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懒唐

第一百五十八章 懒惰的天才    文 / 千年龙王l 更新时间: 2017-10-01 21:1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老子还!”云浩对着远处的晋阳城,淫了一手好湿。李靖目瞪狗呆,张仲坚摇头晃脑如饮琼浆,旁边躺着的长孙无忌直撇嘴。

    “易水还河北,前面是晋阳。”果然笨蛋是无处不在,冰雪聪明的红拂对云浩这棵大隋幼苗尊尊教导!李靖嘴角不自然的一抽,张仲坚“哈”“哈”大笑起来。

    本来分乘三辆马车,可云浩让侯君集将自己的马车布置一番之后。所有人都挤到了云浩的马车上,原本还显得宽敞的马车顿时拥挤起来。一马车的都是人精,云浩坐的马车肯定是最舒服的。更何况,人多挤一挤还暖和些。大家都没什么意见,尤其是红拂身边的张仲坚。另一边的李靖虽然满心不愿意,却也没有办法。红拂非要挤到这辆铺满了羊皮,坐在里面可以陷进去的马车。

    “哦,原来是晋阳。小子受教了!”陷在羊毛里面神在在的云浩,对着红拂拱了拱手,一副好孩子的模样。

    李二带着数百精骑将一行人护送回了晋阳,云浩看着越来越近的城峦,心里五味杂陈。

    政治就是一个不断吞噬人命的恶鬼,古往今来不知道多少人被吞得连渣都不剩。这一次如果不是自己运气好,一定也会被吃得毛干爪净。

    惹不起啊!云浩悲哀的觉察,自己这个苦孩子出生的劳苦大众。严重缺乏所谓的政治智慧,一个娃娃掺和到政治漩涡当中,被玩死是必然,没被玩死才是侥幸。

    云浩发现自己对生活的理解,和实际生活出现了巨大偏差。本想过混吃等死的生活,却弄得刀光剑影的。这一次,如果不是长孙无忌背着自己,说不定已经变成了狼粪,东一泡西一泡,连个固定的坟头都木有。

    不能再向这个政治漩涡靠拢了,杨广现在成了皇帝。也就是历史上著名昏君隋炀帝!

    从现在开始,李渊就得将尾巴好像豺狗一样夹起来。面对一个随时想抓李渊小尾巴的皇帝,这种战战兢兢的日子一过就是十年。

    老孙是好人,眼看到了晋阳。这位药王信誓旦旦的给云浩的病安了一个可怕的名头……伤寒!

    对于这个医学水平极度欠发达的年代,云浩认为伤寒跟感冒区别不大。都是随时都能要人命的毛病,终于明白这年月的人为毛不随便洗澡,尤其是在冬天。宁可忍受虱子的叮咬,也要过脏兮兮的日子。没办法,感冒真的会死人,不是开玩笑。

    云浩很欣赏老孙给自己安的这个名头,因为伤寒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传染。李二冒着被传染的危险,亲切探望了云浩。对于老孙这种极具专业权威人士,李二还是非常尊敬的。看着兴致勃勃,正与一只肥鸡殊死搏斗的云浩,捏鼻子认了老孙的说法。

    不过李二走的时候,给了云浩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儿。心不在焉的云浩将鸡屁股吃下去,都不自知。

    车驾到了晋阳,云浩总算明白了李二那个眼神儿是个怎么回事。伟大的英明睿智的李渊老先生根本就不在晋阳,皇帝陛下挂了。作为皇帝陛下最忠心的臣子兼外甥,新皇帝不那么忠心的臣子兼表哥。无论如何李渊都是要去一趟洛阳的!

    枉做小人啊!想到李二那个眼神儿,云浩就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了。除了鄙视,还他娘的是鄙视。千算万算,怎么就忘了李渊要去洛阳哭灵这事儿了。

    既然装病,云浩也不好意思立刻康复。车驾直接回了云家庄子,离得老远就看到老娘和老婆都站在寒风里翘首以盼。这个年云浩在外面过得跌宕起伏,家里人跟着担惊受怕。

    云浩的车驾一到庄子上,赵氏和张妙柯几乎冲过来。攀着栏杆上了马车,立刻就是泪眼朦胧。哭号声声震十里,知道的是云浩病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云浩挂了!

