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八百三十章 克哈诺斯海战(十)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今天的银鹰团已经不是当初的银鹰团,不会再花费许多人力物力去建造新的郎基努斯系统来防备它的老对头菲尼克斯帝国,但是这套系统所引的冲击,却依然影响着整个希伦贝尔大区诸国高层。

    就像唐方当初在美嘉尔恒星系统遭遇兰斯洛特勋爵的白银之轮,感觉无计可施的时候,邓巴?泰勒利用雷克托的重离子炮帮他磕碎了白银之轮的乌龟壳。其实该门炮的设计理念,就是雅丹公爵受到郎基努斯系统启,命令手下军工科研机构研制的一门可威胁太空目标的级大炮。

    其实除去蒙亚帝国的雅丹公爵外,还有许多领主试图利用自己所掌握的科技来复制郎基努斯系统,把它作为一件威力强大的天基武器平台来加固领地的防御能力,但是结果让人沮丧,一来一去耗费许多人力物力,却并没有多大成果。于是越来越多的人怀疑银鹰团之所以能够建成郎基努斯系统,是依靠伊普西龙人的技术手段,甚至其核心部件很有可能就是一件大型伊普西龙遗迹。

    但是这么多年过去,银鹰团不仅没有重建郎基努斯系统,还对它的来历、核心技术、性能参数等问题讳莫如深,从未向外界透露过更为详细的情报,以致现在提起郎基努斯系统,许多人依旧浮想联翩,有各种各样的猜测。

    吉尔科特与亨利埃塔怎么都没有想到,会有亲眼目睹郎基努斯系统复活的一天,而且就在克哈诺斯,它的目标正是自己的舰队。

    赞歌威尔一直在鲁巴艾附近搞武器实验与军事演习,建了大大小小不知多少个补给站、观测点、试验区、停泊码头等空间设施,并将该区域的警戒级别提升至很高水平,禁止任何不相干的人靠近鲁巴艾,以防走漏消息。

    现在看来,军事演习与武器实验不过是一个掩人耳目的借口,他在鲁巴艾周围空域建造那么多空间设施。真实目的是为构筑郎基努斯系统。

    亨利埃塔想起唐方对上帝武装所做评价,那个组织果然是一个很善于山寨与模仿的组织,从圣乔治级动力装甲、天灾系统、克隆人研究,到舰载激光武器、内嵌式能量护盾、郎基努斯系统……仔细想想。在技术层面还真是五花八门,都有涉猎。偏偏比生体改造工程不如最高安理会,比机械工程不如阿努比斯军团势。

    那个被J先生称为贤者的诺亚,从某种程度上讲,真的是一个天才。

    “如果你有什么后手的话。现在是时候拿出来了。”

    亨利埃塔的遐想很快被吉尔科特打断,抬头扫过大屏幕上那片死亡坟场,步步逼近的“阿波菲斯号”,岌岌可危的“夜琉璃号”,还有设备池那些年轻人茫然的侧脸,老人家轻轻咳嗽两声,望向角落里那名脱掉动力装甲的医疗兵,说道:“还要等吗?”

    “不等了……”她站起身,目光透过舰桥舱壁落在不远处静静悬浮在夜空的那盏琉璃灯上:“我欠梅洛尔一份人情,是时候还了……”

