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七百九十八章 王宫攻防战(下)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2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罗伯特怎么都没有想到,除去那些张牙舞爪的犬形生物,眼前这种浑身包裹在厚重甲壳里的大家伙已经潜入己方战阵腹地,却没有人知道。

    一名断腿士兵怀抱两枚破片手雷,试图要拉一两只异形同归于尽。结果是,雷炸了,他死了,那只小轿车一般大小的家伙却只是晃晃身体,顶着嵌在外壳上的弹片,继续朝着旁边的装甲载具喷吐黏液。

    罗伯特很走运,因为蟑螂把攻击重点放在卫戍部队的载具上,没有追击像他这种从前线溃退的单兵。

    追击逃兵的除去那些犬形生物,还有另一种让人恐怖的东西,在奔跑途中他曾眼睁睁看着5名聚拢在一起,边打边退的士兵被一种腹部冒着绿油油光芒,以滚动形式运动的物体撞上,化为一股墨绿色喷泉。

    可以抵御步枪子弹的圣教军级动力装甲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被融化成铁渣,可想而知里面的人又会落到什么下场。

    在接近宫墙的坍塌口的时候,他下意识停了下来,没有像前面那些士兵一样蜂拥而上,去争抢逃生之路。

    这样的举动救了他一命,借着身后摄像机镜头提供的视野,他再次看到那种以滚动形式移动的绿色爬虫。

    不,不应该用爬虫来形容它们,比起印象中那些可以一脚踩死的节肢生物,它们的身躯足有一头公牛那么大。

    罗伯特本想发声警告前面那些人快散开,但是不知出于什么考虑,最终选择了沉默。

    然后。他眼睁睁看着两只毒爆虫滚过草地,滚过弹坑,在黑色蜂潮的遮掩下。撞在挤成一团的人流身上。

    啪的一声爆响,如雨酸液由天空落下。浇在人体上,地面上,宫墙上……

    圣教军级动力装甲如同一根朽木,顷刻间千疮百孔,伴着强酸腐蚀人体的嘶嘶声,罗伯特断断续续听到一些惨叫。

    宫墙的皮层片片脱落,崩塌口两侧的墙体轰然倒塌。

    绿草已然泯灭,只能看见血水混着白色泡沫顺着墙角流淌。

    罗伯特从一辆报废的装甲车后面钻出。以极快速度由新倒塌的宫墙处离开王宫范围,进入吞噬三排长生命的那片坡地。

    没有进入宫墙另一面的时候,他觉得这里是一片死亡地带,此时此刻,他不再那么想,相比宫墙内侧情形,坡地上的景象又算得了什么?

    咻……咻……咻……

    轰……轰……轰……

    火箭呼啸而过的声音与爆炸声将他惊醒,借着两股蜂群岔开形成的视野,他看见一辆犬熊指挥车被由天而落的飞弹击穿,霎时间爆出一团烈焰。将整个车身吞没。

    那辆指挥车周围明明布防着3台防空火箭车,却仍然被天空落下的火箭击毁,这真的叫人难以接受。

    “是那些讨厌的黑云在作怪吗?”罗伯特一面跑。一面抬头望天。极为走运的是,蜂群在宫墙内部战场与指挥车所在的边缘汇聚,斜坡上面只有稀稀拉拉几股,并不能完全遮蔽天空泻落的光芒,于是他看到3架涡轮直升机堂而皇之地在防空导弹车眼皮子底下把卫戍部队的指挥单元一一点杀。

    这仗……没法打了。

    他用力攥紧掌心两枚破片手雷,继续往战场外围的树林奔跑,步枪子弹根本不会对敌人产生任何效果,哪怕是手上威力最大的破片手雷,也只是在那群非人生物身上留下几道伤痕。尽管知道这样的反抗没有任何意义,掌心的破片手雷还是或多或少给了他一些勇气------用来逃生的勇气。

    继指挥车被毁后。那些防空导弹车也被一一点杀,甚至树林另一边的平原上也有轰鸣声传来。

    罗伯特继续奔跑。当他到达三排长死亡的那片区域时,他又一次停下来,因为一幕惨不忍睹的画面正在眼前上演。

    被战火与血液肆虐过的草地上突起一个又一个鼓包,灰色的泥土簌簌而落。

    他本以为又是那种浑身包裹在厚厚甲壳里,能够喷吐酸液的生物,可惜不是,钻破地面的是一种又长又尖的利刺,那些跑在他前面的人相继倒下,被不停起伏的利刺戳成一个个马蜂窝。

