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八百二十八章 克哈诺斯海战(八)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亨利埃塔在想些什么,没有人清楚,但是他额头冒出的汗渍,却被许多人看在眼底。??  ?

    吉尔科特面沉如水,眉头皱的很紧,“镜光号”没有像他想象中那样,轻松撕裂混编舰队的防线,尽管战舰依旧按照既定路线飞行,但是能量消耗非常高,不得不放慢度,利用舰载武器还击,以削弱护盾所面临的压力,减轻能量消耗。

    本来以混编舰队的兵力是绝对没有办法阻挡“镜光号”脚步的,更不要说身后好歹有1o艘护卫舰进行火力掩护,但是就在短短几分钟内,又有3支,总计1oo多艘战舰从各个方向加入到对“镜光号”的围堵。

    更关键的是,“阿波菲斯号”及其护卫舰队正由战场外围快接近,沿途轻松干掉天行者卫队所属2艘巡洋舰,6艘护卫舰,几乎没有停顿。

    按照评估小组提供的数据,“镜光号”在这样的情况下,根本没可能甩开“阿波菲斯号”进入“夜琉璃号”所在空域。除非……启用镜光系统。

    但如果现在启用镜光系统,就意味着加剧能源消耗,暴露自身实力,为后面的突围行动带来不利影响。

    奥斯卡的脸与吉尔科特的脸有五六分相似,皱眉的表情也很像,很容易叫人分辨出两人的父子关系。

    事实证明,吉尔科特犯了孤军深入的兵家大忌,落入对方的包围圈。可是他又不敢去指责自己的父亲,更不要说取代吉尔科特,接过“镜光号”的指挥权。

    他很奇怪,为什么亨利埃塔的额头都开始冒汗,却依然对眼下恶劣局面视如不见,作为唯一一个可以压服吉尔科特的人,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从一开始,就显得那么漫不经心。

    难道这位一向睿智深邃的老人,也被梅洛尔的死冲昏头脑,只想着把库德莉亚救出来。从而失去本身该有的冷静?

    旁边几位亲王的脸色同样不好看,确切的说,是备用舰桥绝大多数人的脸色都不好看。库德莉亚的“夜琉璃号”及第23游骑兵团未叛乱战舰被瑟维斯的舰队冲的七零八落,岌岌可危。“镜光号”又遭遇来自“阿波菲斯号”的挑战。

    这一切都没有按照吉尔科特的剧本展,而是朝相反的方向越走越远。

    1号大屏幕上,“阿波菲斯号”的影像越来越清晰,高高翘起的舰头闪着幽幽光泽,如同一把锋利而沉重的黑色大刀。两侧原本同为黑色的晶体泛起血红色光芒,像地狱魔兽的凝视,嗜血、残暴、邪毒、充满恶意。

    在1oo多艘精锐战舰的围攻下,再面对同为半遗迹战舰的“阿波菲斯号”,“镜光号”能够战而胜之吗?恐怕不可能……

    还有一些人将视线集中到3号大屏幕。

    守护在“夜琉璃号”身边的第23游骑兵团所属未叛乱战舰已经全军覆没。

    是的,全军覆没!

    只剩下屈指可数的几艘天行者卫队战舰还在顽强抵抗敌人的进攻。

    瑟维斯的“黑钢号”悬浮在“夜琉璃号”上方空域,用一种俯视的目光,望着受尽摧残,被它一根一根拔去刺的野玫瑰,毫不掩饰地表露出胜利者才有的姿态。

    瑟维斯没有把“夜琉璃号”击沉。他也舍不得将它击沉,因为一旦那样做了,往下的时间会很无聊,所以只是命令手下战舰瘫痪掉它的武器系统,彻彻底底把那只高傲的火凤,变成一只褪了毛的小鸡。

    这很好玩,不是么?

