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第七百五十九章 荷鲁斯之石    文 / 暴兵对A 更新时间: 2017-09-06 06:1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她真的没有在意那么多,不会吃周艾的醋,也没有怪唐方不够呵护她,只是不知道该怎样表述自己心里的想法,来制止VIVI和唐芸的争论。

    如果硬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她对唐方的感情,那或许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吧。

    没有克蕾雅与他细水长流的温情,也没有芙蕾雅的飞鸟依人。

    她不知道周艾的故事,同样不知道唐方对那位姑娘的想法。

    她只是想安安静静,踏踏实实的向前迈出每一步,让一切随缘,万物顺其自然,但是VIVI总爱把不复杂的问题搞成一团乱麻,偏偏她又很疼它,它也很疼她,谁也舍不得另一个受委屈。

    用凯莉尼亚的话说,如果它是一个人,两姐妹会好到穿一条裤子,分享一个男人。

    于是,便生出眼前这样的麻烦事。

    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在不伤害任何一方心情的前提下,终结掉这场没有意义的争论。

    她说过要嫁给唐方,为他生儿育女传宗接代,就一定会认真去做到。但是在唐方的心放在周艾身上多一点,克蕾雅身上多一点,芙蕾雅身上多一点,又或者是她身上多一点,她真的没有在意过。

    或许就像上面的形容,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她根本没有爱上那个男人……尽管与查尔斯联邦的同学联系时,那些姐妹都很羡慕她能够从灰姑娘摇身一变成为美丽的公主,还跟在查尔斯联邦、多兰克斯共和国、星盟、银鹰团四国拥有极高威望的唐舰长走到一起。

    既然不爱,自然就谈不上恨,也不会有委屈,因为唐方为她付出许多,她没有回报过任何东西。

    唐芸的话很不中听,却合情合理。

    想要条件,先怀上唐家的骨肉再说。

    别看唐芸一向疯疯癫癫。十足刁蛮小太妹一只,然而她和多数汉民族后裔一样,有着根深蒂固的儒家人伦思想。

    此时此刻,另一位当事人心里完全是不同的一种想法。有无语,有错愕,有茫然,还有那么一点点不足为外人道的自豪。

    他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唐芸虽然一向无法无天。像个疯丫头一样,关键时刻还是向着他。

    另一方面,作为“座天使号”舰长,又不能跟坚果机器人一般见识,因为那实在没有风度。

    于是,唐舰长想了想,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脚底抹油,溜之大吉,VIVI再嚣张,也不敢在芙蕾雅面前放肆。

    他下定决心。眼瞅唐芸、艾琳娜、VIVI的注意力都没放在自己身上时,刚往后迈了两步,忽然被一只温润的手拉住。

    “你干什么去?”克蕾雅看着他,哭笑不得地道:“惹下这档子破事,不想办法化解,又要做缩头乌龟吗?”

    他赶紧捂住她的嘴,拉到自己面前,小声说道:“没听那坚果机器人说,要YAN了你男人吗?你不帮我,也别害我啊。”

    姑娘俏脸微红。使劲在他大腿外侧拧了一把:“YAN了好,YAN了就清净了。”

    月亮躲进云梢,遮住了半边脸。

    海棠花送来一缕浓香,搅散了她发际的兰草洗发水味。

    “口是心非是不对的。”他说道:“信不信我今晚就要了你。看你还舍不舍得YAN了它。”

    “你……这个油嘴滑舌的家伙,怪不得VIVI骂你混蛋。”

    “你想多了,我可没有对艾琳娜下手,这样的话也只会跟你说。”

    克蕾雅脸色更红了,心头却暖洋洋的,像被月光充满。

    “行了。行了,我过来找你是有正事。”

    她的话把VIVI与唐芸二人惊醒,抬头一瞧,唐方不知什么时候退到前院的假山旁,坚果机器人正要追过去,原本坐在走廊两侧石凳上乘风观月的鱼人将军张开嘴巴,噗的一声喷出大股粘痰,浇了坚果机器人一脸,然后扯住它的手往后院走,嘴里还咿咿呀呀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

    艾琳娜愣住了,问道:“它在说什么?”

