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幻想世界大穿越

第一百四十一章大凌河劫数暗起,天机变冥河布局    文 / 辰一十一 更新时间: 2017-10-01 13:5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冥河收了云头,下方那些军士本来看见天上那连绵百里莲花一样的云朵有趣,眨眼间云朵降到了地上来,缩小成亩许大小的一朵,吓得崩散而去,冥河看了也是暗自摇头,这还是明朝最精锐的关宁军,都如此不堪,可见军备荒废的如何?

    他降在校场上,直去吴家父子所在的营帐,一路居然无人敢阻拦,直接见到了吴三桂。 

    吴三桂一夜没睡,精神有些异样的亢奋,冥河自然知道是为何,但本尊的算计他未必要去拆穿,故而只当不知,好声问道:“少将军,本尊那三个不成器的师侄儿何在啊?”

    冥河还有心开个玩笑,笑道:“莫不是你把他们放跑了?本尊话已经放出去了,若是没了他们,岂不是丢了我的脸?说不得就要收下少将军做个师侄儿,领人顶了他们的名字,前去闯阵了!”

    吴三桂可没把他的话当成玩笑,心里吓得够呛,暗道:“还好我把那齐鲁三英给看住了!不然他们不肯去死,偷偷跑了,反倒把我给害惨了。孤身去闯大军的军阵,居然还提前通知。这是人能干得出来的事吗?不知那三人的师傅,是怎么得罪了他这个做师叔的?这般去***他们。”

    口中连忙道:“仙长,齐鲁三英三位大侠还在营中做客,我这就让人去请。昨***以家父的名义叫阵,丢脸也是丢家父的脸,与您无关啊!”

    如今冥河炼成天魔元神,第一神通便能感应人心,就算是天仙一流的人物,也能被他感应到一丝心里的想法,散仙以下的更是如不着片缕,没有一丝可以隐瞒的念头,吴三桂这点小心思在他眼里如同掌上观纹一般清楚。

    只见吴三桂喊来一个亲兵,耳语了几句就让他出去,冥河看的清楚,这亲兵不是***人,正是昨天座上的一位武林高手,如今神智虽然清醒,心底的念头却被一股圆环似的禁制约束,只留下忠心与吴三桂的念头。

    元神一扫,果然昨天那些推脱不同意的人,乃是军中并非吴家父子心腹的将官识海之中都多了这个圆环。

    当下暗中点头道:“果然昨天晚上吴三桂也没闲着,试用了一番惑星环自带的神通,可惜这人对修行之事无知了一些,做的不够隐蔽,在我眼皮底下也敢随意使用,还是太鲁莽了一些。不过也好,免得我还要废些心思杀了这些人。”

    “本来想让他们在今天为国殉身的,既然吴三桂收服有用,那就算了吧!”

    “以我算来,他们在吴三桂手中也活不了多久,不久就是吴家父子的大劫,本来是丢官免职的灾难,现在我助他一把,火上浇油,变成了一次生死大劫……只是不知是我那一嗓子的功劳,还是本尊的算计?”冥河掐指验证:“反正恼羞成怒的黄台及是不准备让吴镶活着回去了!”

    “吴三桂啊!吴三桂!要做这此大劫的主角,升官财不如父母双亡啊!老是被吴镶压着,对你的气运不利,吴镶死了才有你建功立业的机会,不要感谢我,要感谢,就感谢本尊陈昂吧!”

    过不多一会,亲兵就领着李宁等人过来了。冥河法眼无差,李宁不但没有学习昨天传给他的三门大术,反而更加精纯于陈昂所传的***,更借着魔道的法威,将本身武学打磨的愈加精纯,杨达身上隐隐潜伏一股杀气,却是沾染了冥河魔道之故,但依旧以陈昂所学的***为主,只是参考,借鉴了一些。只有周淳,不但没有魔气杀气,反而多了一点佛门的念力。

    冥河当即眼神一凝,心中隐隐冷笑:“哪里来的佛门秃驴,想蛊惑我家的徒弟!”

    “定是白眉老秃驴,算到了李宁的缘分,知道他女儿是日后峨眉大兴的关键,派出徒子徒孙来蛊惑,只是李宁老成持重,知道厉害,不敢擅学这些外道法门,就通过周淳来迂回。好你个白眉死秃驴,白谷逸都不敢横插一手,你倒是冒出来了!”

    “周淳受外道蛊惑,还是道心不够明澈,尚需打磨啊!”冥河随手就给周淳种下了一道魔念,这道魔念非但会在他练气修行的时候,冒出来打磨他的道心,更是会与佛门念力冲突,让人看到周淳就会无端生出一点憎恶的念头,正是怨憎天魔的本事。

    这等仇恨光环平常没有什么用处,只是在与人动手的时候,砍向他两个义兄的刀十有四五被他承担而已,这次考验,周淳注定要比别人承受更多的磨砺。

    这完全就是冥河弥补他道心不纯的苦心,绝对和冥河讨厌秃驴没有关系。

    冥河微微笑道:“三位师侄儿这就起程去罢!师叔在这里,祝你们平安归来,此去定要带回那黄台及的人头,如果不能……那就顺便带封祖大寿将军的回信回来吧!”他说到这里微微一顿,从法宝囊中取出三物递给他们。

    “师叔别无所赐,三件兵器还是给的起的,师侄儿尽管拿去,大杀特杀一番,叫那建奴北掳有来无回!”李宁等人看着自己手中铭刻着无数诡异符文,看上去就不像什么正经东西的三件武器,只得点头答应。

    三人攀上旁边吴三桂准备的三匹骏马,朝大凌河城堡疾驰而去。

    黄台及亲披战甲,坐镇建奴大营之中,朝四方贝勒,旗主以蛮语大声喝道:“今天就是那明将吴镶放言破我大金精兵,直入大凌河城中之日。众贝勒,南人如此侮辱我父努尔哈赤,不将此人级取下,如何泄我心头之恨?”

    众贝勒连忙俯身下拜,一众女真大将也都道:“奴才定为主子出这一口气,让他们有来无回。”

    黄台及一个一个的扫过下面跪着的兄弟,冷笑道:“贝勒们不要忘记,我父也是你父,受此侮辱,若是不能提他头来,我固然不孝,你们一个个也罪大恶极。”

    敲打一番一番这些想要借此损伤他权威的贝勒,黄台及才安抚道:“那明将敢如此说,定有依仗,我看他声音似乎是法术所至……哼!那******以为凭着一点邪术,就能损伤我大金的威名吗?去信岳托、阿济格,锦州至大凌河各个要地截杀来人!”

    “***有他们的神仙,我们大金也有自己的巫师,若是那来的***真有法术,就去请军营里的佛爷和萨满来,那些投靠我们的***法师,也不妨一用。”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