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七百六十九章 箭在弦上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2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他再次扫过身旁男人的脸时,突然一阵恶寒。§ ??

    他不知道唐方究竟在打什么主意,但是心里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模模糊糊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似乎艾琳娜就是一个鱼饵,他就是那条上钩的鱼。

    把自己的未婚妻当做棋子来利用……这个家伙简直阴险的可怕。

    “我想……你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唐方的话打断他的思绪。

    只有他自己知道,那个艾琳娜根本不是“艾琳娜”,其实他完全可以在警卫杀了两位王子后让斯莫尔看看“艾琳娜”的真实面貌,打消勋爵阁下心里的龌龊想法,顺便看看对方脸上会生出多么精彩的表情。

    然而,他不会这么做,因为他还要利用拟态雏虫继续阴人,因为斯莫尔只能算是额外钓到的一条小鱼……已经对他没有任何威胁的小鱼。

    是的,在他眼里,斯莫尔只是一条小鱼,大鱼另有其人。

    他总是善于因势利导的,他总是善于以小博大的。

    “我知道。”斯莫尔知道唐方在警告他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

    他当然不会在“唐方”之名如日中天的时候把欺负艾琳娜的事情说出去,至于以后会不会说,需要视情况而定。

    唐方嘴角噙着一抹冷笑,视线扫过他的脸,没有停留,最终落在重新恢复运作的2号大屏幕上。

    卫兵的步伐很平稳,目光很平静,表情很平和。

    他们迈过缓慢扩散的血迹,迈过横七竖八的尸体,迈过光与暗的交错地,走入行宫大门另一边的世界。

    贾思帕想不明白唐方有什么打算,力诺瓦心情很好,因为狮心王独立舰队一方的战斗力要远远过第23游骑兵团。

    营救他们的力量越强大,唐方受到的压力也越强大,最终只能选择妥协。

    还是那句话。投胎是一门技术活,当他们从伊丽莎白肚子里出来的那一刻,便注定比许多人高贵,比许多人富有。比许多人强大,可以完全释放心里的**,踩着别人的头,坐在臣民的脊梁上,享受来自物质与精神上的满足感。

    没有人可以逃脱权力的漩涡。没有人……哪怕是唐方,一样要遵守那些看得见与看不见的规则。

    在图兰克斯联合王国,贵族阶级的意愿便是这些规则的源头。

    力诺瓦习惯傲慢,善于傲慢,因为王权从来都是傲慢的……

    直到那两名卫兵走出行宫,走下台阶,用寒冷的匕割断他的喉,也斩断了他与生俱来的傲慢。

    血液喷到天空,又变成许多落红,打在汉白玉砌成的台阶上。很鲜艳。

    当傲慢的表情变成死前抽搐,那种瞬间由天堂陷入地狱的景象,很戏剧。

    力诺瓦直到倒在地上,听着喉头哗哗的流血声,咽下最后一口气,依然不相信眼前的一幕,认为是在做梦。

    他怎么可能在这里,被这种方式杀死呢?怎么可能!

    作为这个国家的王子,怎么可以如此没有尊严的死去?

