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八百二十九章 克哈诺斯海战(九)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说到底,那个小子终究是一个外人,对这个国家没有感情,更谈不上责任。

    他实在难以理解,为什么自己的父亲与叔父们,会与这样的人结盟,说的难听一点,这无异于卖国。

    如果给伊丽莎白足够时间进行政治宣传,他们将被打上卖国贼的标签,受到那些盲目与狭隘的爱国主义者的唾弃与仇视,丧失民心与政治基础。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赌博,还是付出与回报严重不成正比的赌博,精明如摄政王,真的不应该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当然,他不会把内心深处的想法说出来。他是奥斯卡,不是库德莉亚。

    就像那句话说的,一万个人眼中有一万个哈姆雷特,因为价值观、人生观、经历的不同,对待同一件事,往往有着不同的看法。

    亨利埃塔与吉尔科特能够理解唐方,不代表年轻一辈也可以理解唐方。

    同样的,唐林是一个闷葫芦……不会在这样的事情上浪费精力,也懒得揣摩奥斯卡的心意。白浩不同,虽然来到备用舰桥,一直表现的也很闷,却只是因为跟在座众人不熟。

    他的闷,是闷骚的闷,不是闷葫芦的闷,爱多心,更敏感。

    唐林察觉不到奥斯卡心头的愤懑,他可以。

    “尊敬的奥斯卡勋爵,如果你有需要,请对她说。”他指着舰桥角落里倚在沙发靠背喝茶的一名女子说道:“她会将你的话一字不落地转告给唐大哥。”

    吉尔科特等人都知道女子是一名医疗兵,只不过脱去了铠甲,本以为是凯莉尼亚的跟班。没想到竟然是唐方派到“镜光号”的联络人。

    只有唐林与白浩清楚,“镜光号”备用舰桥发生的一切对话,外面战场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可以通过她的眼睛与耳朵。进入唐方的眼睛与耳朵。

    既然医疗兵什么都没有做,什么都没有说,那便意味着时机还没有成熟。

    唐方不在这里,不代表他会放弃这里。

    奥斯卡不了解唐方的为人,他与唐林了解。相信亨利埃塔与吉尔科特也了解。

    只有聪明人才可以看出,白浩表面在提建议,事实上却是在挤兑奥斯卡,告诉他想说什么,请亲自去同唐方说,不用在这里阴阳怪气,指桑骂槐,扭扭捏捏不像个男人,与梅洛尔那样的人物差了十万八千里。

    虽说唐方已经与老派势力结盟,与奥斯卡、安特利等人成为一个战壕的队友。但是半大小子打心底对于这些上流社会的二代们抱着鄙夷态度,想着如果没有他们,兴许白飞就不会死。

    奥斯卡说话拐弯抹角,白浩很直白,即便对方的年龄接近爷爷辈,照样不给人留半点颜面。

    亨利埃塔与吉尔科特不会跟他一般见识,奥斯卡却大为光火,因为在备用舰桥有长辈,也有晚辈,白浩这样做实在让他有点下不来台。

    拿出上位者应有的气势对眼前的半大小子发火?有用吗?不仅会激化双方年轻一辈的矛盾。有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还有损自己的身份。

    但是不发火,就这么认怂?多少有些不甘情绪。

    就在奥斯卡被白浩一句话顶到半空,不上不下。进退维谷的时候,大屏幕上的一幕景象打破舰桥的尴尬气氛,让所有人的心都提起来,也包括白浩与唐林。

    确切的讲,那不是一幕景象,而是一则情报。

    很快。在第一舰桥大屏幕上演的画面,同样出现在备用舰桥的1号大屏幕上。

    消息来自塞斯军港,但是情报的主体,却并非狮心王独立舰队+末日舰队主力与第23游骑兵团主力间的攻防战,而是位于第一层曲速拦截网与第二层曲速拦截网之间的第四战场。

    自从唐方在哈尔王宫发动宫廷政变,吹响战争的号角,整个克哈诺斯便仿佛泼入一盆冷水的热油,立刻沸腾起来。

    卡布雷托内陆的战争如果算是第一战场,天行者卫队与战争之子间的较量就是第二战场。在第三层曲速拦截网与第二层曲速拦截网中间,狮心王独立舰队+末日舰队主力与第23游骑兵团围绕塞斯军港的攻防战是第三战场。

