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七百七十六章 册封典礼(四)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2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有趣又令人意外的是,赞歌威尔失败了,联合议事会因故中断,后续谋划无疾而终,让特里帕蒂逃过一劫。

    事实证明,国王陛下借错了刀,虽然把特里帕蒂给废掉,却也因此召来唐方的敌视。

    于是乎,赞歌威尔与唐方+亨利埃塔的联盟开始了一场波及全国的政治与军事博弈。

    特里帕蒂与唐方有大仇,而“晨星铸造”属于强势的一方,正确做法应该是斩草除根,彻底消灭辛格家族在“乔治亚”“弗洛伦”“查克纳”三大恒星系统的有生力量。

    特里帕蒂也与赞歌威尔有大仇,同样的,新派势力也属于强势的一方,也应该尽快把他消灭。

    毫不客气的说,这两大势力他哪一个都惹不起,而且与哪一个都有大仇。

    偏偏现在两大势力像麻花般拧在一起,相互角力厮斗,他只能闭了房门,缩起手脚,钻进炕头扮成闷葫芦,若是再与以前那般长袖善舞,左右逢源,那无异于自取灭亡。

    当然,这只是他们的推测,特里帕蒂到底躲在家中干什么,没有人知道,只是最近流传出一些小道消息。说他看似蛰伏下来,实际上另有谋划。

    无论他是打着坐山观虎斗的主意。又或者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算盘,总之最近图兰克斯联合王国波澜壮阔的水面下,还有无数道迅疾的暗流,在酝酿着足以吞噬一切的巨大漩涡。

    赞歌威尔与伊丽莎白入座后,4名重装骑士与4名身穿圣乔治动力装甲的黑武士迈上石桥,走向中央广场。

    广场并不大。左右不过几千平方米。靠近边缘的地方是由许多高大的汉白玉石柱组成的两个半环形围墙,矗立在东西两侧,中间通道正对南北6座石桥。

    广场的核心是一座巨大的金色石雕,乃是一头半卧在地的雄狮,微微偏头望着克哈诺斯三兄弟升起的方向。

    石雕的风格有些粗犷,并不细致,也没有繁复的花饰与纹理,但正是这种狂放不羁,却让它更加生动。透出一种威武雄壮,睥睨苍穹的磅礴气势。

    它虽然半卧,眼却张开;它虽然平视晨曦,心却广大。

    同议事厅那张被剑与宝石铺满的宝座一样。这尊黄金狮王也是图兰克斯联合王国开国君主,冯?奥利波德所铸。

    哪怕经历百年的风吹雨打,流年侵蚀,它依然光彩照人,雄风万丈。

    石雕下是两层平台,整体呈梯形,南北有平滑且宽大的石阶。一直通向6座石桥。

    4名身着圣乔治级动力装甲的黑武士走到一层台四个角落站定,好像化为一尊尊雕塑,静静望着四方宾客。

    这是仪式,也是立威,同样是守护。

    银白色的圣乔治级动力装甲反射着3兄弟的光芒,爆起一道道璀璨闪华。微风吹打着甲衣,漫出光的波纹。仿佛黑曜石一般幽冷深邃的眼瞳散发出阵阵寒意,让人情不自禁生出畏惧之心。

    唐方扫过东南角那名黑武士,再看看西南角正对自己的那名黑武士,微微皱了下眉。

    虽然只是一瞬便消,但是那一丝微弱的杀意还是让他敏锐地捕捉到。

    剩余4名重装骑士步上二层台,分列雄狮雕塑左右,静静等待着。

    现场的议论声渐消,礼乐停息。

    负责对现场录像的无人机上下飞舞,将广场左右的景象传递至信息管控中心的新闻部,进行剪辑修整后,在官方媒体公布,将艾琳娜受封的前后呈现给图兰克斯联合王国全体国民。

    对于赞歌威尔来说,虽然册封仪式迫于无奈,是一种妥协行为,倒也有几分正面效果,比如艾琳娜会在王权的象征下对他宣誓效忠,以后唐方再干出不敬王族的事情,便等若背弃誓言,是为叛逆。

