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七百六十章 化装舞会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1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克蕾雅同样一脸懵懂,只能从唐舰长的流mang表情看出,肯定不是什么好话,多半是汉语里的混话,于是往唐芸看去,果然见小丫头笑的很猥琐。∏∈,

    “你们俩可真是一对亲兄妹。”

    唐方当然不会跟艾琳娜解释什么叫“一定多翻你的牌。”将话题重新转移回荷鲁斯之石的化装舞会。

    “安全起见,你就不要去参加舞会了,把vivi借我一用便好。”

    他可以利用拟态雏虫伪装成艾琳娜,却没有办法弄出一台立志yan割姑爷的坚果机器人。

    “不会有什么危险吧?”艾琳娜一脸担心的样子。

    “放心。”唐方揉揉她的头:“我会照顾好它的。”

    克蕾雅挑挑眉,用怀疑的眼神盯着他的脸,想着唐舰长在vivi手下吃了不少瘪,这次会不会公报私仇,给它点苦头尝尝。

    便在这时,餐厅门口传来罗伊的声音。

    “唐大哥,森巴特打来电话,问你是不是收到斯莫尔派人送来的请柬。”

    唐方将那2封请柬递给克蕾雅,快步走到餐厅门前,进入旁边一个小型休息室,果然看见森巴特满挂忧愁的脸。

    没有多余的寒暄,他进门后走到镜头前,直接说道:“斯莫尔的确派人送来2封请柬。”

    森巴特沉声说道:“虽然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总之不要去为好。”

    “为什么不去。”唐方呵呵笑道:“我当然要去。”

    “你忘了哈林大桥发生的事情?”

    “我没忘。”

    “那你还要去?”

    “当然。”

    森巴特皱皱眉,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好久,似做下什么决定一般,叹了口气说道:“好吧,明天见。”

    其实他本不想参加这次周年庆舞会,他今年刚满40周岁。可以去,也可以不去。

    在这个多事之秋,他本不愿过多涉足公共场合,以免出现言多有失的情况,只是现在唐方无论如何要去,他觉得自己应该同去。也好从旁照应一下,说不定能帮上什么忙。

    唐方见他不再坚持,将话题一转:“那件事……图森纳公爵是什么意见?”

    一听这话,他脸上的愁容更浓了:“父亲没有表态。”

    “嗯。”唐方没有多说什么,图森纳的反应在他的意料之中。

    “那明天见。”

    “明天见。”森巴特点点头,断开这次通话。

    罗伊嘿嘿说道:“这位勋爵倒是一片好心,我很喜欢他。”

    唐方没有说什么,扔下一句“去吃饭”,转身离开休息室。走向餐厅。

    ………………

    按照斯莫尔送来的请柬上记载的舞会开场时间,正是“娜塔莎”黎明时分,换成“卡布雷托”时间的话,当是入夜不久。

    吃完晚饭,他便回到卧房休息,一直睡到远方山坳露出微白,才被一阵轻而缓的敲门声惊醒。

    不用想,一定是克蕾雅。也只有她才会这么小心翼翼。生怕太大声惊醒旁边房间里的唐芸与尤菲。

    说起来,舰务官小姐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起来。却还像以前一样,是个工作狂,要不是尼赫迈亚命令丘吉尔强行把她送下来,只怕还在为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烦心。

    当然,在他看来无足轻重的事情,对于统管全舰资源配置的尤菲来说。可不是什么小事,更不要说姑娘还是个典型的a血处女座,考虑问题细致,喜欢按计划办事。

    她是一个非常合格的舰务官。

    但现在的情况是,她怀孕了。肚子里有着乔伊的孩子,并不适合一直呆在舰桥那种沉闷、紧张的氛围下,她最需要的是放松心情,过平静而舒缓的生活。

    他从床上挣扎着爬起来,揉揉惺忪的眼,光着屁股走到窗户前,眺望一下天边的青与白,待意识稍微清醒一些,才穿上克蕾雅昨晚放在衣架上的新**,走过去把房门拉开,随口道声“早”,闪身进入旁边洗手间,开始刷牙洗漱。

