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八百零四章 乱局(下)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2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原本的冷厉与残酷已经被冷汗与恐惧所取代,望着少年的脸如同在看一个恶魔。

    引擎发出声嘶力竭的咆哮,履带刨动地面,喷出一股股飞溅的粉尘。

    驾驶员使劲踩下油门,想象着机车把前面两个碍眼的家伙碾成肉酱的一幕。然而那真的只是想象,仅此而已。

    “谢谢!”嘶哑虚弱,但异常坚定的声音响起。

    面对怪物一般的少年,青年没有像装甲车驾驶员那样露出害怕的表情,反倒觉得很安心,很平静。

    是谁让怪臂少年成为正义的使者,又是谁让万物之灵成为邪魔的宿主。

    长着怪臂的少年与长着人脸的驾驶员,谁才是恶魔?

    这真的很讽刺。

    罗伊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用力点点头,然后将右臂分化出一条触手,缠住灰熊装甲车驾驶舱里的两名乘员,将他们丢到车外的马路上。

    他并没有因为救下青年,做到了一个英雄该做的事情沾沾自喜,觉得实现了自己的理想与人生价值,反而觉得很迷茫。

    谁才是英雄,影视剧里锄强扶弱,劫富济贫的人是吗?以前他认为是,并立志做一个那样的人。

    但是现在,看过物质文明进步所带来的道德沦丧,看过握有武力与权力的人对生命的不尊重,长久以来的价值观开始动摇。

    所谓英雄,真的如想象中那般,只要拥有力量与一颗正义的心,就可以做到吗?

    装甲车失去前行的动力,但是履带与底盘上的血迹还在,沾满灰尘的肉块还在。

    道路两侧的尸体渐渐变得僵硬,可以看见一张张痛苦而愤怒的脸,有的仰面朝天。有的扑倒在地,有的抱在一起,互相支撑,互相慰藉。

    街角隐约有人头攒动。坦克的轰鸣清晰可闻。远方的枪声已经稀疏,嚎哭与呐喊却更加凄惨与悲凉。

    青年用力攥紧双手,看着后面两个身着朝圣者级动力装甲的士兵在那些没有死透的平民身上补枪,然后听到装甲车驾驶员的叫喊,快步赶来。

    枪口硝烟流转。溅在脚踝的血液拉出一道道扭曲的痕。

    “他们来了,快走……”

    少年的背影很结实,但哪怕是钢铁铸成,凭他一人也不可能是一支军队的敌手。他们是来杀人的,用平民铸造的枪,收走平民的命,用平民供养的人生,夺取平民的未来。

    这不讽刺,这很可悲。

    少年没有回头,站在那辆沐浴着诅咒与死亡的装甲车前。仿佛呆住,没有注意到快步赶来的士兵,也没有听见身后的呐喊。

    他想起来,但是脚很痛,他想抓住少年的腿,但是够不着。

    然后,他听见重物踩踏地面的声音,听见凄厉的长啸,听见由远及近的如潮轰鸣,还听见一个嘶哑的声音。

    “杀……杀光那些军人。”

    由头顶浇落的绿色黏液让他惊醒。两道黑影从眼前掠过,如同一道狂风,将那两名身着动力装甲的士兵扑倒在地,用雪亮的爪刨开冰冷的铁皮。带起汹涌的血。

    嗖,嗖,嗖……

    一道又一道黑影从他的身边掠过,带着连绵如潮的雷鸣,奔腾而去。

    那两名被少年丢到地上的驾驶员成了它们的踏脚石,骨骼碎裂与血水四溅的声音在他的脑海重复再重复。循环再循环。

    刚才那两个人用战车碾过许多死尸与活人,以践踏生命的尊严为乐,但是转眼时间,他们也成为那些异形铁蹄下的烂肉与碎尸。

    报应来的真快……

    一头体型堪比装甲车的大虫迈着6条腿从他的身边走过,类似人类手臂的附肢指着街区拐角滚滚而来的坦克部队,发出一声长啸。

    忽然有一道阴影遮蔽天空,慢慢赶走太阳的光辉,让黑暗提前到达这片街区。

    一头巨兽由广场上空掠过,粗大的附肢铁索一般轻轻招摇,丑陋的头颅发出呜呜吼叫,一只又一只绿莹莹的大虫从它腹部的大洞里钻出,落在地面变成兽潮中一颗颗绿珠,往坦克驶来的方向涌去。

