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347章 我的儿你在哪    文 / 灰头小宝2 更新时间: 2017-10-01 13:4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韩世忠的确有一份名单,到底哪些人是骨干帮手,哪些人是人云亦云的,韩世忠的确是能说出个一二三来的,仅仅是他所部的触手是有限的,但他麾下有一群“五铜钱”也是扩散在流民间,最大的辨认帮手,就是这些人。?? 之鱼,但是这种情况任何时候不可避免,主要的人揪出来砍了,形成威慑也就差不多了。世间上,原本就没有完美。

    持续到傍晚的时候,城外血流成河,一百几十个流民的脑袋被砍下来挂在城头上了。剩下的两百多人被抓。

    被抓的人中,各种人都有,有的是后来大乱时候持械恶意伤害他人、而又罪不至死的,还有些是的确有过煽动闹事嫌疑、却未能确定是否有“领取五辽币”的人,这些都暂缓行刑,抓起来进一步调查。

    小高的这次行动会带来多大的政治意义暂时不知道,将后来会让史官怎么评价,高方平也不关心。

    这样的执法是否存在矫枉过正,高方平更是两眼一抹黑不知道去问谁。高方平在城外砍的血流成河的时候只知道一点:这也是打仗,是意识形态不同的情况下,两个势力、两个立场的斗争和较量,没有谁是圣母,输的一番被清洗,几乎是毫无例外的历史规律。

    成王败寇说的就是这个,历史她从来就不曾温柔过。生了**总有人要死,也总是两方都输了。

    指望活下来的人吸取教训也从来都是一种奢望,因为那不可能,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但是人类总是惊人的愚蠢,几千年岁月都在重复的同样愚蠢的错误。是的,包括熟读历史的那群人在内。

    这些情况兴许能通过教育在一定程度上的缓和,于是基于这次高唐时间,高方平一边砍脑袋,一边已经在心中酝酿往后的教育体系框架,顺便怎么完善《论执政者良心》也有了新的想法补充……

    抓了两百多人,砍了一百多人,流民事件基本进入尾声。其余人不罪,但是暂时编为难民营驻扎城外,成立聚集区,严管秩序。

    林冲的猎豹营乃是最有处理难民经验的队伍,于是此番猎豹营暂时不入城,驻防城外难民营地,提供干粮,颁布卫生条例,提供一定量的简陋帐篷,帮助难民建立新的简陋家园。

    高方平当时承诺过,不保证他们吃饱穿暖,但是凛冬将至,只要高唐还是朝廷的天下就尽量不冻死饿死他们。来年开春后怎么办,鬼才知道,又没有一个无所不能的老爷爷在充当高方平的“系统”,许多事情需要执政官去尝试和作为,摸着石头过河,让他们有一个希望。

    孔子说人性本善,韩非说人性本恶。高方平认为他们都错了。人性是复杂的,统一的特点是人们总需要一个效忠的对象,到底是总理、总统、主席、头领、还是皇帝从来不重要,需要那个当权者,给他们一个希望。

    当他们效忠的的对象、给他们希望的是别有用心的头领时,他们就聚集起来威胁城门。。

    当给他们希望的对象是高方平时,他们就暂时的相信:一起努力,是有可能丰衣足食的。

    无一例外的在一,老百姓都会选择相信一个人,看他们谁说的更好,这就是——政治。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统治,这是政治的一部分,没有统治的地方会更加的黑暗和混乱。难民营里现在有一群天然的骨干在领导者大家,他们可以得到双份的干粮,驻扎最好的帐篷,这些人就是当初选择了相信韩世忠的那群市侩、相对聪明的家伙。。

    他们算不算流民的叛徒并没有人去理论,事实上他们现在是朝廷的功臣、在关键时候做出了正确选择就是有功,有功就会得到比别人更好的待遇,在后世也是这个道理。

    当然如果从政客们的视觉出,这群家伙是聪明又猥琐的人。其实朝廷上的权贵们和他们一个德行:有人的地方就有立场,他们现在就是在政治上“站队成功”了而已,那当然就会进入“利益群体”。

    天下事并没有什么事新鲜的。大家都在游戏规则之下做鲨鱼而已。当然既然有个规则,大多数的鲨鱼还是愿意遵守的,少数违反的自然居被其他鲨鱼咬死……

    永乐军入城之后,高唐的宵禁并没有解除,相反进入了更加严格级别的宵禁。

    入城的永乐军三个营打散,开始以“都”为单位进行巡逻。并且打算派人暗中潜伏,去监视柴家的动静。关于此点,裴炎成非常的不赞同,老裴素来知道高方平的杀伐决断和丧心病狂,这样的安排下,虽然高方平嘴巴没说,但是老裴怎是白痴。

    “只有一种可能,大魔王要对柴家动手了!”这是裴炎成在心中的推论。

    裴炎成来的目的之一,就是监督大魔王不能牵连过广泛,尤其不能去动坊前有太祖皇帝题字的柴家。

    临行前老奸巨猾的梁中书严厉警告:看紧那个脑子有坑的猪肉平,别让他用老夫的军令,把老夫拖入无尽的政治灾难中!