    他就只穿**在那里晾着屁股,克蕾雅也不在意,收走那些换掉的衣服,又将他让管家连夜找人赶制的行头放在沙发上,转身走到床边开始叠被子。

    “你快点啊,vivi一会儿该到了,光着屁股像什么样子……”

    “我不是穿着**嘛。”他嘴里含着牙膏,含糊说道:“它又不是人,只是台机器。”

    克蕾雅懒得理他,收拾好床被,又去清理桌上乱糟糟的杂物,然后推开窗户,让东方的光芒泻进房间,驱散不多的黑暗,也照亮她雪白的皮肤,金黄的长发。

    唐方从洗手间走出,穿上黑色的裤,黑色的靴,黑色的紧身衣,黑色的皮手套。

    紧身衣的腰带上插着几把匕首,都没有开刃,不过很是明亮,在熹微的晨光下泛着清寒色。

    他又把黑色的斗篷披上,望着窗口远眺山外的美丽女孩儿说道:“怎么样?”

    克蕾雅回过头,仔仔细细打量他几眼,忽然噗嗤一声笑起来:“有点滑稽。”

    唐方又捏起黑色的礼帽带在头上,接着拿过茶几上那张面具蒙在脸上:“现在呢?”

    姑娘摇摇头:“真拿你没办法,都二三百年的老古董了,还能被你想到。”

    晨曦在她的肩头摊开,金色发梢随风轻扬,像缭绕的云絮,像新萌的嫩芽。

    “你穿这样一身行头去参加‘荷鲁斯之石’的周年庆典,会让许多人难堪。”

    唐方勾起她的下巴,看着那双水洗过一般的明亮眼眸,说道:“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她猛地张开嘴,一口咬住那根不老实的手指,直到眼前的男人大声呼痛,才放它离开,恨声说道:“叫你再多翻艾琳娜的牌。”

    “咦。你知道了啊。”唐方揉着被咬出一圈牙痕的手指:“是不是白浩那小子多嘴?”

    克蕾雅别过头不去理他,继续眺望远方的风景。

    山谷的薄雾开始消散,水汽折射着越发明亮的晨光,为青葱的茶林铺上一层柔和的白。涧里传来的水声被清脆的鸟鸣盖住,院子里的蔷薇很是娇艳,花尖缀着点滴寒露。有种沁心的凉。

    他耸耸肩,不去想这些八卦,召唤出一只拟态雏虫,一面往门外面走,一面命令它变成艾琳娜的样子。

    除去他的那身装扮,克蕾雅还带来一套比较朴素的晚礼服,以及形同两只蝴蝶的威尼斯面具。

    因为vivi的存在,“艾琳娜”注定会被大多数人识破身份,与其遮遮掩掩。倒不如大大方方亮相。

    其实认真说起来,以他这身装扮,更易被人识破身份。

    来到楼下的时候,晨曦更盛,只是“克哈诺顿”还没有跃出地平线,黎明的湿寒尤重,风吹打着脸面,有几分清冷。

    艾琳娜没有出现。来的只是vivi。

    坚果机器人由海棠树下钻过的时候沾染不少花露,这让它感到不舒服。于是拿出医疗箱里的布非常细心地擦着粉白色外壳,专心致志的样子像一个姑娘在梳妆。

    唐方费了好大劲才忍住吐槽它装大尾巴狼的话,打招呼道:“准备好了吗?”

    vivi用铜铃大小的电子眼瞪着他:“真不知你给艾琳娜灌了什么**汤,她那么在意你。”

