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八百二十五章 克哈诺斯海战(五)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没人知道,为什么事情已经展到这种地步,摄政王殿下却迟迟不肯下令突围。?  ?

    那位老人,他到底在想些什么?顾忌下属生命,不愿看到自己的天行者卫队泯然于历史的浪潮下,还是说有其他考虑?

    “镜光号”共有两个舰桥,一个常规舰桥,由舰长负责,配合工作人员进行航行、战斗等任务,另一个舰桥为后备舰桥,一般情况下空置,只有天行者卫队遭遇战事的时候,亨利埃塔将到达后备舰桥,以便实时掌握战场动向,做出战略性决定。

    以现在这种场面,亨利埃塔当然不会有心思坐在观景舱喝茶……其实就算他有心思,吉尔科特抬也会把他抬到后备舰桥。

    相比常规舰桥,这里的空间要狭窄一些,没有太多设备,也没有多少工作人员,除去设备池前面的显示器外,从天花板到四面墙壁,再到地板,好似透明一般,可以很直观地看到外面的景象,大体与“炽天使号”的嵌入式全景投影类似。

    大厅里的灯光很暗,只有显示屏上不停闪动的画面,在人脸投下纵横交错的光影。

    吉尔科特的脸色很不好,他的大儿子奥斯卡亦然,亨利埃塔另外三位堂弟的表情同样叫人担心,有些白,看不到多少血色。

    设备池的工作人员都是老派势力各家后辈,都不敢说话,只是用眼角余光频频打量作战指挥台周围坐着的几个人。

    梅洛尔的死讯像一把淬满毒药的匕,扎进几位亲王与亲近后辈的身体里,慢慢侵蚀着他们的心脏,有种绵延的痛。

    他不是一个能力出众的人,却是一个让人敬佩的人。

    亨利埃塔说他任性,其实那不是责备,而是一种哥哥对弟弟的溺爱,因为梅洛尔从小时候起,就一直这样任性,像一个真正的男子汉那样。敢于对不公平的事情说不,而不是变成精于算计,圆滑世故的狡诈政客。

    聪明是一种天赋,善良是一种选择。

    他的亲王身份。以及亨利埃塔对他的宠爱,让他可以无所顾忌地去做一个男子汉。

    其实,梅洛尔这样做,何尝不是替亨利埃塔实现少年时期的梦想,变成他们曾经憧憬。佩服的人。

    因为形势所逼,身不由己,亨利埃塔不得不扛起摄政王的重担,成为一名合格的政客,只有这样,才能为梅洛尔撑起一片天,让他可以尽情生长,不被那些有形或无形的东西压弯脊梁。

    吉尔科特等人为梅洛尔的死感到痛心,他其实更加难过,只是习惯于掩饰自己的情绪。不让悲伤写在脸上。而且……梅洛尔到死都在贯彻自己的人生观与价值观,这很让人敬佩。如果双方转换一下人生,自己应该也会这么做吧……

    虽然走的有些突然,没有好好同儿女道别,留下些听起来很有意义的话,但是能够像个真正的男子汉那样走完自己的人生旅程,没有太多遗憾与愧疚,也算值了。

    本着这样的想法,亨利埃塔表现的更为平静,可以不像吉尔科特、奥斯卡等人那么情绪化。更加理智的对待朱里亚诺的背叛,罗斯加的围剿。

    政治斗争,本身就是背叛与妥协的艺术,而战争又是政治的延续。所以,他并没有意外老派势力的阵营里有人背叛,就像他也在卡布雷托安插了自己人,比如在导弹基地当值的雅各布和他的下属。

    他只是有些意外,拿起那把匕,捅进自己背心的人居然是朱里亚诺。偏偏还在梅洛尔亡故的特殊时刻,这有点讽刺……

    艾琳娜不在这里,去客房休息了。

    虽然女孩儿有惊无险,可是梅洛尔的死给了她很大压力,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已经非常疲惫,对于打仗的事情又帮不上什么忙,又容易令吉尔科特等人触景生情,徒增悲伤,于是凯莉尼亚带着她离开,留下唐林、白浩两人。

    “父亲,侦查舰来警讯,瑟维斯的‘黑钢号’正在向库德莉亚的‘夜琉璃号’逼近。”

    作为吉尔科特长子,奥斯卡在图兰克斯联合王国也是一号强势人物,可是放在这里,却只能客串一下联络官的角色,向亨利埃塔等人汇报战情。

    吉尔科特低头扫过电子沙盘,皱眉问道:“通道还没有打通吗?”

