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望族风流

第247章“铁案”如山    文 / 梦回故都 更新时间: 2017-09-18 14:0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纪宁考中解元,本来是要直接去拜谢太师傅沈康的,但因贿考的事在酵,他现在还不知最后的结果如何,他不敢贸然去见沈康,免得影响到沈康的声望。㈧㈠中文网

    作为徒孙的,当然要为祖师爷考虑,在送走宾客之后,他便留在家中。按照既定的安排,在放榜后的第二天,九月初二,就是招待所有考官和新进举人的鹿鸣宴,就算纪宁这个解元还不稳妥,他还是会出席鹿鸣宴,他可不想被人说是“做贼心虚”不敢前去。

    当天外面闹哭庙的事情,纪宁没出去,也不知道最后声势闹的有多大。

    第二天早晨,唐解便亲自登门来访,将所知的事情告知与纪宁知晓:“……士子分成三拨,第一波人在贡院门口闹事,堵门不许里面的人出来,昨夜更是一晚都在静坐;第二波人则前往金陵城文庙去哭庙,作卷堂文,哭诉本次乡试中不公之处;第三波人则是前往金陵城内各衙门,向朝廷申告此事,以求得到朝廷的重视。听闻江南御史和两淮御史都已闻听消息,要上书朝廷,按照士子的要求,本次乡试中榜举人将无法得到文名,部分涉纳贿的考生还要被永远剥夺考试资格,甚至是下狱问罪,乡试则要择期再考。”

    纪宁点头,道:“事情闹的这么大,幕后一定有人在做推手。”

    “永宁你知道就好,今日的鹿鸣宴,还是不要去参加,免得招惹是非,那些士子自己没有考中举人,义愤填膺,你去的话,若他们情绪过激,很可能会对你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这是有理没处说!”唐解自己也是望族子弟出身,在这件事上,他反而站在被状告的望族子弟身上,而认为此番闹事,都是一群没有才学的布衣士子在作祟。

    纪宁道:“唐兄的好心提醒,在下谢过了,不过身正不怕影子斜,若我躲在家门不出,就更成为别人攻讦的理由。”

    “嗯。永宁你心胸坦荡,为兄佩服。”

    二人又交谈一段时间,何安匆忙跑进来,道:“少爷,韩公子在外面求见。”

    “哦?公台那边也来了?走,出去看看。”纪宁站起身,与唐解一同迎出门口。

    韩玉见到纪宁,直接道:“纪兄、唐兄,昨夜里生大事,封老侍郎在贡院内畏罪自尽,还留下一封遗书,说是承认此案是他一手所为,还请朝廷不要追究他的罪责,现在士子中间已经炸开锅,今天的鹿鸣宴也跟着取消!”

    “啊?”唐解愕然,“当真?”

    “骗你们作何?现在金陵知府已亲自带着仵作和衙差往贡院,贡院内外有不下千名官兵把守,都知道昨天士子闹事,封老侍郎又是死在自己的房间内,门窗紧闭,是自己服毒自尽,看来贿考之事是属实。”韩玉紧张道。

    唐解这会也是面带忧色,本来事情还只是处在酵阶段,别人也只是怀疑这次的乡试有鬼,现在文庙派来的主考官封玄青突然服毒自尽,等于说是落人口实,就算本来不想闹事的士子,现在也绝对不会平息心头的愤怒。

    纪宁思索了一下,道:“就算贿考之事属实,那封老侍郎也不会是罪魁元凶。”

    唐解和韩玉都好奇打量着纪宁,唐解问道:“永宁,你为何有如此判断?”

    “很明显,封老侍郎所谓的畏罪自杀,斧凿之工太过明显,本来此案尚未落实,可封老侍郎这一死,还留下一封遗书,那所有人都会知道贿考成为铁案。但你们料想,此案还只是在士子闹事阶段,就算封老侍郎涉案,他也完全没必要在朝廷和文庙有所动向之前便自杀,就算自杀,那他也应该是要保幕后之人,但他却一反常态留下遗书,这不是让人顺藤摸瓜继续追查?这跟他息事宁人自杀的目的相违背!”纪宁分析道。

    唐解思考之后道:“永宁说的有理,既然封老侍郎选择自杀,就是要平息事端,令人无从追查,也是为保全家人。现在他这封遗书,等于是让封家成为罪臣之家,必当会被抄家配,还给人留下线索继续追查……自杀和留遗书这两件事动机相违背,必然是有人栽赃嫁祸!”

    韩玉道:“就算你们分析的有道理,但贡院昨夜防备重重严密,谁人能进去杀害封老侍郎,还能把谋杀变成自杀?”

    在纪宁看来,如果没有事前那“上官公子”来找他说颊碌氖拢蚕嘈殴痹悍辣甘遣豢赡苡腥私龅摹<湍溃骸叭舸税甘窃谙缡钥贾氨阋巡季郑踔亮疽┮苍缇捅负茫坏瓤际越崾螅僬胰顺隼瓷糠绲慊穑绞虑槟执笾螅俳硕竞Γ踔亮攀槎伎赡苁窃诜饫鲜汤勺砭苹蛘呤潜蝗嗣曰笮闹鞘彼矗跃∫部赡苁欠饫鲜汤勺约悍荆谴税甘欠窬驼娴某晌福俊br />
    唐解和韩玉听了之后,身体都是一颤,韩玉道:“被永宁这一说,竟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永宁,现在我们不敢确定到底是怎样,但若真如你所说,那谁是幕后元凶?”唐解追问道。

    纪宁微微摇头道:“现在只是分析一下而已,若我能直接找出幕后元凶,那我就不用在这里考科举了。”

    “嗯。”唐解和韩玉对视一眼,苦笑点头。

    “不过我料想,此案很快就会把目标指向朝中的某个人,谁跟此人结怨甚深,那谁就是幕后元凶!”纪宁道。

    他其实有一点没说,能闹出这么大动静的,背后的势力一定不弱,料想如今朝中有这本事的,连崇王都没资格,无非是太子、五皇子和文仁公主三党之间,虽然纪宁觉得太子和五皇子的可能性更大,但纪宁对文仁公主也无太多了解,女子在用阴谋诡诈之上也未必输于男子,而且文仁公主幕后应该有极强的幕僚智囊团。

    “永宁,无论如何,这几天你更不能出门,等朝廷和文庙对此事有结果之前,你甚至可以到外面去躲避几天,现在案子被人陷害坐实,你这里可是最危险的!”韩玉提醒道。

    纪宁微笑摇头道:“在下要留在家中,哪里都不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