    唐方说道:“因为我是她未婚夫,女生外向的道理不懂么?low货。”

    vivi不知道“low货”是什么意思,想来不是好话。

    “哼。”它干脆闭上嘴巴不去搭理他。

    见到这样一幕。他反而有些意外,不知道艾琳娜昨晚对它说了什么,怎么今天变得好说话了,不像上次见面,张嘴闭嘴要yan了自己。

    高跟鞋与木梯碰撞发出的沉闷声响传入耳廓。不大功夫,拟态雏虫幻化的艾琳娜走下楼,进入庭院。

    唐方弹出一个圆形小玩意儿,被“她”接住,放入嘴中,然后用非常平缓的声音说道:“这些花……真的好美。”

    虽然声音有一些金属音色,与真正的艾琳娜稍显不同,但若不是熟人,根本就分辨不出真假。

    vivi圆圆的电子眼被五角星取代,叹道:“天哪,太像了,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它很不解,无论是外貌特征,红外扫描,x光透视,这个冒牌货都跟正常人一模一样,要不是它很清楚哭了半宿的艾琳娜还在卧房睡觉,说不定真会被这一幕唬住。

    唐方嘿嘿一笑,没有回应它的问题,向着二楼窗前恬然微笑的姑娘挥挥手,道声,“再见”,踩着略显湿滑的青石板路,越过海棠花海,走上小桥,进入桃花凋敝的世界。

    几分钟后,一道乌影在青树与云白间穿过,没入天空一片蔚蓝。

    克蕾雅目送茶隼级穿梭机搅散的流云消失,抱起沙发上那些需要清洗的衣物,缓步走出房间,轻轻带上房门。

    穿堂而过的风消泯,那些扬起的窗纱慢慢平复。

    ………………

    巴伐雷亚空间站是一座私人空间站,体积很小,长度不足3千米,从外观上看类似两座拼接高塔,竖立在“卡布雷托”的高空轨道。

    从上面往下看,是“卡布雷托”的蔚然风景,另一面则是熊熊燃烧的克哈诺斯三兄弟。

    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在“卡布雷托”高空轨道有这么一座私人空间站,有钱不行,一般有权也不行。

    哪怕是鲁尔斯大公这样的身份,也只配在“迪卡本”所在半球的背面拥有这么一座小型空间站,作为他在“卡布雷托”时的太空居所。

    当然,因为鲁尔斯大公很少离开领地,巴伐雷亚空间站的真正掌控者是他的长孙,尊贵的斯莫尔勋爵。

    茶隼级穿梭机泊入空间站的附属码头,二人由长长的透明通道走向空间站核心区域。

    由于面具与衣物遮挡,有些人并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只有当初参加过伊丽莎白组织的酒会的人从“艾琳娜”身旁的vivi身上,猜测到是谁来了。纷纷交头接耳,暗地里窃窃私语。

    多数荷鲁斯之石的成员都没有想到斯莫尔会邀请这两位极具争议性的人物参加化装舞会,心里多少有些排斥,很是别扭。

    只有老派势力核心成员那些后代在心里冷笑,准备坐看斯莫尔丢脸。虽然他们不知道向以纨绔著称的勋爵阁下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但是他们早就从父辈口中打探到唐舰长是个什么样的人。

