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望族风流

第259章汝非伯牙,吾非子期    文 / 梦回故都 更新时间: 2017-09-20 22:5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大风能刮来一封信,听起来都会让人觉得离谱,可何安毕竟不懂得武功高的人能高到什么程度,他不知道其实是有人将信送到他手上,而这个人就是之前跟纪宁用笛音来就行沟通的上官公子。㈧㈠『中Δ『文『网

    “少爷,咱这就回去?”何安见纪宁拿着信,似在思索什么,不由提醒一句。

    “回去吧。”纪宁也没有去看那封信,毕竟黑灯瞎火的看不清楚,还不如回家之后再看上官公子到底要跟他说什么。

    马车吱吱嘎嘎行驶到纪府门前,纪宁从车上下来,大门打开,原来是雨灵一直担心纪宁,提着灯笼搬着张小板凳坐在门前,从门缝看出来,就是为了能在纪宁回来的第一时间见到纪宁。

    “少爷,您回来啦。”雨灵见到纪宁很惊喜,就好像个等到出征丈夫归来的小娇妻。

    纪宁微微点头,走进大门,雨灵回头将小板凳搬起,提着灯笼送纪宁到书房里,雨灵将蜡烛点燃,打个哈欠道:“少爷,您今晚不会又要熬夜读书吧?”

    “不是,我看一封信就去休息,你累的话先歇着就是。”纪宁道。

    “少爷还没沐浴呢。”雨灵撅着小嘴,似乎还要帮纪宁去沐浴搓背等等。

    “不用了,今天我也有些累,这都入秋了,天也没那么燥,不出汗,你先去歇着,我自己简单洗把脸就回去睡了。”纪宁摆摆手,顺带也从怀里拿出上官公子写给他的信。

    雨灵有些失落地撅着嘴,她感觉自己被纪宁冷落了,可她年岁小,对于纪宁完全是一种对主人的崇拜和喜欢,她还不懂得什么是真正的爱。

    纪宁有命,她也只能先回房去休息,但在走之前,还是将烧着的热水提过来,为纪宁冲了热茶解酒。

    之后纪宁一直都在看信函,根本没注意到她的存在,一直到雨灵走了之后,纪宁才合上信函叹口气。

    “这上官公子的来历好生奇怪,还说要来拜访,难道他是想高来高去,跟纳兰吹雪一样将这院子是自家的后花园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纪宁突然有种自己生活的很危险的感觉,不但纳兰吹雪经常出入,现在可能又要多个上官公子。

    纳兰吹雪毕竟是冷若冰霜的美女,主动到他的闺房,他还有种很荣幸的感觉,可这位上官公子,纪宁就有些捉摸不透了,之前纪宁一直以为上官公子是男子,但在今日跟上官公子遥遥相对之时,纪宁突然察觉这上官公子身上居然有许多女子的特性,比如说那双温柔的眼睛,还有非常精致的侧脸……

    “如果她是一个女子,绝对是经过易容的,从她的侧脸来分辨,应该是一名美女吧。”纪宁在心中也不能确定,毕竟没见过上官公子的真容。

    ……

    ……

    半夜有相会,纪宁本是要回房休息的,但想到晚上会有个不知是男是女的家伙会到他身边,他还是打消了回房休息的打算。

    被人从床榻上“拎”起来的感觉很不好,也是纳兰吹雪给他的阴影太深刻了。

    一直过了子时,到了丑时,也就是后半夜一点多,纪宁已经手撑着头小寐了一会,突然听到头顶上似乎有略微的声响,他马上警觉起来,等他睁开眼时,便见到一道寒光从他面前闪过,他的反应也是极快的,直接一蹬腿,椅子直接向后倾倒,人在地上滚了滚之后站起来,虽然人很狼狈,但刚才那一击他始终是躲开了。

    “纪公子好身手啊。”传来的是一个相对熟悉的声音,正是之前见过几面的上官公子。

    纪宁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冷声道:“上官公子这么出现,真的好吗?你不会是想来杀我的吧?”

    “纪公子说笑了,如果在下要来杀你,为何会提前写信给你,还会与你在茶楼之上用笛曲来传意呢?”上官公子手上只是拿着之前的笛子,一身白衣显得很洒脱,只是纪宁一直在观察此人的前胸和面庞,试图找到这上官公子性别的证据,可惜纪宁无法辨别出这易容术。

    纪宁心想:“如果这上官公子是女子,不但易容术高,连束胸的技术也很高,或许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本来就很……呃。”

    上官公子并不知道纪宁心中的想法,还以为纪宁在思考她来意的问题,她正要说什么时,纪宁笑道:“上官公子远来是客,请坐。”

    “嗯。”上官公子也不客气,直接在书桌不远处客的位置坐下来,纪宁也回到书桌之后坐下,两个人正面相对。

    “上官公子,贸然地问一句,您到底是何来历?”纪宁问道。

    “是何来历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在下能帮到纪公子。”上官公子道,“在下在笛音中已经说的很明白,纪公子难道没听懂吗?”

    纪宁想了想,很诚实地摇头道:“笛音也能说话吗?”

    上官公子怔了怔,她面带少许的失望道:“在下本以为与纪公子乃是伯牙子期,可以真正高山流水互为知音,没想到……唉!纪公子,您真的没听明白吗?”

    纪宁是个实事求是的人,他没听明白就是没听明白,不会在这上官公子面前装样子。

    “可能让上官公子失望了,汝非伯牙,吾非子期,阁下的乐曲,还是留给能听懂的人去欣赏,对在下吹奏,实在是对牛弹琴了。”纪宁很有戒备说了一句。

    纪宁心想:“大半夜不请自来到人家里来做客,还说要做高山流水伯牙子期,你这脸皮到底有多厚,是不是我承认自己听不懂,你以后就不来烦我了?”

    “可惜可惜,不过纪公子坦诚对人,也是难能可贵。”上官公子说“可惜”,但她的脸上却并不显得可惜,反而很欣赏,“纪公子如今身陷乡试贿考案,心中一定郁结,在下……”

    纪宁打断了上官公子的话:“我想阁下又有所误会,在下一向问心无愧,贿考本就子虚乌有,在下又何必郁结呢?”

    连续两句话,都是呛得上官公子无言以对,她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了不说话,因为她也感觉到,纪宁对她的敌意太大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