    奥斯卡摇摇头,沮丧地道:“还没有。”

    因为战舰规格不同,战场定位不同,“镜光号”与“夜琉璃号”距离较远,相比被天行者卫队战舰重重守护的“镜光号”,“夜琉璃号”旁边第23游骑兵团的战舰比较多,天行者卫队战舰比较少。

    朱里亚诺麾下战舰足有3oo艘,是未叛乱战舰的2倍多,虽然天行者卫队与未叛乱战舰在一开始的时候遭遇突袭,损失有点重,后来还是依靠战舰性能上的差距,渐渐扭转局势,占得上风,但是在战争之子与狮心王独立舰队的压迫下,终究无法一鼓作气击溃叛军,如今大约还有近13o艘战舰依旧具有战斗能力。

    梅洛尔亡故的讯息给了吉尔科特、奥斯卡等人很大打击,却也给他们提了一个醒。

    梅洛尔人死不能复生,而他最疼爱的女儿还在战场上承受来自身体和精神上的折磨,“夜琉璃号”更是遭受重创,有覆灭之危。

    他们不能救活梅洛尔,起码也要保住库德莉亚的命------这是在场每一个人的想法。于是吉尔科特下令拓展出一条航道,接应“夜琉璃号”进入天行者卫队的防御核心,然后将她转移到“镜光号”。

    事实证明,这件事并不容易,哪怕“镜光号”同样作为一份力量投入计划,依旧无法快打通与“夜琉璃号”之间的空域,救出库德莉亚。

    或许是察觉到他们的打算,瑟维斯的“黑钢号”投入战场的同时,罗斯加另外派出一支舰队对“镜光号”这一行为展开狙击,阻挠救人计划。

    “告诉安特利启用原生反应堆,加注零素,舰载等离子炮切换至混合模式。就算是硬来,也要给我打穿敌人的防线,救出库德莉亚。”

    安特利正是“镜光号”的舰长,也是亨利埃塔的一位女婿。沉稳有余,但机变不足,如果是均势局面,可以通过保守、细致的操作不断积累优势,最终扩大到胜势。但是面对现如今这种窘困场面,让他指挥突围战兴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若是逆水行舟,激流勇进,必然会因为性格上的缺陷受阻。

    是的,安特利缺少破釜沉舟的勇气与魄力。

    其实不只安特利缺少,奥斯卡亦然。

    “父亲,提前启动原生反应堆是不是有点冒险,一旦零素消耗过多,势必对镜光系统产生不利影响。”

    跟安特利一样。奥斯卡的心思也很细腻,很多时候,与他们俩关系不错的人会笑着问他们上辈子是不是一对双胞胎兄弟,不然性格为什么那么像。

    “我担心……这是罗斯加故意设下的阴谋,正是为逼迫我们大幅消耗储备能源与机能,以便在后面的交火中可以占得上风。”

    旁边几位亲王闻言脸色微变,轻轻点了点头,对奥斯卡的担心表示认同。

    吉尔科特皱皱眉,望向亨利埃塔。

    老人没有说话,只是眯了眯眼。微微颔。

    “传令吧。”吉尔科特说道:“梅洛尔死了,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库德莉亚也随他而去。”

    奥斯卡放在作战指挥台边沿的手用力攥起,点点头,接通第一舰桥。将吉尔科特的命令传达给安特利。

    看得出,启用原生反应堆是一项大工程,资源管理小组、舰务官、炮手、后勤快反应班、工程队……全都忙碌起来。

    唐林原本将注意力放在周围环境,认真观察“镜光号”极其护卫舰与朱里亚诺麾下叛舰的战斗,默默做着比较,想象“座天使号”如果只凭借那两门中等口径的阳电子炮。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干掉那些拦路战舰,清理出一条通往“夜琉璃号”的太空走廊。

    直至吉尔科特说出“原生反应堆”与“镜光系统”这两个名词,才引起他的兴致,对着眯眼注视交战场面的亨利埃塔问出心头疑问,“什么是原生反应堆,镜光系统又是一个怎样的东西。”

    他原以为亨利埃塔之所以叫“镜光号”为“镜光号”,是因为星光护盾形成的光幕,远远望去很像一面明亮的镜子,但是现在看来,应该另有说法,亨利埃塔之所以将它命名“镜光号”,是因为镜光系统的存在。

    白浩同样感到意外,扭头看向老头儿,等待他做出解释。

    “其实‘阿波菲斯号’与‘镜光号’的来历差不多,都是在伊普西龙战舰残骸的基础上,辅以人类科技,所铸造的一种半遗迹战舰……当然,它们不可能与‘座天使号’、‘炽天使号’那种真正的遗迹战舰相比,虽说人类所掌握的航天科技绝大部分山寨自伊普西龙人,可毕竟进入宇宙文明时日尚短,人造系统无法与伊普西龙设备完美融合。不过这种半遗迹战舰,依然是人类社会最顶级的战舰。”

    唐林与白浩点点头,表示理解。

    亨利埃塔继续说道:“半遗迹战舰,顾名思义,有一部分是伊普西龙遗迹,有一部分是人类造物。吉尔科特口中的原生反应堆,以及银河护盾,既是伊普西龙遗迹部分……这么说吧,‘镜光号’原本是一艘受损严重,但是某些设备还可以使用的伊普西龙战舰,后来经过人为修缮,于是变成眼下这副模样,得以为人类所用。”

    “所谓原生反应堆,其实就是一座可正常运转的伊普西龙零素反应堆,无论是能源加工转化效率,还是输出功率,都远远越人造设备,可以用来频战舰引擎推力,也可以用来供应武器系统,缩小能量型武器的充能时间,又或者加固银河护盾。”

