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七百八十二章 弑君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2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广场北方,唐林正在快速突破S系列克隆人与黑武士构建的封锁线,接近亨利埃塔等人所在位置。

    赞歌威尔阴着脸望向北方战场,还不知道广场南方的战局已经发生逆转。

    唐方的到来惊醒了2名黑武士,站在破损石雕后方的黑武士举起右臂,激活动力装甲的武器系统,但是还没等扣动扳机,一道由天而降的黑影突然缠住他的手臂,往旁边一带,数百公斤重的身体直接被拉扯至二层台角落,枪口喷射出的子弹在东侧石柱群留下一排弹坑。

    与此同时,另有一道黑影落下,在空中转了个圈,以及快速度射向一层台东侧石屏的阴影区域。

    惨叫声响起,飞溅的血落在石屏周围地面,一具死尸冉冉升起。

    诺伍德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没有离开战场,而是躲在石屏阴影范围观望广场北方战况。

    他没有死在金狮崩裂制造的石雨下,却死在那道长索般的黑影下。

    赞歌威尔回过头来,看到二层台另一边,与他间隔破败石雕对望的唐方,还看到一层台正与陌生巨兽战在一处的J先生,以及更远处围攻S系列克隆人与黑武士的金色战将。

    他搞不懂,无论如何搞不懂,唐方的援军是哪里来的,明明参加庆典的只有5人,一层台那个堪比轻型坦克的巨兽更不可能瞒过卫兵,悄无声息运入王宫。

    长索样四下挥舞的黑影吊着诺伍德的尸体在空中轻轻晃荡一阵,然后甩到广场北面的水渠里,溅起一道巨大水花。

    借着克哈诺斯三兄弟的光芒,他终于看清那是什么东西。

    不是长索,而是一段段连接在一起的骨节,末端是黑色尖刺,上端耸入高空。

    下意识抬头望时,一个有着蛇类身躯。却长着形似人类五官的生物由十几米高处缓缓降落。

    它的尾巴竖立在身后,一直延伸至上空的黑色漩涡,打断黑武士射击与刺死诺伍德的骨节触手来自它的头冠。

    赞歌威尔张了张嘴,却没能说出什么。只是眼睛里充满自信的光芒徐徐敛没。

    二层台角落那名黑武士试图反抗,被伊兹夏的2条触手缠住手臂,高高提起,另外两条触手以极快速度刺向圣乔治级动力装甲胸口。

    红光绽放,两条触手仿佛敲进墙壁的铁钉。直接刺穿圣乔治级动力装甲的外壳与液态金属层,扎进黑武士的胸腔,最终由后背钻出。

    赞歌威尔曾经观看过圣乔治级动力装甲的性能测试,像打击者II型这类常规军用武器连它的外壳都难以击破,更不要说里面的液态金属层了。然而,这个由天而落的蛇女竟然凭借两条触手,轻而易举的突破了圣乔治级动力装甲的防御,刺死里面的黑武士。

    它到底是什么东西?触手末端流转的红光又是什么来历?

    他没有说话,唐方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捡起落在旁边的王者之剑。看向另一名黑武士身后的赞歌威尔。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种地步,已经没有谈判的意义,赞歌威尔心里非常清楚,唐方索要的册封典礼,根本就不是为艾琳娜的克纳尔公爵领继承人头衔正名。

    他原本就是一个不将王权放在眼里的人,又怎么会用尊敬与信奉的情绪去面对册封仪式?他只是需要一个舞台,当着许多人的面击碎金狮,杀掉他的舞台。

    凯莉尼亚的政治主张,亨利埃塔的政治主张,图森纳的政治主张。都不是他想要的东西。打破王权统治,击垮贵族统治,才是他的真正目的。

    从蒙亚帝国开始,到进入星盟。再到涉足图兰克斯联合王国政事,他一直不曾改变过。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一道身影由虚无冲出,将黑武士扑倒在地。