    “我的儿,苦了你了。”赵氏抱着云浩,如果边上没有老孙早搂怀里喂奶了。旁边的张妙柯哭得泪眼婆娑,似乎也有点儿那意思。

    “娘,苦个啥。这不是好好回来了么,您压住我头发了。”

    “哦,咱这就回家。到家了就好,到家了就好。”赵氏慌忙抬起胳膊,长头发就这点不好。经常会被压住,如果这时候起身一拽,那是钻心的疼。云浩和张妙柯,就经常有这种麻烦。

    “这位是孙道长!”老孙在一旁讪讪的,都是女眷他想躲可马车就这么大。赵氏和张妙柯又堵住门口,老孙想出去都出不去。

    “哦,孙道长好。”赵氏对着老孙问好,可眼神很快就回到云浩身上。在老孙身上,连两秒钟都没停。很显然,乡下女子的老娘不知道老孙的来头。

    赵氏不知道,张妙柯却是知道的。听说这老道就是大名鼎鼎的孙思邈,张妙柯立刻眼睛一亮。“原来是孙道长出手,奴家代娘亲和夫君谢过孙道长。”尽管车厢里面空间有限,张妙柯还是努力的施了一礼。脸上带着和煦热情的微笑,小小的嘴正好露出四颗牙齿。大家闺秀风范显露无疑!

    “呵呵呵!贫道只是略尽秒薄之力而已!既然到了庄子上,还是尽快将浩哥儿抬到屋子里。毕竟马车不比屋子里暖和!”老孙很谦虚,赵氏和张妙柯身上喷了香水。老孙很不喜欢这味道,鼻子闻惯了这些味道。对其他药材,就没有那么灵敏。

    为了保护自己的鼻子,老孙非常想跳窗户出去。

    “哦,对对对。到家了,还待在马车上做什么。刘老六,快叫人把浩哥儿抬下去。”赵氏在车里一喊,殷勤的刘老六便带着两名家丁上了车。见到云浩的样子,同样是涕泪横流状似出殡。

    终于又回到自己温暖如春的小窝儿,苑儿贴心的给云浩窝好被角。老孙打了个转,便寻了个借口落荒而逃。这屋子里也不知道喷了多少香水,老孙很有一种打喷嚏的冲动。

    赵氏坐在云浩床前,无论云浩怎么劝。眼泪就是止不住的往下掉,云浩显得很无奈。最后只能装昏迷,才算过了这一关。

    “娘亲走了,还装什么装。哪里有昏睡过去,眼皮还会动的。”张妙柯温柔的小手伸进被窝儿,在云浩大腿里子上掐了一下。接着还向上摸了一把……

    “我是病人,别逗弄我。”云浩烦死这个有女流氓潜质的大家闺秀。摸摸索索的什么都干不成,老子八岁……啊不对,过完年了老子算是九岁。老子九岁的身子骨,还霍霍不了你这颗花骨朵。

    “你把手从我裙子里面拿出来,我就不祸害你。”张妙柯一把拽出了云浩作恶的爪子。

    ********************************************************************************************************************************

    终于不用过颠沛流离的日子,云浩感觉家就是天堂。每天躺在床上,就会得到最精心的照顾。整日里美女环伺,香波流转。这他娘的才是人过的日子,云浩觉得为了李家的利益东奔西跑。简直蠢透了,两世为人这个时候不享受,还他娘的什么时候享受?

    云浩这段时间不在家,家里又盖了一间花房。里面栽满了各式各样的花朵,张妙柯在这方面无师自通。居然懂得利用温度,来控制花朵开放的时间。云浩认为这纯粹是腐朽的贵族生活,造这么个花房更应该种点黄瓜豆角一类的蔬菜。不管怎么说,在这温饱尚未解决的年代,养花实在是奢侈。

    “你懂个什么?还种菜,这些个花还没长成。已经有人订下了,你就是种出十亩地的黄瓜,也只能换两盆花。”张妙柯说得非常长气!

