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七百六十三章 隐而不露的杀机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1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安萨尔多使劲忍着,准备唐方气势一泄,便问他是不是怕了。

    他低估了唐方的脸皮厚度。

    继“我为什么要跟你决斗后。”唐舰长踩着节奏点说道:“VIVI说了,我是人,你们是畜生……人为什么要跟畜生一般见识呢?”

    一句话把安萨尔多呛个半死,也让那些贵族子弟脸上更加难看。

    VIVI是一台机器人,口无遮拦还有几分说道,唐方不同,他说出这种话,势必招来更多的仇恨,更强烈的报复。

    “安萨尔多,杀了他。”8王子力诺瓦冷着脸说道。

    “对,杀了他。”许多人跟着起哄。

    现在的安萨尔多俨然成了那些贵族子弟的狗。

    以前他们曾经在一张桌子上饮宴,一个屋檐下举杯,然而此时此刻,他却只配当一只恶犬。

    很多人都没意识到,他们真的把安萨尔多当成了畜生,唐方那句话一点没有错,只不过他们不接受自己被别人叫做畜生。

    因为他们还没有失势,他们的父母祖辈还握有权力。

    论嘴上功夫,安萨尔多当然不是唐方的对手。里维斯站出来说道:“如果你把自己当做一个男人,那便接受安萨尔多的挑战。无论胜负,反对改革派的人从此离开图兰克斯联合王国,再不插手克纳尔公爵领事务。”

    这句话一出,周围顿时安静下来,人们的目光再次汇聚到唐方脸上。

    里维斯用自我放逐来换取杀死唐方的机会,可见他对那个小子有多么深的仇恨。

    这代表着只要唐方答应下来,克纳尔公爵领将完全为艾琳娜所有,任何人都不能再指责她是个见不得人的私生女,哪怕唐方死去,“晨星铸造”崩溃。克纳尔家族的后辈也不再有权力向国王陛下申诉。

    什么叫破釜沉舟?这便是破釜沉舟。

    唐方眯了眯眼,并没有接话。

    7王子贾思帕插言道:“我愿意做见证人。”

    8王子力诺瓦脸上寒意稍敛:“我也愿意做见证人。”

    瑟维斯面无表情说道:“还有我。”

    “唐方,记住你的身份,是一名统帅。不是一个武夫。”森巴特说道:“千万不要听信他们的话语,以里维斯为首的反对改革派残党本就日薄西山,只要操作得当,对你构不成任何威胁,完全没有必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便在这时。久未出声的斯莫尔忽然站到唐方一边,对里维斯与几位王子说道:“这里是祖父的行宫,决斗可以,流血不行。”

    里维斯面色一变,贾思帕等人的脸也阴沉下来。

    谁也没有想到在关键时刻斯莫尔会站到唐方一边。

    这样的变故叫人始料不及,却又很好理解。

    贾思帕、瑟维斯等人乐意看见安萨尔多把唐方杀死,斯莫尔可不想让自己的空间站染上唐舰长的血,因为这将激怒包括艾琳娜、克蕾雅、唐林在内的“晨星铸造”高层,天知道会不会引来生体战舰集群跟他拼命。

    森巴特与身边几位骑墙派大领主后代忍不住翻个白眼,心道斯莫尔真是个傻X。他把唐方与里维斯放到一起,原本打算搞一出闹剧,恶心一下风头正劲的唐舰长,却没有想到话赶话,事赶事,会发展到眼下场面。

    要知道鲁尔斯大公可不是新派势力一员,又跟索隆帝国暧昧不清,瑟维斯、贾思帕等人自然乐于借题发挥,一方面置唐方于死地。另一方面把仇恨转嫁给斯莫尔。

    一些秉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想法的边缘贵族子弟摇头苦笑,心道明明是一场舞会。搞来搞去却变成了政治斗争。

