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八百一十章 凤凰城之战(三)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2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指挥中心的参谋与工作人员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有些人长出一口气,与身边的同袍击掌庆贺,有些人终于可以腾出手蘸掉额头的汗水,拿过旁边放着的水杯咕嘟咕嘟喝个干净。

    阿克蒙德依然平静,脸上看不到喜,也看不到悲。

    他的助理也很平静,出去放酒杯的过程还不忘补个妆,收拾一下有些凌乱的长发。

    女军人当然不可以留长发,她不是,她是阿克蒙德的助理。

    阿克蒙德还有另一个身份,凤凰城的市长,虽然比起实权,那更像是一个荣誉头衔,毕竟这里只有极少部分科研人员及其家属。

    “告诉城防旅布置在西、南、北三个区域的前线指挥所,不要马虎大意,小心唐方玩声东击西的把戏。”

    他不仅平静,还依然谨慎,并没有被大好形势冲昏头脑。

    “天灾系统的充能进度到多少了?”

    情报官汇报道:“53%”

    “告诉他们再快一些。”阿克蒙德抬头扫过大屏幕上的交战影像,继续下令:“收网吧。”

    收网……渔夫在打鱼的时候用的词,如今从他嘴里说出来,配上平静的表情,和缓的语速,沉稳有力的发音,令人感到安心。

    他是第三集团军的首脑,更是浪涌下的砥柱中流。

    通讯小组的工作人员没有任何犹豫,第一时间将“收网”命令下发至前线作战单元。

    与此同时,将战壕阵地与缓冲区切割开的陷坑地带东方,冲击坦克在“巡游者”无孔不入的攻击下,不得不切换回坦克姿态。利用运动方式规避那些粘性物质。

    在冲击坦克后方,16台不朽者分成两股,6台向前,以掩护冲击坦克撤退。10台扩散成扇形,以应对1365装甲旅包围过来的武装载具。

    本身神族部队便拥有强大的防御能力,更不要说不朽者这种配备刚毅护盾的重型单位,尤其在面对100MM级口径的坦克主炮与火箭弹轰击时有着堪称完美的防御效果。

    同样的,在攻击方面。连盖特坦克这样的主战坦克,也无法抵挡不朽者的相位碎裂炮,只能依靠运动战的方式进行游斗,一点一点消耗刚毅护盾的能量水平。

    阿克蒙德说“收网”时,目光正落在不朽者身上,这些有着4条腿的怪异机械,破坏力毫不逊色后面近10层楼高的大型攻城机甲,唯一的缺点就是武器系统比较单调。

    不朽者与冲击坦克所在区域地面开始剧烈震动,幅度远远超过憾地战神飞弹所造成的效果,一如刚才隔离人、虫二族近战部队与冲击坦克分队时那般。黄沙簌簌抖动,流入地下快速扩张的裂缝。

    随着地面剧烈摇晃,一道道陷坑成型,将原本尚算平坦的地形分割成无数模块。

    震动不只在冲击坦克与不朽者所处区域蔓延,连雷神与战狼所在区域也一同颠覆。而第1365装甲旅、1386装甲旅主力部队所在区域却没有任何变化,仅仅是出现轻微震动,稍稍影响枪炮射击精度,并不能造成什么实质伤害。

    反观冲击坦克与不朽者组成的攻击部队,几乎乱成一锅粥,不朽者还好一点。可以凭借灵活的机动能力做紧急规避,冲击坦克却不行。

    本来它们已经在共振武器的作用下性能大减,有3辆冲击坦克直接被地面出现的裂谷吞噬,跌进尖刺地狱。

    虽然那些可以上下收缩的尖刺难以突破冲击坦克的外装甲。连底盘都无法扎穿,却可以瘫痪它们的行动能力,甚至于等到战斗结束后,将它们俘获。

    阿克蒙德是一个擅长把利益最大化的人。

    当然,以陷坑的宽度,最多把冲击坦克、不朽者这样的战斗单位吞噬。并不能把雷神怎样,但是它们过于笨重,有两台因为规避不及,轰隆一声摔倒在地,溅起漫天灰尘,又被落在装甲上的炮弹爆炸形成的冲击波搅散,变成一道土黄色风潮,向更远的地方蔓延。

    直到摔倒的前一刻,250MM惩戒者火炮还在向外吞吐火光,只不过那些高爆弹失去准头,落在坑坑洼洼的战场上,溅起一道道沙浪。

    战狼同样无法保持平衡,驾驶员只能将大部分精力用在稳控机体上,根本无力反击,然后被四下游走的装甲旅武装载具击中,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

    歌利亚武装机器人的状态更加凄惨,因为它们早就在憾地战神飞弹的袭击下难以稳住阵型,如今又遭遇这样的打击,七八台机器人直接落入坑底,失去战斗能力,变成一堆残废。

    这便是阿克蒙德口中的“收网”,东城外的阵地战看似三族联军占据主动,其实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先用第2013机械化步兵旅顶住三族联军正面进攻,待迂回至两翼的装甲旅进入战场,特殊战斗兵种、2个航空旅的飞行战斗单位倾巢而出的时候,立刻启动战斗计划中最关键的一环。