    唐芸说道:“它说充电时间到。”然后趁着月亮从云团爬出的时候,看到她微红的眼,说道:“你怎么哭了……那个,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艾琳娜摇摇头:“是VIVI太不懂事,我把它惯坏了。”

    “大哥也这么说我。但是呢,我很清楚,他比任何人都要疼我。”

    夜风吹拂着她的雪纺衫,竖起一叠一叠的浪。

    艾琳娜忽然觉得她一点都不比唐芸成熟,自始至终都是一厢情愿的在伪装成熟,身边所有人都知道她在干什么,只是没人去拆穿她,因为他们都是她的亲人与朋友,都不忍心伤害她。

    唐方对待克蕾雅会花言巧语,因为他们之间有很深很深的感情,就像盘在一起的树根那样自然,那样亲近。

    唐方对待芙蕾雅是一种溺爱,每次他们在一起,脸上总会洋溢着开心的笑容。

    她不知道唐方与周艾站在一起会给人什么感觉,但是从他一路走来,为那个姑娘所做的一切,已经告诉所有人,周艾在他的心目中有很重要的地位。

    然而在对待她的时候,却总能感到一种淡淡的距离感,就像……就像是一面镜子,映射着她对他的复杂情感。

    唐芸刚才的话是口无遮拦吗?是无心之失吗?

    不是,不是口无遮拦,也不是无心之失,是在提醒她,要么丢掉那些故作坚强与可怜的奉献精神,端正姿态,同凯莉尼亚、玲珑、璎珞等人一样,当他的好伙伴。

    要么敞开心扉,真正接纳未婚妻这样的身份。

    她从查尔斯联邦来图兰克斯联合王国路上做出的所谓“觉悟”,说到底只是一种任性。她觉得自己嫁给唐方是一种付出,事实上,这是一种幼稚的价值观绑架。

    其实她不这么做,唐方也会把这件事做到底。为克纳尔公爵领筑起一片蔚蓝苍穹。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

    可惜斯坦贝尔不了解他,克莱斯顿不了解他,巴菲尔也不了解他。

    她现在了解了,又该做出怎样的选择呢?

    唐芸已经离开,跑到她的大哥面前邀功。

    艾琳娜想起凯莉尼亚。这3天来陪她一起度过漫漫长夜的女子,或许会告诉她该怎么做。

    几个呼吸后,她出现在唐方身边,轻声说道:“对不起。”

    唐方笑着拧拧她的小鼻子:“VIVI那家伙……唐方大人总有一天会把她驯服的。”

    唐芸用手指刮刮自己的脸:“你就吹牛吧,刚才是谁被一个YAN字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他大囧,给了小丫头一记爆栗:“小丫头懂什么,我那是好男不跟……机器斗。”

    唐芸撅着嘴道:“下次再不帮你了。”

    克蕾雅闻言莞尔。

    艾琳娜也跟着笑了起来。

    或许唐方没听懂,也可能是他故意不去点破,那句“对不起”不仅是为VIVI的刁蛮道歉,更多的是为她自己。

    她要求自己真诚地对待身边每一个人。以后也会真诚对待领地的臣民,她是这么做的,而且做得很好。

    但是唯独在面对唐方的时候,她不真诚,因为嘴上说着要做他的女人,却非常自私地划出一块自留地,把心脏放在那里,独自耕耘,独自收获。

    虽然她不知道该怎么跨过自己这一关,但是毫无疑问。她欠唐方一句“对不起”。

    她走到他面前,大大方方地道歉。

    他笑着用手拧拧她柔嫩的鼻头。

    这一幕很温馨,不滑稽。

    艾琳娜觉得鼻子有些酸,忽然想到一个词------人格魅力。

    劳拉?帕西曾把它用在她的父亲身上。

    “说吧。特意过来找我到底是什么正事。”

    往餐厅行走过程中,他想起刚才被唐芸打断的对话,觉着还是提前问清楚好,免得没有准备,搅了吃饭的好心情。

    克蕾雅说道:“斯莫尔勋爵送来两封请柬。”

    斯莫尔?