    森巴特与几位骑墙派大领主后代亲近唐方,来表明父辈的政治立场。

    唐方继续之前的张扬,打完泰伦亲王、图拉蒙亲王的脸,打伊丽莎白王后与海洛伊斯公主的脸。然后又轮到年轻一辈的王子、勋爵,通过这种方式来竖立个人威望。

    斯莫尔想把自己主办的荷鲁斯之石周年庆典变成一场让人印象深刻的舞会,打算踩着唐方与里维斯的头,摘得属于自己的荣耀。

    另一边,里维斯所代表的克纳尔公爵领反对改革派势力已经成为穷途末路的丧家犬,抱着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拼命精神。趁机向唐方发难。

    瑟维斯、李云等人原本抱着作壁上观的想法,准备看一场精彩的家庭闹剧,但是VIVI的挑衅让他们有足够理由介入这场好戏,继而参与其中,无视斯莫尔的利益,声援里维斯,逼迫唐方接受安萨尔多的挑战。

    于是乎,聪明的斯莫尔勋爵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只能选择倒向唐方一边,尽最大可能化解笼罩在广场上空的浓重杀机。

    现场又一次陷入沉默。

    连幻象苍穹上的月也躲入云层,蒙住双眼,不敢打搅下方的静谧。

    只有湖水里的游鱼偶尔抛起一两朵水花,让人感觉时间还在流淌。

    对峙在持续,贾思帕等人的脸僵硬如冰。

    斯莫尔丝毫不让,抿着唇注视着几位王子。

    这次轮到唐方与森巴特等人作壁上观,看他们窝里反。

    局势当然不会一直僵持下去,贾思帕最终选择了妥协。

    在他的指示下,一名打扮成魔剑士的年轻人抽出负在身后的两柄黑色长剑,丢在安萨尔多面前。

    “不能流血……这样总可以了吧。”

    斯莫尔打量一眼躺在地面的黑色长剑,脸色缓和了一些。

    因为是魔剑士的佩剑,它们显得非常精致,上面刻有一道道魔纹,剑锋部位用透光晶体铸成,在夜色下泛着绿莹莹的光芒。

    作为贵族的玩物,当然不会是一般货色,这一双魔剑如果放到商店贩售,少说也要几万图兰克斯币。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它们没有开刃,剑锋很钝,根本杀不了人。

    尽管心有不满,安萨尔多还是把身上长剑丢给里维斯。捡起一把魔剑,用挑衅的目光望向唐方。

    “胆小鬼,拾起你的剑。”

    唐方站在原地没有动,脸上的表情有些怪,望望地上能把魔剑。再望望贾思帕的脸,隐隐约约想到了什么。

    “唐方,不要过去。”森巴特说道:“安萨尔多曾经徒手降服过一头公牛。”

    所有人都知道他想表达什么。

    安萨尔多就算不用剑,只用双手便能把唐方干掉。

    出人意料的是,唐方没有回应他的提醒,径直的走到前方空地,拾起地上另一把魔剑。

    这样的举动很清晰地传达出一个意思------他接受安萨尔多的挑战。

    “你这个笨蛋。”VIVI大声说道:“你要是死在这里,艾琳娜怎么办?”

    唐方扭过脸,笑嘻嘻说道:“那岂不正合了你的心意?”

    VIVI无语,电子眼由圆点变成圆环。又从圆环缩成圆点:“我……我……”

    他没有让它把话说完:“当然,如果艾琳娜愿意为我守寡,自然最好。”

    “你……你真的是个混蛋哎。”

    唐方跟在安萨尔多身后走向广场外面的草地,一面挥着手道:“放心吧,我没那么容易死的。”

    斯莫尔召来几名保全人员,要他们看好决斗场上的形势,一旦唐方落败立刻制止安萨尔多,免得惹出乱子。

    森巴特告诉“艾琳娜”小心里维斯,也跟着走过去,以便能就近照应唐方。

    虽说现场气氛一度变得紧张。最终还是回到正规,这场家庭闹剧以武斗的方式进入**环节。

    新派势力所属贵族子弟全都睁大双眼,想要把唐方被殴打的凄惨景象烙印在脑海,一部分人甚至打开移动视讯仪的摄像功能。来记录下这激动人心的一刻。

    女人们不再矜持,把怨恨与嘲笑的目光当做出征礼献给唐舰长。

    当然,也有人面露不忍,觉得他虽然张扬,却不失为一个有担当的男人,为了让艾琳娜名正言顺地继承领地。不惜以身涉险,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注。