    穹顶的舰队那么近,仿佛触手可及。¤ ? 卍 他的生命却被那些蒙住眼的红越冲越远。

    他从生下来就与普通人不一样,换句话说,高贵与生俱来,但是在死亡的一刻。却跟普通人没有什么不同。

    伤口很疼,身体很冷,声音很远,恐惧很深。

    力诺瓦最后蹬了两下后腿……死了。

    与此同时,另一把匕在贾思帕白皙的脖子上划出一道红线,鲜血像单薄的水瀑快淌落。

    比起力诺瓦的不解与茫然。他脸上更多的是后悔与怨恨。

    那两名卫兵是斯莫尔的人,不是唐方的人,但是他很清楚,真正收走他们性命的人正是那个可恶的家伙。

    他与力诺瓦利用斯莫尔,摆下一场鸿门宴,要杀唐方。

    唐方也利用斯莫尔,假警卫之手,反杀掉两人。

    一切始于斯莫尔,一切又终于斯莫尔。

    他们画了一个半圆,唐方画了另一个半圆,于是这个圈画圆了。

    贾思帕扑倒在地,鲜血漫过面皮,浸红了眼帘。

    图兰克斯联合王国两位王子的生命就这样画上句号。

    那两名卫兵得手后转而攻向旁边的森巴特与几位骑墙派领主后代,旁边的两名幽魂特工终于反应过来,迅举起手中agR-14,非常精准地击中2名警卫的头颅,救下森巴特几人。

    里维斯死了,斯汀格死了,贾思帕死了,力诺瓦死了,两名警卫也死了。

    草地上的血已经凝固,乌沉沉的,压得草叶上下摇摆。

    石板上的血还在流淌,蜿蜒远去,在低洼处积成一块块小血泊。

    空调系统送来的风裹带远方花草芬芳,冲淡了那些血腥。

    几位骑墙派领主后代只觉手足冰冷,呆呆望着贾思帕与力诺瓦二人的尸体。

    他做了……他真的做了。

    虽然没有证据显示是他做的,但明眼人都知道谁是幕后主使。

    就像里维斯与斯汀格一死,没有直接证据证明贾思帕与力诺瓦跟这次暗杀事件有关。

    两名卫兵一死,也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唐方与斯莫尔跟两位王子的死有关。

    这家伙真的很阴险,以敌人的手段反过头来干掉敌人,这不仅仅是报复,还是讽刺与嘲弄。放到贾思帕与力诺瓦身上,就是对王权的最大蔑视与挑衅。

    关键是,空间站外面已经成为前线战场,第23游骑兵团与狮心王独立舰队的交锋一触即……不,是老派势力与新派势力的火并一触即。

    森巴特的脸色很平静,目光也很平静,落在同样平静的太空战场。?

    太空站场表面很平静,不平静的是人心,确切的说,是因为内在的震撼,造成外在的平静。

    贾思帕与力诺瓦的被杀经过清清楚楚展现在所有人面前,整个空间站的幻象苍穹好比巨大的银幕,把惊心动魄而又精彩绝伦的一幕呈现给参战双方。

    两位王子是双方焦点所在。如今,他们死了,像条狗一样没有尊严地死了。

    王权的光芒不再那么耀眼,王族的身份不再那么高贵。

    这不是电影。这是现实!

    库德莉亚呆住了,跟“夜琉璃号”舰桥的工作人员一样,震撼于空间站内部上演的一幕,震撼于唐方的胆大妄为,也震撼于贾思帕与力诺瓦的死。

    他杀了“乔治亚”许多贵族。如今又把两名王子给杀了,当着图拉蒙的面,当着梅洛尔的面,当着赞歌威尔与伊丽莎白的面。

    她回头望向舰长席。

    梅洛尔侧着身子倚在座椅扶手上,右手轻轻摩挲着腮下铺开的一层灰白色胡渣。

    她知道,他只是假装很平静。

    “通告各舰,准备战斗。”库德莉亚没有为两位堂侄默哀,因为双方谈不上感情,只有对立,于是可以尽情冷漠。

    梅洛尔也从震惊中醒转。长长地叹了口气,他也不是为两位侄孙默哀,而是想到亨利埃塔对他说的一席话,有些感慨。

    “通讯官,传讯塞斯军港,告诉佩特罗做好应对突状况的准备。”说完,他又补充道:“再传一份简报给摄政王。”

    他从座椅上下来,走到平台前方扶栏,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凝重,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向着身周慢慢扩散开来。

    天花板的灯照在他苍老的脸上。那道疤痕不再狰狞,相反有种刚毅的味道。

    与此同时,狮心王独立舰队的黑暗骑士级轻型驱逐舰舰桥,图拉蒙也从座椅上下来。同样走到平台边缘,望着大屏幕上的景象,用一种低沉而愤怒的声音咆哮道:“这个混蛋!他竟然把贾思帕与力诺瓦杀了。”