    唐方的脚踏在残破的石雕上,震飞许多碎石,那把闪着寒光的长剑被他紧握掌心。穿越时间与空间的阻隔,非常平稳,非常坚定地扎向赞歌威尔胸口。

    他的手不曾抖,剑不曾颤,目光很干净,也很平静。哪怕他要做的事情是杀人,目标是这个国家的君王,身披权力之光,头戴王者之冠、

    是的,就像赞歌威尔的猜测那样,所谓的册封典礼,只是他为结束这一切挑选的舞台。

    在蒙亚帝国的经历告诉他,永远不要寄希望于强权。

    在图兰克斯联合王国的经历告诉他,没有破,就没有立,没有毁灭,何谈重生?王权的大山压在每一个平民头顶,从身体到灵魂,摧残着每一个人的尊严与人性。

    他们抬不起头,看不清前方的路,自然也看不到地平线那头的光明,只能看到脚下三寸之地,在有形或无形的鞭挞下,辛苦恣睢的,麻木不仁的,没有希望的,蹒跚而行。

    人们喜欢看丧尸片,但没人知道,那些导演或编剧们的真实想法,他们不会说。看得懂的自然看得懂,看不懂的自然看不懂。

    在行尸走肉的世界寻求刺激的人,何尝不是在权力与金钱至上的世界观下,感染YU望这种病毒,抛弃人性,变成生活与金钱的行尸走肉?

    这真的是一件很悲伤的事情。

    只要强权在这个世界存在一天,用武力灌输恐惧,用宣传混淆视听,用教育摧毁信仰,用YU望瓦解人性,黎明永远不可能到来。

    贵族们用暴力鞭挞人民的身体,竖立恐惧,摧毁勇气;用赋税榨干人民的血汗,使物质匮乏,自然不能精神富有;用谎言构造一个楚门的世界,玩弄人心,愚民愚智;以丛林法则侵蚀伦理道德,为压迫正名,替残酷辩解,放纵YU望把人变成动物;宣扬唯物主义与功利主义,摧毁人的信仰与良知……

    凡此种种,他们玩的炉火纯青。

    恶魔从不曾远去。始终徘徊在世人身边,甚至就寄宿在那些拥有高贵身份,掌握许多财富与资源的人类的身体里,并努力影响着它所能触及的每一个人。把魔性注入社会,烙入易受YU望诱惑的人的灵魂。

    他不是救世主,无力救赎那些堕落的灵魂,但是最起码,可以为他们点亮一颗蜡烛。往幽暗的精神世界吹入一丝带着草木芬芳的微风。

    这无关英雄主义,关乎人性良知。

    但凡一个心存善念的人,都会做出相同的选择。

    他杀死的不是一个人,是血色恐惧的象征。

    他斩断的不是一颗头,是束缚精神的枷锁。

    他终结的不是弄权者,是一个时代。

    不害怕,始能挺胸抬头。

    点亮烛火,方可照亮前程。

    拉开窗帘,才好拥抱阳光。

    至于王权的山峰崩塌后,是否引发一场浩劫。他不知道。但……这样的事情,哪怕会沾染许多无辜者的鲜血,许多难以洗刷的罪恶,总要有人去做吧。

    哪怕是千古骂名,背了也就背了,因为他固执的认为,良心其实就是一种责任。

    堂堂正正做人,堂堂正正做事,无愧己心,便够了。

    为了今天。他做了许多许多安排,也想了许多许多对策,或许……应该……大约……可以平安度过这个难关吧。他有许多伙伴可以依靠,也有许多盟友可以信任。退一步来讲。哪怕他一无所有,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民心无价。

    那把象征着权力与地位的剑从赞歌威尔胸口进入,后背透出,血液顺着冰冷的剑锋流淌,然后凝滞成许多血珠,一点一滴落在地面。摔成无数血色斑点。

    空气中多了一抹腥味,阳光在血水斑驳的剑身投下刺眼银华。

    就像唐方对待在图兰克斯联合王国遭遇的很多不公之事一样,用国王陛下自己的武器,终结掉国王陛下自己的生命。

    赞歌威尔站在台上的时候,习惯说为全体国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他那样说,却没有诚恳去做,于是报应在这一天到来,一个人秉承民心,将象征权力的剑插进他的胸膛。

    唐方的手离开剑柄,用平静的目光望着他。

    “你……赢了。”赞歌威尔嘴唇翕动几下,吐出三个字。

    从庆典开始,到结束,这是二人第一次对话,同样也是最后一次对话。

    “不,我没赢。”唐方说道:“在这场斗争里,没有赢家,只有输家。”

