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七百九十六章 王宫攻防战(上)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2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当然,酒吧老板可以闹,也可以逼迫卫戍部队的高层惩处那名排长,但是这样做的代价是,他将失去在这个国家生存的机会,各种各样的政府机构会把他逼入绝境。

    所以,做酒吧老板那样为生活所困的田园犬,还是成为王权丰碑下的斗牛犬,这是一个非常容易解答的选择题。

    一直以来,罗伯特很感激他的父母,但是更感激高高在上的王权力。

    然而,今时今日,他不再感激父母,因为如果没有那两个老东西多事,他现在也不用面对不知道从哪里射来的子弹。

    宫墙外面的草地上横七竖八倒着许多尸体,罗伯特穿着厚重的圣教军级动力装甲,躲在灰熊装甲车的后面,一步一步往前挪动脚步。

    就是在这样的重重防护下,依然抑制不住内心的恐惧,精神绷到12分紧,警惕地张望着四周,以便能在危险出现的时候救自己一命。

    火焰在草地上燃烧,弹坑周围是冒着烟的黑色泥土,血液汇聚到坑洼地,浸润着死尸的某一部分。

    轰的一声响,有榴弹在宫墙脚下绽放,几名士兵被炸上天,重重摔在地面。虽然草地缓冲了坠落的力道,榴弹爆炸产生的破片还是切进动力装甲,撕开皮肉,插进胸膛,收割掉他们的生命。

    通讯频段一片嘈杂,呼救与惨叫不绝于耳,仿佛每一次呼吸,每一次眨眼,都有人死掉……不,是每一秒都有人死掉。

    上级的命令是以最快度占领中庭,杀掉那个叫唐方的男人,救出被困其中的国王陛下。

    以卫戍部队之力,要杀掉区区几名恐怖分子,绝对是很简单的事情。士兵们震惊于陛下被困的同时,也在摩拳擦掌,卯足一口气。红着眼冲出兵营,杀向哈尔王宫。

    立下功劳会得到嘉奖,得到晋升,便意味着更多的特权。更多的财富,更光明的前途。唐方这个名字很响亮,很多人知道他拥有强大的生体舰队,可以和领主级的人物硬碰硬,可惜这里是星球内6。而且他们只有区区几人,个体战斗力再强大,也没有匹敌军队的资格。

    罗伯特也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冲入战场的,然而后面生的事情,无情地击碎他的美梦,他们甚至不知道敌人在哪里,榴弹便从城垛后面泻下,炸晕了所有人。

    从外面的树林到王宫外墙,不足半里的路程几乎成为修罗场,他们看不见城墙上的敌人。但是每一声轻响,都代表一名同伴死亡,哪怕他们穿着圣教军级动力装甲,依然无法抵御对面飞来的子弹。

    更令人恐惧的是,对面射来的每一子弹都会在士兵头颅开出一朵血花,许多人就这么死去,甚至不知道夺走自己性命的敌人来自哪里。

    好在那些幽灵般的敌人攻击度不快,两次射击间隔的时间有些长,己方人多势众,又有装甲车掩护。可以用步步为营,层层推进的方法移动。

    当灰熊装甲车开上一道斜坡,距离宫墙不足5o米的时候,他所在的中队专属频段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听起来有些熟悉。

    罗伯特下意识扭头望去,左前方那辆灰熊装甲车背面,一道幽蓝色光芒由圣教军级动力装甲的腹部抽出,可以在光芒末端隐隐约约看到一个人形光影。卍 §卐§  ◎

    他的瞳孔瞬间扩张,忍不住爆出一句粗口,“****。那是什么鬼东西。”

    当他怀疑是自己眼花,用力闭眼,再睁开时,那道幽蓝色光芒不知所踪,车后扭动的人形光影也消失不见,只留下一具向外流淌血液的钢铁棺椁,噗的一声倒在地上,将及踝的绿草压倒一片。