    羞辱对手可是他最大的兴趣,更何况是梅洛尔最疼爱的小女儿。

    他喜欢这样的结果,很满意这样的结果。

    “镜光号”备用舰桥那些与库德莉亚沾亲带故的年轻人为此难过的时候,“夜琉璃号”的舰桥大屏幕上出现一张脸。一张白皙、英俊,挂着迷人微笑的脸。

    只是那张脸在阿莲娜等人心里并不优雅,反而令人作呕。

    “尊敬的库德莉亚小姐,你好。”瑟维斯的笑容很美丽,声音同样很温和,像静静流淌的温泉水,很符合他的优雅气质,哪怕面对的是敌人,哪怕他的手下刚刚把“夜琉璃号”最后一门主炮轰成一团废铁。外面的火气好像根本影响不到他的情绪。

    作为一名优雅的绅士,对待上流女性,要像春风般和煦,像阳光般温暖------这是瑟维斯的口头禅,很多人听过,但不包括库德莉亚。

    她是一名贵族,嗯,可以用名媛来称呼,但是向来不习惯优雅,而是没有教养与刻薄。

    “我不好!”她的回答只有短短三个字,十分没有礼貌。

    瑟维斯表情不改,好似一早就知道库德莉亚会有这样的反应,依旧用不激动,很平静的语气说道:“库德莉亚小姐,如果你现在投降的话,或许可以保留一些作为女人与贵族的尊严。”

    毫无疑问,这是一种威胁,对于库德莉亚这种要强好胜的人而言,可以人后哭,绝不可以人前低头。

    用绅士的口吻,说着侮辱人的话,真的很讽刺,但是对于瑟维斯而言,这不讽刺,很有趣,因为这是一种享受,只有胜利者才配拥有的享受,也是对梅洛尔的还击,哪怕老家伙已经死了。

    他就是要通过侮辱他女儿的方式,来对老东西鞭尸,来为自己泄愤。

    库德莉亚努力不让自己爆,用冷厉的目光望着大屏幕上那张脸,寒声说道:“做梦。”

    说完顿了顿,又道:“我是一个女人不假,但也没有懦弱到向一只狗屈服的地步。”

    她说话的语气依然是那么刻薄,全然不留情面,尽管处于绝对弱势的情况,依然冷的像一座冰山,没人可以融化,也没人可以劈开。

    瑟维斯依旧没有生气,依旧笑的很温柔,只是眯了眯眼,举起双手,赞赏性地拍了拍:“我就喜欢像你这种性格的女人。那就像一杯用最好蔬果酿造的红葡萄酒,美的让人陶醉。”

    不同于“座天使号”刚来克哈诺斯那会儿,瑟维斯与唐方第一次见面时的对话,侯爵大人的话语里没有丁点火气。始终维持一种优雅姿态。

    因为“夜琉璃号”已经成为他嘴边的肥肉,库德莉亚将成为他的阶下囚,实在用不着同一名手下败将生气,那是一件多么有损身份的事情啊。

    还因为大屏幕那头的舰桥上有许多女人,作为一名绅士。他当然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能有损自己以往在那些名媛、贵妇心目中塑造的优雅形象。

    在他看来,库德莉亚称他是一只狗,实际上她才是那只吠的最欢的mu狗。当然,这话他不会说,那不是绅士的做派,自己在心里暗爽就行了。

    “库德莉亚小姐,你说的那些气话不会对战局带来任何改变,自从摄政王殿下与梅洛尔亲王踏上姓唐的那个家伙贼船的一刻,便注定会有今天这样的结果。”

    “嗯。顺便说一句,很抱歉听到那个不幸的消息。”

    他嘴上说着抱歉,心里却一点不抱歉,揭人伤疤这种事真的很过瘾,尤其是用温柔动作,迷人的笑容,做着伤人的行为。

    瑟维斯最擅长的就是把阴损变成一种艺术,不,是优雅。

    伤人都伤的这么优雅,这样的行径。也只有他能做出。

    库德莉亚是一个光明磊落的人,就像她的父亲那样,唯一的缺点是心直口快,不懂体谅别人。惯于刻薄与冷肃。面对瑟维斯的欺辱,她做了一件事……将pda丢到大屏幕上,大声说道:“去死吧,你这狗nIang养的。”

