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七百六十一章 斯莫尔的把戏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1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直至服务生走到他面前,引着二人走进广场,围在中央花池附近的人们才注意到新来的客人。≧,

    很多人看到“艾琳娜”身边的vivi,瞳孔骤然一缩,然后用骇然地目光望向栖身在黑色装束的男人身上。

    “是他!”

    “他怎么来了?”

    “斯莫尔什么意思?”

    “……”

    类似的议论声在人群发酵。

    有些电影迷仔细打量几眼唐方的装束,还有那张表情很夸张的面具,忽然想起什么,一个个变得满脸怨毒。

    “v字仇杀队。”

    有人叫出了唐方身上装束的来历。

    很多人对此茫然,毕竟是200多年前的老电影,随着历史变迁,已经有太多人遗忘那些经典的荧幕形象。

    《v字仇杀队》不像《蝙蝠侠》、《超人》、《变形金刚》这种可以制造巨大商业价值的ip,更不像大卫?杜夫、依坤宫、轩尼诗这种传承自古代,闻名遐迩的商品品牌,它更不是一种民族文化,或者社会传统。

    经过漫长岁月,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遗忘,埋葬在时光的碎屑中,就此尘封。

    知道它的人很少,但只要知道它的人,都会对那张面具有着深刻的记忆。

    “盖伊?福克斯”,有人道出了这张脸的原型。

    于是那些为了获得足够政治敏感性,而熟读世界历史的贵族子弟想起了著名的火药阴谋,也懂得了唐方用这个形象出现,所代表的讽刺意义。

    公元1605年,盖伊?福克斯和同伴在国会大厦下面埋了36桶炸药企图将当时残酷的独裁政权轰掉,但计划败露。被英王詹姆斯一世于当年11月5日绞死。

    接下来,有知情者将《v字仇杀队》的电影内容以概括的形式讲述给周围人群听,于是越来越多的人知道那张面具所代表的含义。

    在座的都是图兰克斯联合王国各大世家的后代,真正的荷鲁斯之石,未来的权力者。而唐方却以这样的面貌,这样的打扮出现在他们中间。这难道不讽刺吗?

    这不仅讽刺,还可以看成是唐舰长对王权的挑衅,对他们这些当权者后代的无视。

    克蕾雅知道他的行为代表了什么,所以才会在他动身前说那样的话。

    有人很生气,把酒杯捏的咯咯作响;有人冷笑连连,觉得唐舰长这么做只能是自取其辱,让在场之人更讨厌他;有人目露凶光,心中生出阵阵杀意;还有人抱怨斯莫尔办事不力,明明知道这小子是个刺头。却还把他召来。

    一些人斜眼瞄向宫殿门口石刻附近一位腰佩长剑,穿着锁甲,身披战袍的男子。

    那不是别人,正是在伊丽莎白王后举行的酒会上,被唐舰长砸断鼻梁的瑟维斯侯爵。

    斯莫尔在荷鲁斯之石的周年庆典舞会上同时邀请这两位仇家,就不怕惹出什么乱子?

    于是乎,瑟维斯成为人们的焦点……准确的说,是他鼻梁上还能分辨出的伤痕。承载着人们包含不同感情,不同心思的目光。

    一个骑士。代表忠诚与勇敢,是王权的卫士与国王的臣属。

    一个斗士,寓意反抗与自由,是王权的敌人与国王的对手。

    有骑墙派的贵族子弟说道:“接下来有好戏看了。”

    虽然瑟维斯与唐方没有相见,更也没有说话,却有一种看不见的对立气氛在二人间发酵。

    骑士会拔剑吗?

    斗士会奋起吗?

    斯莫尔这个家伙。果然没安好心!