    其实在第一层曲速拦截网与第二层曲速拦截网之间,还有末日舰队的一小股舰队,并海关执法部门、克哈诺斯海岸警卫队、国土安全部门构成的一支混编舰队,以及从属老派势力的半支协防舰队。

    在第一、第二、第三战场激斗正酣的时候,第一层曲速拦截网与第二层曲速拦截网间,属于新派势力的混编舰队与老派势力的半支协防舰队也在进行一场太空海战,勉强称得上第四战场。

    当然,这里的交锋不可能像第二战场、第三战场那般激烈。混编舰队因为组成舰只鱼龙混杂,指挥系统混乱,配合不协调,而且战舰老旧,船员战斗素养低下,不过一群乌合之众,自然不是半支协防舰队的敌手……哪怕他们人多势众。

    其实泰伦本就没有打算赢得第四战场的胜利,与第二战场、第三战场相比,这里的战斗是胜是负根本不重要,混编舰队的任务仅仅是拖住戴高乐军港的协防舰队,以免它们插手第三战场,或是第二战场的战斗。

    事实证明,他高估了海关执法部门,克哈诺斯海岸警卫队、国土安全部门所属舰队那些少爷兵的战斗力,虽然协防舰队只有不到500艘战舰,依然打得他们抱头鼠窜,溃不成军,若不是还有一部分末日舰队支撑,恐怕第四战场的战斗早已结束。

    亨利埃塔与吉尔科特对于第四战场的战争走势不觉意外,但是当末日舰队80多艘战舰被乱了阵脚的克哈诺斯海岸警卫队所属战舰冲乱阵型,在协防舰队的炮火下伤亡过半,再无力拖延对手脚步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红色的光晕像潮水一样将戴高乐军港附近的太空染红,一道光芒由太空深处迸发,仿佛一只盘在枝头多时,突然发动攻势的长蛇。一口吞没由天空落下的鸟雀。

    绚烂的光照亮万里空域,照亮戴高乐军港支离破碎的残骸,也照亮混编舰队侥幸躲过一劫的溃舰的舷号,以及圆窗另一边船员们惊慌失措的脸,然后一路远去。消失在布满尘埃与繁星的深邃太空。

    那道光很红,有些暗沉,还有一点斑驳,但是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像山洪一样来,像山洪一样去,把戴高乐军港撕成碎片,将协防舰队300多艘战舰吞没,连同末日舰队与海关执法部门舰队的残存舰只一起。化作光柱中接连绽放的一个个光斑。

    不,那束光已经无法用光柱来形容,应该叫它光河才对------斩破虚空,摧毁空间站,吞噬半支舰队以上数量战舰,这便是它的战绩,很耀眼,很夺目,耀眼夺目到让人心怀恐惧。

    直径足有数十公里的光柱在一瞬间几乎吞噬掉协防舰队全部兵力……

    影像资料毕竟是影像资料,没有电影里的战斗配音。也无后期处理,自然谈不上光影,渲染什么的画面效果,只是一台摄像机。用写实的方式拍下来的现实一幕,无声,无华,却自有一番惊心动魄。

    显示屏不追求画面效果,看到这一幕的人眼睛里却充满着许多色彩。

    年青一代的工作人员有的从座椅上立起,骇然地望着那道慢慢变窄。慢慢便黯的光河,以及它在外围渲染出的光晕,望着那些七零八落,好像垃圾一样悬浮在太空的舰船残骸,使劲咽下嗓子眼的口水,在心里大声问着,那是什么,到底是什么?