    奥斯卡听不懂。旁边几位亲王听不懂,吉尔科特也有些听不懂……那句话明明是从医疗兵的嘴里说出,有婉转的声线,清亮的音色,却仿佛在陈述一件无关自我的事情。

    唐林听得懂,白浩听得懂,亨利埃塔也听得懂。

    唐林松了一口气;白浩系好军装领口的扣子,迈步走向舰桥大门;亨利埃塔坐回椅子上,拢着袖口的手慢慢松开。

    罗斯加?利顿借朱里亚诺临阵倒戈这件事,编织成一张大网。目的是为吃掉天行者卫队,彻底铲除自己,瓦解老派势力。

    在伊丽莎白心底,唐方只是二号敌人。他才是心腹大患。

    他们都没有想过,新派势力在挖坑,老派势力何尝不是也在挖坑。

    只不过伊丽莎白是用早先安插进老派势力内部的暗棋,与新派势力所隐藏的实力挖坑,他却是在用自己的生命,用整个老派势力的未来挖坑。

    是的。拖住战争之子与卫戍舰队,不让他们插手卡布雷托地面战事,不过是一个附带目标,真正的目的,是用自己做诱饵,刻意让对方形成一个越收越紧的包围网。

    就像伊丽莎白利用8o艘末日舰队所属战舰、海关执法部门、克哈诺斯海岸警备队、国土安全局等组成混编舰队,诱使协防舰队变幻进击阵型,然后通过郎基努斯系统一击埋葬其3oo多艘战舰一样。

    唐方也需要一个可以施展武力的平台。

    是的,因为斯利芬选择固守本阵,第23游骑兵团所属战舰阵型分散,伊丽莎白只能将攻击目标转至协防舰队。而唐方在一开始,便盯上了战争之子与卡布雷托卫戍舰队,他要的是全歼,不是击败,也不是击溃。

    亨利埃塔从不认为自己比赞歌威尔弱,哪怕再加上一个伊丽莎白,无论是玩阴谋诡计,还是大局观、战略部署等方面,他不会输给任何一个人。

    事实证明,虽然有很多意想不到,并因为这些意想不到损失了很多兵力,但是整个克哈诺斯战场形势,并没有偏离凯莉尼亚为他提供的剧本。

    赞歌威尔聪明,可惜已经死了,只剩下一个伊丽莎白,还有能力比较平庸的泰伦,以及那几个烂泥扶不上墙的王子。

    梅洛尔死了,但是他还在,更重要的是,聪明的凯莉尼亚还在,那个既可以阴险到让人抽冷气,又可以善良到令人感动的家伙也还在。

    所以,奥斯卡心急如焚的时候,他不急,他在等,等那名医疗兵说,“是时候了”。

    “奥斯卡……”

    亨利埃塔不浑厚的声音将这位老成持重的老派势力年轻一辈领军人物惊醒,慌忙答应一声,恭敬问道:“叔父,您说。”

    其实比起对父亲吉尔科特,他对亨利埃塔更为尊敬,因为如果不是这位老人挑起老派势力的大梁,与赞歌威尔博弈多年,恐怕他们这些人早就死的死逃的逃,蹲大狱的蹲大狱。哪里能够有现在的名望与地位。

    可以说,没有亨利埃塔,就没有老派势力。老头儿用自己的脊梁撑起老派势力这栋大厦,无论如何。理应受到他们这些小辈的尊敬。

    “告诉安特利,准备启动镜光系统。”

    “是。”奥斯卡答应一声,赶紧将这一命令送达第一舰桥。

    他虽然不知道亨利埃塔跟唐方有什么协议,不过照目前情势看,好像……那小子要动手了。

    但……唐舰长到底会怎么做呢?要知道第二、第三战场都是对方全面占优。第四战场的协防舰队更是被郎基努斯系统一击消灭9o%战舰,连建制都给打没了。

    如此劣势之下,他还能翻盘?

    奥斯卡在心里默默想到,哪怕他不能扭转局势,只要敢在这种时刻与天行者卫队并肩战斗,就敬他是条汉子,以后老派势力年轻一辈的人谁再敢嚼舌头根儿,说他的闲话,自己绝对第一个站出来反对。

    亨利埃塔看到奥斯卡眼睛里的疑惑,并没有去解释。而是把头转向右侧,透过舰桥的全景投影舱壁,望向夜琉璃号所在空域。

    他想起汉字中有“积德”两个字,西方文化里也有“神佑”这个说法,梅洛尔与自己的选择,何尝不是命运与时代所赐予的一条出路呢?