    尽管甘加达斯市空港发生的事情被克哈纳鲁第一时间掩盖下去。但是作为这个国家的权力核心,许多大贵族都听到些风声,知道他在“那赛罗”又干了件让国王陛下很丢面子的事。

    把这种无法无天的家伙招来,除非斯莫尔能把他伺候爽了,不然,天知道会搞出什么乱子。

    一些心思机敏的人已经开始打退堂鼓,只不过碍于面子,不好立刻告辞。

    还有一些人很乐观,认为斯莫尔邀请唐方来参加舞会。是想邀请他加入荷鲁斯之石,无论怎么看都是好心,他既然选择赴会,想必也有融入贵族圈的意思,应该不会给自己找不痛快。

    唐方多少猜到周围那些人的心理。当然,对此毫不在意。

    走到连接通道尽头,有保全人员请他们出示请柬,于是送予对方过目。但是在经过关卡时被人拦了下来,因为旁边的检测装置发出刺耳报警声。

    一位上了年纪的管家式人物走过来。客气地询问他是不是带了什么管制器具。

    唐方撩开披风,将腰带上几把装饰用的钝口匕首放到平台上,给保全人员做详细检查。

    大约几个呼吸后,老管家满脸歉意地把它们还给他,亲自引着二人进入安全通道。

    像这种私人空间站,与军港、商业港、补给站等功能型空间站完全不同。根本就是为权贵们享乐而建。

    离开安全通道,进入内部空间,映入眼帘的不是钢铁丛林,也不是高楼广厦,而是幻象苍穹以假乱真的蔚蓝天幕。是一望无际的青青草原,还有远方的小山,及一片清冷湖光,仿佛把某个小景区从地面搬到了太空。

    安全门旁边停着许多电力机车,管家告诉他如果不想走路,可以自行取用,然后便出言告辞,回到安全门另一边维持秩序。

    唐方先放出一台侦测器,然后随便选了一辆机车,载着“艾琳娜”与vivi往长道尽头建在湖畔的别墅区驶去。

    长道两侧种着些景观树,一路绵延远去,平整的草甸尽头是成囿的花丛,星罗棋布,点缀在青翠的田野上。

    习惯了磁悬浮车的平稳,如今开着复古的敞篷电动车穿行在原野间,忽然让他有种久违的感觉。

    vivi则谨慎的多,一直利用扫描设备审视路上所遇宾客,将体貌特征等数据存入系统,以便应对有可能出现的突发状况。

    透过侦测器的眼,他很清楚vivi的小动作,有些奇怪为什么艾琳娜不在,她就像换了个人一样,从高度拟人化智能程序,恢复为一个合格的生活辅助机器人。

    当然,这样最好,省的分心。

    几分钟后,机车停在靠近别墅区的外围停车场,二人由驾驶位下来,往湖边走去。

    草甸在此而尽,湖畔有一座巨大白色建筑,有点类似维多利亚时期的宫殿,只不过建筑风格更为细腻,装饰用的部件很繁复,既可以看到古代元素,也混杂有现代设施,却又很完美地融合在一起,丝毫没有不伦不类的感觉。

    宫殿与清湖之间有一座小型广场,由汉白玉砌成,显得很干净,与对面的清湖,后面的白宫交融在一起,给人一种自然、优美的感觉。

    幻象苍穹在环境控制中心工作人员的调控下变为傍晚光景,广场上三三两两聚在一处的宾客们小声地交谈着,只有少数一些人注意到唐方与“艾琳娜”的到来。

    与他印象中的化装舞会不同,荷鲁斯之石的成员们并没有在化妆与造型方面太过标新立异,追求疯狂与刺激。

    女性们大多佩戴复古的哥特面具,又或者镂着繁复花纹的威尼斯面具,遮住脸与眼睛,还有的年轻女孩儿带着猫耳、发带,扮成兔女郎,或精灵仙子。只有很少一部分人画浓妆,涂抹出夸张的眼影或腮红。

    至于衣着方面,带有蕾丝与褶皱的礼服与套装服饰居多,黑色与白色占了很大一部分。

    男性的打扮要夸张一些,从带着牛仔帽的警长,披着黑袍的巫师,挎着长剑的骑士,到蒙着头脸的蝙蝠侠,裹在立领斗篷里的吸血鬼,持盾执锐的古希腊英雄。

    让唐方遗憾的是,他没有看到叼着烟屁股的骷髅头,没有看到血泪纵横的艳鬼,同样不见枯槁腐朽的走肉行尸,也找不到捏着斑驳铁钩的人屠……总之那些丑恶角色一个没有。

    他们所扮演的角色要么优雅,要么邪恶,要么神秘,要么正义……

    他觉得这或许与荷鲁斯之石成员们的身份有关系,作为图兰克斯联合王国的大贵族后代,这些人有着高贵的出身,显赫的地位,耀眼的头衔。让他们这样的人去扮丑?那不是自降身份吗?(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