    唐方仔细思考片刻,才想起这个名字的出处。

    4天前应邀参加伊丽莎白举行的酒会时。有人曾引荐他们认识,记得是鲁尔斯大公的长孙。

    森巴特勋爵在离开会场前还曾警告过他小心斯莫尔。

    根据艾玛提供的情报,鲁尔斯大公在图兰克斯联合王国的地位有点特殊,既不从属于以赞歌威尔为首的新派势力,与亨利埃塔也没有多少瓜葛,同样不是骑墙派的一员。

    他手下足足掌握着5个恒星系统,实力比特里帕蒂与图森纳强出一大截。

    另有传言指出,鲁尔斯与图兰克斯联合王国的死对头索隆帝国忽敌忽友,有些暧昧不清,这也是他能在老派势力、新派势力、骑墙派三足鼎力的形势下稳坐钓台的一个重要原因。

    唐方想不明白,自己跟鲁尔斯没有任何利益往来,莫斯尔为什么会给自己发请柬?森巴特的警告又是怎么一回事。

    是觊觎艾琳娜的美貌,对自己因嫉生恨?

    这种脑残弱智情节会发生在斯莫尔身上?可能么……

    克蕾雅自然没有办法回答他的疑问,随手取出那两封请柬交到他手里。

    镂有繁复花纹的镀金请柬在月华照耀下闪着亮眼的光芒,唐方将它翻开,就着月色浏览上面所载信息。

    其实内容不复杂,非常简单,大意是几天前在哈尔王宫与唐方认识,席间相谈甚欢,只可惜时光短暂,闲人多扰,不能尽兴,这几日回到家中,每每思量兄弟音容风采,倍感想念与遗憾,想趁着“荷鲁斯之石”周年庆的机会,邀请他偕同艾琳娜小姐,往巴伐雷亚空间站再续友情。

    唐方听过“荷鲁斯之眼”,并不知道什么叫“荷鲁斯之石”。直到艾玛给予他刚刚由互联网筛选到的相关情报。

    众所周知,荷鲁斯是古代埃及神话中法老的守护神,是王权的象征,也是一位战神。

    荷鲁斯之眼又名乌加特之眼。具有神圣的含义,代表神明的庇佑与至高无上君权。

    荷鲁斯之石乃是后人所做,山寨于荷鲁斯之眼,意义为君权的基石,神明所立之山。

    确切的说。它是一个组织,由图兰克斯联合王国名门望族后代成立的交际性质组织。要想成为荷鲁斯之石的一员非常困难,最少也要侯爵及以上等级大世家的嫡系子嗣才可以。

    出于政治需要,绝大多数边疆贵族都会将重要的子嗣送到“克哈诺斯”居住,一来安皇族的心,表达自己的忠诚,二来也可以锻炼这些子嗣的交际能力,为日后掌权做铺垫。

    这些年轻人一般没有什么实质性工作,高贵的出身与地位使得他们不用向平民那样为生计而劳碌,除去学习军政方面的内容。大部分闲暇时间都用在享乐与交际方面。久而久之,这些习惯了骄奢YIN逸生活的贵族子弟们便形成微妙的团体关系。