    就像唐方跟他说的那句话,“退一步海阔天空。”

    就像他自己领悟到的那句话,“放弃,有时候也是一种对生命的尊重。”

    ………………

    “镜光号”无法突破重围,“夜琉璃号”所在空域已经被瑟维斯所率舰队占领。只有2艘天行者卫队所属卫道者级护卫舰还在顽强抵抗,试图拖延“黑钢号”接近库德莉亚。

    两艘战舰其中一艘主炮被毁,舰尾主要推进器也有一组损坏,却依然不肯放弃。一面用侧舷炮狙击“黑钢号”及其护卫舰只,一面射所余不多的导弹,掩护身边那艘已经失去战斗力,只能凭借还未完全损坏的推进系统苟延残喘的战舰。

    “夜琉璃号”附近空域的第23游骑兵团未叛乱战舰已经全部失去战斗能力,如今还能动的,只剩下它们。

    第23游骑兵团的人没有孬种。天行者卫队的人更加不是胆小鬼。

    赛菲罗斯望着大屏幕上那张熟悉的脸庞,神色有些凝重,但并不慌张,因为他知道慌张于事无补,着急上火更没有用,反而会危及自身。

    肯泰罗以近乎哀求的语气说道:“你走吧,去‘夜琉璃号’那里,就算只能拖住‘黑钢号’一秒钟,也可让希望多停留一会儿。”

    赛菲罗斯摇了摇头,目光很认真,更坚定:“我不会丢下你的……无论如何,都不会!”

    “摄政王殿下吩咐我们去帮助库德莉亚中校,不是让你在这里浪费时间。”

    “是啊,原来你记得啊……摄政王殿下是让‘我们’去,不是让‘我’去。要走就一起走,要留就一起留……要死,当然也要一道。”

    肯泰罗被他这番话驳的哑口无言:“你……你……你这分明就是歪理。”

    “你知道的,我从来不像你那么正经,我就是喜欢讲歪理。”

    赛菲罗斯对肯泰罗说着歪话,他所在的战舰却干着正经事,左舷3门16omm磁轨炮负荷运转,向着试图靠近“夜琉璃号”的登6艇射出一枚又一枚弹丸。

    肯泰罗大声斥责道:“你想抗命吗?”

    赛菲罗斯说道:“我不想,所以,你最好给我振作起来,不能走,不是还能爬吗?就算死,我也要把你拖到‘夜琉璃号’身边再死。”

    肯泰罗所在编号sT-276战舰努力扭动舰身,带着舰腹伤口冒出的如龙黑烟,在辅助推进器的帮助下,歪歪斜斜往“夜琉璃号”所在空域滑行。

    其实,它已经很努力了,就像一个伤重的战士那样,拖着受伤的腿,一寸一寸努力往前爬,死也要死在任务目标身边。

    这有多么困难,肯泰罗不想说。但他真的已经尽力了。

    一枚导弹由远及近,躲过疾炮的扫射,在赛菲罗斯所在编号sT-277战舰右舷绽放,将3门侧舷炮中的2门炸毁。腾起一团火花。

    sT-276舰桥大屏幕上,赛菲罗斯的脸出现轻微失真,身后设备剧烈摇晃。

    肯泰罗咬着牙说道:“你想死吗?”

    赛菲罗斯的脸扭动几下,因为设备故障通讯受到干扰,原本完整的一句话只剩后半截。“……如果你不想我死的那么快,那就振作一点,不要像个婆婆妈妈的老娘儿们一样。”

    “你才是欠x的老娘儿们!”肯泰罗很想对大屏幕上那个人竖起中指,然后问候他和他的夫人,可是他终究没有说出口,不是因为感动,而是情报官将摄像机抓拍到的一幕影像上传至2号大屏幕。

    赛菲罗斯所在的sT-277上方2块战列舰残骸的阴影中,3艘战舰悄无声息驶出,舰的古罗马头盔在火光的照耀下闪着让人心寒的光芒。

    一艘审判骑士级驱逐舰,两艘卫道者级护卫舰。位于头部的激光炮台微微转动,锁定下方死不认命的sT-277,至于肯泰罗所在的sT-276,它们连用雷达扫一下都不屑。

    一艘失去战斗力的战舰,与一个躺在病床苟延残喘的人有什么区别吗?除去与天花板做无声的抗争,他还能干什么?