    血从动力装甲的窟窿里往外冒,有时地下钻出的东西会把他们翻个个,扎完正面再扎背面,血浆碎肉金属碎片散落一地,将整片区域染成血红色。

    罗伯特的手在抖,身体在抖,上下牙床都在抖。

    两枚破片手雷滚落在地,被蔓延至脚下的血水浸染。

    他忽然想起前几天与大哥通话时聊起的一件事……

    说实在的,他很讨厌与那个进入长老会医院的家伙说话,因为父母总把那人挂在嘴边,当成榜样来说教。

    毫无疑问,这让他很不爽,只是碍于手足情分,不好撕破脸,于是选择维持这种不近不远的兄弟关系。认真说来,那个跟他在一张家庭照上的四眼男,甚至没有住在同一个房间的战友来的亲密。

    有句话说得好,男人之间的友情,只有同窗,同袍,同piao的关系最为牢靠。他跟同室的战友打过群架,吃过一样的苦,玩过同一个女人,比起那个只知埋头学习与工作的大哥,更像真正的兄弟。

    他已经习惯了这里的一切,沉溺在王权力所惠及的美丽人生,越来越疏远家庭。

    于是,在接起那个电话,到挂断电话这个过程里,他一直在敷衍那个男人,听着对方像个喜欢八卦的娘们儿一样吧啦吧啦说了一通医院里面发生的趣事。

    对方眼里的趣事,到了他这里,压根儿就是一堆没用的废话。

    当然,即便懒得听那人啰嗦,完全没有把谈话内容装进心里。时至此刻,却依然回忆起谈话中的一个片段。

    他的大哥曾用一种幸灾乐祸的语气说,尊敬的甘加达斯市市长被人用剑割去了下面的部分。据说……下手的人正是唐方。然后换成语重心长的口吻,叮嘱他最近小心点。“克哈诺斯”的局势变得很微妙,尽量不要在这个关头惹是生非,以免为自己招来灾祸。

    他真的非常非常讨厌这种故作老成的说教式谈心。

    那次通话不欢而散。

    虽说最近一段时间风起云涌,有小道消息称贾思帕力诺瓦两位王子都是死在唐方手下,但是他依然不相信那个比他大不了几岁的家伙有足够的胆识与能量做出这一系列事件。

    名望很大的人,实际的才德常常很难跟名声相符。

    他一直认为姓唐的年轻人是亨利埃塔那个老东西故意捧起来,用以对抗国王陛下的工具,是个中看不中用的镴枪头。但是经历过今天发生的事情,他不再那么想。

    卫戍部队,内务部特工,包括所剩无几的黑武士卫队在内,要么成了虫群口中的午餐肉,要么变成溃兵,一退千里。

    如果这就是“晨星铸造”的力量,别说把一位尊贵的市长给yan掉,就算把国王陛下杀掉,都不是什么难事。

    想到这里。他的眼睛一下子睁大许多:“他……他不会真把国王陛下给杀了吧。”

    其实不只罗伯特在那片尖刺地狱前停下,还有许多人及时刹住脚步,没有投入死亡的海洋。一些人还在利用通讯设备呼叫直升机或者穿梭机进行支援。

    2道烟龙在空中划出螺旋形轨迹,最后轰的一声爆成一团火球,啄木鸟级武装穿梭机化作无数带火碎片,雨点般落入前方的血肉地狱。

    这便是对求援行为最好的回应。

    还有人把希望寄托在武装载具上,等待装甲车抵达,好乘车脱离这片险地。

    罗伯特也是这么打算的,但是当一辆灰熊装甲车冲出蜂群,抵近身旁,许多人开始大声招呼停车时。他好像听到一个非常怪异的声音。

    “哞,哞。哞……来自莫高雷大草原的牛……”

    一道黑影由天空落下,咚的一声。将黑色的土与干瘪的碎草震上天空。

    许多人吓得趴在地上,认为那可能是一枚炸弹,也有人认为是飞行器被击落,在心里为驾驶员默哀。

    只有罗伯特看清楚了,那既不是炸弹,也不是飞行器残骸,而是……一头牛?穿着动力装甲的牛?!

    一向不怎么把神放在眼里的他,忍不住喊了一句,“耶稣在上”。

    这是真实?还是说他在做梦?一头牛怎么可能出现在战场上?

    关键是这头比灰熊装甲车还高出一截的大牛居然可以直立行走,外面包覆着厚重的动力装甲,手上拿着一把大号突击步枪,最前面的斧刃银光闪烁,寒气逼人。

    牛头人端着一把枪从天而降,进入这片被战火笼罩的世界,本身就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它的肩膀上还站着一只光屁股的鱼人,手里同样拿着把枪,不过小的多,只有巴掌大小。

    牛头人+鱼人?这到底是一个什么组合?!

