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懒唐

第一百五十七章 招揽    文 / 千年龙王l 更新时间: 2017-10-01 21:1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云浩感觉自己变成了一条鱼,四周黑漆漆的。? ?? 两旁不时幻化出各种各样的人形,有前世的也有今生的。上辈子年迈沧桑的老娘,这辈子年青守寡的母亲。容貌上差了很多,眼神却是同样的慈爱。还有自己的孩子,孙子,和上辈子的老婆,他们似乎都在忙自己的事情。无论云浩怎样呼唤,这些人都好像没听见。

    让云浩吃惊的是,越到最后眼前的人似乎就越少。老娘的脸逐渐模糊,取而代之的是赵氏。老婆的脸更加模糊,转过头来的时候这明明就是张妙柯的脸。

    “轰!”黑暗崩塌了,一道亮光亮得刺眼。云浩感觉自己被一股大力吸引,身子直直的便被吸进了那亮光之中。

    “醒了!醒了!”有女人欢呼的声音,云浩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眼前还是白亮亮的一片,声音却听得十分清楚。有些耳熟,但想不起来是谁。

    眼前景物逐渐变得真实清晰起来,一张俏美的脸出现了云浩面前。勾魂夺魄的眼睛,挺翘的鼻子。嵌着酒窝的双颊,瓷娃娃一样娇嫩的肌肤。

    “红拂?”打死云浩也想不到,自己睁开眼睛看见的居然是红拂女。

    “醒了!醒了!”红拂女显然很是激动,不住的重复着这两句话,忽然间她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溜烟儿的便跑了出去,丢下一脸懵逼的云浩。

    人走了,云浩一肚子的话没办法问。只能打量一下这屋子,屋子很简单。一张案几,一张地席。案几上摆放着一套茶壶茶碗,剩下的就算这张床算是家具。窗子用桑皮纸蒙着,看看青色的天光就知道,现在是白天。似乎还是早晨的样子。

    “咣当”门被撞开,涌进来一大群人。

    都是老熟人,只是样子比较凄惨。柴绍的胳膊吊在脖子上,侯君集脸上好长一道结痂的伤口。李靖依然是那样潇洒,身旁站着一个仙风道骨的老道。后面钻进来两具木乃伊,不知道是谁。红拂女反而被挤到了最后。

    “我这是哪儿?”云浩一脸茫然的问道。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孙道长您再给看看!”没人回答云浩的问话,柴绍脸色通红,那只完好的手在大腿上搓来搓去。

    云浩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儿,那老道就薅过云浩的手。手指搭在云浩的手腕子上,闭着眼睛似乎在号脉。房间里净的可怕,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生怕自己喘气声大了些,影响到这位道长的诊治。

    “没事了,只要慢慢调养应无大碍。”良久,那老道才放下云浩的手。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的声音非常大,云浩认为他们没憋死已经算是奇迹。

    “浩哥儿……!”没等别人说话,木乃伊兄弟先开了口。居然是来顺儿的声音,不用问另外一具木乃伊肯定就是齐彪。这俩家伙,连上茅房都在一起。

    云浩看着这一屋子人,觉得似乎少了那么一个。“长孙无忌呢?”云浩最后的记忆,就是长孙无忌背着自己。在白亮的可怕的雪地中行走,喷着白气的影子倒映在雪地上,那印象十分深刻。

    “无忌没事,在你旁边的屋子里养伤。你们两个真是命大!”柴绍想到这些天的遭遇,不由得感慨道。

    “你们两个怎么……!”云浩实在弄不明白,为毛来顺儿和齐彪被包成了木乃伊。看样子,似乎也没受多大的伤。

    “我被人堵在茅草房子里,那些人打不进来就放火。如果不是猴哥儿,我们两个都被烧成焦炭了。”来顺儿提到那天的场景,仍旧心有戚戚。

    侯君集脸上有一道狰狞的伤疤,看样子结痂没有多久,边缘仍旧有些红肿。缝针的针脚粗一针细一针,这小子破相是一定的事情了。这一刀从眼角一直划到了嘴角,如果再大一点儿或许眼珠子都会被劈出来。再看看负伤的柴绍,可以想见那天在无名庄子上有多凶险。

    “我们被人伏击,刚刚开始家将们便伤亡大半。无忌保着你逃了出去,我们大家在后面断后。本来都被贼人给围了,幸亏遇到李主簿还有那位张先生。”柴绍简单的说了下那天的事情,云浩这才现门边上的阴影里站着一名巨汉。

