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电影世界逍遥行

第二百四十八章 疯了?(求订阅!)    文 / 绿豆冰糖水 更新时间: 2017-09-07 21:4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第二天到了中午,林家人看到叶玄竟还没有出现,便让林平之来叫叶玄一起去正厅吃饭,林平之来到叶玄的房间之中,看到叶玄的房间紧闭,便上前敲门道:“咚咚咚!!!叶大哥,叶……咿呀!-”

    叶玄的房门竟然在林平之一敲之下向后开去,林平之一怔,伸手将门推了进去,却发现房间内早已空空如也,只有桌子上放着一封写着“平之亲启”的信和几本书。

    将桌上的信打开,拿出一张写满了字的纸,慢慢的看了起来。

    信上的大意是叶玄因为身上另有要事,来不及与林家人辞别,希望有缘再见。同时说自己发现了林家的家传剑法有问题,但是却暂时没有办法弥补,所以留下了几本武功秘籍希望可以帮助林家,最后又说这几本秘籍有的是现今五岳剑派的武功,学成之后不宜张扬,以免惹下大祸。

    将信纸放下,林平之拿起桌上的三本秘籍,分别是华山混元功、嵩山嵩阳掌和嵩山快慢十七路剑法。

    手中拿着的三本秘籍,林平之看着空空如也的房间,长长的叹了口气,将东西收到怀里,走了出去。

    …………

    而此时的叶玄,正骑着他那条大宛黑马在福州往华山的官道之上缓缓的前进着,至于为什么他要前往华山,却是要从看到岳不群离开他的房间之后说起。

    昨天晚上,当岳不群离开他的房间之后,原本想要继续修炼的叶玄的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陡然记起了以前看电视里面还有一个剧情,当年魔教攻打华山,魔教十长老被华山派困死在华山思过崖的一个山洞里面,这魔教十长老被困山洞之后,对五岳剑派很是不服。所以便在那山洞中刻下了专破五岳剑派的武功剑法,阴差阳错之下才会便宜了令狐冲,最后更是让他在风清扬手里学到了鼎鼎有名的独孤九剑。

    一想到这个世界里面顶尖武功独孤九剑,叶玄便感觉心头有点发热,恨不得能将独孤九剑学到手里,可惜这独孤九剑虽然是一套剑术武功,但却只有风清扬才会,而想要从风清扬手中学到这套剑法,就以他不是华山派弟子的身份,纵使他拿把剑架在风清扬的脖子之上。风清扬也根本不会把这套剑法教给他的。

    不过,就算拿不到独孤九剑的秘籍,单单只需要拓印下石洞里面的那些五岳派的剑法和魔教十长老的武功,这一趟便是赚大了。

    更何况,他还想到有一个地方或许也有可能拿到一本顶尖的武学秘籍,虽然难度有些大,但却也可一试。

    叶玄仔细考虑了一下,觉得自己在林家该办的事情也已经办了,也没有什么事。而且虽然自己的系统任务完成了,总不能在福威镖局呆到两个月的时间完后再回去,也需要出去见识见识一番更广阔的天地。

    所以他想了一下,最后抄了三本武功与留下一封信给林平之。也算是弥补了从他家拿走辟邪剑谱的损失。

    虽然从福州到华山有二千多里的路程,一般的马速度快的话十几天就能到,若是叶玄身下的这匹大宛马,或许还能再快几天。但是叶玄并不太赶时间。他来这个世界也就十多天而已,二个月的时间不过是过了五分之一左右,所以叶玄打算一边赶路然后再一边看看古代的风土人情。

    一路走走停停。走了三四天,叶玄骑着马进入西江省一个叫荫山县的小县城。

    时值正午,天上太阳高挂,一股炎热之气扑面而来。

    一来不赶时间,二来叶玄也打算在县里面买点东西,三来是到饭点了,虽然存储空间里面有一些吃食,而且这些吃食在放进去之后就会保留在刚放进去时的状态,但在有条件的时候,叶玄却还是喜欢找个酒楼坐下来吃饭。

    朝守城的士兵交了五个铜板之后,叶玄便牵着马走进了这座县城。

    这荫山县的县城并不大,整个县城可能也就几万百姓而已,叶玄在街上看了一下,发现这县城的商业并不发达,其实在古代都是重农抑商,经商那在那些做官的读书人来说便是贱业,所以商业不发达其实也并不奇怪。