    罗伯特看过一些奇幻小说,很清楚精灵牛头人鱼人魔法师什么的只是人类凭想象力虚构的产物,并不真实存在。

    然而眼前发生的一幕却生生颠覆了他长久以来形成的世界观。

    他分不清梦境与现实的时候,牛头人干了一件所有人想象不到的事情,它用屁股将灰熊装甲车撅翻,然后用人类的语言说道:“奶你,奶你,奶个屁……老子是公牛,不是母牛,更不是奶牛。”

    立在牛头人右肩的鱼人叽里咕噜说了一串晦涩难明的音符。

    牛头人两个鼻孔喷出一团白气:“就这一次。”

    鱼人站到光伏能源塔中间,仰头挺胸,器宇轩昂的样子像一个将军。

    下一个呼吸,两道耀眼的电弧由左右光伏能源塔激发,同时接触鱼人的身体。

    光辐射席卷四周,斜坡上的蜂群似受到惊吓一般向外逃逸。那个让人瞠目结舌的小东西并没有被电流做成一盘上佳的烤鱼片,反而像饥渴已久的瘾君子吸了一口鸦片,整个人……不。是整条鱼都精神了,背部的鳍刺根根直立。上面绽放出蓝莹莹的光芒。

    不只罗伯特怀疑自己在做梦,其他人大体也是一样的想法。

    谁能想到在血与火交织的战场上会突然杀出这么一对活宝,一时间人们忘记前方的险恶环境,一直发呆到鱼人手中的镭射枪迸发出刺眼光芒,轻而易举地将一名身着圣教军级动力装甲的士兵送上西天。

    那个小不点受到鼓舞,像个猴子一般在牛头人庞大的身躯上蹿下跳,一面将死亡光束倾泻至士兵身上,一面发出咿咿呀呀呜呜啦啦的声音。

    牛头人的脸上露出鄙夷表情:“已经说过多少次。我不是旗杆,不要nai大了在我身上撒酒疯……混蛋!”

    这种调侃腔并没有缓解周围士兵的紧张程度,反而让许多人惊醒过来,看着牛头人屁股后面底盘朝天的灰熊装甲车,还有它怀里抱着的那杆枪……哦不,是那门炮,以及如同割麦子般倒在镭射光线下的同伴,他们终于醒悟到这是一个残酷的现实,并不是梦幻泡影。

    士兵们准备反击,便在这时。那只包着一层铁皮的大牛又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它的身体微微一沉,就像一枚开天雷。嗖的一声从地面窜起,消失在视野里。

    开什么玩笑,它竟然穿着坦克般的动力装甲跳了起来,这可是在“卡布雷托”,不是太空环境,强大的引力场下,它怎么可能跳那么高?

    因为蜂群的遮挡,士兵们并不知道它到底跳了多高,反正肯定超过了人体的高度。他们同样不知道它跳去了哪里。直到一阵仿佛地震般的晃动由脚下传来,与之相伴的还有重物落地的声音。

    罗伯特刚刚稳住身体。便看见一道火光将不远处那辆试图闯关的灰熊装甲车击中,履带与悬挂系统直接报废。

    他还来不及发出感慨。一道身影从眼前掠过,啪的一声摔进前方的死亡地带,被地底窜出的钉刺贯穿。

    他这时才注意到那是一个人,跟他一样,是一名身着圣教军级动力装甲的士兵。

    数百公斤的东西仿佛丢石子一样被甩飞出去?

    罗伯特的好运气似乎到了尽头,念想才在脑海闪过,一道如山阴影冲破蜂群阻隔,带着狂风与厉吼,就那么压了下来。

    他手中已经没有任何武器,事情发生的又是如此迅速,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一股沛然大力便作用在胸口上。

    咔的一声脆响,那是精钢框架折断的声音。

    那股力量在缓冲材料作用下平摊至整个半身,但还是不可避免震伤他的五脏六腑。

    罗伯特咳出一口混着内脏碎块的血沫,将面罩染成鲜艳的红色。

    身体受到严重的内伤,但是他的意识却很清醒,知道身体飞了起来,然后被某个粗大而有力的东西握住脚踝,用力丢上天空。

    他刚才对其他士兵被丟石子不解,现在,他终于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哪怕穿着王国最新型的圣教军级动力装甲,在面对牛头人时,跟路边的土块没什么太大分别,可以用来漂水花,也可以用来投射,更可以抛上天空,看他们在星球重力的作用下加速坠落,啪的一声摔在地面,然后四分五裂。

    幸运的是,牛头人为他选了最后一个选项,不幸的是,无论这三个选项选择哪一个,结果都是死。

    当然,在死亡前的一段时间里,他可以看看蓝天,看看远山,让即将到来的死亡更文艺一些。

    罗伯特穿过低矮的蜂群,看到一种体长30多米,外形如同螃蟹般的生物喷出亮绿色孢子团,穿越坡地外侧的树林,落在十数公里外的地方,像点燃蜡烛的火柴,释放出更加耀眼的光辉。

