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幻想世界大穿越

第一百二十二章北地雄城掩废萌,中土忽闻故人信    文 / 辰一十一 更新时间: 2017-09-30 19: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入中土后,冥河并未直往西昆仑而去,经过金陵栖霞山时也未停留,前者是因为机缘未至,不好打草惊蛇,后者是因为他现在用的是冥河的身份,不好和故人会面,还是等本尊前来时,再去栖霞官为好,此时气运勃于辽东,据陈昂推算,他三个徒弟,全在关宁一线,主持抗鞑事宜。  

    其中二弟子杨达劫数缠身,气数已至最低潮之时,却是犯了死劫。

    陈昂算来乃是他命中注定的一劫,原定命数之中,他此劫未过,遭到汉奸出卖因而惨死,才有后来齐鲁三英只剩两人的遗憾。

    此时虽然因为陈昂插手,劫数有变,那一线生机大了许多,但依旧异常凶险,根据陈昂推算只怕还和之前龙飞、毛太之死有关,以他们如今的法力,等闲左道也奈何不了,但终究未得陈昂真传,遇上散仙级数的旁门魔头,依旧凶险。

    这便直往辽东而去,中途遇上往来的同道,也是血云一提,即刻掠过。

    他驾驱血色遁光怎么看都不像好人,这一路遁来,不知惊起多少修道之士,还是他遁光甚快,别人才看到一点端倪,就被他越过去,再追在后面也来不及,才未受什么纠缠。

    大明北京曾是前朝故都,本朝的开国皇帝嫌弃它荒远,原本将都城设在金陵,那是金陵古都还唤作应天城,便有此因,只是后来那大明开国太祖的儿子里,出了一个极了不起的人物,却未承大统,后来同室操戈,将他那侄子皇帝赶下了台,唤作成祖皇帝。

    那成祖皇帝再看金陵城就觉得太过繁华,常言道温柔乡是英雄冢,长久不利于国气,才迁都过来。

    “我大萌文官爱财,武官怕死,才区区两百年,便是这坐镇北疆之都的剽悍民气,也挡不住他们废萌之心。那成祖皇帝果然有先见之明,若是让他们还在那金陵锦绣之地,只怕一百年前就把那帮官僚养废了!”冥河将遁光按在北京左近,依旧是一身黑衣少年打扮,颇为感慨的看着巍巍国度如此叹息道。

    “都城坐定北疆,以举国之力镇压区区一女真小族,尚且让他们做大。这满朝文物,举国官僚,乃至所谓文人士子,东林阉党,统统都是蛀国蠡虫。”

    “先秦以来,读书人便是汉人的脊梁,激昂文字,挥斥方遒,唯有明宋两朝,文人士子骨气已经被阉割,血气具丧,竟以把玩小脚,畸形审美为荣,当真是孔教害人,一群无救蠡虫,骨肉虽然还在,精神已经死去,这等儒士几如真儒之亡鬼,腐臭之朽物!”

    他这番话并未以法力掩饰,就站在城门附近,倒是让许多人听见,一干小民庸庸碌碌在这城门口,什么人没见过,也不想管这闲事。唯有几个文人士子有些愤慨,从两旁探出头来,想看看是谁敢如此说话,还有人想站出来呵斥的,也被旁边的友人暗中阻拦。

    此世神通虽然不曾显世,但修道人常在人间行走,异人剑侠之流的传说也有许多,武林侠客之流,更是充塞四里,陈昂这幅少年道装打扮,正中江湖上最难缠的乞、道、僧、老、妇、童之中两种。

    旁边城门官都只当没听到,这些儒士之中也不乏有眼色的,大家都是聪明人,犯不着招惹这麻烦。

    只有一个晋地的商人,听闻这话眼睛登时一亮,他认定敢如此说的人,必定有些本领,再看冥河的装扮,汉服据衣,服饰古朴。他行走四方,还去过海外行商,因此也有些眼力,认出这是万金难求的鲛菱所裁制,更是认定冥河不是凡人。

    因此赶上来,高声道:“这位道长说的好!切中大明疾患,见识不同凡响,小人张家口行商乔四,仰道长非凡俗之骨,乃是高逸之士,特来相请!不知可否得道长赏光。”

    若是陈昂在此,还会给些脸面和他说两句话,但冥河是何等性子,他看出这人杂念繁多,魔念丛生,若不是神魔图上众多天魔感应这大明众生,在红尘杂念之中磨砺自身之时,从这人的意识中闻得了一些有趣的东西,这周生几尺之地都是天堑,任他花上百年的功夫,也休想靠近冥河一步。

    冥河只是冷冷的看那乔四一眼,就拔步离去,理都不理会他。

    那乔四也是哑然,以他想来纵然那道童不喜他,也不应该如此无礼,岂料陈昂根本不给他面子,左右的侍从怒气隐隐,他们乔家在张家口也是当地一霸,纵然来了京城,也不觉得有人能不给他面子,若不是乔家招惹了一个大敌,不好生事,只怕现在就要给那少年一个好看。

    乔四初时也是恼怒异常,但他终究是经商成精的人物,冷静下来之后,更觉得陈昂不是等闲之辈,若无天大的本事,岂能有天大的脾气?在大明经商有成之辈,那个不是一贯会拿低放小之辈,反而觉得只是一番考验,赶紧跟了上去。

    陈昂一步跨出,看似缓慢,但他几个健仆疾跑追寻,也只是缀上一个影子。

    陈昂未进城门之往商路上走,渐渐崎岖偏僻,乔四纵然年轻的时候闯过海外,但如今久居富贵,身体早已不堪,但底子尚在,追了半天虽然丢了半条命去,却没落下。他知道自家大祸临头,此少年就是一根救命的稻草,因此咬着牙凭着一股狠劲,纵然陈昂影子都不见了,还是硬生生的挺了过来。

    直到两腿战战之际,才远远看见一个破庙,登时大喜过望,凭着最后一点狠厉跟了上去。

    进入庙中果然看到陈昂已经将小庙供奉的高台清理一净,自己在上面打坐,乔四不敢打扰,加上他已经认定陈昂就是他要找的人,当即带着家丁健仆跪在台下,他治家极严,一干人从下午跪到了黄昏,又跪到了晚上,三四个时辰过去了,一声杂音也没有过。

    纵然小庙蚊虫滋扰,天黑阴森可怕,也不动弹一下,可谓毅力惊人。

    陈昂元神从宁远远游回来,看到他们还在跪着,也不由感慨,这些商人纵然祸国殃民,大奸大恶,但一股毅力意志,却是人上之姿,大节有亏,小德却不缺。当即一点头顶,满堂银辉放出来,照的小庙灯火通明,对乔四说道:〔怀挛洳痪偷逆拥埽澳旰褪甯盖巴戏降氖焙颍恢幽睦镅Я艘惶籽ǖ朗酰返靡簧砦湟铡br />
    与他结仇之后放言要取他全家性命,只是因为有人相护,才没有立即难,但如今他后台遭了秧,眼看仇人就要杀上门来,实在没有别的法子,才求到陈昂身上的。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