    通讯频段有人死前的嗬嗬粗喘,还能听到鲜血涌入口腔的声音。

    罗伯特知道那具钢铁坟墓里埋葬的人是谁,正是那个喜欢用烟头在女人的照片与胸口留下刺眼疤痕的三排长,今天早上还在跟科摩罗中士讨论晚上去哪里喝一杯。

    战争并没有留给他太多时间唏嘘感叹,枪榴弹的破空声由远及近,嘭地一声在灰熊装甲车车头炸开,破片与烟雾四射,打在车身陶瓷复合装甲出不清脆,有些沉闷的撞击声。

    等待破片雨停歇,罗伯特从地上爬起来,抬头望去,装甲车的车头被炸出一个大洞,滚滚黑烟从里面涌出,卷着时涨时落的火苗,出哔哩哔哩的爆裂音。

    副驾驶员已经烧成一堆黑炭,驾驶员踢开车门,从里面跳下,弓着身子趴在冒烟的草地上,出剧烈的咳嗽。

    他的脸上涂满飞灰,一只手被严重烫伤,看起来很狼狈。

    下一秒,啾的一声轻响,驾驶员涂满烟灰的头爆裂开来,血液与脑浆洒了一地,在火红的金属破片炙烤下冒起阵阵白烟,出一种刺鼻的气味。

    罗伯特很想吐,又不敢吐,因为驾驶员就是前车之鉴。

    他看不到自己的脸,却知道一定很白,上面一定布满了汗珠,眼睛或许是红的,像狂的野兽。

    右侧一辆装甲车后面的人向他挥手,希望他能过去,可还没等直起身子,一枚榴弹由侧面切入车舱,轰的一声,震爆波将车后那人掀飞,噗通一声摔在地上,生死不知。

    榴弹爆炸制造的破片并没有击穿驾驶舱,但是装甲车却停了下来,动机熄火,变成一堆废铁。

    副驾驶员打开车盖,拉过旁边12。7mm口径的双联机枪,正要对榴弹飞来的方向射击,咻的一声,由侧面入射的子弹穿透他的脑袋,在机枪的把手洒下一团血浆,淌成一道道红线,淅沥而落。

    一枚火箭弹由装甲车阵射出,落在宫墙城垛炸成滚滚火焰,机枪的咆哮充斥整个战场,大口径子弹钻入级混凝土浇铸的外墙,出噗噗闷响,粉末四射,在墙下积成一道土陇。

    这种程度的攻击并不能完全摧毁厚重而坚固的城墙,同样也不能击垮对手的防御阵线。装甲车后面的士兵总会莫名其妙地被不知从哪儿射来的黑枪打死,向以准头差劲著称的枪榴弹如同长了眼睛,专门往人员密集处坠落,把新泥扬起。把人体炸飞。

    表面看,卫戍部队的火力很强大,对面的反抗很弱势,但是实际情况是,卫戍部队的士兵。卍 §卐§  ◎ 包括指挥层,完全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这样密集的火力覆盖,没有留下对方一具尸体。一个机械化步兵旅的冲锋,硬是被狙击手这种战地支援单位拖慢脚步,本来一分钟的路程,硬是生生拖到1o几分钟,才堪堪到达城墙脚下。

    其实卫戍部队的高层根本不知道王宫里面到底生了什么事情,卫戍部队设在王宫的指挥中心、对外通讯网、后备防卫力量,几乎在同一时间受到毁灭性打击。于是外面的主力部队成了瞎子和聋子。

    虽然原本用来抵御外来威胁的武器系统并没有向他们开火,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然而要想进入王宫核心,他们必须离开装甲车的掩护,翻过高墙,穿越巷道,在对方隐身狙击手的枪口下展开行动。

    这种感觉,真的不好。

    罗伯特依靠后面一辆灰熊装甲车的掩护,终于到达城墙根,望着布满炸痕弹孔。却依然坚固的城墙,不明白军队高层为什么让他们由地面进攻,而不是搭乘运输飞行器,来一个神兵天降。那样才符合他们的身份,也可以给敌人以精神上的压迫感。

    直到在墙根安放好炸药,回到装装甲车后面,对营长那道“尽量保护王宫建筑完整”的命令小声抱怨的时候,他终于知道,神兵天降不是那么好玩的。很容易变成死尸天降。

    3架武装直升机载着数十名身着圣教军级动力装甲的士兵由军营方向飞来,还没等进入战场,宫墙后面响起榴弹破空的声音,根据战斗辅助系统所做弹道分析,目标正是那几架武装直升机。