    “通讯官,向‘夜琉璃号’下最后通牒。”

    现在的图拉蒙已经顾不上礼貌与道德,哪怕对面那艘黑色战舰上有他的堂妹,以及亲叔叔。如果第23游骑兵团执意为唐方出头。那么接下来必有一场恶战。

    刚才是箭在弦上,现在是不得不,而推动这一切的那只手,正在巴伐雷亚空间站上。

    他很清楚,自己能够看见的景象,赞歌威尔也能看见,但是哈尔王宫那边为什么没有反应?如果是他,如果换成他的儿子在众目睽睽下被人杀掉,他不能忍,也不会忍。

    “卡布雷托”最少有几十种武器能够把整个空间站炸上天,但是赞歌威尔始终按兵不动,更没有动全面内战的命令。

    然而,国王陛下能忍,他不能忍。

    梅洛尔致力于推动战争,在这一方面,他跟对方持相同看法。

    既然内战无可避免,何不痛痛快快做过一场,政治上的纷争,最好的办法就是在战场分出高下。

    图拉蒙是一个武人,不是一个合格的政客。

    政客习惯靠嘴,武人习惯用拳。政客习惯动脑,武人习惯挥刀。

    “命令,轨道管理局巡逻总队、卫戍舰队各舰,立刻展开战斗阵型,听我命令动进攻。”

    既然赞歌威尔犹豫不决,那他就帮助敬爱的兄长做决断。

    他已经忍了很久,无论如何再也忍不下去。

    在“卡布雷托”高空轨道外面上百公里空域,卫戍舰队与轨道管理局巡逻总队近5oo艘战舰缓缓拉大间隔,开始做无序运动。

    狮心王独立舰队与卫戍舰队多数舰艇的炮口转向第23游骑兵团舰只,火控雷达按照计算机整理出的战场情报,在一定范围内,优先锁定可以制造重大伤害的舰只。

    一些由“卡布雷托”中、低轨道调集的有/无人天基防御平台由空间站下方张开莲花阵型,交织成一张火力包围网。

    另一边,狮心王独立舰队主力,以及乐迪军港的末日舰队也接到动员令,开始进行战前整备,以应对即将爆的大战。

    原本与李云相约饮酒作乐的瑟维斯侯爵还没有来得及开香槟,便被军部来的召集令调回“黑钢号”。

    唐方还活着,死的是贾思帕与力诺瓦?

    这样的消息让他无所适从,想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急转直下,生这样的转折,同时也有几分庆幸。如果他与李云走的慢一些,只怕会与贾思帕、力诺瓦两位王子落得同样下场。

    那小子连尊贵的王子都敢杀,更不要说他们这样的侯爵了。

    当然,这同样给了狮心王独立舰队兵借口。

    他跟图拉蒙的想法一样。蟑螂的命再硬,也成不了山岭巨人,外壳越厚,用脚踩上去那种清脆的爆裂声才越迷人。

    要知道这里是“克哈诺斯”,不是“阿拉黛尔”。要不是有亨利埃塔护着,姓唐的早就被踩扁拍爆,成为历史。

    整个“克哈诺斯”弥漫着一种山雨欲来的压抑气息,3层曲拦截网呈现区域性混乱,敌对情绪在老派势力与新派势力间迅酵,只等前线炮声一响,便会引起连锁反应,将整个国家带入动荡。

    作为这场混乱的源头,巴伐雷亚空间站外部战场,火药味自然更足。

    对于图拉蒙的最后通牒。梅洛尔说了一句让所有人大跌眼睛的话,“回家吃屎吧。”

    以一名长辈的身份,亲王的头衔,说出这种没有风度与修养的话,会让许多人笑掉大牙。

    但是他不在乎。

    图拉蒙也不在乎,只是很愤怒,然后同样没有风度地叫嚣要杀了他,杀了唐方,杀了亨利埃塔。

    图拉蒙统御的7oo艘战舰对阵第23游骑兵团2oo多艘战舰,以及64架幽灵战机。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赞歌威尔依旧没有表态,亨利埃塔仍然保持沉默。