    一个穿戴大航海时代船长服的大胡子从旁边靠到唐方身边,用很无奈的语气说道:“我就知道,你这家伙不会老老实实当一名看客,总要搞出点乱子才过瘾。”

    唐方仔细打量他几眼,才认出大胡子是谁:“森巴特勋爵。原来你早就来了。”

    森巴特抹掉胡子上沾的几滴酒水:“我以为帮你打前站,情况会好一些,哪知道你会玩这么一手。”

    他苦笑道:“你知不知道这么做等于把在场所有人都推向你的对立面?我原想为你引荐几位朋友,现在都不敢过来了。”

    “你不是过来了吗?”唐方毫不在意的说道:“你这样做,会得罪许多人。”

    “是啊,会得罪很多人……”森巴特说道:“你怎么补偿我才好呢?”

    唐方从服务生手里接过一杯酒,往他手里酒杯碰了碰,仰头喝个精光。

    森巴特摇了摇头,跟着把杯子里的余酒饮尽。

    他们俩人旁若无人地说着不咸不淡的玩笑话,周围那些人各自怀着不同的心情。

    很多人都知道,早在伊丽莎白举行的酒会上,二人便有短暂的交谈,后来被瑟维斯侯爵打断。从目前的情势看,只怕唐方与图森纳公爵已经结成统一战线,不然,有着很高政治敏感性的森巴特勋爵又怎么会置负面影响于不顾,在这样的场合下公然与挑衅王权的唐舰长站在一处?

    对于这样的局面,大多数人不觉意外。图森纳的领地接近星盟,又是骑墙派元老,双方结成统一战线有着充足的政治基础与地理基础。

    站在图森纳的角度,肯定希望唐方能够成为骑墙派的领袖,同时他也可以效仿斯莫尔的祖父鲁尔斯大公,与国力日增的星盟保持暧昧,以确保自己可以在图兰克斯联合王国的政治乱局下站稳脚跟。

    当然,作为一位公爵,表面上还是要对王权给予尊重的,老头儿当然不会亲自站出来为唐方摇旗呐喊,便只能由森巴特代劳。

    这次荷鲁斯之石的周年庆典舞会,便是一个向外界表明态度的好机会,哪怕唐方穿成这样来羞辱在场诸位贵族子弟,森巴特也不得不硬着头皮站过去,因为他必须这么做。谁知道过了这个村,是不是还有这样的店。

    只有唐方心里清楚,图森纳还没有完全答应自己的条件,森巴特这样做,背后的深意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当初瓦伦里安的解锁让他意识到一个问题,为什么森巴特能够让逻辑姐扩展新英雄?最大的可能就是二人有共通的地方。

    小王子相比父亲蒙斯克有一颗更加开明的心。那么森巴特呢?是不是也有这样的特质?

    艾玛曾经为为他提供过一份资料,据说森巴特当年曾经在多个国家游学,还与查尔斯联邦一个女孩儿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恋情,但是因为母亲的阻挠,使得那段感情无疾而终,最终只能回到图兰克斯联合王国,选择了同为骑墙派领主的伊尔哈姆公爵的孙女为妻。

    在这份资料最后,还有一则由网络数据碎片筛选出来的新闻报道,引述自查尔斯联邦一家媒体。

    大意为森巴特被其母亲召回国内。勒令他与那个女孩儿断绝关系没多久,该女子承受不了精神上的打击,于某日凌晨由住所跳下,当场身亡。

    这些年来,森巴特虽然一直不曾说什么,表现出什么,但是外界普遍认可他与其母关系疏远的传言。

    别人把这件事当成贵族八卦与图森纳公爵的家族丑事来看待,唐方不一样。

    就像康格里夫当初在希伦贝尔诸国组成军事同盟。联合抵御朱庇特远征军过程中所见所闻一样,只怕森巴特经历过那样的事情。人生观与价值观产生很大变化,从而造就了今天的他,明知图森纳还没有同意那些条件,却选择用这样的方式对他的父亲进行逼宫。

