些证据,尉迟恭就是一个为民除害,济世安良典型。不但要立刻无罪释放,还得带小红花上光荣榜,成为人人争相学习的好榜样。

    刘文静毕竟还是要脸,昧着良心说瞎痪擦成虾判Γ急赶蚶疃趾谩H朔⑴涞搅吮吖兀凑绽疃哪芰Α5饕桓雠渚ソ**本算不得是什么事情。

    李二也很高兴,即将得到一员虎将。还是一个能打一百多个的金牌打手,不管怎么说。唐国公府两次救他,也算是大恩。这种人用起来,最是放心不过。

    “多谢二爷!”两名差官押送着尉迟恭,很明显这俩家伙得到了上峰的叮嘱。而且似乎也得了好处,大枷都没带。脚镣更是细得好像麻绳,至于手铐……衙门里手铐奇缺,就不浪费在尉迟恭身上了。

    黑铁塔一样的尉迟恭猫一样的跪伏在李二脚下,他知道自己这次能过活命,还是唐国公府出力。

    “尉迟壮士请起,这里不是说话的所在。你到了北平府,可将书信递与北平王知道。切莫惹出什么乱子,过个一年半载风声过去了。便调你回晋阳,让你一家团聚。”李二搀扶起尉迟恭,说话那叫一个情真意切。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的亲兄弟。

    “大恩不言谢,二爷今后但有吩咐。尉迟恭水里去火里来绝不含糊,若违此誓天打雷劈。”尉迟恭对着李二赌咒发誓,就差把心掏出来给李二看看。

    不耐烦看两个人表演,还是演技拙劣的表演。云浩撇撇嘴走到了一遍,他看到了房玄龄和嘀嘀咕咕的杜如晦。

    “小子,又欠了你一个天大的人情。好好照顾小小,俺尉迟恭发达了,绝不负你。”尉迟恭大大咧咧的走到云浩身前,双手做拱。

    “算了!说这些没意思,你去北平找一个叫做罗成的家伙。他是北平王的儿子,提我的名字他会照顾你。记住!别惹事,估计明年风头过了你就能被调回晋阳。”必需叮嘱一下这混蛋,不然指不定又在罗艺那里惹什么祸。

    “知道了,小小年纪婆婆妈妈的。”尉迟恭鄙视了一下云浩,对着李二一礼便大踏步的离开了潞州城。

    “玄龄你怎么看唐国公府此次所为?”杜如晦将手拢在袖子里,看着远处的尉迟恭问道。

    “无非的权贵想拉拢一个武夫而已,凭良心说。这尉迟恭的武艺还当真了得,战阵之上有这种勇将,可顶千军!”房玄龄同样将手拢在袖子里,两只拇指不断的交叉旋转。

    “你真这么想?”杜如晦转身看向身旁的房玄龄,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

    “不这么想还能怎么想,克明兄心里难道不也是这么想的?”房玄龄回视一眼杜如晦,眼神里满是狡黠。

    云浩撇撇嘴,他娘的真是属狐狸的。都看透了却不说,难道这就是高人行径?看来自己这智商,还是少跟这两只狐狸在一起玩的好!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