    肯泰罗的确什么都干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那3门激光炮锁定sT-277。

    别说出现在他们面前的3艘战舰来自战争之子,就算是一艘狮心王独立舰队所属护卫舰,都能把现在的他们送入地狱。

    那是sT-277根本无法战胜的对手。

    他不想看接下来的画面,选择闭上眼睛。但这并不能让时间停止。让战火平息……在他合上眼皮的那一刻,有三道光芒刺破夜空……很红,红的像从人体流出的鲜血。

    他不敢去想接下来的画面,不敢睁眼去看被纷纭雪花代替的大屏幕。虽然知道自己身处战场,周围正在上演,或即将上演什么,明白自己已经走到生命的尽头,并可以很平静释然地接受这样的命运。

    然而,当命运的指轮真正定格在终点。他却没有勇气睁开眼,去亲眼目睹这一幕。

    比起承受眼睁睁看着好友死去这种痛苦,他更愿意走在对方前头,起码可以不用悲伤难过,但……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他没有胆量去看大屏幕上演的一幕,拒绝接受sT-277的灭亡……起码赛菲罗斯可以在他心里活得更久一些。

    直到一个声音在耳畔炸响。

    是的,就是炸响,因为那个声音很熟悉,熟悉到深入骨髓,在这一刻甚至于比妻子的笑骂,儿子的呼喊更加刻骨铭心。

    “oh,上帝啊,那是什么?”

    是赛菲罗斯的声音,夹在船员们的惊呼中,有些断断续续,不太清晰,却很真实,并非幻觉。

    肯泰罗没有急着睁大眼,去确认那个声音的来源,而是选择撑开一条缝隙,然后看到了许多从座位上站起来的背影。

    作为一名舰长,他本该呵斥众人,告诉他们回到岗位,然而他并没有那么做。

    当双眼完全睁开,微微低着的头颅抬起,他不只看见右面大屏幕上赛菲罗斯写满震惊的脸,还看见左面大屏幕上正在熊熊燃烧,不断被爆炸肢解的三艘战舰。

    舰的古罗马头盔图样已经不再冰冷,被点燃的感觉应该很热,很伤人。

    原本可以干掉sT-277,埋葬赛菲罗斯性命的三艘战舰,反而在他闭眼的短短几个呼吸时间,变成太空中不断爆炸的金属残骸。

    “谁能告诉我,究竟生了什么事?”

    直到这时,呆立着的情报官才反应过来,用力咽下卡在嗓子眼的唾液,哆哆嗦嗦的手指在设备面板划过。

    在sT-277上方空域,一艘大舰横亘虚空,像一只护住雏鸟的大鹏,将两艘卫道者级护卫舰笼罩在自己的阴影下。

    它真的很大,只比神启级战列舰小一点,长长的舰身分布着密密麻麻的光栅,仔细打量,会现那是一个个灯火通明的舱室,很明亮,十分美丽,完全不同于希伦贝尔大区诸国战舰样式。

    该舰整体呈T字型,舰为扁平头槌结构,模块化舱室鳞次毕节,成排成列分布在钢铁巨兽漆黑装甲下。舰腹上舰桥灯火通明,左右翼展有一对巨大光涡,舰品字排列的一大两小三个青蓝色光环辐射出微微刺眼的光晕,与舰尾主推进器、翼展中央前后及末端辅助推进器,形成璀璨的光污染大礼包。

    哪怕是舰形最为奔放的查尔斯联邦战舰,也没有眼前这艘大舰更加引人瞩目。

    肯泰罗很清楚,它同样不是一艘伊普西龙战舰,因为没有伊普西龙符文,同样看不到能量纹刻,比起外星科技,他更接近人类造物。(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