    其实凤凰城的防御并非只有那一圈武装到牙齿的高大城墙,连整个缓冲区都是城市防御体系的一环,在松软的砂土层下方,是模块化的钢结构方阵,可以自由收缩、变形,化为更加崎岖的地形,以阻止兵团级地面单位的攻势。

    阿克蒙德之所以不在一开始就把缓冲区变成第一道防线,就是要诱敌深入,将三族部队切割、包围后,再施以毁灭性的一击,来瓦解对手的攻势,彻底赢得这场攻防战的胜利。

    从分析、解构,到对比、参照,再到推演、决定,下发命令,阿克蒙德几乎是一个人完成这套作战计划。利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克服兵种质量上的巨大差距,将来犯的三族部队赶上绝路。

    他是一个聪明人,是一个合格的将领。是赞歌威尔信得过的忠心下属……所以,他称得上一位名将,放到整个图兰克斯联合王**界,也是首屈一指的人物。

    阿克蒙德不是普通人,凤凰城也不是一般城市。是一座军事要塞。

    天空与地面有天灾系统,地下有绵延数公里的变形系统,无论从防御力,还是战斗力来看,它都强大的令人心寒。

    维利?斯密特没有把唐方逼到这个地步,高登?隆巴德也没有把唐方逼到这个地步,阿克蒙德做到了。

    是的,这令人欢欣鼓舞,阿克蒙德应该为自己感到自豪,第三集团军全体将士也应该心存骄傲。因为能够击败那个强大的唐方,绝对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不拘是用来当做谈资,还是加官进爵的本钱,亦或泡妞的饵料,都不错。

    反过来,唐方应该沮丧,应该后悔,应该无地自容,因为他败了。经过军方一连串动作。三族联军的战斗力已经削弱三成以上,无法组成有效阵型来对抗来自装甲旅、城防系统,以及天空的火力,溃败已成定居。

    更不要提在50公里开外。近2个师的战斗力量正快速接近战场,再有片刻时间,先锋部队与空军单位便可以加入战斗序列,成为压到骆驼背上的又一块巨石。

    事实上,唐方并没有沮丧,也没有后悔。自然更不会无地自容。

    沮丧的是丘吉尔,后悔的是丘吉尔,无地自容的是豪森,因为属于唐舰长的声音,正带着满满的戏谑,响彻在雷神与镭射钻头坦克的驾驶舱。

    “啧,啧,啧,知道么,你们现在的脸色真的很**,我应该把这一幕截图,再上传到座天使号舰桥,让船员们好好欣赏一下什么叫万绿丛中一点红。”

    豪森与丘吉尔的脸绿的盎然,绿的别致,只有双眼布满血丝,红的鲜艳,红的精彩。

    很显然,唐舰长在说反话,非常没有绅士风度地说着风凉话,在二人的伤口上抹了一把辣椒面,又撒上一袋盐。

    高地两侧的斜坡上,准备用来做中期骚扰与牵制的恶火战车、秃鹫战车、掠食者、追猎者、畸变体混合部队,正在一窝蜂涌出,作为三族部队的最后力量,投入到前线战场。

    镭射钻头坦克后面的沙地上已经空空如也,再没有任何后备力量。

    恶火战车、秃鹫战车、掠食者、追猎者与畸变体组成的混合部队可谓二人的亡命一搏。他们并不傻,知道留下一部分高机动性单位在战场呈现胶着态势的时候,对敌人的部队进行牵制与截击。只可惜他们的对手是阿克蒙德,一位令唐方也很佩服的陆军名将。

    “这有用吗?”他指的是二人出动恶火战车、秃鹫战车、掠食者、追猎者与畸变体组成的混合部队进行孤注一掷的行为。

    丘吉尔的脸更绿了,没敢说话。

    豪森却是一个捅破天只为听响的家伙,哪怕明知自己很傻X,也要拼命装成一个很有情怀的傻X。

    “知难而退不是我的风格,逆势而上才是豪森大爷的本色……你要知道,我从来都是一个站着的男人,不是蹲着的懦夫。”说完还瞄了一眼二号通讯显示器上的丘吉尔。

    哪怕明知混合部队上去不过是给快速赶来的2个机械化步兵旅,1个装甲旅,1支游骑兵团包饺子,他仍然选择这么做。

    唐方拍拍手掌,说道:“好,有骨气。”然后顿了顿,又道:“你现在有站着吗?”