    在斯莫尔授意下,幻象苍穹由入夜重归傍晚,天空泻下的光驱散广场上的黑暗,带来无尽的光明。

    没有寒暄,也没有客套,同样没有色厉内荏的叫嚣。

    在柔和的光落在耳畔,掠过剑锋的时候,草甸上的两个人动了。

    贾思帕的唇角扬起一抹微弧,力诺瓦浓重的眉斜飞天庭,瑟维斯拍掉脚上的灰尘,李云捻着痣上的毛发……

    双剑相交,咔的一声,两柄魔剑碎了。

    是的,它们就那么碎了。

    那些散碎的结晶漫天飞舞,像无数钻石颗粒,倒映着幻象苍穹洒下的光芒,星星点点,分外迷人。

    这样的美丽只存在了短短一瞬,便被更加激烈的光风暴淹没。

    当众人试图眯起眼睛捕捉那两道被光芒吞噬的身影时,流动的光芒变成逆时针旋转的星河漩涡,眨眼间由大而小,消失在这片天地。

    那两个人就这么没了,仿佛成为那些流光中的一员,被星河漩涡吞没。

    寂静持续了几个呼吸,人群中爆出一串惊呼。

    “什么情况?唐方呢?安萨尔多呢?他们那里去了?”

    “死了?还是说……”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哼,哼哼哼……哼哼哼哼。”

    森巴特的脸色非常难看,扫了一眼露出得意笑容的贾思帕,直接冲入那片连草皮都没了一大片的空地。

    唐方就这样死了么?

    瑟维斯抬起头,放声大笑,锁子甲因为身体的震荡簌簌作响。

    李云走到他身边,邀他到自己的行宫去喝一杯,继而转身走向空间站出口。

    有老派势力背景的贵族子弟终于抓到机会联系他们的长辈,报告这里发生的情况,其中还有几人义愤填膺,指着贾思帕与力诺瓦说道:“你们在那两柄剑里做了什么手脚?”

    “不守信用的小人……这样做会引发战争的,国王陛下都不会原谅你们。”

    贾思帕冷笑道:“这可不关我们的事,那两把剑里做没做过手脚。你要问它的主人。”

    便在这时,魔剑士揭开脸上的伪装,露出真容。

    “斯汀格!”

    斯汀格?克纳尔------里维斯的三子。

    力诺瓦说道:“没了唐方的‘晨星铸造’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引发战争?请不要再说这种让人笑掉大牙的话了。”

    只要唐方一死。不管是亨利埃塔,还是图森纳,他们的首要任务不是发动战争,而是以复仇的名义笼络住克蕾雅、阿罗斯那些人,将“晨星铸造”收为己用。

    没有唐方这样的灵魂人物。单凭“晨星铸造”一群人,又怎么可能斗得过政坛上那些老狐狸?

    “你们利用我?!”莫斯尔勃然大怒,以极为阴冷的目光注视着两位王子。

    原来里维斯的投奔,瑟维斯的提议,都是贾思帕等人合谋设下的阴谋诡计,是借他这只鸡,下新派势力的蛋。

    力诺瓦说道:“斯莫尔老弟,不要这样嘛,你又没有任何损失。”

    “我是没有损失,但很讨厌被人当枪使。”他恨声说完。扭头扫过里维斯,发现那个老东西已经抽出鞘中长剑,一步一步往花容大变的艾琳娜逼近。

    贾思帕冷笑不语。

    力诺瓦说道:“亲爱的斯莫尔老弟,这件事结束后,我一定给你送上厚礼……放心吧,咱们相交多年,自然不会亏待你。”