    奥斯卡同样呆呆望着大屏幕上的凄惨一幕,脸上写满茫然。

    在他的意识中,看见一道光,持续了一段不短的时间,当那道光淡去,戴高乐军港没了,协防舰队没了,它们原来所在位置成了一片太空坟场。

    一道光掠过……然后,什么都没了。

    大屏幕上演的一幕,给他带来极强的视觉与心理冲击,甚至超过幼年时期第一次看到老一代神王级航母时的那种情绪,

    那是一件武器吗?它到底来自哪里?!新派势力什么时候拥有这种等级的武器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他心头的疑惑与震惊比那些年轻人还要多。

    奥斯卡左手边几位堂叔的脸色变得难看到极点,虽然他们也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结果很明显,协防舰队完蛋了……

    新派势力用不到80艘末日舰队所属战舰,以及一群没有多少战斗力的乌合之众为代价,换来协防舰队近乎全军覆没的结果,这一手笔远比朱里亚诺临阵倒戈,与天行者卫队自相残杀还要大,还要令人震惊。

    协防舰队一完,无论是斯利芬上将镇守的塞斯军港,还是“镜光号”所在的第二战场,短时间内都不可能再有变化,在不久以后,新派势力将把优势累积成胜势,一举击垮克哈诺斯内部的老派势力,彻底掌握整个恒星系统。

    唐舰长的生体母舰还没出现又怎样?能够挡下刚才那道直径足有数十公里的光河冲击吗?只怕不能!

    这一击无异于伊丽莎白对老派势力的最后通牒,也是一次向唐舰长炫耀武力的行动。

    从朱里亚诺临阵倒戈,“夜琉璃号”遇险,到“镜光号”进退维谷,塞斯军港战场局势恶化,再到协防舰队被一剑封喉,这一切都在按照伊丽莎白的剧本发展。

    直到今天,他们才了解到,原来老派势力与新派势力的差距已经大到这种地步,以往赞歌威尔的忍让,不过是用来麻痹他们的手段。

    无论是从兵力对比、科技水平、武器装备、还是舰队部署、暗棋运用,大局观等方面,对手都远远超过他们,现在看来,唐方在哈尔王宫的冒失行为,不过是提前点燃了埋藏在老派势力脚下的火药桶。

    面对这样的局势。唐方还敢将生体战舰集群投入到克哈诺斯太空战场吗?时间已经过去很久,它们到底在哪里?

    当然,在卡哈诺斯恒星系统外面的深空,还有第23游骑兵团与狮心王独立舰队主力。总计6000多艘战舰在。因为双方在三层曲速拦截网激烈的电子战干扰,难以进行远距离通讯,无法及时得知他们的情况,但既然对方在克哈诺斯内部战场做了精心布置,想必外面第23游骑兵团主力的情况同样不好过。

    不管是局部战争。还是宏观战场,老派势力都已经失去翻盘的希望。现在他们唯一的优势,就是唐方的陆军单位已经主导内陆战场形势。

    但是这有用吗?在太空文明阶段失去制海权,比地球文明阶段失去制空权更加糟糕,如果把第二战场、第三战场的斗争比作成年人之间你死我活的搏杀,那么第一战场的陆军交锋,无异于幼儿园小朋友在为争夺班长席位打架。

    只有亨利埃塔与吉尔科特脸上多出一点别的情绪。

    “能不能查到那束光的来路?”吉尔科特阴着脸说道。

    数据分析小组的人站起来道:“根据能量残留扫描结果,那束光应该是……应该是来自‘鲁巴艾’。”

    鲁巴艾?下面一群人先是愕然,继而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鲁巴艾是克哈诺斯恒星系统的第七行星,本质为一颗气态巨行星。长久以来被控制在新派势力手中,作为狮心王独立舰队进行军事演习与武器试验的场地,在那里布置一些威力强大的秘密武器,当然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吉尔科特面色不改,只是眼睛里原有的骇然光芒更加浓郁,扭头与亨利埃塔对望一眼,轻轻点头,好似想到了些什么。

