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八百一十三章 凤凰城之战(六)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2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如果他是一个女人,这样的装扮可以用靓丽来形容,如果他是一个萝莉,这样的装扮可以用可爱来描述。¤ ? 卍

    很可惜,他不是一个女人,更不是代表正义代表爱的洛丽塔小姐,他是一个爷们儿,爷们儿到不能再爷们儿的纯汉子。有钢钉一般的胡渣,有粗大的毛孔,一脸的横肉。咯吱窝有成团的毛,胸口有成撮的黑,两根大腿好像裹着一片黑森林。

    一些人感觉胃里翻江倒海,一些人的眼睛与心理受到1oooo点暴击伤害,一些人欲哭无泪,一些人闭上了眼睛,有泪痕在眼角闪现。

    但是更多的人,不知道用怎样的语言,怎样的脸色,来表达心头复杂而难过的情绪。

    他要干什么?他到底要干什么!

    没人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脸皮这么厚,几乎可以媲美凤凰城的外墙,不仅能够保护后面的建筑群,还有着伤敌效果。

    有些时候,给别人植入心理阴影所造成的伤害,远远大于**上的摧残。

    与此同时,凤凰城指挥中心,阿克蒙德以及第三集团军众位参谋、工作人员,同样通过数据链系统共享的前线情报,实时观看到雷神驾驶舱外的一幕,人们面面相觑,感觉脑子里一团乱麻,跟前线士兵一样,搞不清楚到底生了什么事情,那个二百五到底受了什么刺激,要在战场上玩cospLay……又或者女装癖?

    少部分人情不自禁扫过后勤保障部的唐吉可德大校,想着或许只有那个人能理解豪森为什么这么做。

    阿克蒙德一直很平静,从战争开始到现在,不管是优势局面,还是劣势局面,他都表现的非常平静,像一块岿然不动的石柱屹立在那里,撑起高屋,稳住广厦,给予第三集团军全体将士以信心与勇气。

    然而。在这样的时刻,看到这样的画面,平静被打破了。

    阿克蒙德脸上的表情虽然谈不上精彩,却也是疑惑不解。一脸茫然的样子。

    他可以算到很多东西,洞彻许多玄机,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带着三族部队汹汹而至,跟他打了半天仗的人竟然是个疯子。

    是的。他战胜了一个疯子,把一个疯子打得抱头鼠窜,哭爹喊娘,甚至在最后时刻犯病,当场跳起了热舞。

    他是一位将军,在战场上胜过一个疯子,这值得庆祝吗?不值得庆祝!这很意外吗?一点都不意外!

    所以,这是对他的羞辱。

    是某个人借羞辱豪森的机会,来羞辱他!

    豪森打了败仗,理应受到惩罚。于是有了眼前的一幕。在战场上,面对千军万马,穿上女人的装束,唱着非常傻x的歌,跳着同样傻x的舞,很显然,这是一种惩罚手段。

    正是这样的惩罚手段,表面羞辱豪森,却也是从侧面打他的脸,嘲讽他的无能。

    阿克蒙德非常聪明。整个大厅几乎没人想到这件事的深层含义,但是他想到了,也知道那个惩罚豪森的人是谁。

    他来了……唐方来了。

    因为只有他,可以这么耍弄豪森。◎◎   因为只有他,才会用这样的方式宣告自己的到来,顺道向他宣战。

    阿克蒙德一开始很茫然,慢慢的变成愤怒,哪怕再如何压抑,也难免流露出一些不自然。被下面的工作人员察觉,跟着一起愤怒,一起仇恨。

    大屏幕上那个连背后拉链都拉不上,脚丫子能将长筒靴撑破,偏偏还恬不知耻跳着热舞的冒牌洛丽塔,分明就是在羞辱他们,嘲讽他们。

    前线那些感到愤怒的军官们大体也是类似的想法。

    他们只想到这是一个没节操的人,用没节操的方式来证明他们是一支无能的军队,并没有像阿克蒙德那般,想到这件事背后的含义------那个人来了,而阿克蒙德费尽心思击败的人,不过是聚光灯下那个跳热舞的伪娘。