    罗伯特没有听到爆炸声,以为对方射击准头太差,毕竟武装直升机在高运动中,枪榴弹也不是Rpg,或是便携式防空火箭,打不中是正常现象,打得中是幸运一击。

    接下来的画面让他有些难以承受,那几架武装直升机好像突然被拔掉电源的风扇,涡轮桨叶由快而慢,歪歪扭扭落下,一头扎进王宫外围草地上,铲起无数飞泥。

    与此同时,通讯器里响起的惊呼将他惊醒,急抬头看去,王宫上空一道巨大阴影掠过,那架由北方空军基地到来的s-a2o海鹞战斗机如同一件劣质玩具般,被有着暴躁脾气的小主人大卸八块,愤怒地丢到地上。

    战机残骸落地的声音过去许久,他才看清那道阴影的真面目,很像一条会飞的长蛇。

    它的身体比两架s-a2o海鹞战斗机加起来还要长,背部快闪动的透明翅膀以极高频率震动,出让人烦躁的嗡鸣。

    “见鬼,那到底是什么东西。”通讯频段传来噪杂的人语。

    罗伯特也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埋在墙根的炸药爆开,冲击波将宫墙一角摧毁,碎石瓦砾落在装甲车上的碎响打断他的想法。

    与想象中的情况有点不一样,他们并没有遭遇更加凶猛的狙击,驾驶员一踏油门,装甲车的履带直接碾过崩塌的墙体,冲入王宫核心与外墙间的缓冲带。

    类似的情况在王宫各个角落上演,当外墙倒塌,出现在士兵们眼前的是草坪、广场、便道、甚至花园,除去被战火践踏,变得面目全非的部分设施,王宫内部建筑并未遭受太大破坏。

    罗伯特没有在那些零星的火焰,以及空荡荡的建筑群浪费太多精力,视线很快被天上的一幕吸引住。

    2条飞蛇周围涌现出一片黑色潮流,带着如风呜咽般的啸声,将中庭的天空遮蔽住,不管是由北方空军基地驶来,还是由卫戍部队营地赶至的各种型号飞行器,像下饺子一般由黑云附近的天空坠落,如一道道坠落流星,落在王宫各个角落,燃起翻腾如浪的火焰,将一股股硝烟抛上天。

    罗伯特不再遗憾没有机会来一神兵天降,忽然很庆幸营长没有从旅长手里争来武装直升机进行运输支援。不然。他现在说不定已经成为飞机残骸上烧焦的尸体,静静地散着青烟与烤肉的味道。

    死亡头一次距离他这么近,仿佛有死神在暗中窥视,思考下一个该死的人是谁。

    他还年轻。不想就这么死在战场上,然而,他又不敢当逃兵,在后面指挥作战的副营长会毫不犹豫把他一枪打死。

    哈尔王宫的卫戍部队,怎么可以出现逃兵呢?

    他跟在灰熊装甲车后面。浑浑噩噩地走入外墙与王宫核心建筑间的缓冲带。

    冲阵后方,导弹车将一枚又一枚导弹射出,试图驱散中庭上方那片骇人的阴影,这样的举动就像用棍子翻搅水面,非但没有扫灭那团阴影,反而让它喷吐出各种千奇百怪的东西。

    有体型庞大的肉球,也有长着许多竖瞳的魔怪,有呼啸而过的音战机,也有金闪闪的运输飞行器……总之,导弹部队的攻击就像打开一扇联通异世界的大门。将许多要人命的东西放入“卡布雷托”。

    军方的飞行部队遭遇到毁灭性重创,哈尔王宫附近空域变成一片天空坟场,埋葬了许多人的命。令人意外的是,地面部队的推进却很顺利,王宫外墙与核心建筑群之间的缓冲区很干净,没有看到一个敌人。