    赞歌威尔皱皱眉,因为他听不懂上面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就好像他永远不可能体会平民的辛苦。

    唐方没有解释,因为没必要。

    他倒了下去,瘫坐在二层台,咽下最后一口气。

    鲜血顺着剑锋流淌,在精美的剑格汇聚,然后落下,将地面打湿,染红。

    那是王的血,很珍贵……曾经的王,曾经很珍贵。

    金狮破碎,国君身亡。

    赞歌威尔死在权力的高台上,也死在权力的长剑下。

    只有很少人看到这样的一幕……起码现在很少。

    起风了,扬尘像掀开的书页,离开二层台飞上天,就好像历史的手掌揭过这一页,下面是新的四线格,等待时光的笔锋记录下新诗篇。

    远方飘来花的幽香,稀释掉空气中的血腥味,变成一种很奇怪的气息,有些刺鼻,有些清新,叫人印象深刻。

    图拉蒙跌坐在地,那把闪着寒光的长剑没入兄长身体的画面在他的脑海里一遍遍重复。

    他没有露出悲伤表情,也没有愤怒大吼,而是用不可置信,不能接受的目光望着二层台那个一动不动的身影。

    他的兄长,这个国家的王,死了?刚才还好好的,一转眼功夫就没了声息?

    那把剑很刺眼,剑上的一抹红更刺眼。

    与唐方不一样,他闻不见花香,也看不见崭新的书页。他是属于赞歌威尔那个时代的人,更是甘愿为国王陛下去死的人。

    如果说是时代抛弃了他们,为什么亨利埃塔、阿尔纳西这样的老东西还好好的活着?为什么!他们的时代应该早已落幕才对。

    所以,他不相信命运一说,不相信时代一说,不相信潮流一说。他固执的认为,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那个姓唐的家伙,而不是虚无缥缈的命运,暧昧不清的时代,与晦涩难解的潮流。

    亨利埃塔与梅洛尔也看到了这一幕,脸上的表情有极大差异。

    前者很平静,平静地望着那把剑插入赞歌威尔的胸膛,平静地面对正轰隆崩塌的王权丰碑,平静的对待一个时代的落幕,只是在最后叹了口气------这是他今天第四次叹气。

    后者很激动,眉飞扬,眼明亮,嘴角噙着一抹格外清晰的笑。

    垂在腿弯的白袍荡起一道涟漪,他抬起头,看了一眼远方摇摆的枫树,还有天边淡漠的云朵,忽然想明白一件事,如果这真的是一个时代的终结,那么作为上一个时代的遗产,他又当何去何从?

    命运总是这么喜欢捉弄人,并乐此不疲。

    梅洛尔的眼睛里隐约露出失望情绪,因为他不喜欢当一个看客,那真的很寂寞,就像一个被时代遗忘的人。

    英雄迟暮的画面向来悲凉。他一直觉得,如果不是出生在王族,自己很可能会成为一个英雄。尽管在这样的年纪看来有些可笑。

    英雄有很多种,千万人的英雄是英雄,一个人的英雄也是英雄。

    凯莉尼亚没有如同两位老人那般,对于眼前的画面生出许多感触,早在唐方与亨利埃塔第一次见面,她在那个黎明,立在那株海棠树下等了很久,最终换来那一句心里话时,她便知道事情终究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她的目光没有在二层台停留太长时间,而是看向唐林,还有对后方发生之事全不知情的艾琳娜。

    便在这时,一声凄厉而尖锐的啸鸣打破仿佛静止的画面。

    二层台南侧窜起一道黑色阴影,将“克哈诺顿”的光芒遮住,世界一下子暗了许多。

    唐方抬起头,往天空望去,微微皱眉。

    不知是白岳放水,还是J先生看到赞歌威尔死亡,化愤怒为力量,竟是冲破战团,飞上天空,用一种充满仇恨的目光钉视着他的脸。(未完待续。)

    PS:  前面有章节未订阅,或者习惯打赏,却不订阅的书友,请尽量订阅一下章节吧。

    相同的花费,订阅章节比打赏起点币作者能多获得10%收益。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