    妈的朝廷风暴和老裴这样的县官有个蛋的关系啊,老梁的死活裴炎成也真没有多关心。柴家是否被猪肉平黑吃咬死,裴炎成更加没有兴趣干涉。然而规矩就是规矩,既然接受了此行的监军任务,身负留守相公的将令,老裴真不能让猪肉平乱来,所以从城门去高家的一路上,他对高方平的一系列命令不满,两人生了争吵,进而差点打了起来。

    “别管这个傻子说什么,执行老子将令!”高方平威武霸气的摆手后,于是史文恭和梁红英两大高手就准备去执行监事柴家的命令。

    」源希缓笥帽拮又缸攀肺墓У谋亲拥溃骸澳阋歉依肟徊剑竟倬桶涯阏读思榔欤 br />
    史文恭大怒,却是又做声不得。这事上裴炎成有最终决定权,毕竟永乐军进兵高唐的合法性,是裴炎成提供的。

    高方平也不是一味的犯浑,老史这也是夹在中间难做人了,作为武将,他真不能违背裴炎成的命令。

    思索片刻,高方平朝梁红英摆了摆手道:“你独自去,小心,安全第一。”

    梁红英去了。

    她是民,不在老裴这个酷吏的节制之下。虽然官府也拥有对民的命令权,但是高唐目下的民政权在高方平手里,而不是老裴的手里。

    被小高钻到了这样的空子,老裴险些气死,却只能干瞪眼,毫无办法。

    “乱高唐者,乱朝廷者,必是你猪肉平,希望你知道你在做什么?”裴炎成指着高方平的鼻子怒斥道。

    高方平很正经的道:“我本来是要动手打你的,但那又会显得有些不文明,我一向以德服人,你最好不要把我逼到绝境。”

    “哇哈哈哈!”老裴惨笑道:“我他娘的笑的要死,你高方平居然毫无廉耻的说你以德服人,城头上开战的第一时间,身穿刀枪不入盔甲的你,躲在我裴炎成的身后,也是没有谁了,号称骁勇善战的将门子弟猪肉平有这作为,可以写一本小说了。”

    “你写小说绝对扑街。”高方平说这么说,也不禁老脸微红。

    在场的全部人都是明白人,都是永乐军的嫡系,大家也都知道小高相公怕死乃是招牌了,他就这德行,然而他也比谁都冲动,比谁都喜欢用暴力解决问题。

    还未到高家。眼见王罴扶着一个瞎了眼的老太婆走来。

    说是说老太婆,她年纪并没有多大,四十出头的年岁,对于底层的苦人,基本已经是风烛残年了。

    王罴扶着她一边走,老太婆没有眼泪,只是用手向前摸索着,轻声在喃喃絮叨:“儿啊,我的儿你在哪……儿呢。”

    路过的时候高方平勒听了马,观察了少顷。

    王罴憨憨的样子道:“这就是我那朋友的老娘,大人莫怪,她脑子也不算太清晰了,让我带去看他儿子的尸体,算好当时没有火化,用石灰腌制了。请大人批准去见一面。”

    高方平点了点头,寻思少顷问道:“大娘还有儿子吗?”

    老太婆脑子有少许糊涂,不会答话了。

    王罴代为回答:“她一共有四个儿子,三个都从军了,因为当兵有粮食吃。大儿子和二儿子在西北服役,但是打战打死了,三儿子犯了事,在宋辽边境信安军服劳役。留在高唐的是小儿子,平时和我一起做苦力,但是城门攻防战的时候被敌人杀死了。”

    原本有些烦躁的裴炎成到此也楞了楞,谈不上肃然起敬,却也立即下马了。

    高方平养着脑袋考虑了一下,跨上战马之际说道:“大娘辛苦一生,三个儿子殉国,本官能否向朝廷为你请来‘烈士世家’的牌坊也不确定。我唯一可以保证的在于,我会把你最后一个儿弄来高唐,帮他弄回民籍,获得田地,留在身边照顾你。其次我保证你的儿子不会白死,战死在西军的给我二十年,我问西夏连本带利的拿回来。在高唐保卫战中殉国的小儿子,十天之内,我就把他的血债拿回来。”

    “可以这样吗,我三儿子犯了罪被配信安军戎边,能还民籍吗?”瞎子老太婆喃喃道。

    “大宋律没有详细规定,但应该是可以的。作为法官,我猪肉平认为他已经不欠国朝了,他所欠下的东西,他的兄弟和娘、已经连本带利的还清了。从法理上来说,我猪肉平认为他能继承他兄长和弟弟、以及你的遗产。那么依据太祖皇帝开的先例,我就推理得出,你们的功劳,也是你们的遗产之一,所以理论上,可以给你的小儿子一定优待。”高方平语气很平静,说着就骑马走远了……(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