    步兵们在装甲车的掩护下继续向前推进,当接近缓冲区中线的时候,一道光芒刺破笼罩在中庭上空的黑云,闪电般消失不见。

    下一个呼吸,原本聚拢在一起的黑蜂仿佛受到什么刺激。化为一股股黑色浪潮,由中庭的天空急涌而下,裹向宫墙内外的卫戍部队机械化兵团。

    蜂群聚拢在天空,给人一种压抑感受。当它们化为黑色浪潮席卷身周的时候,那种压抑便成为恐惧。

    罗伯特甚至可以听到飞虫撞在动力装甲表面出的噼啪震响,刚刚还明朗的视野,一下子变得混沌不清,天光被密密麻麻的小黑点切割成无数碎片,在面罩表面跳跃。

    摄像机失真。红外感应设备失效,就连通讯器里的咒骂都变得断断续续,这种感觉仿佛在经历一场沙尘暴。

    如果只是自然形成的天象,他们或许还有生存下来的可能,遗憾的是,它们不是沙尘,是要人命的黑色瘟疫。

    面罩外的景象在摇晃,装甲车驾驶员情不自禁踩下刹车,不知该如何应对眼前场面,副驾驶员尝试利用各种方法联系后方指挥车里的高级军官,都以失败告终。

    无线通讯各个频段受到严重的噪音污染,连基于军事卫星的激光通讯手段都无法应用,蜂群遮蔽下,他们与指挥中心彻底失去联系。

    罗伯特有了一个新现,对面光影交错的视界中,原本空空如也的草坪上出现许多黑影。

    “是敌人吗?终于来了……”

    他活动一下右手五指,用力握紧打击者III型突击步枪。

    当他深吸一口气,从装甲车后面探出头,准备开枪攻击的时候,错乱的光影中,隐隐约约看清那些黑影的真面目。

    “上帝啊……它们是哪里来的。”

    如果对手是人类,他还有勇气一战,毕竟自己一方人多势众,但是在这种混乱环境下,眼前突然窜出一群长着尖锐獠牙与锋利骨刺的异形,可想而知对心理的冲击有多么大。

    罗伯特没有开枪,两条腿不受控制地往后倒退,上级让他们来此营救国王陛下,却不曾告诉他们敌人的真实面目,面对穷凶极恶的异形军团,这场仗该怎么打?

    谁来告诉他们该怎么打?

    不远处迸射出一道道火舌,在蜂潮遮掩下看不真切。毫无疑问,有人同样现了前方汹涌而来的兽潮,开始扣动手中的扳机,射出一枚又一枚子弹。

    罗伯特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惨叫,然后是利器刮过金属制品的刺耳噪音。

    为了减轻重量,他干脆把枪丢到一边,全力往冲阵后方奔跑,想着在这样的环境下与异形交手无异于找死,最起码也要脱离蜂群影响范围。

    狗群进击的声音仿佛万马奔腾,一时间将枪炮声掩盖下去,只有士兵死亡前的惨叫像浊流里的一抹清新,让人很容易捕捉。

    罗伯特的脚步很快,可惜这样的度依然跟不上战阵溃败的度。

    “呼哧……呼哧……”

    用力喘息喷出的湿热气流在面罩背面形成一圈水雾,他几乎能听见心跳的声音,战靴压倒齐整的绿草,留下凌乱足迹的声音。

    前方地面忽然鼓起一个又一个土包,绿草与泥土被搅动,一头头黑色巨兽由下面钻出,不及抖落身上的泥土,丑陋的头颅伸长,向周围的装甲载具喷出一道道绿色黏液。(未完待续。)

    ps:  十分感谢人族城市化,三浦小鱼,魔兽世界的李闲三位土豪书友的打赏。

    感谢TJyZ,大菠萝,****湿了,一切都让我忘记吧,残念Z,落单的小丑,菜鸡一个,月翼,麦特贝克,百变魔术师,铁鸦启动,星之大海,帝王坦克,钢铁苍穹,311532。qfi1d,7o后灰太狼,天马流星炮,流星坠落o1,cfq,末微人生,天子云游诸位书友的打赏。

    感谢淡定6666,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蜘蛛螃蟹,刂巴,回星漫步,破晓雷神,无名无天,白色恶魔,奇闻河谷,邓茂,另一边,微笑67度,迷萨沙,书友16o215ooo5o939o的点赞。

    这是上周的鸣谢名单,我本以为了,结果并没有~囧。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