    就像当初梅洛尔叫图拉蒙去****,没有半点亲王风度,如今他的女儿也一样。当着“夜琉璃号”舰桥与“黑钢号”舰桥所有人的面,对优雅的侯爵大人说,去死吧,你这狗nIang养的。

    有些人很愕然,有些人很茫然,但是对于阿莲娜这些女孩子来说,打心底觉得库德莉亚真的是太帅了,她就是有一种让她们甘愿押上自己的性命,生死与共的魅力,有人管这叫范儿……

    一些年轻女孩儿觉得她如果是一个男人,恐怕自己早已爱上她,尽管她不怎么会说话,不太体贴,不懂温柔,但是在她身上,可以看到图兰克斯联合王国男子身上普遍缺失的血性与勇气。

    就像阿莲娜常说,那是梅洛尔传给她的最宝贵的财富,也是最不应该传给她的东西。

    瑟维斯嘴角的笑容终于不再温和,而是有了几丝阴寒,不多,但很醒目。

    他用优雅的方式羞辱库德莉亚,伤害她的心情。

    库德莉亚用梅洛尔一贯的粗鄙风格,喊他狗nIang养的,一如那个老家伙又活过来,再一次毫不顾忌地抽图拉蒙的脸。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他很清楚,很多人都认为他是图拉蒙的走狗。

    库德莉亚用梅洛尔的方式抽他的脸,从本质上讲,与梅洛尔抽图拉蒙的脸没有什么分别。只不过从联合议事会上的屁抽,巴伐雷亚空间站外的屎抽,变成现在的隔辈儿抽。

    “库德莉亚,我会送你下地狱的,我保证!”

    “梅洛尔……或许不会寂寞,但一定会后悔,你……”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阿莲娜便按下作战指挥台控制面板上的取消键,中断了“夜琉璃号”与“黑钢号”的通信连线,然后命令核心岗位之外的人随她离开,去装备库拿枪,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登6战。

    库德莉亚在她离开舰桥前问了一句话,“你……怕死吗?”

    阿莲娜点点头,“怕……但是为了你,我可以战胜它。”

    很多人认为那是副舰长对舰长的表白,进而有口哨声吹响……充满女兵的舰桥,一瞬间有了男人们才会有的味道。

    库德莉亚横了她一眼,换来阿莲娜的咯咯坏笑,头也不回地带着十几个人离开舰桥。

    另一边,把舰头更换成恶狼涂装的“黑钢号”在几艘卫道者级护卫舰掩护下由舰阵大后方驶出,慢慢接近搁浅的“夜琉璃号”。

    海军6战队已经整装待,瑟维斯下达的命令是,除库德莉亚外,“夜琉璃号”上的女人一个不留,尤其是那个叫做阿莲娜的副舰长。必须死!

    很多人记得侯爵大人最后一句话,“他不管过程,只看结果。”

    这句话平平无奇,字面意思很容易理解。但是对于一部分人来说,却听出别的一些味道。如果说是库德莉亚挂断瑟维斯的电话,自然没有什么问题,只可惜动手的人是阿莲娜,而且是在库德莉亚没有话的前提下。

    区区一个平民。敢这样羞辱一名贵族,还是王国上层的大贵族,这自然是一项重罪。

    当然了,像瑟维斯侯爵这么优雅的人,肯定不可能和一个女流之辈一般见识,那样实在有损他的形象。

    作为上位者,他们自己不动,会有人帮他们出头。

    手下是用来干什么的?当然是做事的,做那些见得光的事与见不得光的事,危急时刻还可以用来背锅。

    侯爵大人不管过程。只看结果,所以……他们怎么玩都不过分。

    有贴心的手下读懂了这句话背后的意思,知道该怎么做博取得主人的欢心。

    一枪杀掉阿莲娜?岂不是太便宜她了,她必须为刚才的行为付出代价,至于方式嘛……作为干惯了仗势欺人勾当的他们,要侮辱一个女人还不简单。

    况且“夜琉璃号”可不是只有一个女人,而是一船女人,反正她们左右都要死,本着废物利用的考虑,给他们玩玩儿总不过分。

    至于会不会爆出有损军队形象的丑闻……只需在最后时刻把“夜琉璃号”炸掉。谁会知道里面生过什么骇人听闻的恶行?