    在街上粗略的看了一下并没有自己想找的店铺,叶玄也不着急,牵着马朝着一家写着“客归来”的酒楼走了过去。

    “哎哟,公子,欢迎欢迎,小根子,快来帮客人牵马!”叶玄一走进那酒楼,一个小二打扮的人便笑嘻嘻的走出来招呼,顺便让酒楼专门牵马的小厮过来把他手中的马牵走。

    “给它弄点上好的粮草,不要让它热着了。”对于自己的座驾,叶玄可从没有亏待过,这从它自从跟了自己之后那圆了一圈的马腹便可以看起来了。

    “好咧,您放心,我们一定给您伺候好它!您里面请!”店小二看叶玄身上的穿的华贵儒服,单单这一身衣服以他的眼力至少要三两银子,这种人自然是不差钱的。

    此时刚好是正午,酒楼内吃饭的人倒也颇多,存储空间中还放着近两千两的银子,一千两是以前在九叔那个时代换的,另外一千两则是这具身体之前的父母给的。

    手中有钱,叶玄自是不会亏待了自己,看着一楼吵杂的环境,皱了下眉头对身旁的店小二道:“二楼可还有雅座?”

    “有,有,公子请!”看到叶玄问二楼雅座,店小二连忙笑着在前引路,脸上乐得像是长了一朵花一般,他最喜欢这种挥金如土的公子哥了,有时候随便一个打赏就够他一个月的工钱(什么时候作者也可以遇到那种土豪啊!),一边引路,一边介绍着酒楼的好酒好菜,顺便连荫山县当地的风花雪月之地都挨个儿说得清清楚楚。

    叶玄一边听着,一边跟着店小二走上二楼,便也没有嫌他吵杂,小人物有小人物的活法,当初自己不是也是这样过来的?况且还可以了解一下当地的人情。何乐而不为。

    上了二楼,看到窗户边的一排桌子还空着几张,叶玄便老规矩的选了一张空桌子坐了下来,从身上摸出三块一两的银子丢给小二,“就给我来些你刚才说的那些菜,顺便给我来壶好酒,有鲜果的话也给我上几个。”

    “好咧,公子您稍等,小二的马上去给您安排!”有些手忙脚乱的接到银子,感觉着手心中传来的重量。店小二欣喜若狂,果然是富家公子哥,一出手就是三两银子,以他的安排,这顿饭也就一到两两的银子,剩下的这一两,那就是赏他的,那可是他半个月的工钱。

    看到店小二欣天喜地的去准备了,叶玄微笑的摇了摇头。一边看着外面的风景一边听着旁边酒桌上的谈话。

    很快,店小二便将酒菜陆续的端了上来,松香白骨鸡、蜜糖脆皮鸭、香辣肉丁鱼……一道道浓浓的香味扑鼻而来,让叶玄口齿生津。马上拿起筷子大快朵颐起来。

    “叮!恭喜您触发了本世界的系统隐藏任务!”

    “叮!系统隐藏任务发布:行侠仗义!”

    “叮!任务难度:中级!乱世横世,侠义当道,您必须在回归之前在本世界累积1000侠义点,请问是否接受?是/否?”

    就在叶玄大快朵颐之际。脑海中突然传来一连串的提示音,听到这些提示音,叶玄眉毛一挑。脸上露出一丝欣喜的笑容,没想到竟然还能触发系统隐藏任务,还是中级难度,想想上次中级抽奖抽到的那颗神秘水晶,那可是真正的好东西。

    “是!”这个必须接受,不接受那是傻瓜。

    “汪,汪,汪……救命啊!救命啊!……”

    就在叶玄刚选接下这个任务的时候,陡然楼下传来一阵犬吠声与救命之声,叶玄皱了下眉,低头往楼下不远的街道一看,却是一个十四五岁,穿着一身破旧儒服的少年一边惊恐的朝后看着,一边喊着朝着这边跑来,而在他的身后则追着几条样貌凶狠的恶犬,这恶犬神情凶恶,那张血盆大口中的獠牙在阳光下闪烁着渗人的寒光,原本在街上走的人看到这几只恶犬,微微惊叫着躲避,怕会殃及池鱼。

    “哈哈哈,没错,上呀,咬死他,狠狠的咬,咬死他……”恶犬身后,几个身着仆服的家丁手中拿着棍棒看着被狗追的少年一边哈哈大笑,一边大声的嚣叫着。

    “公子,这是小店特地从果农那里买来的鲜果,请品尝!”这个时候,店小二端了两碟切好的水果上来,看到叶玄正看着酒楼下面,摇头叹了口气道:“唉,冤孽啊!”

    听到店小二的感叹,叶玄转过头来,“小二哥可是知晓何事?”