    “荷鲁斯之石”便是其中最著名的一个,不仅成员众多,而且个个家世显赫。

    它的成员一般比较年轻,只有40岁以下的大贵族后代,才有资格进入,超过这个年龄的人会自觉退出,以确保组织血液的新鲜与活力。

    奥利波德家族代表王权,象征着荷鲁斯,各地的大贵族便是撑起王权大厦的栋梁与基石。作为他们的子嗣自然便是王国未来权力核心的中坚力量,称作“荷鲁斯之石”一点都不为过。

    什么相谈甚欢,什么倍感想念,那都是屁话。斯莫尔真正的意图是邀请他去参加“荷鲁斯之石”举办的庆典舞会。

    根据以往经验,荷鲁斯之石的核心成员会轮流出资举行周年庆典活动,想来这次正好轮到斯莫尔操办。

    要知道斯莫尔可是鲁尔斯大公的长孙,虽然头衔稍弱,但是实际地位丝毫不比一些重要的亲王子嗣弱,能够成为荷鲁斯之石的核心成员。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这同样让他想起在伊丽莎白为艾琳娜举行的酒会上,瑟维斯侯爵为破坏森巴特与他的交谈,大声招呼时说的内容。

    记得好像说要与森巴特比比谁的造型更具创意,想来说的便是荷鲁斯之石的周年庆典舞会。不同于伊丽莎白王后举办的酒会,年轻人的玩法自然更有情调,更追求时尚与激情,按照荷鲁斯之石的传统,周年庆典舞会都是以化装舞会的形式举行,与会成员大多穿着奇装异服,佩戴面具,或者伪装参加。

    毫无疑问,这是一种既高雅,乐趣无穷,又形式别样,给人以神秘感与刺激感的娱乐节目,容易拉近陌生人之间的距离感,也为那些个性矜持的人一个自由的交际平台。

    有趣的是,荷鲁斯之石的周年庆典舞会,竟然把请柬发到他的头上,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当然,如果考虑进艾琳娜的关系,一旦两人正式成为夫妻,他自然会晋升贵族一员,更何况两人都很年轻,十几岁的女公爵,与二十几岁的女爵丈夫,绝对有资格成为荷鲁斯之石的一员。

    虽然从表面上看,唐方这种来自外国,又是平民出身的家伙有点上不了台面,但是显然没有人会真正把他当成一位平民对待。甚至有许多人认为艾琳娜这样的女公爵嫁给他,或多或少还有一点高攀的意思。

    反正不管怎么说,接纳他们二人成为荷鲁斯之石的成员,是很正常也是很荣耀的事情。

    然而在唐方看来,斯莫尔的橄榄枝上镀的不是金,淬的是九头蛇的血。

    他不清楚这件事有没有上帝武装的影子在里面,难道赞歌威尔在吃了那么一个大亏后还没有学乖?

    “唐方,你是怎么想的?”克蕾雅打断他的沉思:“去还是不去。”

    他用精致的请柬一下一下敲打手面:“去,当然去。为什么不去呢?”

    克蕾雅皱了皱眉:“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作为唐舰长的贴心人,那家伙撅撅屁股蛋,她都知道要放什么屁,又怎么可能听不出这句话里的火药味,不,是毒药味。

    唐方没有回答,只是眯着眼冷笑。

    “我并不担心你的安全,我是在担心艾琳娜。”

    “荷鲁斯之石的成员有新派势力大贵族的后代,也有老派势力大贵族的后代,连梅洛尔的长孙都在其中,还有森巴特这样的骑墙派人士,即便斯莫尔有心害人,也绝不敢在众目睽睽下动手。”

    “我很好奇,他到底准备了什么精彩节目。”

    克蕾雅说道:“我不知道斯莫尔准备了什么精彩节目,但我知道你这家伙一定没安好心。”

    “哪有……我可是一个善良的好人。”

    克蕾雅望着唐芸问道:“你信吗?”

    小丫头摇摇头。

    她又望着艾琳娜问道:“那你呢?信不信?”

    女孩儿认真地思考一阵,说道:“反正他在我心里是个好人。”

    唐方轻挑双眉,笑眯眯说道:“艾琳娜真乖,今后我一定多翻你的牌。”

    艾琳娜很迷茫,表示听不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