    其实豪森不只在舞蹈,他还在歌唱,而且越唱越带劲,越唱越忘我,脸上已经看不到羞耻表情,反而一副享受的样子,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在这片战火纷飞,硝烟弥漫,沟壑纵横的天地,放射出自己的光和热。

    水面摇曳。

    风轮蔓延。

    相触的指尖上。

    流动着蓝色的电流。

    只是相互凝视着。

    孤独就在一瞬间加碎落。

    如此喜欢着你。

    仿佛透明的珍珠一般。

    眼泪漂浮在宇宙之中。

    即使是悲剧也没关系。

    想要伴你一起走下去。

    ……

    许多人听不懂他在唱什么,一些听懂的人浑身汗毛都立起来,有种被强暴的感觉。

    耳朵也有洞,不是吗?

    丘吉尔用棉球塞住两个耳孔,这才觉得好过一些,然后抬起头看向通讯器屏幕上笑的很阴险的唐舰长,用力吞下嗓子眼的口水……耳塞,心亦塞。

    他终于知道唐芸为什么那样喜欢捉弄人,无良小太妹的属性是哪里来的了,这完全就是家族遗传啊。至于唐林嘛,他也有了说服自己的答案,唐林是增殖混血,严格意义上讲已经脱离人类范畴,性格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自然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他、豪森、拜伦、阿罗斯、罗伊5人搭乘特别行动运输船赶赴“卡布雷托”的时候,豪森犯了口无遮拦的毛病,揶揄唐方最是腹黑,总喜欢搞些阴谋诡计,一点都不男人,所谓大丈夫,要用堂堂正正的手段击败敌人。

    唐方没有跟豪森多费唇舌,直接给他们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然后,他们败了,败得很彻底。

    作为惩罚,唐舰长给豪森带上了假,穿上了短裙,让他在众目睽睽下,变身成一个伪娘,惊爆了所有人的眼球。

    豪森没有成为一个堂堂正正的大丈夫,而是成为一个堂堂正正的假娘们儿。

    他用不男人来嘲讽唐方,结果几个小时候后变成这个模样。

    丘吉尔翻遍脑海里每一个角落。都找不出任何一个人像唐舰长这么狡诈,偏偏还狡诈的让人无话可说,无理可挑。

    先理再兵,后制人------用对手的方式。干掉对手本身,永远是一件叫人无可诟病的事情,不是吗?

    他从唐方脸上看到满满的恶意,还有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很庆幸当时没有多嘴。就算被豪森点成副将,也没有在唐舰长面前露出与那个二货一般无二的狂妄神色,不然,恐怕雷神驾驶舱上面不是落单的伪娘,而是成双的变态。

    “这个白痴。”丘吉尔叹了口气,心想豪森信誓旦旦要玩一场大的,唐方顺水推舟,将凤凰城这片战场让给他们俩,只怕在那个时候,二人便已经掉进他的坑里。

    唐方笑着说道:“他是白痴?”

    丘吉尔很乖巧地道:“还有我。”

    唐方眯着眼睛说道:“你真乖。”

    他忽然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心头升起一股恶寒,不敢在谁是白痴这个问题上与唐舰长纠缠,赶紧转移话题道:“如果李子明他们知道豪森……”

    话音未落,那边唐方接过话头:“这么精彩的表演,当然要现场直播才对得起豪森的付出。”

    “……”丘吉尔一脑门黑线,想象着“座天使号”船员们看到这样一幕的心理感受。他跟豪森在吉普赛尔收留的那些小弟会怎么想?李子明会怎么想,炊事长会怎么想?

    “你是不是早在豪森夸下海口的时候,便已经设计好了这一切?”