    店小二看到叶玄这个大贵客好奇,反正这件事县里的人也大部分都知道,便也没有顾忌,对着叶玄娓娓道来。

    原来下面那十四五岁的少年姓钟,名清书,家境一般,但自小聪颖,十三岁便考上了秀才,如此的潜力股,自然是会有聪明人来投资,县里有一家小商户姓穆,穆家有一女儿,叫穆瑶,生得貌美如花,这穆家看钟清书如此聪颖,早早的便让自己的女儿与钟清书定了婚,只待钟清书考上举人,便可金榜提名又可洞房花烛,双喜临门。

    原本这可是古代戏剧里常演的曲目,用现代的话就是当上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可是,狗血剧在这个时候发生了,在几个月之前,穆瑶在一次与自己母亲去县外一座庙里上香的时候,途中突然遇到了出门“调研”归来的县令大人,这县令已是五十开外,但却好色如命,家中的小妾已有七八个,最少的还不足十五岁。

    看到了穆瑶之后,这县令回去据说是茶不思饭不想,最后命人去找穆瑶,却发现穆瑶已与一个小秀才定了亲。

    可是古话说得好,灭门的府尹,破家的县令,整个县县令最大,又有什么东西是他得不到的?他先是派人去穆家求亲,穆家先不答应,但是县令命人封了钟家的店后,穆家也只能屈服。但是,穆家想去与钟家退婚之时,钟家却是不答应了,而穆家也只能将这事告之县令,结果县令先是找人污陷钟家侵占邻居土地为由,将钟家之父打入大牢,然后从青楼里找了个妓女宣扬钟清书如何如何与她欢好,以德行有亏之名将他的秀才功名给格了,最后更是命人暗中放火烧了钟家,钟母在这接连打击之下郁郁而终。

    可就算如此,县令还是不肯放过钟清书,以今天的情形来看,这县令是不整死钟清书不会罢手了。

    就在店小二跟叶玄讲话的当儿,那原本跑着的钟清书跑到酒楼之下时,脚下一个慌乱,却是摔倒在酒楼的门前。

    “上,哈哈哈,竟敢打大人家的狗,咬死他,咬死他……”看到钟清书摔倒,身后的几个家丁狞笑的指挥着恶犬去咬钟清书。

    狗仗人势,那几条恶犬看到钟清书摔倒,獠牙一张,狠狠的朝着钟清书的身上扑去。

    咻!咻!咻!---

    阳光之下,数根竹筷犹如利箭一般带着破空之声从酒楼的窗内飞了出去,几道血花从那几条恶犬的头上溅出。

    砰!砰!砰!---

    原本举着手吓得脸色发白闭上眼的钟清书,只听得几声呜咽,几条恶犬从空中落到自己身前,每条恶犬的头上插着一只竹筷,狗血从竹筷插入处不断冒出,狗眼大睁,却已是毙命当场。

    这几根竹筷去势快如闪电,在场又没有什么武林高手,除了那站在叶玄旁边的店小二,却是无人瞧见那竹筷是如何出现的。

    “谁?”乍见恶犬突然倒地,身后跟过来的几个家丁一怔,有些惊谎的四周乱瞧。

    不管是大街上,还是酒楼内和旁边的店铺中,一个个看着几个家丁,却是没有敢声。

    在这些普通百姓的眼中,这县令在这荫山县便是天,就算是县令家一条狗都得罪不得,更不用说有人竟敢大庭光众之下杀了县令家数条狗,那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

    看到没人回答,几个家丁这个时候才从刚才恶犬被杀的惊骇中恍过神来,想起自己乃是县令家的家丁,荫山县县令家的狗,纷纷怒喝道:“哪个不长眼的狗崽子,竟敢杀县太爷家的爱犬,马上给大爷滚出来,大爷要你偿命!”

    “公,公子,您,您闯大祸了,还是赶紧逃吧!”店小二看到酒楼下死的几条恶犬和怒喝的家丁,手脚吓得冰冷,脸色苍白的看着叶玄道。

    “逃?我为什么要逃?”叶玄面色从容的对好心的店小二微微一笑,转头伸出手对楼下怒喝的几个家丁挥了挥手,“嘿,狗杂种们,往这里看,对就是这里,你没看错,就是我干的!”

    完了!看到叶玄竟然做出如此蠢事,店小二心中哀嚎,同情的看了一眼笑嘻嘻的叶玄,这公子莫非是个疯子不成?(未完待续。。)

    ps:  有能力的童鞋就请订阅一下吧,你的一分钱就可以买我一个小时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