    外人当然不知道唐方-森巴特-图森纳三人间的复杂关系,看到森巴特在这种场合下做出表态,自然而然地认为双方已经达成某种共识。

    或许是森巴特的表率起到作用。也可能是迫于形势,骑墙派的领主们没有选择,那几名贵族子弟在犹豫片刻后,还是选择走过来,与唐方相见。

    “艾琳娜”在他的指示下。离开男客们的聚集区域,往清湖上的栈桥走去。

    站在雕塑前面的瑟维斯扫过“她”的背影,又看了眼笼罩在黑暗里的唐方,脸上结出一层寒霜,只是没有当场发飙,依旧与几位新派势力所属贵族子弟有一搭没一搭的扯着闲话。

    唐方察觉到阶前传来的杀意,却不见瑟维斯行动,知道今天的主角不会是他。

    看来事情并非像某些人猜测那样,斯莫尔故意设局激怒他们这一对冤家,坐山观虎斗,为荷鲁斯之石的周年庆典点上一把狂欢的火焰。

    接下来的一幕,证实了他的猜测。

    当幻象苍穹洒下的光芒黯去,宫殿与广场上的各型艺术灯相继点亮。

    通往湖心亭的栈桥像一道流光长河,无数光屑落下,在水面上载浮载沉,映花了人的脸。

    在月色与灯辉笼罩下,那些彩装华服愈发鲜艳,愈发靓丽,微风吹拂着女人们好看的蕾丝边与男人们的斗篷,音乐送来一种暧昧。

    宫灯照亮的石阶上,缓缓走下一群人。

    森巴特望着其中一个穿着魔术师服装的人说道:“斯莫尔来了。”

    “我知道。”

    虽然嘴里说着知道,他的视线却没有在斯莫尔脸上停留一秒钟,而是落在队伍最后一个没有化妆的人身上,眼睛里的寒光越来越盛。

    虽然距离较远,石阶两侧的灯光也不明快,他还是认出了那人的身份,正是艾琳娜名义上的叔父,里维斯?克纳尔------克纳尔公爵领反对改革派硕果仅存的元老。

    他曾经在联合议事会召开的时候,警告过赞歌威尔,不想在“克哈诺斯”看到里维斯的身影。不曾想赞歌威尔没有收留老家伙,斯莫尔却将其奉为座上宾。

    难怪瑟维斯在见到自己后一声不吭,保持沉默。

    要说仇之深,恨之切,侯爵大人当然比不上那个人。

    他在看里维斯,里维斯也在看他。两个人的目光在半空相遇,擦出一道道肉眼难辨的火光。

    森巴特也注意到那张没有任何修饰的面孔,皱眉说道:“他怎么来了。”

    广场上正在举杯的人纷纷停下攀谈。望着石阶尽头慢步走来的人流,目光很复杂。

    幸灾乐祸有之,面无表情有之,顾虑重重有之,茫然无措有之。

    围在“艾琳娜”身边的几位名媛闪到一旁,把她暴露在石阶正前方。直面上方走下来的人群。

    所有人都知道,今天有好戏看了。

    国王陛下都不敢做的事情,斯莫尔做了。

    里维斯可是被贴上勾结最高安理会标签的人,赞歌威尔作为王权代言人,不敢跟他扯上关系,众人都以为他已经被驱逐出境,或是过起隐姓埋名的生活,无论如何没有想到,他竟然与斯莫尔勾搭在一起。

    难道勋爵阁下就不怕牵连到身后的鲁尔斯大公?