    那里是战场的大后方,布置有军方最新型的火舞级中程导弹发射系统,用来为冲锋部队压阵,及应对特殊情况,现在。它们成了一个又一个特大号炮竹,炸的很响亮,也炸的很耀眼。

    他在出发前跟战友抱怨过。既然哈尔王宫是国家权力的象征,这次行动的纲领是确保王宫建筑大体完好的情况下救出国王陛下。军部那些人吃饱了撑得将导弹部队派过来?是要虚张声势吓唬人,给唐方以压力?

    如今倒好,全都成了那些飞行螃蟹的活靶子。

    他又扫过地面,借着黑蜂因为密度不均形成的空隙,看到坍塌的城墙处蜂拥而出的狗群,看到背着巨大油罐,好像人形坦克一样的重甲单兵,还看到用极不美观的反关节机械腿行走的战斗机甲。不时射出一枚又一枚导弹,将北方飞来的各种支援飞行器击落。

    在宫墙最北端,有着蛇类下身的异形举起右方镰刀,将一名黑武士的头颅切断。

    在宫墙最南端,一台悬浮车射出两道平行光狐,游走在由正门溃退的车队中,将一辆又一辆或满载士兵,或空车逃亡的装甲车与轻型坦克变成冒烟的钢铁残骸。

    在更远处,金光纵横,剑影澎湃。特勤营的各种战斗机器人变成一堆又一堆金属垃圾,点缀在中庭前面的主广场上。

    一道人影由下方升起,刺破蜂群阻隔。与罗伯特打了个照面。

    因为头盔阻隔,他看不到里面那张脸,却还是发现动力装甲的凹陷处往外涌出一股又一股血液。

    原来,他不是唯一的幸运儿。

    很显然,爱玩的牛头人把他们当成了人肉沙袋。

    罗伯特由上升运动变为自由落体的时候,忽然瞥见苍穹深处亮起一道道闪华,蓬勃如花绽,绚丽似星陨,连“克哈诺斯”三兄弟的光芒都遮掩不住。

    在下坠途中。他感觉眼前透着血色的景象越来越模糊,意识好像从身体里面被慢慢抽走。变得越来越困,越来越沉。

    他知道。这是即将休克的表现。

    当他的身体落至低空,即将被蜂群淹没的一瞬间,朦胧中看见一道巨大阴影由天空驶过,速度不是很快,体积比快速突击艇还要大一截。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好耀眼的一颗大水晶,三王的光芒在它面前亦相形失色。

    然后,他的身体被黑色蜂群淹没,意识也归于沉寂。

    ………………

    罗伯特死亡的时候,卫戍部队总指挥维利?斯米特正在距离哈尔王宫30公里外的一间地下指挥室大发雷霆。

    老树皮般粗糙的手背上青筋扭曲,不知是因为握的太用力,还是被体内乱窜的怒气激发,有些狰狞,一如他的侧脸。

    在他前面的电子沙盘上,越来越多的红色旗帜被“lost”标识取代,以沙盘中央最醒目的哈尔王宫为中心,向着四周潮水般蔓延。

    换句话说,他的卫戍部队正被人虫神三族联军以摧枯拉朽之势击败,战斗单元一触即溃,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强大的电磁干扰笼罩整片战场,他根本不知道核心区域发生了什么,连激光通讯这一渠道都无法奏效,只能通过侦查无人机进行远距扫描,来确定战况如何。即便如此,侦查无人机的库存量也在快速减少,想来再过十几二十分钟,便将失去所有情报来源。

    让他不解的是,大批天基无人卫星突然陷入休眠状态,即使有轨道管理局所属有人平台提供卫星扫描数据,也无法确定黑蜂下到底是什么情况,只能用来预测敌人的动向,以及确认哈尔王宫周围的凄惨景象。

    维利?斯密特怎么也想不通,他在得知国王陛下遇险,即刻投入一整支机械化步兵旅入宫护驾。在战斗之初,虽说先锋部队遭遇对手顽强的狙击,却依然保持着推进态势,可为什么刚刚进入王宫外围,敌人便以风卷残云之势,把他所谓的精兵强将横扫一空?

    他不理解,那些异形为什么来的这么快,这么猛,哪怕有亨利埃塔相助,也不应该这么快啊?难不成……唐方那个家伙掌握了大规模量子传送技术?(未完待续。)

    ps:硬盘快塞满了,于是拿出以前的旧硬盘插上,结果发现被我放坏了……心疼啊……里面的东西。>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