    所以说,这是一次福利行动。

    一些精明的士兵对此心照不宣,只是通过闪烁的目光交流内心渴望。

    所以说,并不是每一个人都适合做狗的。

    ………………

    “黑钢号”对“夜琉璃号”展开最后攻势的时候。“镜光号”备用舰桥同样不平静。

    奥斯卡望着大屏幕上的景象,急的咬牙切齿。他明明告诫库德莉亚不要冲动,想办法拖住瑟维斯,利用对方的傲慢心理,给予合适的措辞。

    但是,事情终究还是向着他最不愿意看到的方向展。库德莉亚完美地继承了梅洛尔的臭脾气,从来不会圆滑的去面对问题,执拗到让人无奈,任性到令人疯。

    “父亲!”他以期待的目光望着吉尔科特。

    “我知道你想干什么。”这位指挥失当的亲王殿下并没有沉浸在懊悔中不可自拔,很清楚奥斯卡心里在想什么。

    他再一次扭头看向亨利埃塔。

    老头儿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睁开微微眯起的眼,用不急切,很平和的语气说道:“图拉蒙是唐方的俘虏。”

    这是解释,但何尝不是一种拒绝。

    就像吉尔科特清楚奥斯卡在想什么,他一样能够洞悉侄子的念头。

    虽然……放在一个正常人的角度,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

    “镜光号”被对方舰队拖住,“阿波菲斯号”即将到场,无论怎么看,他们都已经失去救出库德莉亚的机会,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战斗双方做一个交易。

    以人质换人质,很公平,很合理。

    罗斯加?利顿与伊丽莎白并不知道图拉蒙已经成为阶下囚,眼下正关押在“镜光号”,如果这个时候把他抛出来,作为交换库德莉亚的筹码,相信对方一定很乐意。

    同时也可以用对方不知道赞歌威尔已死这件事,做成一枚烟雾弹,来混淆视听,干扰战场局势……起码可以在图拉蒙回到对手阵营,揭露赞歌威尔已经死亡这个消息前,延缓对方的攻击节奏,让天行者卫队得以重整阵型。

    当一个问题无法用正常手段解决,那就换一个思路,用问题外的方式去打破僵局,寻求破题之道。

    可以说,奥斯卡已经有了足够的智慧与经验独当一面。

    无论是吉尔科特,还是亨利埃塔,都很欣慰看到后辈的成长,从奥斯卡,到安特利,再到库德莉亚……

    但是,奥斯卡搞错了一件事,图拉蒙是唐方的战利品,不是老派势力的阶下囚,哪怕他现在被关在“镜光号”。如果把他拿来做交易,需要征得唐方同意才行。

    “叔父……我相信唐舰长一定能够理解我们。”奥斯卡用眼角余光扫过白浩与唐林的脸,没有把自己的心里话直白道出,而是选择一种非常含蓄的口吻。

    天行者卫队宁愿陷入被动也不走,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唐舰长在哈尔王宫做的那档子疯狂行为擦屁股,如今库德莉亚遇险,把图拉蒙作为交易筹码,换取她的安全,于情于理,唐方都不应该反对。

    说实话,他对唐方冒冒失失动宫廷政变,一剑刺死赞歌威尔的举动感到震惊与不理解,觉得这根本就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表现。(未完待续。)

    ps:  别催,我保证,如果明天不出战巡,后天就准出。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