    自从张妙柯在元日那天,给晋阳城数得着的家庭各送去两盆花之后。订单就像雪片一样飞进了云家庄子,能种出绿菜已经算是神仙手段。大冬天的居然还能养花,而且这花还结的都是花骨朵。到了家里没两天,就鲜花盛放。

    大清早的没了碳灰,现在还有香喷喷的花朵摆在卧室里。家里的大妇都拿这东西当成大妇的象征,小妾的房间里敢摆一盆,分分钟拉出去打死。

    爱花的人中,最痴迷的算是长孙。她的最爱是牡丹,作为云家最重要的合作伙伴。很自然的花房里面种满了牡丹,郑观音喜欢的芍药只占了很小的一个角落。

    张妙柯不太喜欢牡丹,这花好看不假。不过没什么香气做不成香水,现在香水已经是云家的支柱型产业。据说已经远销到洛阳,宫里的嫔妃在国丧期间,都有悄悄下订单的。据说,连新任皇后萧氏也在偷偷的用。

    云浩无话可说,就土地利用率单位效益来说,张妙柯是对的。她用最小的投入,实现了最大产出。绝对是投入产出比的黄金分割!

    大好的天,云浩躺在花房里面。身边除了有美女侍候,还有各色鲜花环绕。在大隋的冬天,就算是新任皇帝隋炀帝杨广,都未必有这待遇。得天独厚的条件,不好好睡一觉,怎么对得起劳碌奔波的身体。云浩躺在摇椅上,苑儿贴心的位云浩盖上毯子。跟着云浩屁股后面时候,绝对不能让云浩再着凉,如今是她的首要任务。

    “起来,起来!”摇椅被人踹了两脚,云浩差一点儿从上面掉下来。苑儿在旁边敢怒不敢言,云家的客人里这位是最不能得罪的。夫人可是仔细交代过。

    孙思邈在云浩摇椅面前走了八趟了,仍旧不能感化这个冥顽不灵的懒货。在云家庄子待了半个月,老孙算是彻底领教了这位神童。懒惰的令人发指,能躺着绝不坐着,能坐着绝不站着。

    这些天老孙在云家庄子备受震撼,大冬天里面居然能吃到绿色蔬菜。在洛阳,就算是亲王也不见得有这待遇。庄子里整天雾气蒸腾的蒸酒,那酒就不是给人喝的。老孙尝了一口,从嗓子眼一直辣到了胃。整条食道好像着了火,熏天的酒气直冲脑浆子。

    孙思邈不止一次,见到过偷喝酒的家伙。第二天寻死觅活痛不欲生,可偷喝的人仍旧络绎不绝。张仲坚一到云家庄子,就爱上了这玩意。每天早上都见到他脑袋上缠着一个布袋子,据说这样用力的勒可以减轻痛苦,也不知道有什么科学依据。

    就是这东西,可以用来疗伤。孙思邈在侯君集和长孙无忌身上见过疗效,非常非常的好。据柴绍说,八九月的天气里。这东西成功阻止了李二的伤口恶化,那么热的天气。李二伤口不化脓,人不高烧。在这个年代来说,这就算是奇迹。

    不仅仅如此,炉子,蜂窝煤,炼制的焦炭……!所有的东西都让孙思邈目不暇接,可明明弄出这么多好东西,一身怪本事的家伙,却懒惰的令人发指。

    好好的暖棚,也不说在冬日里种植一些药材。却种这些花花草草,真是暴殄天物。

    这位爷得罪不起,今后家里人有个啥毛病还得求着人家。云浩被踹了,也只能趴起来施礼。

    “小子在想一个方子的配伍,只是缺了滇南之地的一味叫做田七的药材。如果有那种药材,便可以造出上好的金疮药。遇血即化,可迅速封闭伤口,防止出血。药材的配伍有……”为了忽悠老孙,云浩干脆将云南白药的方子贡献出来。如此神药,对付老孙这种药痴最是有效。

    “你说只要有田七那味药,真的就能只制造出上好的金疮药?遇血即化?”老孙抓着云浩的脖领子道。

    “正是,小子还知道……!”云浩正要说,忽然见到刘老六被狗撵了一样的窜了进来。边跑还边喊:“打起来了,打起来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