    唐方挑挑眉:“当然没有。”

    丘吉尔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儿,说道:“信你才怪。”

    “圣母在上,我说的都是真话。”

    “我不信圣母。而且……我知道你也不信。”

    “……”这次轮到唐方无语,就像插手阿拉黛尔政变,导致艾琳娜上了他的贼船,就像去“乔治亚”明明是救人。偏偏回来的时候搞到一艘伊普西龙飞船,于是所有人都认为他做出这样的事情是早有预谋,其实真的不是……

    直到二人被1386装甲旅、1365装甲旅包围的时候,他还没有这样的想法,只是后来灵机一动,想到一个点子。顺便还能看看豪森大爷穿女装的样子,又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何乐而不为呢?

    “巴拉拉能量,沙罗沙罗,小魔仙全身变。”什么的当然是他恶趣味作怪,至于那些女装,其实是唐芸当初恶搞芙蕾雅的道具,被他没收后随手扔进系统空间,如今正好用在豪森的身上。

    他原本是想让豪森翻唱银河妖姬的歌曲的,起码所有人耳熟能详,但是仔细一想,夏洛特?奎恩对他不错,这么作践她的歌曲实在不合适,于是只能翻出时光机里的旧相簿,找了一承载回忆与情怀的歌曲。

    “你就打算让他像个傻缺一样,这么一直跳下去?”

    “你看他跳的多欢实,好像越来越投入自己的新角色……女装癖,是个不错的玩法,要不要搞个组合?”

    “……”丘吉尔打个哆嗦:“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想到一个好名字,就叫战争歌姬养成计划,你看怎么样?”

    丘吉尔自杀的心都有了:“战争歌姬养成计划?我看是战争人yao养成计划吧……唐大爷,你就饶过我们这些可怜人吧,不然总有一天会被你玩坏的。”

    “有那么严重吗?”对于这个没有节操的想法,他一点思想觉悟都没有。

    “有,后果很严重。”

    “可是你看看,效果简直拔群。”他说的是战场形势,自从豪森大爷变身以后,两大装甲旅的攻势骤然减弱许多,倒不失为一种心理战术。

    当然,他没有向丘吉尔解释更深一层的含义。

    虽然豪森完全是自取其辱,走到这一步怨不得别人,但是他们两个人终究是他的伙伴,如今被阿克蒙德击败,他这做头领的,或多或少会有几分不爽。

    豪森与丘吉尔吃了败仗,然后付出应有的代价,他们之间的恩怨两清了。但是第三集团军与二人的恩怨还没有了,阿克蒙德与他的过结还在。

    他相信对方看得懂自己的宣战。

    丘吉尔说道:“不。不,不,这样做真的不好。”

    “我记得你有一个理想,嗯。是不是要成为一名伟大的演员?”

    “哪有,你一定听错了。”火炮手的头晃成拨浪鼓:“我从来没有这样伟大的理想,只盼着可以在您手下混吃等死,无忧无虑地度过余生。”他连敬语都用上了。

    “这样啊……”唐方沉吟不语。

    丘吉尔保持沉默,心说。只要不找他当豪森的搭档就好,至于其他人?他们就自求多福吧。

    大约3个呼吸时间,唐方突然说道:“唔,到了,好戏可以开场了。”

    到了?什么到了?

    他抬起头来,刚要打量外部环境,只听轰的一声炸响,剧烈的震感由座下传来,预警设备出刺耳的警报音。

    镭射钻头坦克后方,十数架艾尔莎武装直升机的身影已经跃出地平线。然后是缓缓浮升的雷特坦克。数枚火箭弹带着尖啸,落在高地附近,炸出一个又一个大坑。

    丘吉尔并没有第一时间逃离高地,因为唐方最后一句话让他意识到一件事,原来……通讯显示器上那个家伙是在拿他寻开心,以消磨时间,等待黑色贝雷帽游骑兵团、2o14、2o15机械化步兵旅,1375装甲旅进入战场。

    这小子,竟然想把敌人一锅烩了?可能吗!