    那张丑的精致的脸云浩怎么会忘记,不是张仲坚还会是谁。难怪柴绍等人能够逃出生天,原来是遇到了李靖和张仲坚。这两个家伙出手,那些伏击自己的人肯定在劫难逃。

    “这位道长是……!”事情问明白了,云浩便看向身前这位中年道士。

    “呵呵!浩哥儿你真是命好,这是李主簿的朋友孙思邈孙道长。如果不是孙道长给你行针,你连药都灌不下去。孙道长真是神医,一副药下去你就醒了。还不快谢谢孙道长。”见云浩问,柴绍立刻便眉飞色舞的介绍起身边这位老道。

    我的个老天!孙思邈,这老道就是被称之为药王爷的孙思邈?云浩立刻想爬起来,给老孙行个大礼。这种偶像型与实力派相结合的高人,必需行大礼参拜。

    胳膊软的好像面条,撑了两下居然没撑起小小的身子。老孙赶忙将云浩按住道:“小友不必如此!”显然,老孙看惯了这样的场面。

    “你现在静养便好,待你病好了。贫道与你参详一下,到底你那个酒精是怎么救人的。这小子受了这样的伤,用你的方法用针缝起来,再施以酒精。居然没有太过肿胀,真是奇迹。”老孙是个纯粹的人,对于医学他有着变态般的迷恋。看到一样可以治病救人的法子,他会兴奋的像个孩子。没揪着云浩的脖领子拷问,已经是在照顾他是个病人了。

    “这孩子刚刚醒转需要静养,大家都出去吧!”老孙按住了云浩,转身便驱赶身后的那些家伙。尤其是很想留下的侯君集,在屁股上挨了一记大脚板之后。侯君集给了云浩一个无奈的眼神,跟着众人走了出去。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云浩在床上一躺就是三天,这三天里都是红拂在无微不至的照顾自己。馨儿那丫头,现在还在洛阳。也不知道有没有被杨家霸占,云浩估计杨素吃像不会难看到那个地步。

    一晃三天过去,云浩终于可以起身走动。一手扶着红拂,一手扒着门框云浩走出了房门。这是一座大通院,长长一溜瓦房。长孙无忌就住在自己隔壁,午夜梦回的时候时常能够听见他的惨叫。

    从红拂嘴里得知,这里是临汾郡。云浩膛目结舌,没想到长孙无忌在雪地里迷失了方向。居然将自己带到了临汾,还好这里的郡守与李渊关系不错。柴绍找到郡守自报家门,立刻便得到了安置。据说明天,李二会亲自带着人来接自己一行。看起来,李渊对自己还是蛮重视的。

    长孙无忌比较惨,手上缺少了一根尾指。脚上少了两根脚趾,脚后跟上被挖去好大一块头,几乎能够看到白森森的骨头。天知道这家伙背着自己在雪地里走了多久,没有截肢已经算是老天爷照顾。

    手上腿上脚上布满了红色的硬疙瘩,都是下过苦的人。云浩知道,这种冻伤恢复起来最是难受。那种麻痒能让人恨不得将手脚都剁了去,长孙无忌能每天只是吭吭唧唧,已经算是一条汉子了。

    “想叫就大声,谁说惨叫就不是好汉了。你叫长孙无忌,不是关云长。牙咬那么紧有蛋用!”云浩用个小盆烧热了醋,给长孙无忌洗手上和脚上的冻疮。这是民间的土法子,效果虽然不能说是立竿见影,却也不算太差。

    “你……你小子这张臭嘴,真应该趁着你昏迷,割了你的舌头去!”长孙无忌脸上的肌肉一抽一抽的,现在他很有一种将手剁下去的冲动。

    “后悔了,晚了!敢用你的脏手往我嘴里塞臭烘烘的狼肉,今天就休想逃脱我的手心。”云浩使劲搓着长孙无忌的脚。这样可以让醋酸尽快的渗进皮肤里,只要洗上几天麻痒就会缓和许多。而且,今后冬天也不容易复。

    “哼……!啊……!”长孙无忌努力克制着自己,他知道云浩这是和好的表示。只是小孩子的任性,让他好话不得好说。到底还是个孩子,身上没些孩子气怎么成。

    “享福吧你!老子都没给娘亲洗过脚,你小子享福享的都造孽。擦擦,难道还要老子给你擦脚?”云浩用热醋细细的给长孙无忌搓了一遍,随手将一条布巾子扔在长孙无忌脸上。闻了闻手,一个高窜起来。跑去自己房间洗手去了!

