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七百六十六章 滚雪球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1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巡逻队的上校指挥官很开心,这一点从他脸上洋溢的微笑与轻轻敲击座椅扶手的食指便可以看出。

    上次唐方在哈林大桥遇袭,天行者卫队2艘卫道者级护卫舰突入“卡布雷托”内陆,对鹈鹕级武装穿梭机与恐怖分子实施歼灭的行为让轨道管理局的颜面荡然无存。

    而今在贾思帕、力诺瓦两位王子的智谋下,那小子终于葬身虚空,成为历史上一个人名,间接等于为轨道管理局报仇,他能不高兴吗?

    可惜这种开心情绪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便被刺耳的警报声打破。

    巡逻队旗舰左侧一艘异端级快速突击艇舰岛部位亮起一道光火,无数碎片与气体泄入太空。5道赤红色光芒电射而至,落在舰身各处,相继燃起烈焰,快速膨胀的硝烟很快将舰体包裹,变成大屏幕上难看的烟火粽子

    “敌袭?”很多人不明白,战舰的雷达系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敌人又是来自哪里?

    指挥官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不见,从座位上站起来,用咆哮的方式命令各舰立刻切换战备姿态,按照应急预案对敌人施以反击。

    遗憾的是,当第二艘异端级突击艇被十多枚导弹开膛破肚,走向毁灭时,他们仍然没有捕捉到敌人来自哪里。

    一艘布道者级护卫舰向赤红光束袭来之处扫射出一排子弹,结果令人沮丧,没有命中任何东西,反而被突如其来的导弹把近防炮台炸成一团大火球,然后被接踵而至的成列激光在左舷剖开一个大口子,由舰首一直绵延至舰腹,露出弥漫火焰与爆炸的内部结构。

    整支巡逻队像一群受惊的羚羊,开始往四方逃窜。各种诱导弹、光幕弹在周围爆开,原本用来攻击的大威力鱼雷被当做防御手段,以搅乱战场环境,达到乘机逃命的目的。

    这种做法难挽颓势。却可以拖延时间,等待来自轨道管理局的援军。

    没有人能够预测下一次攻击来自哪里,同样也不知道袭击者是谁,竟然胆大包天地在“卡布雷托”惹事,要知道这里可是天子脚下。

    直到大威力鱼雷爆炸造成的范围性伤害偶然波及一个隐形单元。传感系统捕捉到飞行器的轮廓时,巡逻队的指挥官绞尽脑汁,终于在记忆深处挖掘出一张图像,与眼前隐形战机的模样有七八分相似。

    如果他没有猜错,对巡逻队展开攻击的,应该是“晨星铸造”的隐形战机群。

    真视之眼级侦查舰都无法捕捉到它们的形迹,更不要说轨道管理局的落后战舰了。

    作为“卡布雷托”空间轨道的管理部门,轨道管理局虽然适用军队制度,但是在业务与职能上更偏向太空警察,一般用来约束普通民众。而不是拿来打仗。

    第三层曲速拦截网内部真正的战斗力量,除去天基防御平台外,只有赞歌威尔的战争之子与亨利埃塔的天行者卫队,及半支卫戍舰队。

    之所以削弱驻军规模,是为避免在“卡布雷托”与“娜塔莎”这片相邻空间形成军备竞赛,制造对立氛围。

    无论是赞歌威尔,还是亨利埃塔,自然都不愿意看到头顶悬着一把随时可能落下的达摩利斯之剑。所以,无论双方在第一层曲速拦截网与第二层曲速拦截网如何折腾,如何博弈。却很有分寸地不往第三层曲速拦截网内侧增兵。

    以轨道管理局这种三流战舰,面对幽灵战机集群,可想而知会是一个怎样局面。

    短短几分钟功夫,十八艘战舰便沉没大半。只余三五艘护卫舰苟延残喘。

    至于幽灵战机,只有一两架受到大威力鱼雷爆炸波及,机身轻微受损。

    与此同时,巴伐雷亚空间站的附属码头迎来一架黑色运输船,十几名头戴魔鬼面具的特种兵冲入连接通道,往空间站内部空间挺近。

    平时养尊处优的公子哥与小姐们什么时候遇到过这样的场景。有的吓瘫在地,有的转身往回跑,还有的浑身哆嗦,眼睛红红的,冷汗混着泪水在脸上涂开。

    轨道管理局所属太空巡逻队与敌人的战场距离空间站不远,透过玻璃窗可以清楚看到战舰爆炸时膨胀的火光,有些碎片甚至会从空间站外壁刮过,引发轻微地震。

    如今鬼面部队的降临,又在他们心底蒙上一层厚重阴影。

    让人庆幸的是,他们下船后并没有对连接通道上的人动手,而是快步往内部奔走,让那些男男女女长松一口气,赶紧搭乘穿梭机逃命。

    “他们是谁?是来为唐舰长报仇的吗?”很多人扪心自问:“为什么那个小子死了,‘晨星铸造’的人还能发动这种规模的进攻?”