    前方高楼背面闪出一道阴影,一颗金色的眼球出现在被夕阳映红的玻璃幕墙上,镜像出令人震惊的画面。

    带着肉翼的后虫发出咕咕轻鸣,在兽潮上方掠过。广场的北方黑潮汹涌,长着狰狞口器,类似蝠鲼的大型生物晃动肉翼的同时,将一团又一团黑影喷出,以滑翔姿态落下,进入高楼林立的市区。

    爆炸四起,枪炮震天,楼顶漫过的如山巨兽渐渐吞没整座城市的天空。

    青年摘掉头顶的白布,紧紧攥在掌心,身后抹过的风把它荡成猎猎飘扬的旗帜。

    他从地上站了起来,用平静的目光望向远方,看着战火绵延远去。

    如果放在别的时间,看到这些丑陋的生物,他会大叫着跑开,躲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但是今时今日,他感到很安心,很欣慰。

    在城市的另一边,被驱赶到角落等死的人呆呆望着巷口被异形扑倒的士兵,看着他们被利爪划破胸膛,鲜血夹杂着肉块涌出。

    刚刚他们还在商量怎么杀人才好玩。

    在市中心的钟塔前,跪在地上的人呆呆望着那辆在绿色汁液下快速消融的装甲车,听着里面的驾驶员发出惨绝人寰的叫声。

    在被炮击夷平的废墟中,一个浑身沾满鲜血与灰尘的人从碎石瓦砾中艰难爬出,拖着一把报废的步枪用仇恨地目光望向街尾。

    他没能找到那辆盖特坦克,除了被丢进旁边一栋大厦5楼的金属疙瘩,以及一道缩入地平线那头的锚状物体。

    劫后余生的人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有很少一部分人从天空游荡的巨兽身上联想起什么,露出欣慰的表情,然后仰躺在街道的血泊中,或发出爽朗的大笑,或流下感动的眼泪。

    笑声很肆意,连那些爆炸与炮火都遮掩不住。

    哭声很低沉。却像会传染的瘟疫。

    ………………

    黑得克大陆依旧被夜色笼罩,只有一些城市窜起的火焰,将这片微光世界照亮,让人们知道战争的步伐不会因为黑夜的阻挠停滞不前。

    这片大陆西南平原的一个角落。坐落着卡布雷托最大的导弹基地,既可以发射面对星球外部环境的深空导弹,也可以激发面向全球范围的导弹打击。

    以哈尔王宫为起点的战火快速扩散至各个大陆的时候,导弹基地并没有按照维利?斯米特的指示,发射大威力洲际导弹。对某些关键区域实施战术打击,以清扫蝗虫一般的异形,因为导弹基地内部正在进行一场叛乱与反叛乱,围剿与反围剿的战斗。

    导弹基地所属驻防兵团大约半个营的士兵在迪卡本市成为战场,高层军官接到来自雷欧军港的命令,召开临时作战会议的时候,突然发动袭击,占领了基地内部几个关键设施,瘫痪掉整个导弹系统的运作。

    但是毕竟寡不敌众,在驻防兵团所属士兵不计伤亡的冲击下。叛乱部队终究还是被个个击破,死的死,伤的伤,被俘的被俘,

    在这样的关键时刻发动叛乱,这样的大过自然死罪难逃,不过导弹基地的最高指挥官,哈维伊?默罕默德中将是一个很爱干净的人,没有亲自动手,而是将这件事交给驻防兵团的一位中校负责。自己则带着后勤部门的维修人员对关键的电子设备进行抢修,以便能够在最短时间修复系统,帮上维利?斯密特的忙。

    刑场设在导弹基地外面一条小河的河滩上。哈维伊是一个爱干净的人,而托比中校是一个很讲究的人。毕竟是曾经的战友,在这样的地方送他们上路,也算是一种情分。当然,领不领情那是对方的事情。

    雅各布其实想在最后时刻用配枪结束自己的生命,反正都是死,死在自己手上。总好过死在敌人手上。只不过在他准备扣动扳机的那一刻,他的下属阻止了这样的自杀行为,告诉他不到最后一刻不要轻言放弃,亨利埃塔亲王说会有人来救他们,就一定会有人来救他们。

    真的会有人来救他们吗?