    斯莫尔僵硬的脸并没有因为这句话松动,他是喜欢女人,尤其是年轻貌美,馥郁纯真与青涩味道的女人。但是他很讨厌这种在智商上被碾压的感觉。

    然而哪怕他是这里的主人,也不敢对两位王子做什么,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得意,看着他们嚣张。

    森巴特将全部精力用在寻找唐方的下落上。忽略了身后发生的事情。

    VIVI有点懵,尽管知道眼前的“艾琳娜”不是艾琳娜,但是唐方就这么凭空消失,它一下子没了主意,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接下来的事情。

    便在这时,斯莫尔忽然一把拉住“艾琳娜”的手。说声:“跟我来。”在安保人员的护卫下往宫殿跑去。

    他不敢向两位王子动手,却有能力保护“艾琳娜”不受里维斯的侵害。

    周围的人无论如何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从某种程度上讲,斯莫尔成功了,他真的把荷鲁斯之石的周年庆典办的花样百出,让人们难以忘怀。

    一些女宾以最快速度往空间站出口奔逃,多数新派势力所属贵族子弟选择留下,与两位王子共同分享胜利的果实。

    森巴特没有找到任何有关唐方行踪的线索,只能用阴狠与愤怒的目光盯住贾思帕,质问道:“你把他怎么样了?”

    贾思帕淡然说道:“杀了。”

    很简单的两个字,杀了。其含义,或者说将引发的后果,却是一点都不简单。

    关键是,唐方真的死了吗?

    反正贾思帕认为他死定了,因为他千算万算,也不可能算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安萨尔多的挑战不过是虚晃一枪,真正的杀招在后面。

    ………………

    唐方的确没有想到贾思帕会用这样的方式来害自己。

    其实早在见到斯汀格背负的两把魔剑时,他便知道里面有猫腻,那根本不是工艺品,而是特制的武器。

    这一方面源于艾玛的提醒,另一方面来自伊普西龙符文的变化。

    他绝不是那种被人三言两语便可以搞定的人,如果放在平常,别说里维斯用承认艾琳娜身份,自愿放弃克纳尔公爵领继承权这样的条件来诱惑他接受挑战,就算贾思帕等人开出更加优厚的条件,他也不会答应安萨尔多的挑战,最有可能的情况便是趁此时机把反对改革派残党悉数剿灭,哪怕这样做会落人口实,成为贵族们明嘲暗讽的对象。

    他不在乎。

    但是那两把剑的出现让他改变了想法,来自伊普西龙符文的感知显示,那两把剑里面蕴含着某种特别的能量,并不是用来搞破坏的,不会对他构成生命危险。

    当他选择应战,拾起魔剑走向战场的过程,他大概知道了它的功用。

    是的,它是一台伊普西龙设备的某个部件,类似于点灯的开关,而艾玛通过他感知到的信息,给出一个惊人的推测。

    魔剑类似于一个传送信标,它可以为设备主体提供空间坐标,通过释放特异能量,进行短途时空旅行。

    换句话说,魔剑类似星际争霸中狂热者胸前佩戴的水晶序列,可以在受伤情况下传送回安全地点。

    他没有想到伊普西龙人也有类似装置,不过细想一下,当初在失落之地找寻许久,都没有发现一具伊普西龙人尸体,只有那些灵能火焰驱动的石像守卫残骸,这似乎从侧面印证了艾玛的推测。

    他一直认为伊普西龙人的护盾系统强于星灵,但是在星际旅行方面的技术要弱势一些,仍旧停留在曲速与虫洞旅行层面,还没有达到折越的高度。(未完待续。)

    PS:  感谢晓族领地,书友160120002706092,庄周蝶梦语,69010,艾尔之辉,TJYZ,百变魔术师,菜鸡一个,K2C,吞噬星云,书友151102144211241几位书友的打赏。

    以及月翼,WAI1888,蜘蛛螃蟹,刂巴,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帝王坦克等书友的点赞。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