    面对能够自由活动的地层,人、神二族的战斗力受到极大压制。又在之前的进攻中受到巨大损伤,凭借它们,真能翻盘?

    他对于局势没有信心,却对唐方有信心。

    唐舰长有心情戏耍豪森。还有心情调教他,故意等待外面4个旅进入战场,想必已经做好战争部署。

    母舰核心依旧笼罩着豪森,响彻整个战场的歌声像野狼在嗥。

    2o14机械化步兵旅的先锋坦克营一面向前挺近,一面开火射击,贫铀穿甲弹在比攻城坦克还要厚重的装甲上留下一个个凹陷。艾尔莎武装直升机激的反坦克飞弹更是化为一团团翻滚不休的火云,将整片高地吞没。

    同一时间,原本落在阵型后列,团聚在一起的王虫忽然向外散开,神族运输船与折越棱镜也离开爆炸蚊的巡游范围,向地面战场掠去。

    2只飞蛇由战阵后方游出,张开大口,向外喷出大股大股的黑蜂。

    因为豪森、丘吉尔在凤凰城战场投入的兵力大多都是远程部队,飞蛇又不敢过于靠近城墙上的大型防御工事,一直在后面打酱油。

    直至2o14、2o15机械化步兵旅、1375装甲旅、黑色贝雷帽游骑兵团抵达战场,唐方接过战场指挥权,这才动黑蜂技能。

    它们并没有进入沟壑纵横的中心战场,而是化作一股股黑色潮流,裹向新入场的增援部队,在外围战场制造出一片黑幕。

    王虫在爆炸蚊与铁鸦炸弹的掩护下继续向外扩散,将2个航空旅战斗单位构建的包围圈冲开一道道豁口,潮水般涌出。

    折越棱镜比王虫度快的多,抢先一步赶到战场边沿,在追猎者与刚刚到场的1o架幽灵战机护卫下俯冲至低空范围,切换相位模式,在地面展开灵能矩阵。

    在缓冲区隔岸,靠近城墙的战壕阵地上,小狗、毒爆虫、巢虫、火蝠构成的近战部队在空军的攻击下损失惨重,携带钻地弹的武装飞行器围绕坑道虫所在区域进行密集轰炸,从地表到地层数十米区域的空间结构遭受重大损害,坑道虫不可避免地出现伤亡,出悲痛吼叫的同时,往外喷吐出大量红色体液。

    比起缓冲区的形势,这里更加糟糕。

    自从前面的沟壑将战壕阵地与缓冲区隔开,凤凰城驻军起反攻后,这里便从前线变成第三集团军的腹地,小狗、毒爆虫、火蝠、巢虫这样的兵种质量不高,又被飞行单位克制,在失去坑道虫的补充后,活动范围被快侵蚀,由开始的攻势,转为守势,如今更是出现溃势。

    相比外面的对决,凤凰城内的战斗有些不温不火,ghost、幽魂、蟑螂、高阶圣堂武士不敢接近电塔作用范围,只能借着城内复杂地形为掩护,寻隙击杀第三集团军警卫部队的士兵。

    就在阿克蒙德、众参谋、诸军官将视线击中在城外战场的时候,城内的高阶圣堂武士不再躲藏,以双人为单位,从幻象光幕后面钻出,手臂举起,望向一压,灵能自掌心迸射。

    城外战壕阵地上空,由艾尔莎武装直升机、飓风武装穿梭机组成的空中战斗联队停在半空,以大口径机炮或是导弹点杀战壕中抱头鼠窜的人、虫二族近战士兵,完全就是吊打姿态。

    自从阿克蒙德接到维利?斯密特的请求,启动天灾系统,从而拉开这场波及整座城市的大战以来,战场情势一直风云诡谲,变化无常,许多人已经习惯在败者与胜者间频繁切换。然而,接下来的一幕,还是让那些已经麻木的人打心底生出恐慌情绪。(未完待续。)

    ps:  我觉得,抠脚大叔的女装癖,也是一种情怀。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