    图拉蒙的右手已经抬起,眯起的眼睛牢牢盯着正对面“夜琉璃号”。

    天花板垂下的光芒照在胸口色彩斑斓的勋表上。璨若繁星。

    便在这时,一道突如其来的流采驱散“夜琉璃号”周围的黑暗,点亮许多人的眼。

    银色的光芒如瀑布般流淌,渐渐在“夜琉璃号”前方勾勒出一艘战舰……或许叫浮城更准确一些。

    星光护盾辐射的光芒比远方克哈诺斯三兄弟的光芒还要耀眼。

    图拉蒙的手没有落下,脸上的横肉跳了跳,目光里微含骇然。

    唐方的座驾“座天使号”竟然在这个时刻突然出现在战场。更为诡异的是,“卡布雷托”周围空域的侦测单元没有现任何异样,就算它来自塞斯军港,经由第23游骑兵团控制的区域进入恒星系统腹地,狮心王独立舰队控制区的伊普西龙曲拦截装置无法拦截,但也该捕捉到时空曲率异常才对。

    他还注意到,今日的“座天使号”与往日不同,由核心区域到外环码头,凡是表面比较平滑的地方都被一种幽蓝色晶格覆盖,其来源为战舰表皮上空一种外形类似雨伞的旋转设备,无论从风格,还是制作工艺,都迥异于人类造物,也不同于伊普西龙人造物。

    “座天使号”突入战场的同时,外环码头数个泊位的液压固定设备脱落,“炽天使号”与菊石兽级战舰由光幕中脱离,进入太空。

    前者狰狞可怖的舰身在离开星光护盾的瞬间,黑色的舰体表面掠过一抹幽光,护盾辐射的光线在周围出现诡异的扭曲,它就在众人的注视下,好似慢慢平复的波纹一般,消失在太空中。

    后者稍微错后,移动至“夜琉璃号”与“座天使号”中间。

    与此同时,内核区域下方密封港打开,一艘扁圆形伊普西龙战舰由内部驶出,离开星光护盾范围,然后撑起一道独立护盾。

    其实最为引人瞩目的不是看起来比母舰更为耀眼的护盾,而是它上面站着的一个人,一个浑身包裹在黑色甲胄里的人,许多能量纹汇聚至他的脚下,注入上方台柱,成为一把黑色巨弩的能量型箭矢。

    的确,闯入战场的只有一艘“座天使号”,与对面的7oo艘战舰相比,从数量上来说显得很不起眼,但就是这微不足道的援军,给予新派势力一方3支舰队的压力,甚至越梅洛尔统帅的第23游骑兵团。

    士兵们被唐舰长花样百出的战斗单位惊呆了,一些人知道“炽天使号”曾羞辱过瑟维斯侯爵的“黑钢号”,就连上帝之眼级侦查舰都无法感知它在隐形状态下的轨迹,只能进行模糊预测,一旦开战,图拉蒙的黑暗骑士级轻型巡洋舰能够逃脱它的魔手吗?恐怕很难。

    “夜琉璃号”与“座天使号”之间那艘布满螺旋纹的战舰士兵们认不出,图拉蒙却很熟悉,来自上帝武装的主力战舰------菊石兽级战舰,最强大的武器是由零素供能的粒子加炮,通过汇聚大量带电粒子,经由螺旋轨道进行加,最终射出高能粒子流,对目标进行毁伤,大体类似等离子炮,只不过因为临界零素粒子的加入,高能粒子流击中目标产生的能量爆会进一步激临界零素粒子,带来二次爆伤害,可重创战列舰级别的大型舰。

    战争之子所在的雷欧军港内便藏有一艘菊石兽级战舰,乃是J先生与赞歌威尔第一次会面时赠送的见面礼。正是因为亲眼见过菊石兽级战舰与翼肢鲎级装甲舰,他才对上帝武装充满信心,才对赞歌威尔的皇图霸业报以希望。(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