    掌礼大臣斯威夫特走上二层台,面向伊布宫方向,进行册封前的致辞。

    左右是些没有营养的奉承话,唐方晕晕乎乎听了几分钟,随着礼乐再次奏响,伊布宫正厅方向缓步走来2个人。

    艾琳娜在前,披着象征身份的贵族斗篷,胸前悬挂骑士勋章,一步一步走向中央广场。

    凯莉尼亚落在她的身后,随着斗篷下摆的移动,缓慢迈出每一步。

    几分钟后,二人停下,凯莉尼亚退到红毯一侧,靠近亨利埃塔与吉尔科特等人的地方立定。

    艾琳娜独自一人站在红毯前,任由上下翻飞的无人机从各个角度拍照。

    在这之后,亨利埃塔站起,经由最中间的石桥,沿阶而上,最终停在4名重装骑士前方的石台,对那尊黄金雄狮行注目礼一分钟。

    奥利波德家族的纹章上也有一头半卧雄狮,由金线或者金粉编织,跟面前的金狮石雕很像……其实,它们本就是它的延伸。

    与那座剑王座,国王陛下头顶冕冠一样,它就是这个国家王权的象征。

    然后,他转过身,由高处俯视台下众人。

    掌礼大臣斯威夫特与大主教诺伍德手捧礼器与圣物,由左右两座桥通过,走到赞歌威尔身后立定。

    艾琳娜继续前行,踏着红毯走上中央那座桥。

    花香馥郁,阳光充盈,红色的袍轻轻摇晃,在她的脚胖流淌,一下一下亲吻着鲜艳的毯。

    她的表情很平静。自始至终很平静。看不到激动,也望不见紧张。只有风停雨驻后的安宁与干净。

    从侧面观,她圣洁的像云彩中走出一位空灵女神,不因物喜,也不因己悲,带着清冷的气质与出尘的身姿,徐步走上高台。

    雄狮傲然。金黄高贵。然而在这一刻,仿佛在她的身前越来越小,匍匐在不疾不徐的脚步前。

    不是她臣服它,而是她降服它,用那种圣洁,用那种高贵,用那种清冷。

    赞歌威尔皱了皱眉,眼中掠过一丝局促与不安,不知为什么。眼前的艾琳娜忽然给他一种难以用语言描述的压力,与晚宴上的她,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人。

    直到她走上第一层高台,越来越接近巅峰。看见那道身影凌然独立,看见鲜花盈路,红毯似火,看见伊布宫被装进晚秋岁月的沙漏,他懂了……

    艾琳娜不是女神,是眼前的一切,赋予她圣洁;是眼前的一切。赋予她高贵;是眼前的一切,赋予她清冷。

    把她放在装潢精美的长廊里,她便是一副有灵气的画。

    把她放在荒凉干旱的沙洲里,她便是一口清洌的泉。

    把他放在雨后的天空里,她就是一道七彩色的虹。

    她是百变的,在不同的环境,变换出不同的色彩,披上不同的丝纱。

    赞歌威尔想起一个人------希伦贝尔大区最闪耀的明珠,夏洛特?奎恩。

    当然,夏洛特与艾琳娜虽然都是百变的,不过前者变换的是自身,后者是因环境而变。

    时间继续向前,艾琳娜的脚步继续向上,跨越那些不高的阶梯,来到二层台,由4名重装骑士中间走过,来到赞歌威尔面前。

    许多目光由下方汇聚到她身上,她用目光扫过来宾,在唐方的脸上微微停顿,好看的眼睛生出一些色彩,然后转头看向赞歌威尔左侧的掌礼大臣斯威夫特。

    礼乐停止,议论声敛没,连角楼与城垛漏过的风也望而却步,只有宁静的太阳,照着金狮脚下的4个人。

    斯威夫特走上前:“你是否愿意庄严承诺,宣誓统治阿拉黛尔恒星系统与乔森纳恒星系统的人民,管理他们的土地,并在统治中尊重他们信仰与习俗?”

    艾琳娜举起自己的右手:“我愿庄严承诺。”

    斯威夫特继续问道:“你是否愿意怀着仁慈之心,尽己所能,维护领地的公平公正?”