    豪森扫过窗外,忽然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刚才的慷慨激昂与满腔热血转眼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他没有站着,虽然也没有蹲着,只是非常屈辱的躺着……就像一具死尸那般,偏偏外面有数不尽的敌人发起狂风暴雨的攻击,对他进行鞭尸。

    是的,他便是那两台倒霉的雷神驾驶员之一。

    丘吉尔觉得很丢脸,所以更不敢说话,也懒得去看豪森那张装X装成逗X的老脸,因为会加重心头的屈辱感,所以干脆装作不认识那个蠢货,尽管这样的局面是他们两个人共同指挥的结果。

    他觉得自己的智商与情商怎么着也要高出豪森一大截,就算比不过唐舰长、凯莉尼亚那样的人物。好歹也算一个正常人。

    是的,这场战斗不是唐方指挥的,完全是由他们二人领导、实施的一场攻城战。

    豪森曾经在搭乘特别行动运输船来“卡布雷托”的路上开启嘲讽模式,讥笑唐方拥有强大的三族部队却还要玩阴谋诡计。扭扭捏捏,像个娘们儿。男子汉大丈夫,就要用堂堂正正的手段,光明磊落的方式击败对手。

    他最后还说了一句话------“真遗憾,在‘座天使号’上只有豪森大爷是这样的人……寂寞啊。”

    阿罗斯懒得跟他一般见识。

    拜伦很清楚他的二百五本质。认为与这样的人计较,会严重拉低自己的智商与身份,同样选择沉默。

    丘吉尔想说话,但是正在组织语言,准备回击的时候,刚刚把艾格?斯台特曼扔进战场的唐方说出一个在老兵与拜伦看来有些恶作剧性质的提议。

    然后豪森有了一个证明自己是男人的机会,然后有了刚开始的豪情万丈,然后有了现在的死不服输、死不认账、死不低头……以及死鸭子嘴硬。

    “服气没有?”唐方的声音透过通讯器传到二人耳朵里。

    丘吉尔很实在地点点头,说道:“阿克蒙德是一个很难对付的人,我们不是他的对手。”

    豪森撇撇嘴:“我们只是轻敌……轻敌!知道不知道?如果能够稳步推进。考虑的更细致、全面一些,凤凰城算什么,阿克蒙德又算得上什么!”

    丘吉尔很佩服他,即使面对这样的局面,仍然能够趾高气昂,没羞没躁地说出这样的话,如果他不是个白痴,那一定是个好演员,起码自己就做不到这么厚颜无耻。

    想当初在特别行动运输船上,他们二人可是立过军令状的。只要唐方让他们当一回指挥官,过过做将军的瘾,保证顺利拿下凤凰城,为“卡布雷托”的地面战役画上句号。

    豪森怎么想的丘吉尔不知道。但是在他看来,唐方在人、虫、神三族单位的帮助下,可以在希伦贝尔大区做下许多让人惊叹的大事,他们应该也可以。

    退一步来讲,就算没有办法做到唐舰长的程度,搞定“卡布雷托”地面战场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凯莉尼亚长袖善舞。智谋过人;艾琳娜出身高贵,真诚善良;芙蕾雅天真可爱,身手高强;白浩与罗伊忠心不二,是唐方最好的侍卫;豪森、阿罗斯、拜伦、周艾在蒙亚帝国便与唐方交好,可谓元老级人物;就连与他同期加入的格兰特、沃尔顿,也都成为可以独当一面的人物。

    只有他,以前怎样,现在还怎样,属于不上不下,没有什么存在感的角色,他很想找到一个机会来证明自己的能力与价值,获得更多人的认可。

    恰巧豪森在特别行动运输船上那一番大话令唐舰长兴起,于是他趁机跳上豪森的贼船,打算大干一场,拿下凤凰城,让“炽天使号”上的人知道,他们有着强大的潜力可以挖掘,乃是不可多得的将才。

    如果按照豪森的风格,肯定是把战斗单位一股脑派出去,用暴力手段摧毁凤凰城,车翻第三集团军。

    丘吉尔不一样,虽然脾气暴躁,却并非豪森那样的一根筋、二百五,知道一些排兵布阵方面的知识,懂得利用牵制、多线骚扰、隐藏实力等手段,进行一场战争。

    事实证明,他的那些小素养,小谋略,全都是纸上谈兵,空中楼阁,真正让他们指挥一场大型战斗,去面对阿克蒙德那样的名将,哪怕有着绝对的质量优势,最终结果却是被豪森口中的土鸡瓦狗打得一败涂地。

    他高估了自己的水平,同时低估了敌人的智商。

    名将就是名将,哪怕阿克蒙德代表的是贵族利益,是万恶的统治阶级一员,在平民心中有着丑陋、伪善、可恶的嘴脸。像他这样心怀正义,勇敢无畏的小兵,即便获得足够兵力,也不是前者的对手。

    电视上那些平凡英雄战胜黑恶势力的故事,永远只能是故事,很难成为现实。满腔热血有时候能够造就英雄,但更多时候不能。

    他很惭愧,所以无地自容,对阿克蒙德服气,更对唐方服气。

    豪森不服气,于是可以理直气壮地回应唐方的奚落:“我不服。”然后露出一脸愤慨与不解的表情,小声嘟囔道:“以前在雷克托的时候,我们也是这么干的呀,为什么结果完全不一样呢?”

    在雷克托的时候,他曾经驾驶攻城坦克冲入军方阵地,生生干掉被重兵保护的装甲旅旅长,然后扬长而去。(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