    对面几位亲王也在短暂的平静后,发出一阵抽冷气的声音。

    奥斯卡用疑惑的目光望向自己的父亲,等着他解答众人心头的疑问。

    “郎基努斯系统……”几个呼吸后。吉尔科特道出心头想到的那件武器。

    有些年轻人依然迷茫,还有些年轻人神色骇然,低声念叨着“郎基努斯系统”这个名字,从记忆深处。或是WIKI百科上翻出“郎基努斯系统”这个名词所代表的意义。

    “郎基努斯系统”的出处,自然是那把大名鼎鼎,用来刺死基督的长枪------郎基努斯之枪,或者弑神之刃。

    “郎基努斯系统”乃是银鹰团最为著名的一件超级武器,一如它的名称来源,有着极其强大的威能。在二三十年前。所谓的“郎基努斯系统”还是一件秘密武器,只有极少一部分国家的高层知道它的存在,却也仅仅是停留在字面意思,知道这件武器威力不凡,但是它具体强大到何种程度,运行原理是什么,表现形势是什么,一概不知。

    直至最高安理会与第三委员会密谋之事东窗事发,遭遇银鹰团军方的围剿与驱逐,郎基努斯系统这件武器的真实面目才得以为世人所知。

    它当然不是一艘船,也不是一座空间站,它是一门炮,比任何舰船,任何空间站都要宏伟的巨炮,因为它的本体是一颗气态巨行星。

    简单点来说,“郎基努斯系统”好比一台超大型排风扇,收集气态巨行星大气层内的高温等离子体,运用核聚变反应堆的磁约束机制,将它们凝聚成一道巨大的,蕴含恐怖威能的高能粒子洪流,通过长长的磁加速轨道发射出去,达到毁伤目标的效果。

    面对这种真正的超级武器,别说是一支舰队,就是十支舰队,只要阵型不好,都会被狂暴的高能粒子洪流吞噬,消失在这片天地。

    例如诸国一些著名武器,什么神王级超级航母,什么“末日审判”,什么地狱火系统,在郎基努斯系统面前,统统连提鞋都不配。

    它才是天基武器范畴里真正的大杀器,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超级大炮。

    最高安理会第六理事皮尔斯?奥利佛,就是死在它的炮口下。要知道虽然皮尔斯?奥利佛是第六理事,但是因为窃取了银鹰团军方最强大的堡垒舰真理号,其座驾在当时来说,战斗力在九位理事中排行第三,仅仅低于理事长的奥林匹斯号,以及副理事长的贝奥武夫号。

    但就是这样一艘强大到令人心胆俱寒的混合战舰,愣是被郎基努斯系统活活撑爆,可想而知,这件武器有多么强大……尽管它在昙花一现后,便被第三委员会的人炸掉,武器本体变成无数巨大残骸被它依附的气态巨行星吞噬,但是郎基努斯系统之名,却深深烙入希伦贝尔大区许多人的脑海,成为记忆里一个难以忘怀的名字。(未完待续。)

    PS:  嘛~我之前写阴谋,写政治博弈,写日常的时候,有人怪我不写战争。

    这场大战开始的时候,我只写三族单位虐土著的片段时,说没有铺垫,节奏太快,过于片段化,看多了审美疲劳。

    当我好好写一场战争,从布局到细节都要求做到完美,给予一个国家势力应有的尊重时,又嫌我写这么多。

    好嘛,反正怎样都满足不了你们的口味……还说我忽视你们的意见吗?

    现在知道我为什么写太空歌剧,不是纯争霸文了吧,好故事才是王道,争霸文翻来覆去就那么点元素,实在没什么好写的。

    最后,我保证,明天一定出战巡。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