    能在冰天雪地里面没丢弃自己,无论长孙无忌为了什么,云浩这个人情都拉大了。对于他几次想砍自己脑袋的事情,云浩只能选择性的遗忘。

    李二来了,带了了数百名彪悍的骑兵。一个个盔明甲亮的,冻得好像一只只乌龟。大冬天的穿着铁甲在身上,这滋味儿绝对不好受。

    “这个仇,暂且记着。”李二虎着脸听完柴绍的述说,恶狠狠的说道。

    云浩撇了撇嘴,明明就是拿杨素没办法,装什么嘴上的英雄。天可汗,原来也有这时候。

    “国公爷怎么个说法!”柴绍很想知道,李渊到底是个什么说法。

    “你在临汾不知道么?圣人崩了,杨素现在是尚书左仆射。就连宇文述都要看他的脸色,真正的权倾朝野啊!”李二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圣人崩了?前些时我在洛阳时,宫里的说法还只是圣人身子微恙。怎么短短的半个月就……!”柴绍惊骇的说道。这些天在临汾,的确是消息闭塞。

    “圣人崩的奇怪,听说头天还见人问事,晚间便崩了。现在谣言很多,听说银青光禄大夫伍建章为了遗诏的事情被斩。

    这也不怪你,咱们是自家的快马驿报。朝廷的抵报,估计这一两天就到临汾。收拾收拾,咱们先回晋阳在做打算!”现在是非常时期,李二一秒钟都不愿意在外面耽搁。

    “二爷,那李靖和那个叫做张仲坚的似乎有些本事。这一次又救了柴绍一命,是不是劝劝他们一起跟咱们走。如果能在府里办事最好,就算不能在咱们府里办事,也得报答人家的救命之恩。”

    云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柴绍就是李家的死忠粉。都这时候了,还想着帮李家招揽人才。李家嫁出一个闺女就圈了这么个人,真他娘的太划算了。

    “嗯!李家不能做忘恩负义的事情,替我引荐一下。这便去拜会李靖与张仲坚二位先生!”李二点了点头,便与柴绍去为李家招揽人才去了。

    “你妹夫走了,去看看能不能把李靖拉去晋阳。探头探脑的,也不怕把脖子抻了。”云浩看到脖子抻的老长的长孙无忌揶揄道。

    李二这事儿做得比较过分,自家舅子就在旁边不去看看。见过云浩之后,便去寻李靖。云浩都感觉到一股被抛弃的味道,如果是自己被这样对待,云浩绝对不会是长孙无忌这样子。

    “哼!小小娃娃,你懂个什么。自家人,哪那么多道道。”长孙无忌嘴上说,但暴虐的语气却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

    云浩也懒得理他,不是救了自己的命就要好的跟一个人似的。

    “孙道长,我要回晋阳。反正您也是云游,不若跟我们回晋阳怎么样。小子有些方子,要和您探讨一二。”云浩带着一脸天真的笑,跑到老孙是院子里。老孙这样的稀有人才,绝对要弄到云家庄子去。这辈子最保险的事情,就是有一个名医朋友。孙思邈是特级医师,这样的人不弄回到云家庄子里去,那不符合云浩的性格。

    “晋阳?明天就回去?”老孙明显一愣,说实话所谓的云游其实也没个啥目的地。走到哪,也就算是哪。老孙对于去晋阳并不抵触,更何况还可以和素有名医之称的小云浩探讨一下医术。话说,孙思邈对于云浩缝伤口的疗法非常感兴趣。

    他仔细观察了侯君集的伤口,红肿正在慢慢消失。而且人也没有烧,尽管现在是冬天,这种状况也是十分难得。

    更让老孙惊奇的是,云浩昨天用热醋给长孙无忌洗了冻伤的手脚。今天长孙无忌就说麻痒已经减轻了许多,老孙检查之后觉那些红色的冻疮疙瘩,也开始有好转的迹象。

    老孙几乎没怎么考虑,就答应了云浩的请求。早有准备的云浩一声呼哨,立刻就有人进来响马进城一样帮老孙搬家。

    “不是明天才走么……!慢点儿!别摔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