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懒唐

第八十七章 娶媳妇从来都是艰难的    文 / 千年龙王l 更新时间: 2017-09-30 19:2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张妙柯痛并快乐着,云浩却有想死的冲动。 也不知道老娘从哪里请来的妇人,将云浩扒得光溜溜的塞进桶里洗澡。异性搓澡不是没见过,可用柳树枝子抽就过分了。这不是在搓澡,这他娘的就是在虐待儿童。赵氏不但不阻止,还站在旁边笑吟吟的看。云浩很怀疑自己是充话费送的!

    杀猪一样的声音从屋子里传出来,齐彪和来顺儿脸都白了。齐齐回头看向坐在椅子上的侯君集,这货还好。算得上是镇定自若,只是端酒杯的手不自然的抖了一下,酒水洒满衣衫。

    拿了大袋的钱财,妇人们心满意足的走了。只剩下趴在沐浴桶边上吐舌头的云浩,齐彪和来顺儿一脸骇然的将云浩捞出来。侯君集递给云浩一壶酒,“浩哥儿!忍忍,过了今天你就有媳妇了。”

    娶媳妇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云浩太怀念那个带一帮兄弟,骑辆自行车就将新娘拐回家的年代。木偶一样的任人摆布,该擦粉擦粉,该插花插花。宽大的袍子往身上一套,云浩觉得自己戴个假,就是芭比娃娃。对着朦朦胧胧的铜镜照过之后,云浩想死!

    云家迎亲的队伍非常拉风,前排是四名李二手下的骑士。一水的西域健马,彪悍已经不足以形容其本质。中间是抬着彩礼的脚夫,一匹高头大马后面是一顶簇新的花轿。当云浩其在马上的时候,一种猴骑骆驼的感觉油然而生!

    上辈子在内蒙旅行的时候骑过马,骑在马背上被人拽着遛了一圈儿。也不知道究竟是遛人,还是在遛马。

    弘忍那老家伙挑选的天气不错,天上的太阳明晃晃的。微微秋风吹在脸上有些凉,但衣服也穿的多。秋风送爽用在这里,算是绝配。

    云家距离张家其实并不远,也就两条街。不过按照赵氏的要求,整个队伍好像游行似的绕着晋阳城走了半圈儿,用以彰显云家的土豪。

    齐彪和来顺儿好像也不怎么会骑马,身体僵硬双手紧紧的抓着缰绳,嘴里念念有词!侯君集是个人来疯,不断的左右招手。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新郎官,这小子似乎很享受万众瞩目的感觉。

    日上三竿的时候,队伍才来到了张家。大门没开,这难不倒云浩。一大袋子铜钱扔进去,紧闭的大门轰然洞开。张家仆役都是没骨气的,一个个数钱数的开心。堂还没拜,就有人躬身喊:姑老爷!

    有钱能使鬼推磨,云浩更深的理解了金钱的本质。刚要迈脚进门,却被侯君集一把薅回来。傻乎乎的齐彪和来顺儿就一进门就知道自己被坑了,一大群手里拿着棒子的小姑娘严阵以待。还没等两个二货从懵逼状态中缓过来,一阵棒子便似雨点一样落下来。尽管棒子上面都缠了麻布,打在身上依旧很疼。想要还手,只闻见幽香阵阵,还不得手,只好用双手抱头,用身体硬抗瓢泼大雨般的棒槌。二人惨叫的声音,云浩听着有些牙酸。

    趁着他们被围殴的工夫,侯君集手疾眼快拉着云浩就往里面跑。这他娘的到底是成亲还是逃难?

    张文仲的大儿子站在绣楼的下面,看着只到自己腰高的妹夫很是不屑。爪子伸得老长,眼神斜上四十五度,根本没拿正眼看云浩。

    靠!被鄙视了,土豪擅长什么?拿钱砸人!人家东哥能把奶茶妹纸砸回家,老子赶不上东哥。家里的铜钱砸死你小子再立块碑,还是不成问题。

    侯君集身上那一巨袋子铜钱挂在手腕子上,拽了大舅哥一个趔邪。云浩很担心,这货若是闪了腰还怎么给自己背媳妇。张妙柯虽然不重,自己也是背不动的。

    楼上门口,站着张妙柯的贴身丫鬟杏儿。这是她在张家最后的时间,也是最后一次创收的机会。很小的时候就跟着小姐,大小姐一向待自己亲厚。就因为这么一个孩子,居然将自己指给了别人。谁不知道,贴身丫鬟就是未来姑爷的妾室。云家只要小姐不要自己,杏儿认为这是奇耻大辱。

    如今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一口银牙咬得“咯吱吱”作响。话没说,一个小竹篮子就递了过来。

    侯君集一愣,别人家的丫鬟讨好新姑爷还来不及。这位这是……,最近和张家老二玩的不错,一番耳语之后点了点头。最后一次创收机会,没拿筐来,已经是很给云土豪面子。

    不就是钱嘛,一摆手就有李二身边的武士扛来了钱袋子。金灿灿的铜钱倒出来,一贯钱刚冒头,篮子就装满了。杏儿兴奋异常,两只手拎着篮子就下了楼,连开门诗都没让云浩念。她的嫁妆算是有了着落,到了夫家也不会被人瞧不起。

    门开了,喜娘身后是张妙柯。大红的喜袍,满头的珠翠。脸刮大白似的抹了一层厚厚的粉,白的像个鬼。

    不明白女人出嫁为什么都要哭,张妙柯明明是千肯万肯入主云家。临出门的时候,却是泪眼婆娑。张文仲也是肝肠寸断,张妙柯拜了又拜,很有些生死离别的意思,看得云浩有心将亲事取消立刻回去。这种杀千刀的心思可不敢跟张妙柯说,不然她真的会杀自己千刀。

    直到喜娘端上来一碗馄饨,张妙柯吃了之后。几个妇人同时问生不生,哭的泪人一般的张妙柯这才哽咽着说了一声:“生。”

    云浩走在前面,张家老大背着张妙柯走在后面。本来新娘出了门就得新郎来背,可问题是新郎只有八岁。张老大勉为其难,将自家妹子背到花娇子前面。

    喜婆婆立刻拿来一双红鞋给张妙柯换上,寓意今后再不沾娘家的土。

    又给了张老大一袋子铜钱,云浩带着自己漂亮的新娘继续游行。刚刚只转了半个晋阳城,还有半个没有转到。看着街边的人们对自己指指戳戳,云浩认为自己的形象傻透了。

    “站住!”一声厉喝好像炸雷一样响起!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