    没人可以回答这些疑问,还未离去的荷鲁斯之石成员唯一的念头就是逃命。

    负责空间站内部安保工作的老管家命令卫兵们携带武器去抵抗入侵者,结果是连接通道银白色的地板被血染红,尸体断断续续躺了一路。

    这些人大部分是鲁尔斯大公从军中选出的优秀特种兵,派到“克哈诺斯”保护斯莫尔的安全,个个身怀绝技,功夫了得,冷兵器、热兵器、天空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可以说样样精通。

    但是在ghost与幽魂面前,脆弱的就像才出生的娃娃,丝毫不能拖慢唐方的脚步。

    当他来到连接空间站内部的安全门时,轻轻摘下蒙在脸上的面具,用平静的目光扫了一眼被同伴的鲜血染红半张脸的老管家,迈步走入安全门。

    “你……你……没……没死?”

    唐方没有听到,这句话是老头子说给自己听得,然后忽然想起贾思帕与力诺瓦还在里面,涂满鲜血的脸变得像腌渍多年的萝卜干。

    “要出大事了,不行……必须马上通知勋爵大人。”

    他挣扎着想从地上爬起来,却发现两条腿抖得不成样子,根本没有办法移动分毫。

    “谁能帮帮我……帕瓦罗蒂勋爵……卡斯特勋爵……莉达小姐……”

    没有人停下来帮他。这些人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跑,跑的越远越好。

    唐方重新回到空间站内部生活区的时候,来自轨道管理局的另一支由26艘小型舰艇组成的巡逻队进入战场。

    战斗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原来围绕巴伐雷亚空间站进行巡逻的舰队有18艘战舰。经过刚才的战斗,如今只剩2艘千疮百孔的布道者级护卫舰。

    然而,即便一下多出26艘战舰,依旧不能挽救他们的覆亡命运。

    更加令人难以接受的是,这支援军不仅无法挽救他们。连自己都被拖入战争的泥潭,在幽灵战机的攻击下乱成一片。

    求援信继续在“卡布雷托”通讯网络发酵,轨道管理局负责人不得不抽调惩戒骑士级驱逐舰、神圣骑士级轻型巡洋舰这样的中型战舰开赴战区,同时将巴伐雷亚空间站附近巡逻队遇袭一事汇报哈尔王宫及卫戍舰队指挥中心。

    直至由空间站内部逃出的贵族子弟回过神来,将唐舰长可能没死的消息告知相关部门负责人时,所有人都懵了。

    轨道管理局负责人第一时间叫停救援行动,联系主管国防事务的泰伦亲王,征询意见。

    如果唐方真的没有死,这场仗持续进行下去,天知道会不会成为新派势力与老派势力爆发全面火并。引发内战的导火索。

    作为一个小小的轨道管理局负责人,他根本担不起这样的责任。

    泰伦不知从哪里获得贾思帕、力诺瓦还在空间站,没有及时离开的消息,命令他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救出2位王子。

    与此同时,“卡布雷托”卫戍部队全舰离港,同样驶向巴伐雷亚空间站空域,用武力压迫唐方,以免他做出那件所有人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他可以羞辱泰伦,羞辱图拉蒙,甚至嘲讽国王与王后。这些事情都可以忍,但假如把贾思帕与力诺瓦给杀了,那一切将无法挽回。

    他们是这个国家的王子,不仅仅是赞歌威尔的儿子。还是王权的延伸,体ZHI的象征。

    他们可以阴谋算计他,他却不能杀害他们。

    在泰伦眼中,人的生命从来便是有贵有贱,有尊有卑。

    有人含着金权杖出生,有人含着金汤匙出生。有人裹着破抹布出生,有人带着一身疾病出生……投胎真的是一门技术活。

    轨道管理局与卫戍舰队所在军港乱成一锅粥的时候,那支由26艘战舰组成的支援舰队终于有了战绩,他们轰爆了2架幽灵战机,然而代价是减员过半。

    按照艾玛的推算,狮心王独立舰队的突击艇、护卫舰级别战舰与唐方的三族混合部队正面对抗,战损比在7:1与6:1上下。

    王国精锐舰队尚且如此,更不要说轨道管理局所属老旧型号战舰,这完全就是一场屠杀。

    一向在民用舰船前面耀武扬威的轨道管理局战舰,终于迎来了灭亡时刻。

    许多舰员在骂娘,但更多的是在叫娘,或者向耶稣祈祷,向佛陀乞怜。在他们欺负民用艇、运输舰上的人时,他们不信神,不念佛,没有信仰,没有原则,没有底线,看钱办事,看女人办事,看关系办事,从来没有“举头三尺有神明”这样的想法。

    但是当真正面对死亡的时候,却希望神能够帮助他们,佛陀可以保护他们。

    他们在拒绝信仰的一刻,神明同样舍弃了他们,就连他们所崇拜的权力与财富,也在最后时刻对他们不屑一顾。

    战场外面多了一支舰队,但不是轨道管理局的援军,也不是卫戍舰队。他们来自第23游骑兵团,240艘战舰完全由改进型号组成。没有一艘突击艇,体型最小的也是护卫舰级别,有圣钉级轻型突击舰,也有上帝之眼级侦查舰。