    当然,就算没有这样的希望,既然亨利埃塔让他们动手,哪怕搭上自己的性命,他们也不会皱一皱眉头,不仅仅因为他们都是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还因为梅洛尔救过他们的命,但是那个任性妄为的老头儿,却已经离开人世。

    所以,能够这样死去,也算是慷慨就义,死得其所……或许可以在黄泉路上遇到那个老头儿也说不定,虽然他脾气很暴,说话很丧,却不失为一个男人,一条汉子,大家同路而行,倒也不寂寞。

    几辆灰熊装甲车停在不远的地方,探照灯全开,银蓝色的光芒将整片滩涂照的一片雪白,亮如极昼。

    雅各布用平静的目光望着身后那些同伴,一直保持沉默,没有开口说话,因为没有必要。从他们决定动手的时候起,就已经料到会有这样的结局。

    所谓男人,就是这样。哪怕有时候明知道事情的结果很苦涩,也有不得不去做的理由,有人为公义,有人为真理,有人为梦想,有人为规矩……

    他不后悔这么做,也知道那些已经死去,或即将死去的同伴也不后悔。

    托比命令宪兵将雅各布等人押到岸边跪下,让清亮的河水倒影出他们的脸庞。

    再过不久,他们的鲜血将把这条小河染红,变成一幅鲜艳而写意的画卷,蜿蜒远去,泛波东流。

    他喜欢做这样的事情,觉得杀认识的人,要比杀不认识的人更刺激,更让人心潮澎湃。

    “雅各布,我还有一点时间可以用来倾听你的遗言。”

    “很抱歉,我没有那样的习惯。”雅各布望着水中轻轻晃动的倒影,看着那张熟悉而平静的脸,脑海中忽然浮现出梅洛尔的样子,觉得如果是那个老人,在面对死亡的时候会想些什么,人生里那些憾事吗?还是说短暂而深刻的幸福时光?

    托比很失望,因为他没有听到诸如“帮我照顾好妻儿”这样的遗言,有点不够凄凉,或者说不够完美。

    他有些不耐烦地挥挥手,宪兵们举起枪,微微压低枪口,对准那些叛乱分子的后脑。

    便在这时,一道轻微的涡轮风扇声自上而下,托比下意识抬头望去,看见4道黑影俯冲而下,声音同样很小,听不见飞弹破开气流的尖啸,但是当它们落到地面,却绽放出飞弹该有的火焰。

    轰,轰,轰……

    河滩翻涌出一道火焰浪潮,碎石如雨,热气鼓荡,后排的宪兵直接被冲击波掀飞,有的扑倒在河滩,有的落入河道,发出哗啦哗啦的水响,荡起一道道波纹,搅乱了雅各布等人倒影在水面的脸。

    夜色退又涨,重新充满河岸,爆炸的余波平息,雅各布抖落头上的石子,晃晃脑袋,忍着剧烈的耳鸣睁开眼睛看向身后。

    那些灰熊装甲车已经将探照灯移动至天空,却没有发生任何东西,只是迎来一排排由天空泼下的光雨,将车体打的噼啪作响,爆起一道道火光。

    轻微的涡轮风扇声再起,有风刮在脸上,黎明前的夜色下,两道黑影带着轻微的呼啸,落在灰熊装甲车的旁边,轰轰两声爆炸,溅起无数碎石的同时,也将车体掀翻。

    探照灯光打着转划过水面,然后照亮宪兵们惨白的脸。

    “敌袭!”托比中校直到现在才反应过来,用慌乱的语气说道:“赶快联系基地,请求支援。”

    其实不是他反应慢,是天空落下的攻击节奏太快,快到让人反应不过来。

    雅各布与他的同伴已经离开河滩,趁乱钻进河道,潜伏到探照灯找不到的地方,在黑暗中静静注视着地面的战斗。

    河水很凉,他们的心很热。

    那原本应该是他们的刑场,现在却成为宪兵们的死亡地。(未完待续。)

    PS:  谁推荐点节奏感强的R&B……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