    “艾琳娜”迎着人群走去。

    唐方身边那几位骑墙派领主后代也闪到一边。免得惹火烧身。

    刚才还人声鼎沸的广场突然变得异常安静,连风拂动衣袂的声音都能听到。

    石阶上下来的人流中,走在最前面的是几位王族子弟,其中便包括当初远赴“阿拉黛尔”参加康格里夫葬礼,结果被凯莉尼亚给了个下马威的第7王子贾思帕?奥利波德。

    这些人才是荷鲁斯之石的真正核心,相较之下,斯莫尔的身份还矮了一截,所以他只能走在后列。里维斯自然更为边缘化。

    然而此时此刻,众人视线的焦点不是真核心。却是那个边缘人物。

    贾思帕瞄了唐方与森巴特一眼,直接转身走向瑟维斯,另外几位王子同样各寻好友,谈些风月之事。

    如果按照往年的流程,主办者应该先致辞,然后来几场刺激的活动。比方说在蒙亚帝国贵族圈风靡的试胆大会,再比如说安排些专门练过口技的chu女,来比比谁的持久力更胜一筹。

    但是今天没有。

    斯莫尔没有重复前辈们没有营养的致辞,也没有安排那些刺激节目,他今天带来的是一场大戏。包括贾思帕?奥利波德、瑟维斯?瓜林、森巴特?道尔等人在内,都是观众。

    这可是一场有钱也买不到票的大戏。

    能“请”到唐舰长与艾琳娜小姐来演这么一场戏,可不是随便一个人能办到的。

    这充分体现了斯莫尔勋爵的过人能力与手段,这一次的周年庆典,绝对是荷鲁斯之石成立以来最别开生面,也是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届。

    换句话说,尊敬的斯莫尔勋爵把唐舰长、艾琳娜、里维斯三人当成了哗众取宠的猴子来利用,以彰显他的身份与能力。

    当然,他是不会说出内心深处真实的想法的,聪明如他,当然会换一种更温和的方式,在利用猴子的同时,还让猴子对他抱有感激。

    “唐先生,真高兴你能来参加这场舞会。”非常有礼貌地打完招呼,话锋一转,他指着人群后排的里维斯说道:“听说艾琳娜小姐与里维斯伯爵之间有点家庭小矛盾,闹出几分不愉快,我这做兄长的看在眼中急在心里。到底是一家人,打断骨头连着筋,如今正巧赶上这样一个好机会,不如就看在我的薄面上,大家握手言和怎么样?”

    这话一出口,许多人脸色微变,暗骂斯莫尔阴毒。

    他这么做,等于把自己放在和事佬的位置上,无论是在道义上,还是情理上,都是一片好心,别人最多说他多管闲事,无法用更加恶毒的词语来形容他此时此刻的行为。

    关键是,艾琳娜与里维斯……确切的说,是唐方与里维斯之间有可能和解吗?这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斯莫尔在刚才的话里闭口不提唐方,而是把艾琳娜作为主要当事人,以家庭、祖宗、血脉这样的大义来压人,偏偏这句话是对着唐方说的。

    他要干什么?激怒唐方?好给对方扣一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大帽子?

    在场所有人都知道“阿拉黛尔”的事,是唐方与里维斯的矛盾,是改革派与反对改革派的交锋,他偏要避实就虚,把问题变成艾琳娜与里维斯的龃龉,变成侄女与叔叔间的冲突。

    按照常理,唐方作为侄女婿,是外人,是晚辈。在面对叔叔的时候,不管谁对谁错,先要礼让三分。

    如果唐方在这个问题上松口,那么游戏就有得玩了。如果唐方不松口,游戏同样会变得很好玩。

    所以说,斯莫尔这一番话,一方面把自己放在纯洁高尚的角度,一方面拉开这场家庭闹剧的序幕。

    森巴特目光阴沉,唐方嘴角噙着一抹冷笑。

    在场大多数人都很聪明,哪里看不出斯莫尔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当然,这不是阴谋,而是一场阳谋。

    继赞歌威尔之后,又有一个人在他面前玩阳谋。

    无论进退与否,哪怕他无视斯莫尔这一番言论,都会成为里维斯发难的借口,把他与艾琳娜赶上这场家庭闹剧的舞台,成为在场所有人眼中的小丑。

    像里维斯这种丧家犬,已经是破罐子破摔,当然不惜成为贵族们的笑料,他与艾琳娜不一样。

    但是斯莫尔刚才那句话,却将了他的军。(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