    “我愿意。”

    斯威夫特后退一步,诺伍德上前一步:“你是否愿意倾尽一生之力,维持上帝的律法,遵循福音书的真正教导?你是否愿意维持保护,神圣不可侵犯的国教,维持并保护其教义崇拜原则及统治?你是否愿意保护主教神职人员及其住持的教堂的权力与特权?”

    艾琳娜停顿一下,说道:“我承诺遵守上述所有要求,我将遵守并实现承诺,愿上帝保佑我。”

    诺伍德退下。

    她的声音不大,却清晰地进入在场每一个人耳朵里。

    场间愈静,许多人将视线移动到赞歌威尔脸上。

    所有人都知道前面那些问话不过是陪衬,国王陛下与艾琳娜的问答,才是她获取克纳尔公爵领统治权的关键。

    他问,她答。

    然后他会抽出配在腰间的王者之剑,轻轻拍打她的肩膀,然后赐予有着黄金做成的叶片,钻石点缀的树枝,还有点缀草莓叶的冠冕,承认她克纳尔公爵领继承人的身份。

    最后,亨利埃塔会将圣水涂抹到她的额头心口与掌心。

    宾客们会起立,鼓掌,并高呼冯?奥利波德之名,高呼赞歌威尔?奥利波德之名,高呼亨利埃塔?奥利波德之名。

    从此以后,艾琳娜便不再是查尔斯联邦那个小女孩儿,而是握有2大恒星系统的女公爵。

    “你是否愿意继承上代克纳尔公爵的遗志,辅佐我,拥护我,尊敬我?你是否愿意在国家受到侵犯的时候,率领臣民为国效力,抵御外辱?你是否愿意维持保护奥利波德家族的权力与特权,在有人挑衅它时,用手中的长剑击垮王族的敌人?”

    她抬眼扫过天空,又扫过金狮,最终落在赞歌威尔脸上,用依旧平静,却很有力的声音回答:“我愿意继承父亲的遗志,在人民与国家受到侵犯时挺身而出。我愿意维持保护,包括但不限于奥利波德家族的权益。”

    许多人的脸上露出异样表情,因为她的回答与以往那些公爵继承人的回答不同,有些小问题……不,不是小问题,是大问题。

    赞歌威尔的问话,是为确立奥利波德家族的地位,确立王权的绝对统治,确立她对国君的臣服,而不是国家与人民……不对,按照她的说法,人民在前,国家在后。

    虽然‘国家与人民’‘人民与国家’只是微小的差异,但是其内涵却有大大的不同。

    不是个人服从集体,不是牺牲小我成就大我,是没有小我何来大我,没有人民何来家国。

    她甚至没有提到“您”------那个面对赞歌威尔时该有的称呼,就连奥利波德家族,也只是提到权益,而非权力与特权。

    那句话里的“但不限于”,说明奥利波德家族在她心目中不是独一无二的,更不是唯一神圣的。

    换句话说,这根本就是答非所问。

    她只是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也可以说成对那些问话的委婉拒绝,或是异议。

    如果再往重了说,她是在违逆赞歌威尔,反抗奥利波德家族。

    这不是宣誓,这是对王权力宣战。

    很多人瞠目结舌,有脑筋不怎么灵光的人,始终想不出个所以然,被赞歌威尔的问话与艾琳娜的答案搞得一脑子浆糊。

    一些与政治无关,又醉心其他社会领域的名流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或是那个女孩儿太紧张,于是说出那么一番让人摸不到头脑的话。

    当然,这个世界上永远是聪明人占多数,笨蛋很少,傻瓜更是屈指可数。

    于是绝大多数人用震惊错愕慌张茫然等等情绪并存的目光望着中央广场不高的台面,望着那个手握滔天权柄的男人,与那个圣洁的女孩儿。

    “她说了些什么?她都说了些什么!”

    “OH,上帝啊,她那么说,岂不是等于当众侮辱国王陛下……她……她难道不想成为克纳尔公爵领的主人了?她怎么就那么傻!”

    “小小年纪,处事能力不强,闯祸本领超绝,这简直就是自掘坟墓。”

    “你们都错了,她为什么敢那么讲?她为什么要那么讲?因为这里有一个人,他姓唐。”

    很多人把目光投向外宾区,落到那个面色不改,始终如一的男人身上。(未完待续。)

    PS:  越来越喜欢她了,怎么办?怎么办?>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