    “至于镜光系统……或许再过不久,你们可以亲眼见识它的威能。”

    亨利埃塔的语气很平缓,像在叙述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但是作为听众的唐林与白浩却非常震撼。

    他们并不是震撼“镜光号”的强大,因为不论是“座天使号”、“炽天使号”,还是“权天使号”、“梦靥号”。都不比“镜光号”差,相反更强。

    只是它们都是完整的伊普西龙战舰,因为唐方的存在,不用进行大刀阔斧的改装。便可以为人类操纵。

    但是像亨利埃塔、赞歌威尔这种相对来说不那么特殊的人而言,他们没有“失落之地”这样的宝库,要获得一艘伊普西龙破损战舰有多么困难,巴比伦恒星系统去年的o成交量便是一个很好的参照。

    获取伊普西龙战舰遗迹很难,遗迹里是不是有设备能用。更是对Rp与脸的考验。

    在如此苛刻的前提下,再以人类现有科技水平,令人造设备与伊普西龙设备结合,把珍贵的废品变成一艘可以在太空翱翔的宇宙战舰,可想而知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更不要说改造工程有很高的风险性,很可能投入进去海量人力物力以及时间,结果却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非但没有完成改装,可能原本完好的伊普西龙设备,因为不可预知的硬件冲突。被人为损坏。

    如果是上帝武装的人搞出这种东西,唐林与白浩一点不会意外,因为早就见识过他们手中各种各样的山寨科技。如果是赞歌威尔搞出这种东西,比如“阿波菲斯号”,二人也不意外,因为国王陛下拥有J先生提供的技术支持。

    亨利埃塔就不一样了,老派势力跟上帝武装是敌非友,对方自然不会给他们提供技术上的帮助。在这样的局面下,老头儿手下的技术团队可以改造出“镜光号”这样的战舰,真的叫人意外与震撼。

    细想一下。亨利埃塔作为老派势力的掌门人,底蕴实在深厚。

    可以撑起能量护盾,化为一艘小型穿梭机的磁悬浮椅;一艘由伊普西龙战舰残骸改装而成的“镜光号”,再联想起当初交给唐方的那枚晶石。还有那番对话。

    唐林总觉着亨利埃塔心里隐藏着一个秘密,或许与伊普西龙遗迹有关……而且,奥利波德家族手中的量子传送器实在多了点,不仅新派势力有,老派势力也有。

    亨利埃塔不知道唐林在想什么,继续说道:“虽然‘阿波菲斯号’与‘镜光号’都是半遗迹战舰。但是双方的侧重点不同……准确的说,是改造基础不同。‘镜光号’的伊普西龙部分主要是原生反应堆、银河护盾生器、镜光系统这样的内部设备,‘阿波菲斯号’不一样,它的改造基础更偏向于外在……简单点讲,如果说‘镜光号’是一面圣盾,‘阿波菲斯号’便是一把魔剑。”

    “圣盾与魔剑么……”唐林若有所悟地点点头,亨利埃塔介绍的很详细,除镜光系统外,完美解答了他心头的疑惑,无论是把二人安排到备用舰桥,还是刚才这番话,无不说明在梅洛尔死后,老头儿已经彻底看开,把他们当成自己人,把时代给予年轻人。

    这真的很伟大……

    梅洛尔死的英雄,亨利埃塔何尝不也是一位英雄,就像唐方说过的一句话,英雄有很多种,看得见的,看不见的,有名的,无名的,耍大刀的,握笔杆的……

    白浩没有想那么多,听完圣盾与魔剑论后,他将头偏向大屏幕。

    几人谈话的功夫,“镜光号”原生反应堆已经上线,舰载等离子武器系统就像打了一针肾上腺素,战斗力暴增一倍以上。

    以前由人造反应堆供能,高能等离子体的产出效率偏低,舰炮两次攻击的间隔比较长,且威力也逊色大型天基等离子炮,毕竟一个是舰载模式,一个是基站模式。

    现在不一样,充能时间几乎没有,等离子炮的攻击度,等同于散热芯的更换度,威力方面更是直追“座天使号”用来防身的中等口径阳电子炮,只比“权天使号”的等离子炮弱一些。

    亨利埃塔对唐林讲述“阿波菲斯号”与“镜光号”的区别的时候,白浩亲眼目睹舰那门重型等离子炮将一艘改进型大主教级重型巡洋舰的腹部装甲一炮轰爆,直接摧毁能源核心与动力系统,将里面的叛军送上西天。

    那艘改进型大主教级重型巡洋舰优化方向不是武器系统,也非动力系统,而是装甲与护盾。面对能量型武器,当前磁力护盾的效果有限,但是改进型大主教级重型巡洋舰的装甲可是实实在在堪比战列舰的东西,更不要说是舰腹这种重要部位,一般而言都会做加固处理,然而此时此刻却被“镜光号”的等离子束一炮洞穿。

    这岂不是说,哪怕是改进型战列舰,也无法抵挡“镜光号”的主炮一击?(未完待续。)

    ps:  看过老炮儿么,梅洛尔就是。至于亨利埃塔的原型……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