    像这种成建制的舰队,战斗力远远超越由单一型号战舰组成的舰队。毫无疑问,如果他们进入战场,会对幽灵战机集群造成强大的压力。

    可惜他们没有。200多艘战舰在巴伐雷亚空间站外围一字排开,竟然无视轨道管理局所属战舰的凄惨景象,反而炮口对外,面向卫戍部队军港所在方向。

    梅洛尔带领第23游骑兵团战舰进入第三层曲速拦截网内侧禁区。自然要提前跟崔斯特与泰伦打招呼,他表面上说是来支援战斗,实际上呢……支援的不是轨道管理局,支援的是唐舰长。

    雪茄厚重的烟气迷蒙了一张苍老的脸,让那道长长的刀疤不再真切。自然也少了几分凶狠,多了一丝飘逸的味道。

    当然,梅洛尔这样的政治老人永远不可能与“飘逸”这种偏文艺的词约会,他只是因为开心,情不自禁地把自己埋在烟气后面,可以让幸灾乐祸的笑容模糊一些,免得舰桥那些漂亮的女少尉、女中尉认为他恶毒。

    “这家伙的命……是真硬啊。”他摸摸那道横贯额头左右的剑痕,又看看座椅旁边的“赫卡蒂”,“嗯……这一点很像我。”

    “什么像你?”一个好听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梅洛尔脸色大变。

    然后是一只修长白皙的手穿越烟幕,捏住刚刚点燃没多久的那根雪茄。干净利落地从他的嘴唇间拔出,扔进旁边的垃圾桶里。

    “忘记医生的话了吗?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声音依旧好听,但是夹着几丝怒气。

    她有好听的声音,但缺少一张花容月貌的脸。

    女子并不漂亮,微微上扬的眼角让她欠缺几分丽人的温婉,多了些刻薄的味道。从军装肩章上的图样来看,她的军衔并不高,只是一名中校。

    但是在“夜琉璃号”上,敢拔掉亲王殿下咬在嘴里的雪茄,还用那种语气说话的人。只有她一个。

    不是因为这是她的战舰,哪怕是梅洛尔,也必须尊重一舰之长。

    是因为她叫他“父亲”,他称她“女儿”。

    作为梅洛尔最小。也是最受宠爱的女儿,库德莉亚没有进入王国最有名气的贵族大学深造,然后与国内或国外某个权利家族的青年才俊结婚。

    她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娜塔莎军校,然后进入第23游骑兵团,成为一名军人。

    “库德莉亚,你能不能不要对我这么苛刻。”

    “这是我的战舰。”库德莉亚说道:“如果你不在这里。而是在自己的‘不动明王号’上,我想管也管不着。”

    “当然,如果你还想多活两年的话,就不要像个小孩子一样任性。”

    许多舰员想笑又不敢笑,只能是死死憋住一口气,尽量把精力放在舰桥大屏幕上,以为轨道管理局所属巡逻舰队默哀来分散注意力。

    “嗯,我一定努力活到你出嫁的那一天。”梅洛尔盯着她的侧脸,狠狠说道:“不然我死不瞑目。”

    库德莉亚说道:“希望你能得偿所愿。”

    梅洛尔说道:“我是你的父亲!父亲!父亲!”

    “现在是工作时间,尊敬的亲王殿下。”库德莉亚说道:“关于您女儿的感情问题,可以留待私下时间再谈吗?”

    “库德莉亚,你若不改改这种臭脾气与刻薄的说话方式,我真担心你会就这么一直单下去。或许有男人喜欢强势的女人,但一定没有男人喜欢刻薄的女人。”

    库德莉亚根本没搭这话茬,径自走向前面安排工作,扔下梅洛尔一个人,哪怕当着许多基层军官,也丝毫不给他半点颜面。

    如果面对其他人,他早就拔出“赫卡蒂”一剑斩掉那人的头颅,但眼前是库德莉亚,他最疼爱,最宠溺的女儿,一个都33岁,还没有把自己嫁出去的老姑娘。

    关键是这丫头死活不让他插手,不然,就算拿剑横在那些青年才俊脖子上,以生死相逼,以利益相诱,也早已把宝贝女儿嫁出去了。

    在对待女儿婚姻的问题上,哪怕他是一名位高权重的亲王,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跟普通家庭做父母的没啥区别。

    库德莉亚把精力放在工作上,梅洛尔把精力放在她身上,就像无数平民家庭温馨又无奈的父女关系。

    年轻人活着,为了自己的追求。

    老人活着,为了年轻人。

    按照创世纪的说法,这是还债,是老人们年轻的时候为一己私欲,将那些纯洁的灵魂由天国接应到人世受苦所欠下的债。

    唐方知道轨道管理局与卫戍部队的反应,也知道梅洛尔已经赶到,不仅没有履行他守卫“克哈诺斯”的职责,反而掉转炮口,对准卫戍舰队赶来的方向。

    “老头儿倒是与豪森有几分相似,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

    说话间,他从后面走到队列前方,望着被幽魂截停的2个人,微笑着打招呼:“吆,又见面了。”(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